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送上门来被敲竹杠

第一百五十二章 送上门来被敲竹杠

        乌倩倩撅着嘴抱着箱子走了出去,房中只剩下两人,楚御座殷勤让座,亲自拿起茶壶斟满了热茶端过去,亲热的道:“前辈今日真的很有闲暇哇,居然想到到晚辈这里来串串门子。呵呵,晚辈受宠若惊啊;额,这个;风起于秋凉,云遮于头顶;眼看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楚御座尴尬之下,居然诗兴大发,即兴赋诗一首,做足了文人雅士的派头,见刀王瞪大了眼睛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不由干咳两声,道:“我的这首诗的意思是说,前辈若有空,不防在这里喝一杯?”

        “我听得懂!”刀王几乎崩溃,没好气的道。丫把老子当文盲了?

        这货的无耻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耻,刚才还在感叹天热要扇风,现在居然就天欲雪了……再说了,这作得……也叫诗?什么狗屁不通的玩意儿啊……自从进入这里,先是错愕了一下,然后鄙视了一次,现在又几乎崩溃了一次……刀王端起茶杯食不甘味的喝了一大口,一时间居然被这货搞得暂时忘记了自己前来的目的……“前辈你看,这茶是好茶叶啊;乃是采自乌山之巅,**之后,氤氲之中,二八少女香舌噙下,酥胸焙干,从头到尾,不染俗尘。名为‘乌山**少女茶’。”楚御座摇头晃脑,兴致勃勃的道:“最妙的是,这茶还不是我自己的……”

        “不是你自己的?”刀王刚刚想起此来目的,又被他弄晕了。

        “是滴呀。”楚阎王得意的凑过来小声道:“乃是上次我去太子殿下书房,闻到茶香,走的时候见书架上居然有一盒茶叶,嘿嘿……”楚御座两眼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伸出手做了一个偷偷摸摸的动作,眉毛在面具里飞,眼色在面具里舞:“就顺手牵了这头羊……”

        “额,啊,呃……”黑魔王座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位楚阎王,头上清晰地升起来三道黑线。

        “所以嘛,这茶来之不易,也就是前辈你来了,换做一般人来,我才不会拿出来。”楚御座亲切地道:“尝尝,是不是有一股山川的清奇、大地的灵秀、云雾的飘渺、天地的芬芳……当然,桀桀桀……还有一股少女的清纯自然风味?还带着一点点的那个……桀桀桀……奶香?”

        “啊……多承盛情。”王座大人看着狰狞的面具,听着这能够让人毛骨悚然的淫笑,突然间觉得自己结结巴巴,屁股上也是如坐针毡。

        就算是面对家主,老夫也没有这么紧张过。眼前这货分明就像是一个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淫贼!

        刀王突然发现,跟这位楚御座谈话,简直就是一种莫大折磨!他不禁有些怀疑,今天是不是来错了?

        “前辈请,请,请喝茶。”楚御座殷勤相让。刀王无语饮下。

        “前辈请,请,再来一杯。”楚御座再让;刀王又喝一杯。

        “请请请……事不过三,务必再喝一杯!”刀王瞪眼饮下。

        “四四大顺……”刀王黑线,再喝一杯。

        “五五二十五,请……”刀王青筋暴跳。

        “六六大顺……”

        “刚才喝过大顺了!”刀王终于忍不住了:“楚御座,今日前来,乃是有一事相求!”

        “不消说,前辈不管说什么,我一定鼎力协助就是!”楚阳哈哈大笑,笑声爽朗亲切:“咱俩谁跟谁呀。”

        刀王有一种站起来拔腿就走的冲动。别说得这么亲热好不好?我跟你啥关系?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刀王眼观鼻鼻观心,下大力气平复了一下心境,徐徐的、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前日,城中发生王座之战,这种大事,自然瞒不过楚御座吧?”

        说到正事,楚阳也正经起来,道:“这等大事,本座自然听说了。前辈的同伴,貌似是受伤不轻。本座还曾经专程派人送去药物,以尽绵薄之力。”

        “多谢楚御座。”刀王道:“家兄性命已经不碍;不过,对手却依旧逍遥法外。在这铁云城之中,以我们的力量想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若是楚御座出手,则就大大不同!”

        楚阳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半晌没有说话。

        刀王一来,楚阳就知道他的来意;但对于凭空帮忙却是觉得太亏了。再说了,黑魔刀剑双王这两个人乃是导致轻舞一生不幸的罪魁祸首,自己现在居然还要帮助他们,楚阳心中岂能甘心?

