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历史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燕魏争霸—战神的谢幕演出

第二章 燕魏争霸—战神的谢幕演出

        第二章    燕魏争霸—战神的谢幕演出

        北魏由鲜卑族拓跋部建立。

        鲜卑族拓跋部,原来居住于今黑龙江、嫩江流域大兴安岭附近,过着游牧生活。

        汉朝时,北匈奴被击败西迁后,漠北地区形成真空。拓跋部选择填空,西迁进入漠北地区,与少部分未迁走的匈奴人形成部落联盟,并以婚姻为纽带,加强两族的关系。

        后拓跋部南下游牧于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一带,再迁居到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

        338年,鲜卑拓跋部首领拓跋什翼犍建国,国号代,建都于盛乐。

        376年,前秦王苻坚攻代,曾是鲜卑联盟的匈奴铁弗部(南匈奴与鲜卑的混血)酋长刘卫辰,与苻坚合作,共攻什翼犍。

        灭代后,苻坚命刘卫辰和另一铁弗族酋长刘库仁两部以河为界,分别占有拓跋氏的故地,刘卫辰部居西,刘库仁部居东。

        淝水之战后,前秦土崩瓦解。386年,什翼犍的孙子拓跋珪恢复代政权,后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

        北魏,中国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封建王朝之一,一成立,就为后世中国的版图划定了基本蓝图。

        什么意思?且看拓跋珪艰难曲折的复国之路。

        拓跋珪要想复国,首要的问题是,要与占有鲜卑故地(其实原来是匈奴故地)的匈奴铁弗部酋长刘库仁和刘卫辰争夺领导权。

        刘库仁接受了拓跋珪的领导,刘卫辰则与拓跋珪展开争斗。391年,刘卫辰起兵偷袭拓跋珪,被反杀,其子率残部南逃,依附取代前秦的羌族人建立的后秦。后秦当时的国主是姚兴,姚苌的长子。

        刘卫辰在中国历史上不过一小人物,但他被拓跋珪打的南逃的儿子,在历史上却大名鼎鼎--刘勃勃。刘勃勃这个名字本身,并不显于世。但他后来的名字,闻之则如雷贯耳。

        公元407年,刘勃勃反叛后秦,起兵自立,称大单于,大夏天王,年号龙升,并改姓赫连氏,刘勃勃成了赫连勃勃。

        赫连勃勃,就是大夏国主。他在朔方水北、黑水之南营建都城,大体位置在今陕西靖边县北白城子,此城名曰统万城。

        大夏国统治区域大致在银州(今陕西榆林)以北,夏州(今陕西横山)以东地区,在今内蒙古鄂尔多斯东南方位。

        唐朝安史之乱后,大将郭子仪为便于管理居住在庆州(今甘肃庆阳)的羌族的一分支党项人,把他们迁到赫连勃勃的大夏故地,这支党项人的首领叫拓跋朝光。唐僖宗时,拓跋朝光的后代拓跋思恭,被朝廷封为夏州节度使,因平黄巢起义有功,被赐姓李,封夏国公。拓跋思恭就成了李思恭。宋朝时,李思恭的后代有个叫李继迁的叛宋,建立了事实上独立的政权,名西夏。李继迁有个孙子叫李元昊,成为国主后西夏正式独立。西夏虽弹丸小国,但与大宋长年的战争却几乎耗尽了大宋的国力。

        到明朝时,李元昊有个后代在银川机关招待所当驿卒,下岗未分流后,一怒之下召集农民工兄弟造反,打进北京城灭亡大明朝,逼的明崇祯帝自挂景山歪脖树。

        此人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对,就是李自成。看明白了吧?明末农民起义军的首领、大名鼎鼎的闯王李自成,其实并非真正的汉族人士。

