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历史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东西魏对峙

第一章 东西魏对峙

        第十三部    关陇承天运

        第一章    东西魏对峙

        北魏中后期,堪称枭雄孵化器,在北方六镇与洛阳鲜卑贵族矛盾的催化下,孵化出尔朱荣、葛荣、高欢、贺拔岳、侯莫陈悦、宇文泰、侯景等等一大帮枭雄。在这些枭雄们的激烈互撕碰撞之下,北方的庞然大物北魏帝国最终被分裂为东魏、西魏。

        具体分裂过程前文已述,可用“一起义、一收编、一整合、一逃亡”来简要描述,再来复习回顾一下:

        一起义。魏孝文帝拓跋宏迁都洛阳后,洛阳鲜卑贵族逐渐汉化,被鄙视的北方六镇粗人为打破上升天花板,揭竿而起。起义者葛荣等被尔朱荣镇压,葛荣手下之一的高欢被尔朱荣收编并成为其心腹,另一手下宇文泰则成了尔朱荣部下贺拔岳的心腹,初始等级,高欢要胜于宇文泰。

        一收编。高欢通过收编葛荣残部,实力飞跃,让尔朱荣也感叹将来有一个能取代自己的也是高欢。果不其然,尔朱荣被北魏孝庄帝所杀后,高欢击败了想强行挑大梁的尔朱兆,掌握了北魏的控制权。

        一整合。面对全国大起义,尔朱荣亲自镇压葛荣,对关中的起义则派出讨伐队,贺拔岳由此威震关中。为消除关中贺拔岳势力,高欢利用反间计,撺掇侯莫陈悦干掉了贺拔岳。贺拔岳手下宇文泰,又在关陇诸将士支持了干掉侯莫陈悦,完成了关陇地区的整合工作,摇身一变,成了关中一哥。

        一逃亡。北魏孝武帝元修不甘受高欢摆布,环顾天下,只有关中的宇文泰可以依靠,于是连夜带着宗室家眷们逃往关中投奔。宇文泰热情的接待了元修,意图挟天子以令诸侯,结果发现这小子不太好控制,就宰掉改立元宝炬为帝,这就是西魏。

        高欢控制北魏朝政,现在北魏西边的“西魏”独立了,那高欢的北魏就只剩“东”魏了。东魏是鲜卑化的汉人高欢所建,西魏则是汉化的鲜卑人宇文泰所建,挺有意思。

        这就是庞大的北方帝国北魏分裂为东、西两魏的简要过程。

        西魏,由宇文泰拥魏孝武帝元修而立(后改立元宝炬),定都长安,管辖今湖北襄樊以北﹑河南洛阳以西,原北魏统治的西部地区

        西魏立国后,形势极为险峻。其时,天下三分,东有东魏高欢大军压境,南有汉人政权梁(梁取代齐),不时北上攻城掠地。

        尤其是东魏枭雄高欢,为证明自己是北魏正统,同时为统一北方,急欲将西魏扼杀于襁褓之中。而东、西魏立国之初,双方力量对比确实较为悬殊。

        东魏,地广国富,地处华北平原黄金地段,还有晋阳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人口逾二千万,高欢能调动的军队不下二十万。

        地处西北的西魏,地盘虽不小,可核心地区多年饱受战火摧残,管辖人口不满千万,宇文泰直接掌握的军队不过三万余人。但是,宇文泰也有一个高欢所没有的得天独厚的优势。

        那就是,他控制了北中国核心战略要地--关中。

        关中之名,始于战国时期,其具体范围有多种说法:

        一指在函谷关和大震关之间的地区。函谷关在今河南省灵宝县东北,大震关在今陕西陇县西北,甘肃清水县东陇山东坡。

        二指居于函谷关东,大散关西,萧关北和武关南四关之中部的地区。大散关在今宝鸡市南郊秦岭北麓,萧关在今宁夏固原县东南,武关在今陕西省丹凤县东武关河的北岸。

        函谷关、大散关、萧关、武关,古代并称为“秦之四塞”。

        不管有几种说法,关中的大体位置就在秦岭以北,黄龙山、桥山以南,潼关以西,宝鸡市以东的渭河流域地区。

        这里,有数十万年前的蓝田人和大荔人文化,有仰韶文化的典型代表半坡文化,炎帝、黄帝的族居地和陵墓,都在此处。

        关中平原不仅是中国古代黄河文化的中心,当之无愧的中华文明摇篮,也是整个亚洲最重要的人类起源地和史前文化中心之一。

        关中土地肥沃,河流纵横(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水),气候温和。《史记》中称其为“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和“四塞之国”。

