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睿智刀王!

第一百五十八章 睿智刀王!

        “不是莫氏家族?”刀王沉吟着,皱紧了眉头,喃喃地道:“那会是谁?”咱们黑魔可没得罪其他的人啊……另外的几个目标还未来得及去收拾呢……“就是啊,若不是中三天的家族,哪里钻出来这么一位厉害的王座高手?”楚阳也在喃喃自语,长吁短叹,两眼神色,全是深沉的思考,至极的纠结。

        “对啊,若不是来自中三天,哪里会有王级高手出现?”刀王不自觉地顺着楚阳的思路开始思考,想了很久,突然一拍大腿:“会不会是……”

        “是谁?”楚阳‘精神大振’,急急忙忙的问道。

        “会不会是金马骑士堂?”刀王眼中闪出睿智的光芒。

        “不……会……吧……”楚阳迟疑地道:“王座,我很想说是金马骑士堂,因为那样反而能挑起你们之间的纷争,对我们铁云大大有利。不过……貌似金马骑士堂跟你们并没有什么冲突……这种猜测太过于牵强了些……”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在这个下三天,难道王级高手也很泛滥不成?”刀王对楚阳的坦白心中感到很舒服,却是反驳道:“就算是中三天,才多少王级高手?”

        “但若是金马骑士堂……原因何在?”楚阳眉头紧皱,一个劲的开解道:“金马骑士堂对付铁云还来不及,有哪里会在这个时候再竖下你们这样的强敌?”

        “对付铁云……”刀王深思着。

        “你们对付莫氏家族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吧?”楚阳试探着、迟疑地道。

        “你想到了什么?”刀王问道:“对付莫氏家族之前,或者是秘密,但现在肯定不会是秘密了。”

        “嗯,那也就是说,以第五轻柔情报网的强大,应该早就知道你们对付莫氏家族的事情了……”楚阳沉思着:“或者……会是这样……嗯,我再想想……”

        “你想说什么?痛快些说!”刀王也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脉络,却是一团迷雾的理不出来,听见楚阳还在迟疑,不由急躁起来,道:“金马骑士堂是你们的敌人,你一个劲的为他们辩解什么?”

        “我在想……若是金马骑士堂的话……恐怕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楚阳两边眉头几乎连成了一条线:“你看,你们现在是在铁云城是吧?”

        “你们除了在铁云城常住之外,在别的地方并没有常住是吧?”

        “我若是第五轻柔,我就会想,黑魔的人为何在铁云城常住呢?为何不在大赵常住呢?”楚阳似乎抓住了重点,越说越是流畅。

        刀王聚精会神的听着,连连点头。

        “然后我就会想……会不会黑魔的人与铁云达成了什么协议……以一个国家的力量来雇佣一个世家的话,还是能够做的到的……”楚阳手指头轻轻敲了敲桌子。

        “不错。”黑魔刀王神情也凝重了起来,身子也坐直了。

        “如果黑魔真的帮忙铁云的话,那可是一个大麻烦呀。”楚阳道:“而以第五轻柔的性格,一向喜欢将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

        “而这时,又出现了一个天赐良机!”楚阳全盘想通了一般,猛的一拍手。

        “什么天赐良机?”刀王阁下的呼吸也不由得沉重了起来:终于要到了事情的重点了,真相,即将揭开了啊!这么想着,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与莫氏家族的恩怨?”

        “不错不错,前辈继续说……”楚阳凝重的伸出大拇指。

        “既然第五轻柔这么想,那么,定然会不暴露身份前来袭击,不管成功与否,我们怀恨在心的和怀疑的最大对象,只能是莫氏家族!”刀王的眼睛里,此刻充满了一种叫做‘智慧’的东西!

        “不错!”楚阳用一种看神仙的崇拜目光看着刀王:“前辈……前辈您……前辈您实在应该混官场……以前辈的神机妙算、这等事无巨细算无遗策,在重重迷雾之中抽茧剥丝拨开云雾见青天……这这……”

        刀王捋着胡子,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主要是一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是,是!前辈说的太对了。”楚阳一个劲的拍马屁,突然懊恼的拍了自己一下:“惭愧啊……其实下官才是旁观者,而前辈您才是当局者啊……我我……我真是惭愧死了……”

        “呵呵……”刀王很是慈祥的笑了笑,智珠在握的道:“不过,这样的算计也着实了得!一个下三天的宰相,居然知道、居然胆敢利用我们和莫氏家族的矛盾,哼哼……厉害呀厉害呀……”

        “呃?”楚阎王的眼中满是迷惘,小心翼翼的道:“前辈,你是说……”

        “你看……”刀王不厌其烦地解释,一辈子之中,从来没有现在这么有耐心的道:“第五轻柔攻击了我们,而我们只能怀疑莫氏家族。反正我们与莫氏家族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对不对?”