        再回过头来看拓跋珪的复国过程。

        拓跋珪赶走匈奴人后,其北面是文化上更为落后的高车族和柔然族,在南面的则是鲜卑慕容垂所建立的后燕。

        一个一个来,先解决高车族。高车族是漠北一部分游牧部落的泛称,因该族人大都拥有轮子高大的车而得名。西晋以后,北朝人称其为高车,南朝人称其为丁零,塞外各民族则称之为敕勒。因此,学术界一般都认为,丁零、高车、敕勒是今日维吾尔族的先祖(西迁入新疆)。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维吾尔族与突厥族一样,同出自匈奴部。

        拓跋珪击败高车族等成功复国后,北方两个最强大的政权,就是后燕与北魏了。

        后燕与北魏,同为鲜卑族政权,且还是亲家。后燕继的是前燕的大统,而前燕国主慕容皝曾将妹妹和女儿嫁给了前代国国主拓跋什翼健。然而,这种脆弱的亲戚关系在对权力的极度追逐面前不值一提。

        慕容垂灭掉西燕后,又于395年5月对北魏用兵。此时,慕容垂已69岁,年近古稀且身体不佳,是该放手锻炼孩子们了。于是,太子慕容宝和慕容农、慕容麟率军8万,慕容德、慕容绍率骑兵1.8万,向北魏平城(今山西大同)进军。

        后燕主帅太子慕容宝,时年已40岁。北魏主帅道武帝拓跋珪只有24岁。可是,“姜还是老的辣”这个定律,在二者身上似乎都失效了。

        “小嫩姜”拓跋珪制定了“敌进我退,诱敌深入,拖而不打”的战略,渡黄河南下,与后燕军队隔河对峙。后燕军在黄河南岸,北魏军在北岸。

        后燕长途跋涉,后勤供应是个问题,需必速战速决。9月,慕容宝按捺不住,把军队一字排开,先锋部队开始渡河。

        忽然,河面狂风大作,几十艘战船被刮离大部队,一直刮到黄河南岸泊下。孤军刮入,船上的三百多全副武装的士兵,享受了一段魔风轮后,全都被魏军俘虏。

        出师不利,且天气异相,预兆不太好。“老姜太子”慕容宝内心有些恐慌。接着,更令人恐慌的消息传来了。

        慕容垂死了。

        消息是对岸的后燕信差隔空喊话传来的。慕容宝从中山出发时,69岁的慕容垂已经患病。那时没有短信、微信、抖音,于是父子二人约定,建立专门的信差团队,不断来往于中山和伐魏军之间,传递消息。

        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得到慕容垂的生活起居情况的消息了,这次,得到的却是已被北魏俘虏的信差的隔空喊话。

        慕容垂在后燕的分量不言而喻,擎天一柱的存在,他的死讯,令后燕军队惊骇不安,而且很快就结出了恶果。

        燕魏两军互相对阵,僵持了二十多天,后燕赵王慕容麟的部将慕舆嵩等人,认为慕容垂去世,无继续拥戴慕容宝的必要,图谋叛乱,拥奉慕容麟为后燕皇帝。

        事泄,慕舆嵩等人皆被慕容宝处死。部将谋反,慕容宝与慕容麟之间,也产生了嫌隙。慕容宝见燕军内部互相猜疑,人心浮动,将士们无心恋战,再待下去迟早再次生变,遂于10月25日下令:趁夜撤军回国。

        11月初9日黄昏时分,后燕军行至参合陂(位于今内蒙古凉城东边的岱海)西边,扎营在蟠羊山南面的河旁。士气低落、人困马乏,士兵们埋锅造饭,饭毕一个个昏昏睡去。

        第二天清晨,后燕军将士睡醒,一睁眼,瞬时大骇:对面山上漫山遍野的全是面目狰狞的北魏士兵!

