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亿万家产后,我靠摆烂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47章:反正不像好人

第47章:反正不像好人

        本色出演呗?

        “这摄像头我们没办法,只能注意避着点,我到时候试试看能不能混进后台总控看看摄像头的范围,找个比较盲区的地方,在这里我们惹不起他难道还躲不起嘛?”封影有了主意,被微微这么一说,她总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明明节目组搞个摄像头十分正常,可现在总觉得变扭。

        “不用这么麻烦。”一直闭着摄像头不是个事儿,再说这是在拍节目,她要是老是避着摄像头,冯导那里也难办。资本嘛,做事情很简单,“回头我让冯导注意点,让这人离总控远一点。”

        傅斯韫明面上还是司韫,没几个人知道他是傅家人,和盛皇相比,一个影帝,不会让导演组太为难。

        影帝这东西年年都能出,又不是古往今来只有他一个。

        相比他,导演组肯定更偏向于卖她一个名字。再说了她要去也不过分,不进总控室而已,又不是退出节目。

        一个节目组请来的“常驻嘉宾”老去总控室才不正常好吧。

        封影:6,“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啊。”她感叹,顺势抱着她的胳膊,“富婆饿饿。”

        ……

        前脚给冯导发了信息,后脚对方就给了回复。

        冯导:ojbk(表情包jpg.)

        不知道怎么的,她从这表情包里看出来一点喜悦,喜悦?

        看来冯导对他这行为其实也不满,只不过看在他影帝的头衔上不好说什么。

        现在倒好,她第一个开口了,他也顺势拿捏了司韫。挺好挺好。

        ……

        谁也没想到的是,当天就再次见到了这个她根本不想见到的人。

        晚上,在宿舍刚洗完澡准备去敷面膜的谈初微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看着上面显示未知来电,她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接听,“喂?”

        对面传来的声音有点熟悉,“是初微吗?”

        这一下,谈初微脑海里传出无数可能性。叫她初微?难不成是私生粉?不对,应该叫私生,因为私生不配当粉丝。

        之前也听说过有私生或者黑粉高价买爱豆电话进行骚扰的,这被她碰上了?

        她没说话,对面的人再次开口,“微微是我,我是楚晚晚。”

        “哦。”还有点小遗憾是什么鬼。

        谈初微:我刀都磨好了你给我整这?还想大展拳脚的她撇嘴,这人找自己干什么,还有,哪里来的她的手机号?

        难不成是傅斯韫?他上次还用手机号搜索想加自己好友申请得,这俩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呐。

        “是这样的微微,傅斯韫喝醉了,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我。”

        “等等。”她毫不留情打断了对方的话,“他喝醉了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他妈。”

        电话那头的人先是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可,他一直喊你名字,我。”

        “关我屁事,他喊我名字我就得去?那喊我名字的多了,我要一个个上门?没什么事我挂了。”这俩人一个比一个莫名其妙。

        喝醉而已,谁没醉过几回,发酒疯就发酒疯呗,又不是快没了。

        要真是快没了,她一定去。

        ……

        她挂了电话,撕开自己面膜的包装,“嗡嗡。”手机又开始响,瞥一眼,又是之前的号码,“还有完没完了。”

        “微微我拦不住他了,你快下来,他往你们宿舍那个方向过去了。”现在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吵杂,应该是她边说话边拦着傅斯韫。

        “发酒疯拦不住就报警,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再骚扰我我报警了。”谈初微说完啪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莫名其妙,发酒疯还要自己去帮忙善后?凭什么?给他脸了。

        刚拿出面膜,手机又发出了来电提醒,这下子谈初微是真的火了,看都没看直接接通就是一顿输出。

        “我说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他喝多了撒酒疯关我屁事,又不是我灌的。他想见我就必须见?凭什么,他要是下次撒酒疯相见总理你也骚扰总理?

        我又不是解酒药找我做什么,你有这个时间不如报警把他抓去看守所管一晚上清醒清醒。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打电话骚扰我我就打电话报警说你楚晚晚和傅斯韫两个人不断骚扰我,到时候就让你们经纪人去公安局领人吧,听明白了吗。”

        电话那头的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这妙语连珠整得完全没机会开口。

        好不容易等她说完了,他才有机会开口,“咳咳,是我。”

        还在气头上的谈初微听到这声音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有些不确定道,“权哥?”

        os:啊啊啊啊啊啊,尴了大尬了。

        这时候她看向来电显示,啊啊啊啊啊,真的是权哥,太尴尬了吧,社死啊。

        “是我。”对方的声音有些冷,完了,该不会是生气了吧。打个电话过来什么都没说就被她莫名其妙数落一顿。

        她刚要道歉。“你刚刚是说傅斯韫喝醉了,楚晚晚打电话骚扰你是吗?”

        “嗯。”

        “发生了什么?”对方的声音听着怪怪的,有些低哑,似乎……

        “就是楚晚晚给我打电话说,傅斯韫喝醉了撒酒疯一定要见我,我拒绝了,然后她说傅斯韫正在过来的路上,她拦不住,希望我下去……”

        大致了解了前因后果,孙权的声音低沉地可怕,“你在宿舍乖乖呆着别下去,剩下的交给我处理。”

        “不用不用,不就是发酒疯,大晚上的权哥你不用过来。等等我给。”

        “乖。”还没等谈初微话说完,对方就道,“等我。”

        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在拒绝的谈初微听到那一声充满磁性的乖,鬼使神差嘴比脑子快应道,“好。”

        等到挂了电话,谈初微捂着脸,完了,自己是什么回事,居然被一个乖蛊惑了心魂。

        但是那声乖真的让人欲罢不能抗拒不了啊,是那种谈初微可以单字循环听十遍的那种。

        奇怪,自己又不是声控,怎么会被一个乖字整得“欲罢不能”,夭寿啊。

        果然,和刘雯呆久了,自己都被带“歪”了。

        ……

        /134/134700/31656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