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为君一醉!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为君一醉!

        也正是这一夜,大赵相府内,第五轻柔摒退了所有下人,孤身一人,一袭白麻布长袍,负手站立在凉亭中,双目出神地看着天空夜色,久久不语。

        秋寒深重,秋风轻轻吟啸,似是离愁,难舍难分。

        第五轻柔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

        良久,寂静的深夜里,传出一声悠长的叹息,第五轻柔默默地道:“兄弟,你去了么?”

        长风呜咽,无言。

        第五轻柔慢慢转身,在他身后,有一个小巧的桌子,边角已经变得磨损,普通的木料打造,显然已经有数十年的样子。桌上,六个小菜,一壶酒。四个酒杯,分设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第五轻柔缓缓在首位落座,提起酒壶,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端了起来,凝神相望,良久却又放下。

        “我一直不相信,你去了。”第五轻柔喃喃地道:“你的身份,你掌握的资源,不管对敌对我,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只要是胸怀天下霸业的枭雄,就绝不会轻易的杀你。”

        “所以我一直一厢情愿的认为,你被囚禁了。”第五轻柔摇头苦笑,举杯不再犹豫,一饮而尽,就在举杯的瞬间,一滴水珠从他眼角滴下,落进酒杯。

        第五轻柔就将这杯混合着自己的泪水哀思的酒,闭着眼睛灌进了自己腹中;白皙的脸上,被激烈的酒劲激起了一丝潮红,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却微微低下头,轻声道:“但我却没有想到,在我面前与我争霸天下的,居然会是一个英雄!”

        说到‘英雄’这两个字,第五轻柔的声音很沉重,也充满了嘲讽之意。

        “天下霸业谁做主?九重天里我为雄!屠尽苍生九万万,血海为将骨做兵!”第五轻柔低低的吟哦,喃喃道:“二弟,这是当初我写的诗;记得当初的你,还曾经和过一首。”

        “伏尸百万将未成,披甲黄沙叹书生;一眼苍穹归一统,今生壮志与君同!”第五轻柔轻叹:“当时你说,天下霸业,唯枭雄可得;一代枭雄策英雄;英雄帐下百万兵;百战天阙成白骨,卷天掠地入王胸!”

        “你的意思是,英雄可为帅,可为将,却不可为王!王者,必是枭雄;枭雄策使英雄,上用谋,下有计;才能百战天阙,让整个天地,化作王者心中的江山画图!当初说这句话的你,可曾想过自己会死在一位‘英雄’手中?”

        第五轻柔呵呵一笑,笑容却是在颤抖着,笑声也在颤栗,举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随即快速的又为自己倒满了酒,颤声道:“二弟,当初你曾说过,当你大功告成之日,要与为兄倾情一醉!因为一生之中,你还未见我真正的喝醉过一次!今日,为兄就如你所愿!”

        他举起酒杯,对着当空繁星,遥遥一敬,转回手来,一饮而尽。

        “你总是说我活得太累,活得太虚伪;不能纵情纵意,快活一生……今日,我就放下一切,陪你一醉!”

        风声呢喃,如泣如诉,四周的花木,轻轻摇曳,落叶萧萧;似乎当年的小兄弟,正在与自己谈天论地,指点江山。

        依然轻歌曼舞,依然年少轻狂。

        第五轻柔摇头轻笑,却摇落了点点泪水。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位盖世枭雄,面对着万籁俱寂,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真正的感情。

        “相爷……”身后,传来轻轻的声音。

        “不楚,来,陪我兄弟二人喝顿酒。”第五轻柔并没有回头;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谁在;除了韩布楚,任何人在这种时候进入这里,都只有死路一条。

        韩布楚缓缓走了过来,怀中抱着一坛酒,微笑道:“相爷,今夜特来陪君一醉。”

        “好!好!”第五轻柔呵呵轻笑:“坐!”

        “不楚,多少年前,我们四人喝酒,就是用的这张桌子。”第五轻柔伸手一指,道:“你当时心思细腻,还在控制着自己的酒量,每喝一杯,就在桌上用指甲划一道计数,呵呵,你看,在这里,还有你的划痕。”

        “相爷!……”韩布楚心头一阵激动,低头看着自己当日划下的痕迹,不由得心中热流涌动:“相爷还留着……这张桌子……”

        “红尘若梦,纵然梦醒,也要留下痕迹。”第五轻柔轻声道:“你还记得么,当时你的左手边,就是一号。你的对面,就是云鹤。”

        “不错。”

        “当时你喝了八杯,却划了九道。”第五轻柔嘿嘿一笑,似乎又回到了当日:“为此,一号还说你偷奸耍滑了。”