        “对!”楚阎王眼神纯真。

        “所以不管如何,只要找不到凶手,就与莫氏家族干就是了!”刀王道:“而如此一来,第五轻柔和他的人,也就永远能够隐藏。而且,一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若真的是铁云的臂助的话,也会先将对付莫氏家族列为重中之重。”

        刀王睿智的道:“第五轻柔也真的了解我们,知道我们纵然是帮助你们,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而一旦出了事情,还是会以自己的事情为主……这个人的心机,果然不愧为第一智者。竟然连这一点也算到了……”

        “嗯,前辈,我有个疑问。”楚阳就像一个虚心好学的小学生。

        “讲!”刀王心情极好的微笑道。

        “这件事虽然天衣无缝,但也是冒险啊,若是哪个高手被抓,或者当场身死,或者暴露,被我们抓到,认了出来,岂不就是真相大白?那样的话,第五轻柔反而会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啊!”楚阳很疑问道:“以下官对第五轻柔的性格的理解,他要的是稳妥,他应该不会做这种冒险的事情才对啊。”

        “对啊,这倒真的是一个问题。”刀王皱起了眉头。

        笨蛋,这样的理由居然想不出来?楚阳心中暗骂,却是仰起头来喃喃自语:“难道第五轻柔有脱罪的法子?但,该是什么法子呢?他应该知道,就算是没有暴露,过几天他的人就要来了,三方对面之下,这事情也暴露了呀……真是奇怪。”

        “你笨蛋啊!这样浅显的事情居然也想不到?”言者有心,听者也有意,刀王顿时被楚阳的自言自语所提醒:“这事情,何其简单啊!”

        “呃……愿闻其详。”楚阳迷惘的看着刀王。

        刀王充满了成就感的道:“这个就看来的那些人了,若是这混账暴露了,老夫估计不错的话,他们来的那些人定然会来找我们,来解释清楚这个‘误会’,并给予一些赔偿……哼哼……”说到误会这两个字,刀王冰冷的哼了两声,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楚阳瞠目结舌的看着刀王,强行唱反调道:“未必!如此的深仇大恨,怎么能说是误会?除非第五轻柔的手中能够有那种夺天地之造化能够起死回生的奇药!可那种奇药就算是在上三天也是难找难寻,第五轻柔……未必有吧?”

        “若是第五轻柔的手中有那种药,老夫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刀王用一种‘小子,你还太嫩’的目光看着楚阳:“堂堂大赵宰相,就没有点救命的药?笑话!”

        “嘶……若真是如此,第五轻柔的心机也实在是太……厉害了”楚阳倒抽了一口凉气,自愧不如的连连摇头叹气:“我不如也,我不如也……”

        “不过……前辈,就算他来解释……也未必能够领他的情啊。再说了,现在那人并没有暴露,他来解释什么误会?”楚阳刚抽了一口冷气,就又提出了疑问。

        “你是个笨蛋哇……”刀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道:“你就不想想,正因为没有暴露,第五轻柔若是派人来解释清楚误会,并送上能够让剑王痊愈的药;这是多大的诚意啊!有了这桩事情在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再给第五轻柔作对?心里就不惭愧吗?”

        楚阳恍然大悟,咬牙切齿的道:“原来如此!第五轻柔,你好毒的心肠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盟友,你居然如此计算!”

        说着说着,楚阎王越说越气,大吼一声,站了起来,怒气填膺,怒发冲冠,悲愤的不行了的道:“第五轻柔!我楚阎王与你势不两立!有你没我!”

        声音如同怒浪翻滚,远远地传了出去,很多人都听见了这悲愤的如同是锥心泣血的长啸!能发出这样的叫声的人,不是杀父之仇就是夺妻之恨!这是多么深的怨念啊,简直是惊天地而泣鬼神……“前辈……”随即楚阎王就惶恐的对刀王道:“您可千万不要受了那斯的骗啊……”

        “废话,事情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怎么还会受骗?你小子真当老夫是一介武夫啊?!”刀王有些郁闷的道。

        “对对对,前辈如此睿智,呵呵呵……晚辈心中如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如释重负!”楚阳的确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我靠啊,将这么一个脑袋像是石头一样僵硬的老头儿引导到这种地步,我得浪费多少的智力啊,可算是累死我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