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独行邀客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独行邀客

        这边弄得差不多,楚阳继续不厌其烦的去挑战,将整个铁云城之中的武者们搞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若是有细心的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现在暗夜挑战者挑战的对象等级提升了,一般都是挑战武者二三品,三四品……原来的时候都是挑战一品的……真不知道这位暗夜挑战者从哪里弄来的这么精确的消息……有时候上一场刚挑战了一个进入武者三品半年的,接着挑战的那个,必然会是已经进入武者三品一两年的,然后下一个会是卡在这个武者三品好几年的……真准啊……有识者都在心中感叹。

        他们却不知道,楚阳的补天阁里,有这些人详尽到不能再详尽的资料,他若是找不准……那才是咄咄怪事!

        楚阳在这段时间里,也在纳闷;顾独行那家伙说是出去找人,一跑就没了影子;有时候楚阳都在怀疑:这丫的到底去什么地方找人去了?他么的难道是去了上三天不成?

        怎地一点他的消息也没有?

        楚阳自然不会知道,顾独行顾大爷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为他选择的下属,还真的都是一些精英之类的人物……当阳山前,剑气冲霄。

        顾独行缓缓拔出黑龙剑,剑身如一泓秋水,闪闪发亮。剑光映日,反射到脸上,顾独行的脸,也如同剑身一般,发出狂热的光彩。

        狂热而冷静!剑身如冰,脸色如冰;唯独眼神之中,却发出血色狂热。

        他的感情,只对他的剑。而不是对手!

        “再问一遍,你跟不跟我走?”顾独行眼光凝注在剑身;低垂着头,轻轻的问道。

        发丝轻扬中,这轻轻的一句话,却充满了决绝的意味。

        “我不跟你走,你居然就要杀我?”对面,一个青衣青年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独行:“孤独,这可实在不像你!而让我诧异的是,你居然拉着我去做别人的手下!而不是你自己的势力!这还是你么?你我在中三天数年的友情,你居然就这么置之不理?”

        “正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给你这个机会!”顾独行冷冷道:“纪墨,你我为友,却从未交心,而我现在就是给你一个做真正朋友,做兄弟的机会!你若拒绝,就是与我为敌!”

        “拒绝就为敌……”青衣青年好笑的笑了起来:“孤独,你我两人齐名在沧澜战区,从那之后,有什么好事忘得了你?而你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只认识几天的人,与我翻脸?甚至理由居然还是拉我过去给人做手下我不愿意……”

        他摇了摇头:“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是不是发疯了?”

        “纪墨,少说废话;你我两人一向齐名,也打过几次,我胜不了你,但你也胜不了我。”顾独行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做一些事!你们纪家,也同样没有你的位置!有你大哥在,你出不了头;而现在,就是一个出头的机会!”

        “在下三天……接受别人的统治,做别人的手下……在中三天出头?”纪墨好笑的看着顾独行:“孤独,你做梦呢?”

        “做梦不做梦,打过就知道!”顾独行冷冷道:“我只遇到他几天,但现在,我已经凌驾在你之上!”

        “你若能让我心服口服,那我就跟你走!”纪墨哼了一声:“但老子不会做手下,帮忙可以!无论胜败,这是必须要说明白的。”

        “你已经弱了!”顾独行的气息猛然拔高,眼睛刀锋一般的看着纪墨:“你已经在考虑战败!而以前,你是不会考虑的。现在你考虑了,这说明你心中没有胜我的把握!没有胜心,就是败!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不如干脆的跟我走吧。”

        “放你妈的屁!”纪墨愤怒的叫起来:“你以为你还真吃定了我?”

        顾独行手指一弹剑锋,嗡的一声,黑龙浑身发出黑色的雾气,雾气氤氲之中,闪亮的剑身在其中闪动,如神龙夭矫,活灵活现。

        然后他再也没有说话,剑锋前置,手随剑走,臂随手行;肘随臂往,身随肘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黑色的旋风,已经冲了出去。

        面前的纪墨瞳孔猛地一缩!顾独行这所有的动作汇成了一个:出剑!但,最奇怪的是,他这所有的动作竟然充满了层次感。

        让人很明白的看到剑动、手动、臂动、肩动、身动、脚动!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独立的,但却分明只是一剑!

        剑未至,身势已经铺天盖地!身未至,剑气已经触体生寒!