        “呵呵……”韩布楚也笑了起来,目光凝注在虚空里,充满了缅怀的道:“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

        两人沉默着,对饮了几杯,韩布楚显然心中有事,但却不敢在这时候说,只好陪着第五轻柔,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

        “说吧。”第五轻柔稍稍低下头,看着韩布楚。

        “是。”

        “相爷,这一次……孔王座的行动,是否打乱了相爷的计划?”韩布楚极为小心地问道。

        “此事,孔伤心固然莽撞,不过,也是我的失策,我本不该让孔伤心去的。”第五轻柔深深叹息:“我考虑了脾气,权衡了性格,思考了利益,平衡了位置,才派出孔伤心,但却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人性!”

        “人性?”

        “不错,人性!”第五轻柔叹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孔伤心当年在中三天被追杀,没有丝毫立足之地,伤痕累累九死一生来到下三天,被阴无法兄弟所救,对他来说,乃是再造之恩!他虽然平素稳重,但心中却也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这样的江湖热血。”

        “见到阴无法的惨状,岂能无动于衷?”

        “人性,本是很奇妙的东西;在特定的局势里,懦夫可以变成百折不挠的勇士;而盖世英雄,却也有可能变成畏首畏尾的懦夫;危急关头,一个莽夫可以算无遗策;一个智者也可能方寸大乱。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我只考虑到了这些,却漏算了这最重要的一方面。”第五轻柔呵呵笑道:“是我的思维出现了定式,这些年高官厚禄位高权重,我已经习惯了用官场和利益得失去考虑问题,这是我的失职。并非是孔伤心的错误。”

        “此次用人不明,乃是我第五轻柔的一大错误!”第五轻柔举起酒杯,轻轻道:“日后,我需在这一方面……慎重!”

        “三省吾身……相爷真乃勇者也。”韩布楚道。这句话,却也不是单纯的拍马屁,历来位高权重如第五轻柔者,有几个能够如此深刻剖析自己?并且在下属面前坦承自己的错误的?

        第五轻柔的胸襟,已经不愧于他的地位!而他也已经全然冷静,这样的第五轻柔,才是最可怕的!

        “而且,孔伤心的行动,也证明了一件事。”第五轻柔低沉道:“那就是一号已死!”说到这句话,第五轻柔的眼中,闪过一丝痛入骨髓的痛楚!这份痛楚,让他紧紧地闭住了眼睛;心中一阵悸动!

        韩布楚沉默下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根本不用解释什么。

        “那,孔王座和云鹤传回的消息……”韩布楚欲言又止。

        因为第五轻柔挥手打断了他,第五轻柔目注酒杯,静静地道:“说说楚阎王吧。”

        韩布楚口中嘶嘶的吸了一口气,道:“这个人……还真是很难说。”

        “嗯,那就我来说。”第五轻柔微笑:“不楚,楚阎王这个人,从他的行事之中可以看得出来,实在是一个千年难逢的奇才!他有你的计算慎密;也有云鹤的沉稳谨慎,还具有高升的胆大包天;隐约,也有一点点……算无遗策。”

        韩布楚静静地听着,他最喜欢的事,就是静静地听第五轻柔分析一个人,从中说出这个人的优缺点;以及,突破方法。这在韩布楚看来,简直就是享受。

        “楚阎王先是进入了杜世情的部队,进入铁云成,后有了天兵阁做跳跃点,一举入主补天阁!”

        “从这一阶段看来,楚阎王年纪虽轻,但却是步步为营;每一步,都有明确的目的,每一步,都是打中了别人的软肋。”

        第五轻柔显然根本半点也不相信‘楚阎王是王座高手’这样的传言。

        “先说他的第一步,杜世情为楚阳所趁,便是一个思维混乱的问题,因为杜世情活人无数,早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救过多少人。而这世上,世人多数忘恩负义;付出得不到回报;杜世情虽然医者心怀,却也难免耿耿于怀。如今一下子遇到一个前来报恩的人,杜世情的心中该多么欣慰和满足,这一点可想而知。而且那个时候,杜世情前往铁云本非自愿,正是心情最软弱的时刻!所以,自从楚阳说出报恩的字眼,他的第一步计划,就圆满的成功了。”

        “这第一步,楚阳利用的是人性!”第五轻柔深深地道。

        韩布楚轻轻点头。

        “第二步,杜世情进入铁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我的谋略,所以铁云军方有人劫杀杜世情;而楚阳完整化解;并且,没有揭露对方身份,留了余地。这里很关键;你们可能以为,这只是平常,却忽略了深层次的意思。”

        “若是没有这里这一步,他的天兵阁只能被人摧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