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他比我懂宝可梦在线阅读 - 第2824章 授予甲贺忍蛙之名!

第2824章 授予甲贺忍蛙之名!

        这是一间空旷的木屋房间,光线并不算明亮,两边挂着壁画,尽头的木台上摆放着一些忍者元素的器件。

        中间的位置,则是摆放一个金色手里剑的小坐台,约莫巴掌大小,看模样似乎是纯金打造的,极为精致。

        “这是我们甲贺流每一代首领的信物”

        阳枭将之捧了起来,带着尊崇的神情,下一刻竟是直接递到了小智的眼前。

        “您的忍者技艺无与伦比,可以成为我们甲贺流忍者的新一代首领,带领我们甲贺流重获新生吗!”

        阳枭诚恳而热衷的开口道。

        刚才的战斗他已经看出来了,不只是小智与呱头蛙技艺精湛.

        呱头蛙的动作中,还明显带有他们甲贺流的忍术风格,一些动作甚至早已经失传了。

        一定是上天派下来的新首领!

        “等一下.!”

        小智连忙抬手拒绝,他只是穿越来观光的啊,说不定马上就要回去了。

        至于呱头蛙的动作风格

        “是忍者之书的原因吗?”

        小智记得踩水爬树这些基础修行,都是三平传授的,一些忍术动作也是从三平带来的忍者之书上修行。

        难不成三平,其实就是这个甲贺流忍者的后人?

        “额,我肯定是不会当你们首领的,我并不是这个时代反正我并不是这里的人,迟早是要走的。”

        小智摆了摆手,连忙解释起来,又有点担心对方听不懂现代语:

        “而且阳枭先生你不是甲贺流的首领吗,已经很好啦,没必要更换”

        然而阳枭表情有些落寞。

        他只是名义上的临时首领,只是他这个临时首领还不如不当。

        由于不服众,导致甲贺流的忍者产生内斗,随即被歹人乘虚而入,这才导致先前需要战斗时,他们这些甲贺流的中流砥柱忍者,一个个都丧失了战斗力。

        不过小智刚才提到的“不是这里的人”.?

        阳枭摇了摇头,无法理解。

        见小智铁了心不想接过这个黄金手里剑信物,他的目光又不由的落在了小智身旁的呱头蛙身上。

        “这只宝可梦名叫呱头蛙吗?不知道能否成为我们甲贺流的招牌忍者宝可梦,冠以甲贺之名?”

        阳枭开门见山道。

        呱头蛙的战斗行云流水,天生带着甲贺流的飘逸与诡谲气质,是最佳的门面宝可梦。

        如果他们甲贺流能选出“甲贺宝可梦”,内斗的情形估计也会消止下来吧。

        他们可能不服自己这个首领,但宛如神兵般的呱头蛙,甲贺流的人不可能不服

        乃至于整个忍者界,呱头蛙的大名估计也已经响彻了。

        “甲贺蛙吗?”

        小智一愣,怎么突然要取名了?

        不过在听完解释,冠名招牌宝可梦并不是索要,或是孵蛋留种啥的。

        仅仅只是命名,以及从小智这里获取呱头蛙的收服情报,战斗情报云云而已

        这一些小智倒是十分大方,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呱头蛙是由泡沫蛙进化而来的,我看你们村子的水田里有很多啊,进化一次就是了~”

        “不过呱头蛙并不是最终形态,再上面还能进化,名叫忍者蛙。”

        说到这,小智隐隐还有印象。

        他记得卡洛斯的忍者蛙,曾经也有一部分人称呼其为“甲贺忍蛙”.

        细思极恐,不会就是先前呱头蛙大战六大派忍者,而得到的名称吧?

        “忍者蛙?!竟然还是靠那些没用的泡沫蛙进化而来的.”

        收获情报,上忍阳枭大为震惊。

        在田里负责搬运稻草,偶尔喷喷水的小青蛙,竟然能进化成如此飘逸而强大的宝可梦?

        而且还有一个进化阶段.

        也就是说真正该授予“甲贺流”之名的,应该是那只忍者蛙。

        不过直接以“忍者蛙”命名.难不成这只宝可梦以前就已经在忍界大放异彩了吗?

        从没听过呢。

        “小智阁下,在下知道了.!”

        不过这些倒是好消息,阳枭的目光已经亮了起来,感激的朝小智鞠躬点头。

        泡沫蛙这种宝可梦,只在他们这个山谷有栖息,也就是说可以保证只有他们甲贺流的忍者能拥有呱头蛙,乃至忍者蛙。

        嗯,等会马上就把这些宝可梦收集起来,可不能再荒废才能去种地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泡沫蛙的最终进化型,在下上忍阳枭,甲贺流的临时首领,赋予其甲贺忍蛙之名!”

        阳枭结了个手印,正色朗声道。

        他将“甲贺蛙”与“忍者蛙”的名字相结合,取了个中间的名字。

        甚至有点不只是甲贺流要以其为尊,所有的忍者流派都要如此的感觉。

        小智则是在旁边不明觉厉,只能跟着鼓鼓掌。

        “小智阁下,作为我们甲贺流的大恩人,今晚就住在我们村落吧,我们会用最尊贵的宴席来表达感谢!”

        阳枭再次朝小智躬身感谢,并且邀请道。

        小智点了点头,暂时住一晚倒是问题不大。

        “那么,小智大人,请跟我来吧”

        一直在旁边侍候着,上忍阳枭的女儿尊敬的在前面带路吗,还用上了尊称。

        一个和自己同年级,却把那些可恶的六大派全部揍了一遍,小智俨然已经成为这个小女忍的偶像了。

        “不过,先前那个上杉流的大叔,怎么一直盯着自己”

        这个名叫步葵的女忍,不觉胡思乱想起来。

        那个帅气的大叔,好像也挺不错的样子~

        当夜,小智参加了甲贺流的盛大晚宴。

        不过古代的村落也盛大不到哪里去,就是全村吃席的程度。

        让小智意外的是,白天看到的忍者们,此刻身旁基本都多出了一只泡沫蛙,显然是都更换了搭档。

        有些泡沫蛙的脚掌还带着水稻田中的泥印,来不及清理,诚惶诚恐的。

        还有不少忍者上来询问小智关于如何让泡沫蛙进化的情报。

        甲贺流忍村饲养的泡沫蛙数量并不算少,不过还没有进化成呱头蛙的例子。

        “呱呱.!”

        对此小智没有什么说法,身旁的呱头蛙倒是开口讲述起来。

        地理环境,日常的饮食习惯,还有战斗修行,都是影响它们种族进化的原因.

        此刻被赋予了忍者名称,小智没什么感觉,呱头蛙却开始干劲满满了,想要帮助一下这些麻瓜的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