        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使关中成为自古以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名副其实的中华战略cbd。

        先后在关中建都的朝代或国家,名单很长:西周、秦、西汉、新(王莽)、东汉(末年)、西晋、前越、前秦、后秦、大夏……

        西汉时,张良曾对关中地区的重要战略地位做过一番精辟的阐述:“关中左淆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湾维天下,酉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输。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

        翻译成白话文,主要意思是:关中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又有附近巴蜀地区农业和西北畜牧业的支持,经济发达。它四周为秦岭、北山山系及黄河所环绕,北有萧关,西南有散关,东南有武关,东有函谷关等,形成一个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特殊有利位置。从地势上看,关中又位于黄河上游,和平时期可保安定发展,若想对关东用兵,可顺黄河而下,定能势如破竹。

        正是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助秦灭了东方六国,完成统一,也才有了今天雄立于世界东方的团结强盛的中华民族。

        楚汉争雄时,萧何坐镇关中,为刘邦源源不断的提供物资、兵源,一举奠定了西汉的百年基业。

        要想对关中的地理、人文有个更深的了解,建议大家看一下曾在央视纪录频道上演过的,由陕西省委宣传部主办拍摄的大型纪录片《大秦岭》。此片老王全看完了,感触颇深。

        宇文泰的西魏相比高欢的东魏,虽然人口少、兵力弱,可由于占据关中地区这处战略要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双方实力的差距。西魏,只要每年冬天捣毁双方边境黄河上的坚冰,东魏就很难攻过来。

        于是,跟查干湖冬捕队一样,西魏每年冬天乌央乌央的一堆人聚集在黄河边,任务只有一个—捣冰。

        东、西魏分立之初,高欢心里是极其不爽的。宇文泰当年只是自己的平级的贺拔岳的小跟班,如今收容了个逃跑的皇帝,就想与自己平起平坐,不听“中央”指挥,必须教育整顿一下。

        高欢自恃兵力多,年年主动进攻西魏。双方一共发生了五次大战,分别是:小关之战、沙苑之战、河桥之战、邙山大战、玉璧之战,每战均精彩纷呈。本章先介绍前三战。

        一.小关之战,集中兵力、蛇打七寸的典范。

        536年12月,高欢督3路军进攻西魏:一路由猛将高敖曹挂帅,攻上洛(今陕西商县)。二路由大都督窦泰为主,率军攻潼关。高欢则亲率中军进驻于蒲阪关。

        蒲阪关,前文已多次提到,过了蒲阪关,就是长安的门户――潼关。高欢的目的不言而喻。三路大军中,攻击潼关的窦泰是主攻,其余两路都是为窦泰助攻。

        窦泰,名字起的挺霸气,然并非世出名将,高欢为何把主攻部队交给他?因为,窦泰的妻子是娄氏,娄氏有个姐姐,叫娄昭君,对,就是高欢妻子。

        把主攻的任务交给连襟,高欢放心。

        打助攻的高敖曹,率军自商山峻隘的山道中转斗而进,继而所向披靡,十几天就攻克了上洛,正准备乘胜攻击蓝田(今属陕西),结果,高欢来了军令--撤军。

        因为,窦泰自刎了。

        原来,高欢的战略战术被宇文泰看的一清二楚。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宇文泰佯装退保陇右,实际集中兵力,悄悄从潼关旁边的小关出城,突然袭击窦泰部。窦泰措手不及,兵败自刎,年仅37岁,上万人被俘。

        主攻军惨败,打助攻的高欢、高敖曹也没再攻下的必要和心情,全部撤军。

        二.沙苑之战,勘察地形、伏击战的典范。

        小关之战后仅隔不到一年,537年9月,高欢卷土重来,亲率20万大军还击西魏,进军路线:攻蒲津(今陕西大荔朝邑东黄河渡口),进驻许原(今陕西大荔南)西,兵锋直指长安。

