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要的是兄弟!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要的是兄弟!

        “未婚妻就是……”楚阳说了一半,突然语塞。未婚妻是什么?未婚妻……还能是什么?这个问题若是要解答,还真的不好回答。

        “独行,未婚妻是什么?”楚阳转头问道。

        “这个……”顾独行罕见的挠了挠头,一脸困窘的道:“还真不好说,董无伤,未婚妻是什么?”

        董无伤一怔,反问道:“你说未婚妻是什么?”

        “未婚妻到底是什么嘛楚阳哥哥?”莫轻舞着急的问道。

        “未婚妻就是……”眼看着这几个家伙指不得,楚阳只好自己开动脑筋:“未婚妻就是未来的老婆……嗯,就是这样子。”

        “未来的老婆?”莫轻舞眨着眼睛,迷惑不解。

        “这个……就如同……”楚阳额头上居然冒出了汗,两手在空中胡乱抓了抓,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就如同你父亲和你母亲,嗯,你母亲呢,原来年轻的时候就是你父亲的未婚妻,懂了吗?”

        “原来是这样子啊……”莫轻舞恍然大悟:“那未婚妻是不是就是一直在一起的?”

        “对对,将来就是一直在一起的。”楚阳抹汗:“而且,要照顾未婚妻,不能让她生气,也不能让她伤心……嗯,总之,未婚妻……这个……是你要对她最好的人,也是对你最好的人。”

        “那……这么好?……楚阳哥哥,我做你的未婚妻好不好?”莫轻舞害羞地问。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地,充满了遐想。

        “噗……”一直带着怪异的笑容在一边偷听的顾独行呛了一口风,连声咳嗽,芮不通和董无伤也是哈哈大笑。

        “对!好好好!”楚阳很是快乐满足的道:“那从今天开始,小舞就是我的未婚妻了哇哈哈……”

        “哇哇,咯咯咯,我也是未婚妻了哇……”莫轻舞也是得意的大笑起来:“不能让我生气,不能让我伤心,有啥好吃的要给我吃,有啥好玩的我要玩,有啥好故事我要先听……”

        楚阳一头冷汗。原来这小萝莉相中的是这个……董无伤笑了一会,突然道:“小妹妹,我看看你的刀好不好?”董无伤本就是墨刀世家的人,对刀当然格外敏感。

        顾独行等人,包括纪墨和罗克敌在见识过这柄刀之后,不是强行忍住没有问,就是避嫌的跑了出去。

        罗克敌的剑只不过是普通的剑,但他与莫氏家族敌对,只要找个理由装作没有见到莫轻舞的这把刀……而纪墨自然也知道他的心思,故意将他引走。

        若是不然,如此绝世宝刀在前,两人身为武学世家的二公子,岂能忍得住自己的好奇心?

        现在在他们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将楚阳当老大的心思。“这把刀是楚阳哥哥送给我的。”莫轻舞这句话,彻底的打消了罗克敌可能会有的任何一点念头。

        老大送出去的刀,我出卖这把刀,岂不就等于出卖老大?这可是江湖大忌!

        但董无伤受家族影响,爱刀成痴,如此一柄绝世宝刀放在他的面前,竟然不能把到手中把玩一下,简直就是莫大的折磨啊。

        他忍了好几忍,终于忍不住,央求了起来。

        莫轻舞歪过头看着楚阳:“楚阳哥哥,给他看不啊?”

        “让他看看吧。”楚阳心中一笑,董无伤只要看过了这柄刀,他这辈子就再也走不了了!这位可是和顾独行齐名的十二位风云人物之一啊!

        莫轻舞将刀递给董无伤;董无伤竟然紧张的满脸通红,先是将自己的手在自己衣襟上使劲擦了两下,看看还是有尘土,一溜烟的跑到水边,将手洗干净了才又迫不及待的跑回来……他这一耽搁,莫轻舞小脾气几乎发作,险些将刀又收起来不让他看了……将星梦轻舞刀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董无伤神情痴迷,如同看着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情人一般,轻柔的摸着这柄刀,轻轻挥动两下,然后就痴痴的看着挥动的刀光,如同看着自己的梦……良久,董无伤才轻轻叹息一声,倒转刀锋,轻轻在自己使刀的手臂上割了一刀,鲜血顿时汨汨流出;莫轻舞一声惊呼。

        董无伤如同朝圣一般,脸色凝重的将自己的鲜血滴在刀身上一滴,然后刀身一竖,鲜血毫不停留的顺刀滑下,快到刀柄的时候,朦胧的红光一闪,刀身突然倒转,那一滴鲜血迅速的又顺着向着刀尖滑去。

        最终,鲜血从刀尖上啪的滴落在地上。刀身清亮,没有半点滞留。

        董无法扬首向天,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绝世宝刀,任何礼数,都是配得的!”

