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历史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极品

第二章 极品

        第二章    极品

        石虎称帝后,任命儿子石邃为太子,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没羞没臊荒淫奢侈的生活。

        首先是被抑制的荷尔蒙得到了无拘无束的充分释放,这恐怕也是大多数男人追逐至高权力的动机之一。石勒尸骨未寒,石虎即把这位叔叔原有的妃嫔、宫女统统收归自己享用。迁都邺城后,更是花天酒地、大兴土木。

        如果仅有这些表现,历史上不过多了一个荒淫皇帝而已,反正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这个,也不差这一个,不足为奇。然而,石虎对人类社会破坏力之巨,远远不止这些。

        石勒本人汉化程度不可谓不深,虽然直至其去世,认识的汉字也没几个,其喜欢的汉文化课本经史子集都是找人读给他听,但是,其治下的汉族庶族知识分子,如张宾等,都能人尽其才,得以跻身帝国的最高层。石虎上台后,汉人的地位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世人皆知元朝将治下的百姓分为四等,分别是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却很少有人知道,早在石虎统治的后赵,就有了民族等级划分,而且,划分的层级更多、更细、更残酷。

        第一等人,自然是白种羯族人,称为“国人集团”。

        第二等人,羌族人、氐族人及段部鲜卑族等黄种胡人。因为,这些族人的酋长姚弋仲、苻洪、段龛等,与石虎私交甚好,感激石虎的知遇之恩,石虎自然投桃报李。

        第三等人,匈奴,及除姚弋仲、苻洪、段龛所部之外的羌、氐、鲜卑等散部。

        第四等人,其余黄种杂胡。

        第五等人,晋人,也就是原西晋统治区的中原汉人。

        中原汉人,一下子从国之肺腑变为国之破鼓,谁都可以捶上几捶。胡汉之间互相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并不奇怪,可为何石虎贬斥折腾汉人尤甚?

        因为这虎逼信佛。当然,他不是吃斋念佛的佛教徒,而仅是信奉一个活佛高僧。

        此人就是石勒生前的知己,西域高(妖)僧佛图澄。石虎生性残暴嗜杀,却对此人异常敬重。因为,他经历过一次惊悚的灵异事件。

        某次,佛图澄与石虎共同在襄国谈论经法。正闭目端坐聆听的佛图澄忽然颓然变色,瞠目曰:变!变!幽州发生了火灾。

        随即,取酒向幽州方向不断喷洒。一刻钟后,佛图澄释然起身:现幽州火灾已救灭。

        这也太玄乎了吧?石虎有点不太相信,派人前往幽州验证。使者实地调研后,从幽州连滚带爬的回来了,如实禀报:那一日,幽州城确实起火了,从四大城门烧起,火势很猛。突然从南方飘来一层黑云,接着天降大雨,将火扑灭,幽州城的人从雨中还能闻到酒气。

        石虎瞠目结舌!

        这个混世魔王从此把妖僧佛图澄当成活佛,专门给佛图澄定做了绫锦的袈裟,配了专车(雕辇)。

        朝会时,石虎命令太子、各位公卿扶着佛图澄上殿,然后由掌管朝仪的人唱名:“大和尚”。满朝的人,不管坐着的站着的,还是腰椎不好佝偻着的,都得立即肃立。类似于当今学生上课前见到老师,班长喊集体起立。

        石虎还定下一个规矩,命令司空李农,早晚问候佛图澄的起居,太子、公卿每五天朝见佛图澄一次。

        再神的人,也没本事向阎罗请假。公元348年,来自西域的高僧佛图澄在中原的邺城圆寂,史载其生于232年,故享年116岁。真假?那时又没有出生医学证明,谁知道。

        石虎,不是因为信仰而笃信佛教,而是因灵异事件而敬畏高僧,另外,他对外宣称敬畏佛教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极其可怖的动机。这个动机,来源于佛教的一个教义。

        隐忍。水是隐忍的,清净、包容,永远处于低下,随方就圆,却能穿透最为坚硬的石头,那便是他隐忍的柔德所在;大地是隐忍的,宽广、深厚,默默的承载生命的繁衍栖息与生长,滋养万物,给万物以无私的馈赠;生命,如一朵莲花,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绽放,在莲花的一季里感受世事的变幻,生命的无常-莲花凋谢,花落莲成也是一种隐忍……宽广的隐忍产生了无限的柔软与慈悲……

