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线希望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线希望

        “嗯,等到她醒过来……可不可以改改称呼?”楚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脸皮也破天荒的红了一下:“你看,我今年才十六岁,实际上还不大到,还没过生日……就做叔叔,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你才十六?”莫成宇愣了愣,看这家伙似乎有权有势,而且行事也颇有法度,心思更是慎密;除了对小姐走留一事有些冲动之外,可说是样样都算计的没有疏漏;居然才只有十六岁?

        “是啊。”楚阳嘿嘿一笑。

        “那也没问题。”莫成宇很痛快的答应劝说莫轻舞。他也想过了,觉得莫轻舞叫楚阳叔叔有些不妥。莫轻舞才九岁的小姑娘,叫叔叔当然没问题,但等到莫天机和莫天云来了,可是都比楚阳要大不少的,难道也叫叔叔?

        他们俩跟莫轻舞可是亲兄妹,平辈……再说,楚阳对小姐这么好这么喜欢,叫叔叔叫哥哥不是一样么?他如此在乎这个称呼,看来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小姐啊,嗯,小姐长得聪明伶俐,人见人爱;也难怪楚阳这么喜爱……这一刻,莫成宇心中甚至泛起骄傲的感觉。

        当然,莫成宇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楚阳会禽兽到心中对一个只有九岁的小女孩居然起了男女的心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不管是什么人,看到一个**岁的小女孩……都不会禽兽到有……那种心思吧?

        但……楚阳就偏偏那啥了……因为这不是别人!这……这是莫轻舞啊……楚阳站在夜空下,一夜未眠。今夜,他是破天荒的没有练功,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

        终于见到了……可是……却又受了伤……而且还这么小……楚阎王有些纠结。嗷呜,啥时候才能长大呀……这其中的分寸可怎么把握?太爱护了,就会造成一种长辈的感觉,那可就适得其反了:这种年纪的小姑娘,正是可塑性最强的时候,万一在心中留下一个根深蒂固的“叔叔”的印象,那可就万事皆休……若是太疏远了,却又会引起反感;万一让她从小讨厌自己,那就更加的难以收拾了。

        还有就是,莫轻舞的伤,究竟该如何?

        这么想着,楚阳心乱如麻。

        “她的伤,九劫剑可治!”正在浑浑噩噩的胡思乱想着,意识中的那个声音突然出现。

        “九劫剑可治?”楚阳如同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顿时大喜过望。

        “不错。”剑魂似乎也是叹了口气;看来这家伙的心魔还真是顽固;一个九岁的莫轻舞,居然让这大小伙子泛起了相思病;而且居然没练功……这可不行啊。

        “莫要忘记,九劫剑有提纯药力的作用;而且,药中的核心精华,都被九劫剑截留了;那才是真正救命的东西。”剑魂无奈地道:“你看你的丹田,剑柄处。”

        楚阳心中狂喜,沉下心神查看,只见丹田之中,那虚幻的九劫剑透明的剑柄处,隐隐有半滴暗色的东西在里面……“就是这个?”

        “不错,就是这个。只要让它成为一滴,就可以取出来,治愈莫轻舞的伤。”剑魂道:“不过也有一个先决条件,只是单纯的积累药物,并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你必须要得到九劫剑第二节之后,再凑够这一滴九重丹的药量;才可以取出来。”

        “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不惜一切代价,凑够药量,进阶第二截九劫剑!”楚阳眼神一凝,默默地道。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年之中,恐怕你达不到这样的要求。”剑魂提醒道:“若是九重丹没有到那个火候,就强行取出,那么非但无益,反而有害。”

        剑魂叹息一声,道:“本来我是可以将它催熟的,不过……”

        “不过什么?我差点忘记了,你是九劫剑的剑魂,必然是可以做到的。”楚阳喜道:“快些催熟,岂不就是万事大吉?”

        “你笨蛋啊……”剑魂无比郁闷:“你就没发现我是存在于你的意识里,而九劫剑却是在你的丹田?我都没有跟他成为一体,怎么催熟?”

        “再者,这段时间里,你抄家才抄出来那么多药材;九劫剑已经全部吸收,加上原本在天外楼的累积,也才不到半颗而已;想要凑足,谈何容易?再说,铁云城你所能收集到的,都是普通药草,就凭着这些,再吸收一百倍,也形不成九重丹!”

        剑魂狠狠地给楚阳泼了一瓢凉水。

        “只要有希望,我就会全力争取!这些药不行,我就去找那些天材地宝!不管是偷是抢是骗,我都得弄到手!”楚阳狠狠地道:“哪怕是打劫中三天所有世家大族,我也要凑齐这颗九重丹!”