        这种事怎能少得了马槊无双的职业好战分子高敖曹?他作为偏师,率军3万进攻河南。

        宇文泰率近万人自恒农(弘农)回师渭水南,征诸州兵迎战。高敖曹进而围攻恒农。

        东魏主力部队威胁长安,宇文泰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和兵力,遂主动将战线外移,令士兵在渭水架设浮桥,携带三日粮草,率近万名轻骑兵渡过渭水。

        10月初1,宇文泰进至沙苑地区(今陕西华阴县境内),与东魏军仅距60里。

        孙子兵法云: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

        地形是作战的关键,作战前要先仔细审查地形。将领要先把地图看的烂熟,到了现场之后,五十里之内要派兵打前站,看有无敌人的伏兵。之后要亲自勘查地形、记地形、一路打腹稿。

        你能得到多少,往往取决于你能知道多少,这就是著名的沃尔森法则。大唐李世民大帝就非常重视信息和情报,信息的获得莫过于战前地形勘察,且李世民战前勘察地形一定要亲历亲为,为此不惜多次遇险。洛阳之战,战前李世民到洛阳城外的北邙山,试图俯视观察一下城内情况,只带了500轻骑兵。

        早知道你有这个偏好。王世充带一万精骑兵突然出现,将李世民团团包围。

        王世充麾下骁骑单雄信冲到李世民马前,马槊已经高高举起,如此势能若一挥而下,世民大帝必然成对穿肠。

        千钧一发之际,门神猛将尉迟敬德从旁边大呼跃出,刺倒单雄信,拼死保护李世民杀出重围。这就是后来演艺中的    “尉迟恭枣园救主、单鞭夺槊”的原型场景。

        地形对作战如此重要,宇文泰这次也对此做足了功课。他勘查发现,沙苑以东有一大片芦苇地,碧波荡漾、野苇森森,绵延足有十里之长,比抗日圣地山东微山湖、河北白洋淀差不了多少,绝好的伏击场所。

        宇文泰在此设伏,以部将赵贵、李弼分置左右,背水列阵以待。

        西道大行台侯景建议高欢:我方兵力多,最好分前后二军相继而进。遇敌时,前军如果胜了,后军可乘胜掩杀支援,前军如果败了,后军则可做预备队支援前军。

        侯景文化素质和人品差了些,但军事业务能力没得说,公道的说,这个建议很有见地。而高欢则认为,己方兵力远多于宇文泰,无需如此谨慎,影响了整体进军速度。

        初2中午,高欢大军进入宇文泰伏击区。

        见西魏迎阵的军队不多,高欢军诸将都想抢头功,未等列阵便争相进攻。

        轻敌、队形散乱,作战之大忌。宇文泰当机立断,当即下令全线出击。

        李弼、赵贵两路伏兵顿起。李弼的精锐骑兵队横击东魏主力,如同拦腰斩蛇,将高欢大军拦腰截为两段。

        阵列突然被截,东魏大军首尾不能相顾,心理从骄矜瞬间跌落为恐慌,开始溃乱。

        西魏骠骑大将军于谨又率大军杀到,三路夹攻,大破东魏军,歼8万人,高欢连夜逃往黄河西岸。

        诸军慌乱时,侯景难得清醒:大王,宇文泰虽胜,但毕竟兵力少,且现在正是骄胜之兵,给我数万兵马,反击必胜。

        高欢刚要分兵,有个人制止了他。

        娄昭君,高欢的老婆:侯景此去即使能击败宇文泰,也肯定不会回来了,这小子早就想乘机割据关中了。

        高欢与娄昭君是患难夫妻,对其几乎言听计从,故又没采纳侯景的建议。

        娄昭君的该言行,现已无法具体评价对与错。但看看侯景的处境,西魏是敌人,在东魏不受待见,投降南梁,又被当贼防,人人不拿他当人,这也就能理解其为何后来在南方有那么疯狂的暴虐之举了。