        这种执刀的手的鲜血浇灌宝刀的仪式,乃是一位刀客对一柄刀的最高敬意!也是刀道修行之中,最古老最庄重的仪式!

        “无伤,喜欢么?”楚阳微笑着问道。

        “爱之如命!”董无伤怅然叹息,恋恋不舍得将刀递到了莫轻舞手中,见莫轻舞毫不爱惜的就往破破烂烂的刀鞘中一插,顿时脸上肌肉又是一阵抽搐。

        “若是你能留下来,我为你找一把不次于这柄刀的刀!”楚阳淡淡地道。

        “真的?”董无法猛的站了起来,眼神热烈的看着楚阳:“此话当真?”

        “我楚阳,向来是一言九鼎!”楚阳肃容道。

        “老大!”董无法激动地脸都通红了,一个翻身,直挺挺的就拜倒下去:“老大……求您了,一定要给我弄一把……看过了这把刀,我……我晚上睡不着觉了……”

        楚阳顿时吓了一跳!没想到董无伤的反应竟然这么激烈!

        “你不是刀客,你不明白,刀客对刀的感情!”董无伤骄傲的抬起头:“刀,是兵中之王!亘古以来,出现的第一把金属兵器,就是刀!刀,也是兵中之祖!”

        “刀的位置,至高无上!兵器谱排名,刀,永远在第一位!”董无伤的眼睛里发出辉煌的狂热:“身为刀客,也是武学之中最高贵的一群!自古以来,刀道修行,从来无人能到巅峰!刀,是永无止境的!你永远不明白,一把好刀对于刀客的吸引,对于一个刀客来说,刀,就是他的全世界!是他的父母,是他的妻子,是他的情人,也是他的子女,更是他的血脉,他的灵魂!”

        “而我董无伤,自幼立誓,要做刀道修行巅峰第一人!”董无伤狂热的道:“而寻找一把宝刀,一把能够与我的生命灵魂契合的刀,难如登天!”

        董无伤道:“只要老大能给我那么一把刀,我这一辈子都为你卖命!”

        “没有这么严重。谈不上卖命;”楚阳认真地道:“我缺少的是兄弟,不是手下;我缺少的是那种肯与我一起登上巅峰、挥舞风云、威凌天下的兄弟!我希望的是,在我的一生路上,始终能有几个好兄弟,不离不弃;肝胆相照,生死与共!”

        楚阳深深地,憧憬的道:“我希望我能为我的兄弟不惜一切,那种九死无悔的感情!才是男人的感情!”

        “我也希望我在巅峰时,我的兄弟也在!我不会寂寞!而我更希望,我的兄弟在巅峰时,我不会让他寂寞!”

        “我更希望,在我落魄时,在我无助时,在我彷徨的时候;身边能有兄弟!”

        楚阳说得很动情,一丝执着的渴望,从他眼中发出来,情,前世的楚阳最缺少的东西!也是今生、他最渴望拥有的东西!

        “我希望与你们打拼出一世荣华,打拼出千古传说!而我更希望的是;若是千百年后,我们能够成为传说,那么我希望,我的传说之中,有你们;而你们的传说之中,有我!终生都不会辜负,兄弟这两个字!”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连一边的顾独行和芮不通也听得呆了,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闪闪的发出了光!

        若干年后,若我成为传说;那我希望我的传说中有你!

        若干年后,若你成为传说,那我希望你的传说中有我!

        终生不会辜负,兄弟这两个字!

        终生不要辜负,兄弟这两个字!

        楚阳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眼神悠远的看向昏暗的天际,深深的、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兄弟,是打拼出来的!一起共患难,一起打拼,一起上路,一路前行!那么,才会坚如钢铁,情比金石!”

        “我始终不明白你成立天兵阁的真正意义,现在,或者我有些理解了。”顾独行慢慢的道。

        “呵呵,人分三六九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楚阳静静的道:“常听人说,当我荣华富贵时,纵然你还是乞丐,你也还是我兄弟。”

        楚阳摇头笑了笑,道:“但这只是一种比喻;要知道,当你荣华富贵的时候你的兄弟还贫困潦倒,那么,你不是他的兄弟。或者说你心里还将他当兄弟,但实际的是,你已经不配做这个贫困的人的兄弟!而不是他不配你!”

        “当你打拼的时候,兄弟也在打拼;当你成功的时候,他依然窘困,那么,可不可以拉他一把呢?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你并没有伸手;那么,你只是当他是兄弟,又有何用?那样的兄弟,反而成了你功成名就之后炫耀博取名声的工具,又怎么算是兄弟?”

        楚阳静静的道:“共患难是兄弟,同富贵,也是兄弟!共患难同富贵全部都做到,才是真兄弟!”

        “我是这么认为的。”楚阳说道:“现在的我,还不配做你们的兄弟,而你们,也不配做我的兄弟。所以,在今后的打拼中,我希望能打拼出来,这一份兄弟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