        “你他妈有种!”剑魂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无语的说了一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下子,这小子可算是有足够的动力和压力了吧?以现在的武士修为,居然想要去抢劫中三天所有的世家,这不夸一句有种还真的没有别的话说。

        消失的剑魂很得意……楚阳陷入了深沉的调息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刻,他渴望提升实力的心情是这样的急迫!

        轻舞有危险!

        我要保护她!

        翌日清晨,将流翠湖天兵阁四处查看了一遍,然后叮嘱了莫成宇一番,看了看犹自在沉睡的莫轻舞苹果般的脸蛋,楚阳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来到补天阁,正见到成子昂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见楚阳带着狰狞的面具出现,不由吓了一跳,做贼心虚一般刷的站了起来。

        “昨天晚上,行动没有成功?”楚阳哼了一声,突然看这老头不顺眼起来;本来心情就不爽,一大清早等待自己的,居然又是一个行动失利的消息。

        看成子昂这老头寡妇死了儿一般的表情,楚阳就肯定的知道:昨天晚上定然毛也没抓到!

        “是;昨晚我们乔装打扮,蒙面进入唐府,却发现唐心圣早已不知去向;他的夫人儿子倒是在家里,不过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只是布施了监控,并没有惊动她们。”

        成子昂小心翼翼的道。说来也怪,成子昂武尊修为,高出楚阳不知道多少,但楚阳一瞪眼,成子昂就觉得腿肚子打颤……“唐心圣不知去向,老婆儿子却还在?”楚阳在面具后咧了咧嘴:“这货真够狠的……为了故布疑阵,竟然用自己的老婆儿子当成诱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婆儿子还是只是幌子……”

        “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老夫隐隐听见振翅的声音,却是有一只传讯的无形隼飞进了唐家。被我一网擒拿……”成子昂有些得意,献宝一般从怀中掏出一只鸟儿。

        毕竟这无形隼乃是来无影去无踪,想要抓住一只,实在是难上加难。不要说是武尊,就是武皇,也追不上无形隼的速度,更看不穿无形隼的伪装。

        但成子昂却是走了狗屎运;他没抓到唐心圣,就知道回去之后必然会吃一顿楚阎王的排头;于是就一直锲而不舍的在那里蹲坑守候。

        而东方欲晓的时刻,那只无形隼却也无巧不巧的飞越了数千里路,来到了这里。正是最疲累的时候,而且,时间刚刚好,已经是东方微明,无形隼却还处在深夜的伪装里,浑身漆黑一片夜色,岂能不引人注目?

        于是被成子昂守株待兔,一举擒拿。

        “不错,难为你随身还带着网兜……”楚阳不知是褒是贬的说了一句,很是有些阴阳怪气。成子昂老脸一红,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

        因为成子昂酷喜口腹之欲,尤其喜爱吃飞禽之肉,上到大鹰下到麻雀,对成子昂来说,无不可入口,无不是美味;所以经常随身携带一个小小的网兜,越是难以捕捉的飞禽,对成子昂来说就越是美味。

        就算是平常在补天阁,一旦有飞鸟接近,只要成子昂在场,那么,稍后餐桌上,必然会多一道菜,这货贪吃到了连蝙蝠也不放过的地步……这纯粹是瞎猫抓到了死耗子,而那只无形隼,就这么百般巧合的落到了他的手里……真是不得不说是天意……凑巧的让人无法置信!

        楚阳除下无形隼大腿处羽毛底下的一个小巧之极的竹筒,从里面倒出一颗小小的蜡丸,封的紧紧地。

        手指一捏,蜡丸啪的一声裂开一道缝,从中滚出个揉成一团的纸球,小心的打开,摊平;只见上面写道:局危!

        只有这两个字,甚是潦草,但铁画银钩,字迹虽潦草,却从中隐含着一股庞然大气,稳重而轻灵。落款是一个淡淡的印;依稀可见‘第五’这两个字。

        “是第五轻柔亲笔写的。”楚阳这一句话,让成子昂精神大振!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唐心圣!这是一条前所未见的大鱼!”楚阳脸色沉重,极为细心的将第五轻柔写的这张便条放进怀里。

        第五轻柔的金马骑士堂负责情报的人多不胜数,但却亲自执笔为唐心圣写来了这么一封信;这其中的含义,楚阳如何不知?

        唐心圣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