        沙苑之战,宇文泰以少胜多。战后,他命令将士每人在战场上种一棵柳树,以示庆贺。

        青青沙苑柳,枝叶何缤纷。

        郁郁佳人思,行行壮士勋。

        日暮鸿雁来,牛羊已成群。

        宿食涧边草,飞鸣洲渚云。

        怀人不可见,往事空尔闻。

        ---【明】韩邦靖

        此战,宇文泰既巩固了建立不久的西魏政权,确立了东西魏割据的局面,同时,以战固位,也巩固了自己在西魏政权的主宰地位,可以说是高欢给送来的神助攻。

        三、河桥之战,高敖曹的丧命之旅。

        沙苑之战后,东魏不再能随意侵入关中,东、西魏的主战场转为河东(山西)和河南。同时,西魏军乘胜东进洛阳,东魏河南诸郡多有投降。

        前两次大战,高敖曹均是偏师,其听闻高欢沙苑战败,遂撤围恒农,退保洛阳。不久,西魏大将独孤信率军进至新安,高敖曹又率军退至黄河以北。

        军事重镇洛阳,必须要夺回。538年2月,东魏侯景、高敖曹两员猛将率军反击,连续攻下南汾州、颍州、豫州。当年7月,侯景、高敖曹率军围攻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东北故城),高欢率军殿后。

        洛阳金墉城守将,是西魏柱国大将、隋文帝杨坚的岳父独孤信。独孤信的野战能力着实一般,可守城能力尚可,其闭城固守,东魏一时难以攻克。

        侯景人狠话不多,作战也净用狠招,他瞅准了金墉城内的木质结构,下令火攻,金墉城内外顿时一片火海。

        碰上侯景这样的狠人,谁都草鸡。西魏傀儡皇帝元宝炬得知金墉城告急,与丞相宇文泰率军增援,李弼、车骑大将军达奚武率骑兵1000人为前锋。

        等宇文泰兵至,侯景为避免腹背受敌,趁夜解除对金墉城的包围,撤围后于河桥、邙山间列阵,摆出了与宇文泰军决一死战的架势。

        在疯狂的战鼓催动之下,两军瞬间如同纠缠在一起的两条大蛇,狂扭吐信,绞杀作一团。

        侯景不仅用兵诡诈,单兵作战能力也超强,他瞅准宇文泰,张弓搭箭拉个满月,“嗖”的一声,箭挟厉风激射而出,正中坐骑。战马吃了疼,长嘶奋蹄,将宇文泰掀翻于地。

        宇文泰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满嘴是泥,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侯景军见对方主帅落马,嗷嗷涌上来想抢占头功。宇文泰亲兵队也杀红了眼,以命相搏,拼死保护自己的主公逃出了战场。

        回营后的宇文泰,满脸血污,心有余悸,庆幸捡了一条命之余,仔细研判了一下双方阵势,改变了战略。

        现实生活中打架,一人对多人,力量处于弱势的情况下,若你东一拳西一脚的四处出击,基本瞬间就被乱拳ko。而你认准其中一个,不管不顾的往死里打,先打怂一个,可能整体战局会取得奇效。这就是所谓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集中优势兵力,专攻薄弱部位,以点破面。宇文泰立即调整战略,把部队收拢成一个钢拳,全力捣向东魏兵力最少的高敖曹部。

        高敖曹本人再骁勇,马槊功夫再娴熟,无奈兵力处于绝对弱势,独木难支,全军覆没。高敖曹只狼狈的带着几个仆人逃出战阵,奔河阳南城。

        没想到这一跑,把命给跑没了。

        高敖曹、侯景,东魏两大台柱,与侯景的狡诈不同,高敖曹为人侠气凌物,与同事、御史中尉刘贵,冀州刺史万俟洛等在北豫州治兵时,时有龃龉发生。

        某次,黄河泛滥,朝廷组织治理,淹死不少汉族民工。御史中丞刘贵嘴贱:只值一个钱的汉人,死了也没什么。

        妈的,你说什么?!刘贵随口说这句话时,忘了高敖曹在旁边了。高敖曹闻言勃然起身,拔刀就砍。

        刘贵这才意识到一时嘴快惹了煞星祖宗,连忙逃回本部军营。

        逃回军营也得给我滚出来!高敖曹紧急集结所部汉军骁骑,准备攻击刘贵军营,幸亏侯景、万俟洛苦劝乃止。

        要知道这个匈奴人刘贵,可不是一般人,前文提到过,是高欢投尔朱荣时的引荐人,深得高欢器重,而且还是高欢的儿女亲家,死后能配享高欢庙庭的。可高敖曹任起性来,一概不管。