        但为了心中大计和目前形势,却还非得这么做不可。楚御座心中郁闷,自然不能让刀王好受了,所以刀王进门到现在,楚阳一直东拉西扯,却又保持分寸……当然,东拉西扯的最大目的来自于楚阳的担心:这么多儿童读物,刀王会不会想到小女孩?想到了小女孩会不会想到莫轻舞?想到莫轻舞岂不就把自己暴露了?

        所以楚御座上来就是一顿云山雾罩;就算是有怀疑,我也把你说晕了再说。

        但眼下看来,这位刀王的脑筋,明显比第五轻柔和铁补天要差得远了:他居然只是有点不耐烦,而没有半点怀疑小女孩的事!

        楚御座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有些郁闷:就这么一夯货,你说我担心个啥劲?空费了老子半天的唾沫……如今谈到正事,楚阳自然要好好的想一想,应该如何操作,才能得到最大好处。

        刀王心中也是郁闷,如非必要;他岂能愿意来求一个世俗国家的情报头子?这也太掉价了!

        主要是剑王受伤之后,楚阳就派人送去了一大批的疗养物品,当时刀王因为出门在外,这些物品实在匮乏,就收下了;当搜了一天半没有敌人的半点消息之后,刀王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补天阁。

        若是楚阳没有派人送去疗养品,刀王还想不到这一茬,但现在却是无法想不到了;于是便找上门来寻求协助!

        无论如何,那个伤害自己兄弟的人,必须找出来杀掉报仇!以泄心头之恨!但他却不知道,楚御座之所以第一时间安排送药,目的就是等着他上门来,好好地敲一顿竹杠!现在他既然来了,楚御座心想事成,哪里还会跟他客气?

        “这件事……若是做的话,倒也不难……”楚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眉头皱的就如同一个铁疙瘩。

        爽啊,敌人来求着自己去杀另一个自己得之而后快地仇人而且还得低声下气,一副等着被敲竹杠的样子……“哦?楚御座有话尽管说。”

        “前辈贵姓大名?晚辈还不知道如何称呼,着实失礼。”楚阳微笑。

        “我,我们乃是黑魔家族,老夫乃是其中柔云刀王;楚御座可以称我为柔云,也可以称前辈;若是姓氏……”刀王眼中有些萧索:“老夫已经多少年没有提过了。”

        楚阳了然的点点头。黑魔家族,乃是中三天家族,这个楚阳早就知道。楚阳还知道的是,黑魔家族并非是一个家族,而是一个类似于帮派的组织。所有加入的人,就没有了自己的姓名,唯有封号。

        统一冠于黑魔的封号;唯有最强的一人,才可称家主,也就是,黑魔!

        “前辈这么说,晚辈自然恭敬不如从命。”楚阳皱着眉头,道:“在晚辈自身而言,自然愿意帮前辈这个忙;不仅如此,就在双王大战发生之后,晚辈就曾经派人打探消息。”

        “不过有一点却是顾忌颇深;前辈的家族实力雄厚,自然不会考虑,但我们身为世俗官员,在强者们眼中看来,纵然是王侯将相,却也如同蝼蚁一般。若是……那么随之而来的报复,却是我们根本无力承受!”楚阳用一种很坦诚的口气说道:“前辈今日前来,等于给了下官一个大机遇,这一点,我如何不知?但,却也是一个大冒险……”

        “机遇?……冒险……”刀王捋着胡子,眼光闪烁。

        他今日前来之前,只是想要寻求帮助,哪里会想给予对方什么机遇?但此刻听他一说,却也明白,这对于铁云来说,为了帮助自己,而对上莫氏家族,却也算是一个极大的冒险,看样子貌似自己不付出点儿代价还不行?……“哎……”刀王正在思忖中,对面的楚阳又是一声长叹:“剑王前辈对我楚某,也算是青眼有加;那日,剑王前辈临走时问我的一句话,至此尚在心中回响,如此仁厚长者,突遭卑鄙小人暗算,实在是让楚某痛心疾首!”

        刀王咳嗽两声,老脸有些红。

        剑王那样的杀人不眨眼抽筋不皱眉的杀胚,居然在这位楚御座眼中乃是一个‘仁厚长者’……这……这话真是从何说起……“能与前辈家族作对的人,自然也有雄厚的靠山……”楚阳长吁短叹,言辞闪烁,看着刀王的眼神,也是有些炙热。这种眼神强烈的暗示了刀王:不是不能做,但做……要有好处才能做。就看你们能不能打动我了……“这样说吧,你如何才能答应抓出那个人来?”刀王咕唧一口将满杯茶水喝进肚子里,连那被楚阎王赞不绝口的“乌山**少女茶”也喝进了口中,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实在没品出什么‘少女香舌酥胸’的味道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