        纪墨大惊,锵的一声长剑出鞘,咬牙切齿的迎上来,怒道:“你进步了又怎么样?操……”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顾独行已经临身!

        一股森寒的剑气,将他的全身笼罩在内!

        狂猛的攻势,逼得纪墨竟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如大海怒涛之中的小舟,随时充满了舟覆人亡的危险!

        纪墨竭尽全力的抵挡,见招拆招,一时间,不要说是说话;就连怒吼一声的时间也没。

        纪墨与顾独行在中三天齐名,分属两大家族的后起之秀,又是都没有继承权的那一种,两人谁也不服谁却又惺惺相惜;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每一次,都是不分轩轾。

        但现在顾独行只是一出手,纪墨就感觉到束手束脚!而这种感觉,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你答应不答应?”顾独行一瞬间刺出百十剑,咬着牙问。这种将自己原本旗鼓相当的老对手彻底压制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连一直僵尸脸冷冰冰的顾独行也有些沉浸上瘾了……“……”纪墨咬着牙,疯狂挥剑。

        “答不答应?”顾独行运剑越来越快:“答不答应……”

        “……”纪墨浑身大汗淋漓,逐渐觉得对方的攻势自己已经支撑不下来。他想开口,却被剑势压制,根本没有机会。心中不住的在怒骂:你就算让我答应,也要让我开口吧?一点时间也没有,我一出口,气一泄,恐怕你的剑就能在我身上扎上数十个透明窟窿……怎么答应?

        其实纪墨现在已经想答应了。

        不管如何,在下来之前,顾独行与自己不分上下这是鉄一般的事实;而现在只是几天不见,顾独行显然已经提升了一个层次。

        就冲着这种提升的速度,若真的是那人让顾独行这么提升的,答应了也并无不可!谁不想尽早的登上巅峰?享受那种环顾左右没有对手的美妙?

        只是做几年手下,就能获得这种巅峰之路的机会,傻子才不会答应……就算是拜师,也要为师父做事的啊……纪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日,顾独行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突然找到他;他还未从久别重逢的惊喜之中回过神,顾独行已经快刀斩乱麻的说明了来意。

        “我加入了一个组织,需要人手。我想让你去。”

        这第一句话就让纪墨大脑短路。

        “你去不?”

        “你要是不去,我就打到你去。”

        顾独行根本不是一个好的说客,三句话就闹翻了。身为被逼问一方的纪墨还来不及发怒,顾独行就先发飙了。

        然后就是以拳头说话。不,是以剑说话。这样做说客,顾独行绝对是古往今来头一份。

        顾独行心中甚至很生气:我让你去,是为你好!你他妈竟然不识抬举?!一般人,还够不上我来邀请的资格呢!

        纪墨感觉自己冤枉极了。我还什么都没说;甚至不知道你加入的是什么组织,什么名字,龙头是谁?哪位前辈?什么都不说清楚,居然就开始以力压人!

        纪墨也是心高气傲之辈,那里就这么服气?面对顾独行的盛气凌人,纪墨怒火万丈。就算是你来邀请我上天,那老子也要先把你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再说!

        而且,顾独行强烈的露出一种“我要请你去是看得起你”这种意味,更让纪墨不服又不忿到了极点。

        但现在一动手,纪墨立即后悔了。我靠,两人直接不在一个层面上了……怎么打?顾独行现在的气势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而且功力也要比纪墨高一线;剑术居然也突然间突飞猛进,又高出一线!

        最让纪墨无语的是:居然连自己一向引以为傲,历来是压制顾独行最大的本钱的身法步法,居然也失去了原本的效果。

        顾独行现在的身法,居然也全面压制了自己!

        这让纪墨觉得天旋地转!我靠啊,顾独行到底是得到了什么逆天的奇遇?居然在短短的一个月之中,直接脱胎换骨了……我原本与他齐名,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现在,自己在他面前,直接就是一块挨揍的料;说是沙包都嫌侮辱了沙包了……啪啪啪……顾独行打得兴起,一声长啸,剑势全面展开,纪墨一个措不及防,身上顿时被剑脊连续拍了三四十下,直痛的惨叫连连。

        “慢!”趁着挨揍的空当,纪墨一个跟头翻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就叫了出来。不叫不行,因为顾独行已经如影随形的又跟了上来,眼看着又是一顿虐待……好汉不吃眼前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