        当时,东魏的鲜卑人都轻视汉人,唯独对高敖曹又怕又敬。高欢对东魏军队下命令时,都说鲜卑语,但若是高敖曹在场,高欢就说汉语。

        双语切换自如,也是东魏一景。

        某次,高敖曹去承相府拜访高欢,但门卫要查绿码,否则不让进,高老兄暴跳如雷,张弓搭箭,对着门卫就射。高欢得知后,也只是笑笑,并不怪罪。

        高敖曹脾气暴躁,平常得罪人不少。高欢高姿态不计较,不代表别人都有这种高姿态。人与人之间就像玻璃瓶子一样,一旦有了裂痕,绝对修复不了,千万不要认为事后主动道歉或找中间人调解弥合就能修复。人心伤了就是伤了,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可是,遇见阴天伤疤还是会痒的。因此,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在愤怒前请咬紧牙关冷静一分钟,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伸出的巴掌能半途收回就收回。

        这次高敖曹跑到河阳南城,该城守将高永乐,高欢从祖兄子,时任北豫州刺史,也是高敖曹平常得罪的人之一。见高敖曹来投,高永乐下令把城门一闭,关的紧紧的,不受。

        高敖曹站在城下,向城头不断高呼,要求垂根绳子下来。嗓子都喊破了,别说绳子,一根毛儿都没见到。

        不久,西魏追兵到了。高敖曹马槊功夫再好,只身也敌不过这一大队骑兵,匆忙间,发现城外有座桥,可以藏身。

        高敖曹解开腰带、脱下盔甲扔给仆人,自己跑过去藏在了桥洞里,想学一下卡扎菲,钻洞避追兵。

        西魏追兵追到城下,不见高敖曹,但见几个人在城外晃悠。晃悠也就罢了,还拿着一个长条的东西冲城头上一再挥动。抵近一看,是条腰带,普通腰带也就罢了,腰带上镶着金。追兵马上明白了,这是高敖曹的仆人,便抓住问高敖曹去向。

        这几个智商捉急的仆人们无奈,只好指指桥下,轻易出卖了养了自己好多年的主人。

        高敖曹比后世的卡扎菲更男人,自知在劫难逃,从桥洞里出来,仍不失英雄本色,豪迈的冲追兵摆了摆手:抓住我就相当于换个开国公当当,过来吧(“来!与汝开国公”)。

        还有人主动提这种要求。西魏追兵也就不客气了,上去砍下高敖曹的脑袋,回去找宇文泰换公侯伯子男去了。

        马槊天下无双的一代骁将,世人称项羽在世的高敖曹,就这么戏剧性的成了前世卡扎菲,时年37岁。

        明末清初文学家褚人获的著名小说《隋唐演义》中描写,当世第七条好汉、冷面寒枪俏罗成因被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拒绝于紫金关城门外,而被苏定方军队万箭穿心的桥段,其创作灵感,可能就是来源于高敖曹的这段遭遇。

        高欢听说高敖曹战死,如自断一臂,肝肠寸断,恨不得把高永乐投入漳河溺死。然而,毕竟是自家人,不好杀之泄愤,只好下令狠打其二百军杖解恨,然后免去其北豫州刺史职务。

        家族公司,就得承担家族人胡捣乱而你又无可奈何的风险。相比较之下,西魏宇文泰麾下,就没这么多捣蛋的亲属亲戚,因此相对清静的多。这也是决定东西魏两个政权命运的重要因素。

        高欢处罚自家人的同时,下令追赠高敖曹为侍中、太师、大司马、太尉公、录尚书事,谥号忠武。

        高敖曹死后极尽哀荣。然而,以其这种性格,战争年代尚能为主所倚重,一旦大业即成,被兔死狗烹者其定首当其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