        如此向善的一种教义,被石虎发现后,却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羯赵,这个现已成功统治整个黄河流域的白色高加索人种建立的帝国,最高统治者已由汉化的石勒变为半兽人石虎。与其叔叔不同,石虎决心以铁血政策对待汉人,其与核心的“国人集团”坚信来自中亚老家的拜火教,却试图用佛教的隐忍来麻痹汉人,以此来改变北方民族的比例,令阿胡拉玛兹达(波斯神话中的善界神主)的火焰在中原大放光明,取代汉文化成为中原文化的主流,实现鸠占鹊巢的梦想。

        正在此档口,一个叫吴进的僧人,向石虎进言:胡人的气数已衰,而晋人的气数则已开始恢复,一定要苦役晋人,才能压住他们的气数。

        于我心有戚戚焉。汉人软弱隐忍,只要给口稀粥喝就不会轻易造反。既要奴役汉人,控制住汉人的生育率,还要能创造价值为自己享乐,石虎顿时有了自己的主意。

        不久,一道昭令自邺城皇宫飞檄而出:凡邺城附近各地的汉族百姓(16万余人),全体出动,提供义务劳动,劳动的内容:

        一是在邺城东修华林苑,并围苑建数十里的长墙,违者斩。

        二是在邺城以西三里,修建桑梓苑,临漳水修建多座豪华的宫殿。

        三是从襄国至邺城的二百里内,每隔40里建一行宫。

        四是,每座宫殿里,养数十名美女。这样,石虎从襄国到邺城时,可一路走,一路播种玩。

        此昭令一出,美女顿时成了后赵帝国的紧缺物资。紧缺?紧缺就抢。石虎下令,从民间强选13岁至20岁的女子3万余人,分配给后宫、东宫及宠臣们。

        少女数量毕竟有限,为交差,各郡县官吏们只好抢掠貌美的有夫之妇,将不能忍受夺妻之辱而反抗的男人,统统砍头。一时逼得3千多女子自杀,一大批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了当下很多单位的管理者,他们认为,定一个让你跳一跳就能够着的目标,这是放纵。如果不定一个让你吐血三升的目标,好像显示不出他的水平和领导艺术。

        为夺位,石虎把叔叔石勒的后代杀了个精光。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这句话对石虎来说,最多就是汉文化中的一个成语而已。

        石虎即帝位后,朝中的一般事务,如大臣上奏之类的事,交由太子石邃处理,自己则只负责抓大事,如,选派任用重要官员、祭祀郊庙、军事行动、重大司法事务等。

        石虎基因强大,石邃完美遗传,也是个凶残暴戾的主儿。有时在宴请大臣们时,甚至下令砍下美姬的头,洗干净后放在盘子里,让侍从端着盘子挨个给大臣们欣赏。

        我爱玩,但你不能玩,犹如当今自己整天刷抖音头条却时常夺孩子手机的父母们。自从掌管朝中政务后,石邃整日沉迷于酒色、围猎,骄横无道,石虎对此十分不满,经常对其责骂、体罚。石虎觉得,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石邃可不这样想,他觉得老挨老爸揍,挺丢面子,也挺委屈的。

        也是,石邃毕竟是储君,一个小小的捕头长期被捧为打黑英雄,在众部下面前挨上一耳光,还一怒之下跑成都搞了个鱼死网破呢。近代西北某著名大帅,习惯了以家法治军,动辄勒令下跪、打骂,手下当卫士、马夫时尚可忍耐,当升至自领一军的将军时,你再动辄上家法,谁也受不了。于是,抗战时该大帅担任某战区司令长官,当年的很多部下绕着走也不想再受其指挥。这,就是人性。

        早日当上皇帝,就不用挨打了。大脑表面沟回少的石家人,思考问题从来就是这么直接,石邃等不及了。

        石虎耳目众多,很快发觉了石邃的异常。父子之间温情沟通一下?温情沟通,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会温情沟通的。简单粗暴,找人求证一下不就清楚了。