        战鼓狂擂,战旗狂舞,战马狂嘶,北魏军居高临下,以洪水出闸之势掩杀过来。燕军将士还未来及擦去眼屎,就过来这么多要命的祖宗,顿时惊慌失措,混乱不堪,奔跑落水,人撞马踏,踩死淹死者数以万计。

        有组织对无组织就是降维打击。北魏略阳公拓跋遵的部队横阻在逃亡燕军的前边,燕军四五万人立刻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只有数千人逃出。慕容宝本人则是单人匹马拼死逃脱。

        原来,“老姜太子”慕容宝撤军时,本应派出断后侦察部队,防止被追击。然而,慕容宝见黄河未结冰,盘算了一下,北魏军不能迅速过河,等用渡船过河,后燕军早已撤离,故,未派出断后的侦察部队。

        无论打仗还是做事,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细节决定成败,最怕想当然。

        11月初3日,突然狂风四起,气温骤降,黄河很快结冰,拓跋珪率2万精锐轻骑兵迅速过河,日夜兼程,火速追赶燕军。

        11月初9日黄昏时分,魏军追至参合陂(位于今内蒙古凉城东边的岱海)西边,追上了燕军。

        经秘密侦查,燕军在陂东,扎营在蟠羊山南面的河旁。拓跋珪连夜做了偷袭的战斗部署,人衔草、马衔枚,暗中接近燕军。第二天清晨,魏军已经登上山头,俯视燕军大营,趁燕军疲敝惺忪,一战而定。

        为进一步削弱后燕国力,拓跋珪下令,把所俘的后燕将士全部活埋。

        慕容宝逃回中山,却发现,慕容垂活得好好的。

        原来,拓跋珪派人守候在从中山来的那条路上,等待后燕的送信人路过,来一个抓一个,并制造了慕容垂去世的假消息。

        战争一打后勤供应,二打信息获取和辨别。别人是一战封神,慕容宝则是一战封神经。这个老姜太子,太嫩了。

        参合陂大战,加速了后燕的灭亡,也奠定了北魏统一中国北方的基础。金庸先生的武侠巨著《天龙八部》中写到,有“南慕容”之称的姑苏慕容复,家庭住址是位于姑苏城西三十里外洞庭苇塘深处的“参合庄”。“参合庄”这个名字,显然与参合陂大战有关。

        太子作战无能,慕容垂只能亲自出马。

        396年3月,古稀之年的慕容垂亲率后燕大军秘密离开中山,越过青岭,经过天门,开山辟路,出其不意地穿过云中,攻陷平城,俘虏北魏3万余人。

        姜,还是更老的辣。

        慕容垂率军带着战利品撤离平城,路过参合陂。此时此处,依然尸骸堆积如山,慕容垂下令祭奠死难者,数万将士们放声恸哭,哭声震动山谷。

        见此惨状,慕容垂既惭愧,又愤怒,当场咳血病倒。在平城居住十天后,病势不见缓减,便在此兴筑燕昌城后班师回朝。4月初10日,在回师路过上谷(河北易县)途中,一代雄主慕容垂与世长辞,年70岁。

        死前遗言:现在国家多难,丧礼从简。为了防止强敌伺机捣乱,到京师以后再发讣告。

        回顾慕容垂的一生,令人唏嘘:被哥哥慕容儁、嫂子可足浑氏妒忌,妻子段氏惨死;枋头大战大败桓温北伐军,挽狂澜于既倒,拯救前燕,却被叔叔慕容评、侄子慕容暐猜忌,无奈出逃故都龙城躲避;出逃路上,又被亲儿子慕容麟出卖,从救国英雄成了叛国贼,只好改逃前秦;在前秦又被王猛的金刀计算计,最具才华的大儿子慕容令上当返回前燕,后死于告密狂魔、亲弟弟慕容麟的告密。一生被5位亲人出卖、算计,创业之路可谓极其坎坷与艰辛。

        然而,其自13岁开始参加战斗到70岁,一生57年贡献给战场,未尝败绩,可谓秦始皇踩电门—赢麻了。即使最后一战是其人生的告别演出,也是一场大胜,可谓五胡十六国当之无愧的战神之一。

        细究慕容家的双璧,慕容恪应是周公人设,而慕容垂则是一代开国君主,慕容垂,竟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