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离开舞台的皇帝(二合一,求订阅!!!)

第七百六十二章 离开舞台的皇帝(二合一,求订阅!!!)

        这倒不是座头鲸自惭形秽,风间琉璃是登上过歌舞伎座这种顶级舞台的演员,能容纳上万人的、不亚于歌舞伎座的国际剧场风间琉璃也有过演出经历,和这些顶级的舞台相比,高天原再怎么装潢都显得有点寒酸。

        “不,鲸前辈,我也并不是并不是一出道就能进入大舞台,我也演过小剧场,刚出道时我一场演出的观众只有几十人。”风间琉璃摇摇头,他语气认真地对座头鲸说,“不论是对于一名歌舞伎演员,还是对于一名牛郎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舞台是否华丽、规模是否盛大、甚至不是演员本身……最重要的是这场演出的观众。”

        “观众……”座头鲸愣了愣。

        “不论在哪表演,不论人数多或者少,只要台下站着爱你的观众,演员就要用尽力气演好自己的角色。”风间琉璃对座头鲸笑笑,“我感受到了高天原今夜观众的热情,她们喜欢这场演出,她们爱我,这就足够了,今天这场表演我演的很开心也很满足。”

        “只要台下站着爱你的观众,演员就要用尽力气演好自己的角色……”座头鲸怔住了,他细细的咀嚼风间琉璃这句话,忽然醍醐灌顶似的,“真好,说的真好!不愧是风间大师,这番话真是发人深省,一句话道尽了男派花道包含的哲理!”

        座头鲸激动坏了,因为风间琉璃的话和他一直以来的坚持不谋而合,就像是遇到了知己,如果不是在舞台上这么客人看着,座头鲸恨不得立马跑去拿来高天原最名贵的好酒和风间琉璃结拜成忘年交。

        “鲸前辈,先走流程吧。”风间琉璃提醒座头鲸,“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您发言结束后可以把舞台暂时借给我一下么?我想在今晚宣布一些事。”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座头鲸一百个愿意,“您的任何决定高天原都无条件支持,高天原是您永远的朋友。”

        “风间大师今晚带来的艺术品,你们感受到它的魅力了么?”座头鲸扭头望向台下的观众们。

        回应声响彻整个高天原,无一例外,全都是对风间琉璃演出的认可与追捧。

        “说来真是奇妙,其实我也是风间大师的粉丝,算得上最原始的一批,从风间大师出道我就开始关注他,看着他一步步登上日本牛郎业的巅峰,每一次风间大师拿出的作品都令我叹为观止,这一次也不例外,我受益匪浅!”座头鲸的语气无比真诚,“同时作为高天原的店长,风间大师肯拿出他首创的新作奉献给这个舞台上,我不胜感激也不胜荣幸,如果不是碍于流程的关系,我也舍不得风间大师登台的环节就这么匆匆结束,但是时间珍贵,接下来风间大师还有重要的消息要向大家宣布,这个舞台暂时交给风间大师。”

        风间琉璃从座头鲸的手里接过麦克风,他礼貌的点头致谢。

        风间琉璃环视一圈高天原,他的表情很平静,那张卸了妆如邻家男孩般干净秀气的脸上除了和蔼和亲切完全堪比出任何情绪,风间琉璃开口也是淡淡的语气,仅仅是一句话,却像一枚核弹一样,引爆了全场。

        “今晚过后我也将退役。”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因为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风间琉璃的话,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在心里问了一遍,难道今天是愚人节么,有的甚至掏出手机来看,确定今天只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后,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头投向舞台上的风间琉璃,似乎期待着这个男孩再次拿起话筒说刚才是和大家开的一个玩笑,退役不是真的。

        但风间琉璃的表情一本正经根本不像开玩笑,以所有人对他的了解,这个男孩也不是会随便开这种玩笑的性格……那么就是真的!他真的要退役!