        于是,石邃的手下、中庶子李颜成了倒霉蛋,石虎把他捉来审问。李颜一见石虎,热屎与热尿齐飞,面目共胆汁一色,哆哆嗦嗦的把石邃准备叛乱夺位之事,对石虎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一粒不剩。

        这小兔崽子,老子还没死呢!石虎怒火冲天,先把李颜及其全家三十余口全部斩首,再把石邃软禁在东宫。

        胆汁质气质类型的人,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过了几天,石虎怒气有所消减,把石邃放了出来,想跟这个儿子好好交交心。

        然而,石邃不但性格暴戾,还有点二百五,面对大好的求饶机会,却不给老爸台阶下。这厮见了石虎,还想玩个性,一句话不说,扬长而去,石虎叫都叫不住。

        这玩意儿比我还虎逼,老子难道只有你一个儿子?!石虎的怒气表指针爆转至十二点钟方向,立即宣布:废石邃为庶人。

        这还不解恨。

        当天夜里,石虎又下令,把石邃和他的老婆孩子、亲戚共20余人全部肉体灭绝,塞进一口大棺材内胡乱掩埋。同时,又把石邃的亲信二百余人统统砍了头。

        恨乌及乌。

        石邃的母亲,美女杂技演员、皇后郑樱桃,也被废为东海太妃。

        废杀掉石邃,石虎立石宣为皇太子,石宣之母杜昭仪为天王皇后。

        这就完了?没完,石家骨肉相残的局面,还远未结束。

        348年,石虎令太子石宣到名山大川为自己祈福。石宣带着军队、仪仗队共计18万人出行。派出太子了,石虎还觉得不够,又排另一个儿子石韬也去。

        当权者行事,一旦考虑不周,就会造成人为的制造矛盾的局面。石韬也有意争接班人的位置,你还派他去干嘛?果然,石韬也虎里吧唧的,有意与哥哥争一下风头,出行的排场一点不亚于石宣。

        还有没有点规矩了?!石宣为此十分不满,想要给弟弟点colo

        see    see。

        某日,石韬家中建新房,正干的热火朝天,突然来了一帮人,打的工匠们抱头鼠窜,把在建工程捣了个稀巴烂。

        不用调查,就知道这是哥哥石宣派人干的。石韬毫不示弱,痛骂哥哥一顿,然后又重建宫殿,并扩大了规模。

        敢跟皇太子较劲?只有对你加以肉体灭绝了。

        终于,机会来了。

        348年秋8月,石韬和手下在东明观夜宴,就宿于佛精舍。深夜,月黑风高,一队黑衣蒙面杀手口衔钢刀,爬着梯子潜入佛精舍。找到石韬的房间后,乱刀齐下,血肉横飞,杀猪般的惨叫……

        石韬披头散发,手足被剁掉、双眼被刺烂,还被开膛破肚,心肝脾肺肾流了一地,妥妥的一朵黑色大丽花。

        东明观,在邺城东南。记住这个地址,后文还会涉及到。

        石虎听到石韬的死讯后,悲惊交加,昏厥过去,众人赶忙一阵拍后背、掐人中。石虎苏醒过来,就要去参加石韬的葬礼。司空李农,妥妥的汉人,大脑沟回稍多一些,劝阻:杀石韬的凶手尚不知是谁,应该还在京师里,陛下不宜轻率出动。

        石虎想了想,取消了亲临丧事的计划,命令士兵严加戒备。

        这起羯赵帝国皇室的黑色大丽花凶杀案,案发后不久,就破案了。破案地点,在石韬葬礼现场。

        石韬葬礼上,有个人不但没干嚎几声,而且显的喜不自禁。先是“嘿嘿”的不断窃笑,又让人揭开覆盖石韬尸体的被子,好一阵欣赏,然后大笑离去。

        没错,这个二百五,就是虎逼二代石宣。

        石虎听手下汇报了石宣在葬礼上的表现,“后赵太子黑色大丽花疑案”的头号犯罪嫌疑人,至此正式锁定。

        此案的宣判及执行过程:

        石宣归案。石虎令人用铁环穿透石宣的两个腮帮子,用锁锁上,将饭菜倒入大木槽,让这个儿子吃饭。把儿子当成猪,那你是什么?

