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苦?不苦!?

第一百一十章 苦?不苦!?

        看着楚阳认真的神情,铁补天也有些怔忡,他想起了楚阳说过的那句话:她是我的命!但现在看来,这那里是他的命?在他自己心里,这小姑娘分明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这个小姑娘是谁?难道是他妹妹?

        自然,对这样一个粉妆玉琢一般的小姑娘,铁补天是绝对不会怀疑楚阳对这小丫头有什么男女之情的——这小姑娘也就是十来岁的样子,怎么可能?

        看着楚阳一大口一大口的喝着药,然后在自己口中存留一会,让药的温度降一降,再细心地、仔细的将药渡过去;那份耐心,那份发自灵魂的呵护,铁补天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中重重的跳了一下!

        一时间忍不住别过头去。

        一碗药终于喂完,楚阳支起了身子,问道:“杜先生,这样的药,还要吃几次?”

        “像今天这样的药,吃一次就够了。这碗药下去之后,你再为她推宫过血,让药效散发的快一些,估计到晚上,就能醒来了。”杜世情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

        “届时,我给她准备几服药,让她服用。七八天的时间,就能下地行走,性命无碍。内创也能复原,但她的三阴脉的内创……就无能为力了。”

        杜世情抬起头,看着楚阳:“这种内创,当今世上,绝对的无药可医。你也不要再费什么心力了。”

        杜世情显然看穿了楚阳的想法,若是没有他这一句话,楚阳必然会天涯海角的去为这个小姑娘求医问药。这事情,楚阳做的出来!

        楚阳对这小姑娘的爱护,明显已经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这一点,谁都看得出来。

        杜世情或者在别的方面不算什么;但他这一身医术,就算是到了上三天,也是权威!他这么说,就表示,莫轻舞的内创,绝对无法破解。

        这一点,楚阳当然知道,也明白杜世情说这句话的意思;自己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可千万不要为了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病去将自己的一生荒废!

        “那些传说之中的天才地宝……也不行嘛?”楚阳绝望的问道。

        “或者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但我可以断言;这乃是传说之中的‘黑魔之毒’,若是没有打入三阴脉,以我杜世情的医术,就算费一些手脚,完全治愈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进入了三阴脉;却是神仙都要束手无策!”

        杜世情严肃地道:“就算是传说中的天下间九大奇药全部聚集,也绝对无法完全治愈!”杜世情顿了顿,看着楚阳,轻轻地道:“楚阳,我所能做的,就是在她清醒之后,尽力的将她的伤势压制住;压制到根本不影响生存的地步;不影响寿命;就算是之后嫁人生子,也无恙。运气好,仍然可以长命百岁!就只是止步武道而已!”

        “作为一个女人,这就等于跟正常人一样了。”杜世情语重心长。

        楚阳长长的叹了口气,垂下了头。“九大奇药全部聚集也无法治愈”,这句话,给了楚阳太大的打击。也让他心中的希望真正消失。

        对别的女人来说,或者是一样的。但对莫轻舞来说,却绝对不一样!前世,若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病,莫轻舞又怎么会被人埋伏进而香殒玉消?

        莫轻舞从来没有提过她的家世,但楚阳却知道,莫轻舞绝对是来自一个强大的世家;那种骨子里的优雅与高贵,绝不是小门小户的底蕴就能培养出来的。

        但前世的莫轻舞却宁可漂泊江湖也不回家;为何?恐怕就是与这个伤势有关。或者是因为莫轻舞自己不情愿回去,那么,就是家族之中对莫轻舞不公;或者,就是被逐出了家族。

        而有着三阴脉的女孩子,都是每个家族之中的天才,宝贝。怎么会舍得逐出?若真是被逐出,就是因为三阴脉被废了!

        也就是说源于今天这件事!

        这一次的伤,在上一世实在是造成了莫轻舞一生的悲剧。若不是这个伤,她不会离开家族;也不会遇到楚阳;更不会被人伏击香消玉殒!

        所以楚阳不甘心!不甘心让莫轻舞真的就背负着这个终生都难以痊愈的伤势。就算自己能够保护她,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一起,莫轻舞,必须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那样,楚阳才放心。

        “楚阳,这位小姑娘到底是你什么人?”直到现在,铁补天才问出这句话来。以铁补天的沉稳,能问出这句好奇的话,已经是很难得了。

        但铁补天这一句话却将楚阳的思绪从深深的思索中惊醒了过来。

        “是我的……”楚阳刚一张嘴,突然呲牙咧嘴:“……呸呸呸……杜先生,这是什么药,竟然这么苦?我我……呕……”楚阳感觉自己的嘴直接变成了黄连池子。

        这种苦,实在是苦到了极致!