        日本的牛郎皇帝、最年轻的歌舞伎大师要隐退,就在今夜,就在一场完美的演出之后。

        漫长的沉默后,全场哗然,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每个人都受到了莫大的冲击,猝不及防。

        反应迅速的记者、狗仔和媒体人已经开始掏出便携式相机和高像素手机对着舞台上的风间琉璃猛拍……他们都是苏恩曦特意请来的,专门为了basara    king、右京·橘和小樱花的告别仪式和某些特定的环节而造势的,全都具有十足的敬业精神,没有轮到他们派上用场的时刻能完美的伪装成普通的观众,不然刚才芬格尔的表演和风间琉璃的演出他们早该忍不住开拍了。

        但是此刻风间琉璃宣布的消息太震撼了,一经整理板上钉钉要上娱乐版的头条,狗仔的本性不允许他们错过如此重大且劲爆的新闻,至于职业操守什么的……通通见鬼去吧!要是把这么火爆的新闻给错过了,他们才是媒体界的败类!

        “和我的挚友basara    king、右京和小樱花一样,今夜带来的演出是我的告别之作,感谢各位的捧场。”风间琉璃朝舞台下深鞠躬,“也感谢每一位观众的厚爱,这些年来,是你们的支持与鞭挞才成就了今天的风间琉璃,在下不胜感激,也不胜惭愧。”

        咔咔咔,快门声响个不停,狗仔们一边拍照一边录制视频,每个镜头都不放过,谁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注定会登上头版头条的劲爆消息……客人们则仍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特别是风间琉璃的粉丝们,可风间琉璃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语气诚挚,她们内心再不愿,相信也不得不接受。

        “风间大师,请问是什么原因迫使你突然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一名反应迅速的狗仔大声问。

        “风间大师,您说的退役,指的是牛郎界还是歌舞剧界?还是两个领域同时隐退?”另一名记者迅速跟上。

        “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召开新闻发布?地点在哪呢?东京还是大阪府?”一名自媒体人提出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抱歉,这是我私人的事情,今夜不应该占用高天原的舞台和大家的时间。”风间琉璃笑笑,“我并不打算召开新闻发布会,因为告别应该是无声的,不日后我会将我隐退的声明以文字的形式发送给各家媒体,尽可能少的占用公共资源。”

        所有人都怔住了,因为风间琉璃的决意,虽然这个男孩的语气依旧和蔼平静,但任谁都听得出他话里的决绝……这个男孩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是风间的琉璃,不知何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里,琉璃般净透,惹人怜爱,却又突兀的离开,就像难以捉摸的风。

        “离别不该是伤感的,至少今夜不应该。”风间琉璃的笑容永远带着温柔的亲和力,“接下来还有演出,如果因为我的告别影响了大家接下来的心情,我会很内疚,再次感谢诸位的厚爱,风间琉璃不胜荣幸。”

        风间琉璃朝舞台下方深鞠一躬后,转身把话筒递给了座头鲸。

        接过话筒的座头鲸还没反应过来,他也是风间琉璃的铁粉,一时间也无法接受风间琉璃的离开,而且话筒还是他亲自递给风间琉璃的,座头鲸怔怔地向风间琉璃求证:“风间大师……你说的是真的么?”

        “鲸前辈,很抱歉这个突兀的消息影响了你的流程,但是我一周前就已经决定了。”风间琉璃轻声向座头鲸致歉,“会场还需要您来主持,别让舞台空太久了。”