        石虎没想这么多,反正他不仅会打仗杀人,还颇有机械设计才能,亲自设计了一套滑轮装置。

        他下令在邺城城北堆起柴堆,架起木竿。然后在木竿上安装了一个辘轳,干什么用?

        把儿子石宣绑起来,绳子穿过顶杆,再固定在辘轳上,命令人转动辘轳将石宣绞起来,然后突然放开辘轳,石宣就惊呼着从天而降了。

        原来是玩自由落体呢。

        如此反复,估计这样锻炼上个十天半个月的,石宣定能通过现代招考飞行员的身体测试环节。

        被自由落体训练科目搞的七荤八素的石宣,又迎来更严峻的考试科目,比科目二还可怕。

        石虎找来了石韬最宠信的两个宦官,一个叫郝稚(好执?),另一个叫刘霸(揪发?),令二人分别拽着石宣的舌和头发,沿着梯子把石宣拉上柴堆,之后再用辘轳把石宣绞到半空。

        看这架势,石宣知道不会再让他训练自由落体科目了,顿时魂飞魄散,裤裆里热尿与黄屎齐飞,面相共胆汁一色,大呼我不考了,不考科目三了,老爸饶命。

        石虎不管这些,命人将半空中的石宣的手脚砍断,眼睛挖出,开膛破肚,黑色长发在半空垂开,活脱脱一朵黑色大丽花。

        这朵大丽花,除了是绽放在空中的,其余的造型,与石韬被杀时一模一样。石虎这是玩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最后一道程序。石虎令人把柴堆点燃,将亲生儿子石宣烧成灰烬,然后把骨灰四处撒放,任人、马、马车辗踏,真正做到了挫骨扬灰。太子    宫的卫士、宦官等数百人也跟着倒了霉,被车裂,尸体投进邺城附近的漳河。

        跟着储君干,结局可能是一世荣华,也可能是两眼巴巴,也可能是去你妈的,一同被挫骨扬灰。

        石宣的妻子儿女,也尽在被处决之列。石宣的小儿子,时年9岁,拽着爷爷的裤脚哇哇大哭。石虎转过身,挣脱开,命人拖走,照杀不误。

        围观的大臣们,数人悲不自禁,痛哭失声。对石虎的记载不实?我相信,历史没有说假话。

        人的行为是如何被影响的?同样是被大脑和荷尔蒙控制的人,为何有的人情绪高涨,有的人就故作深沉,有的人敢作敢当,有的人就一身油腻,有的人对新事物充满好奇,有的人就处处循规蹈矩?

        斯坦福大学教授罗伯特.萨波斯基(robe

        t    sapolsky)的《行为》一书,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们的行为几乎都是激素、环境影响下的产物:

        一秒前,大脑的神经系统被某种化学反应所支配,行为是化学反应。

        一天前,早些时候的某种荷尔蒙,发生了作用,行为是荷尔蒙刺激。

        几十年前,是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和出生时的基因,行为是环境与基因。

        亿万年前,动物和人都是演化的产物,行为被自然进化所支配。

        亿万年前太遥远,我们左右不了,但几十年的一生,我们或许能够参鉴一下。

        人做事得讲对错、得讲意义,所以人才不是动物,但这得需要文化和环境的滋养。石虎,自小在战乱中颠沛流离,被叔叔石勒找到时已是少年,启蒙教育是刀光剑影,成长教育是腥风血雨,听惯了马嘶人嚎,看惯了血肉横飞,石虎对待杀戮比常人看得更超然。在掌握至尊权力后,缺乏文化素养压抑的兽性一旦爆发出来,对外投射的自然是,嗜酒、淫乱与杀戮。

        各种攻击性大部分衍生于伤害之中。因为他们的生存环境不友好、不安全,成长的环境中常常遭受否定、精神和肉体攻击的人,会更容易随时处在对抗状态,时刻准备迎接挑战保护自己。犹如野猫比家猫更警惕、更容易被激怒,然后攻击。而对人来说,此即“冲动型人格障碍”。石虎当然属于这种人格障碍类型,而下一个要说的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