        楚阳痛苦的咧着嘴,苦的直翻白眼。

        “额,你刚才没感觉到苦?”铁补天和杜世情一起愕然。

        楚阳也是一怔;刚才他全心全意都是莫轻舞,见她喝不下药去,不加思索的就那么做了,做的自然而然,完全没有考虑这药苦不苦的问题……如今一被提醒,楚阳在感觉到苦的同时,却也想起来莫轻舞那首诗:一生不轻舞,一舞一生苦;今生为君舞,纵苦舞一生……苦,苦……楚阳不由得停止了咧嘴。苦么?这种苦,比起前生莫轻舞心中的苦来说,还算苦么?恐怕连万之一也没有吧?

        “你……可真是……”杜世情心中越发的欣赏,楚阳果然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老夫没有看错人啊。

        为了救人,竟然完全忽略了自身的感受,这可是一种完全忘我的精神啊。

        但铁补天却是另一种想法:看来,这个小女孩真的是楚阳最大的弱点!一旦被敌人知道了,恐怕后患无穷。这个消息必须保密!

        只是,不知道这小女孩是什么来历?

        “杜先生,今天救治这位小姑娘的事情,孤希望,不要传出任何风声。”铁补天微笑道。

        杜世情一怔,随即明白,道:“太子放心,这件事决不会有别人知道。”

        看着莫轻舞的小脸上慢慢的有了些红晕,呼吸也渐渐地悠缓起来,似乎从昏迷转成了沉睡,楚阳也慢慢的放下心来。这一高兴,似乎觉得口中也不怎么苦了……反而有兴趣打量这传说之中的皇宫起来。

        “这就是皇宫?果然够富贵,够奢华。”楚阳一边看,一边津津有味的评价:“就是感觉冷清了一些。”

        “冷清是必然的。”铁补天喟叹一声,道:“孤为了做事方便,并不经常住在皇宫;再说,皇宫之中的宫女,除了留下照顾父皇和维持皇宫清洁的日常人员外,其他的我都遣散出宫了;现在铁云百废待兴,若是还要维持着皇宫之中的日常用度,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楚阳“哦”了一声,问道:“那你的小妹呢?就没有照顾的?”

        楚阳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在天兵阁的那少女,是叫的铁龙城“二叔”的。二叔这种称呼,在平常人家,或者很平常;但发生在铁龙城身上,却是太不寻常了。

        在来到铁云之前,楚阳还不知道铁云皇室的成员;但进入补天阁之后,却知道,上一代皇室的直系亲属,就只是皇帝陛下和铁龙城兄弟二人!

        那么那个少女,就一定是铁补天的妹妹无疑!

        “我小妹?”铁补天似乎也是有些意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随即展颜笑道:“你说的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啊,怎么,你见过她?”

        “恩,她去过天兵阁。”楚阳点点头。

        “那小丫头的确令人头疼……”铁补天微笑道:“不过也挺可爱的;楚御座突然提起她来,呵呵……莫不是楚御座对我小妹有些动心?”

        不等楚阳说话,铁补天已经爽朗的笑起来:“楚御座人中之龙,若是真的有意,孤不妨为楚御座做这个大媒哦。”

        楚阳哈哈笑了笑,也知道铁补天这句话是在开玩笑,道:“我一介草民,哪里配得上公主殿下。我只是好奇,公主殿下在铁云,似乎很神秘的样子。”

        铁补天眼中闪了闪,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小妹的存在,是一个秘密;当年大赵不断的派遣杀手刺杀我们皇室成员,为了保护小妹,小妹出生之后,并没有宣扬,然后父皇受伤,孤也就更加不敢宣扬了。若是被人知道,反而出了事,那岂不是孤这个当哥哥的对不起她?”

        铁补天喟然一叹,道:“身为女子,生在帝王家,本就是不幸。生在战乱之时的帝王家,更是悲哀;偏偏这个帝王家又是人丁单薄,屡遭大变,更是雪上加霜啊。我只希望小妹能够平平安安,平平凡凡的过一生,隐瞒她的消息,也是为了预防,万一有一天铁云兵败,她也能保住性命。哪怕隐姓埋名,也总是活下去了。”

        说完,他沉沉的又叹了两口气,心中显然很有感触。

        楚阳默然半晌,隐隐觉得铁补天这段话似乎有些闪烁其词,还是道:“不错,生在帝王家,固然可以享受平常人难以奢望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但背负的压力,却是沉重的压死人。幸亏你妹妹有你这样一个好哥哥,这样,也是她的幸运。”

        杜世情也是叹了口气。

        帝王家的女儿,历来都是治理国家和外交的工具,下场一般都是联姻。而决不会顾忌公主本人是不是喜欢,看的都是整个国家的利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