        风间琉璃和座头鲸擦身而过,从舞台的侧后发下场,台下的所有人拿出手机,对着风间琉璃的背影咔嚓咔嚓拍个不停……不仅仅是狗仔和记者,是几乎所有的观众。

        如果风间琉璃真的从此隐退,那至少要拍下他的背影,至少以后在回忆的时候还能留下珍贵的念想。

        穿着黑色和木屐的女人静静等候在通往二楼的台阶前,风间琉璃到来时她远远的就开始鞠躬,直到风间琉璃走到面前还没直起身。

        “开心么?”风间琉璃对毕恭毕敬的女人问。

        “风间大人可以做您任何想做的事,我永远会无条件支持您。”女人恭敬地回答。

        兴许是这个回答没让你风间琉璃满意,他上前一步,粗鲁地抬起女人的脸,然后吻上了那对唇瓣……如果有人看到这一步一定会惊到下巴都掉下来,因为大众视野里的风间琉璃是个温雅谦逊的男孩,待人处事都让人感觉春风拂面,但此刻的风间琉璃太粗暴了,就好像从这个男孩的内心深处觉醒了一个邪性的灵魂,他狠狠地亲吻着女人,就好像要吃掉她似的,在开放式的楼梯道里,丝毫不在乎会不会有其他人看到。

        女人的目光迅速迷离,她媚眼如丝,根本不反抗,反而任由男人粗鲁的对她亲吻,因为她深爱着这个男人,男人向她索取任何东西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予,不论是爱还是生命,甚至是灵魂。

        十几秒的长吻后,风间琉璃松开了女人,女人急促地呼吸,脸色潮红,不知是因为吻的太投入而缺氧,该是因为被心上人索吻而肾上腺素飙升。

        “如果开心就回答我开心,我喜欢听你说真心话。”风间琉璃贴近女人的耳侧,吐息如柱,“我说的隐退不仅仅是牛郎,还有猛鬼众的职务,以后你不再是我的下属,你是我的女人。”

        “我很开心……风间大人。”樱井小暮眼波流荡,吐气如兰,“小暮希望一辈子跟在您的身后。”

        “所以我隐退了。”风间琉璃笑,他再一次靠近樱井小暮,樱井小暮也再一次闭上眼,等待她心爱的男人向她索取。

        但这一次风间琉璃只是在樱井小暮娇艳妩媚的唇瓣上轻轻一点,直到风间琉璃踏上通向二楼的阶梯她还怔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真是个蠢女人。”风间琉璃轻声说,“不是说要或一直跟在我身后么,那就跟紧点,别落下了。”

        “我们的年轻牛郎皇帝怎么忽然要隐退了?”副校长看着上杉越揶揄,“这也是你教他的?”

        上杉越也有些发愣,显然风间琉璃的举动也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很好,不愧是我儿子!”上杉越反应过来后迅速找补,“重性情轻名利,这股洒脱气质真有我年轻时候风范!”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年轻的时候从不会对哪个女人负责,只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昂热淡淡地嘲讽,“你儿子比你强。”

        “昂热,你非要揭我老底么?老朋友之间就不能彼此留点体面?”上杉越怒目圆睁瞪着昂热,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拍了拍昂热的肩膀,愤怒的情绪烟消云散,“明白了,我明白了,也难怪你心理不平衡,看到我有这么优秀的儿子你当然会嫉妒,毕竟你还是一条老光棍,哈哈哈哈哈哈!”

        不仅仅是上杉越,副校长也跟着笑,似乎嘲讽昂热是个光棍就是这两个老家伙除了看女人以外最大的乐趣了……昂热深吸一口气,他改变主意了,他不想去蛇歧八家那边躲清净了,该被扔过去的应该是这两个老二货。

        风魔小太郎和樱井七海对视一眼,两人都露出惊诧的神情,身为黑道领袖的他们知道,风间琉璃宣布的“隐退”绝不单单是指牛郎和歌舞伎演员的身份……他真正想抛弃的,是猛鬼众龙王的桎梏。

        王将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不该再有能锁住这个追求自由的年轻人的缰绳。

        只有源稚生几既不惊讶也不诧异,只是无奈的摇头。

        “您早就知道么,大家长?”风魔小太郎对源稚生问,“风间先生打算离开猛鬼众?”

        “猜到了,但我没想到是今夜。”源稚生无声的笑笑,“果然长大了,这一次被他抢在了前面。”

        “抢在前面?”风魔小太郎愣了愣,他试探性的对源稚生问,“大家长,您的意思是……”

        “是,我是和稚女一样的想法,但不是现在。”源稚生缓缓摇头,他目光坚定,“不过也不会太久,我已经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