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们是竹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们是竹子

        小麓姑娘在这一刻,突然由衷的感到了一股亲切!似乎面前这个男人,就真的是自己的亲哥哥一般,无论自己做什么,他都只会宠溺自己,惯着自己……这种感觉,无关于男女之情,却比男女之情更加的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一时间,忍不住眼波也瞬间温暖了许多。

        “楚阳哥哥,那,第三个问题呢?”小麓姑娘说这句话的时候,连自己也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口音之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丝撒娇的意思。

        “嗯,这个第三个问题嘛……需要好茶啊……好酒哇,还有嘿嘿嘿……”楚阳往后一倒,翘起了二郎腿,晃了晃,道:“这个问题,是很难办滴丫……”

        居然是一副在自己家里的神气,而且,搬出来了一副官僚的口吻。

        若是一开始,楚御座就这样子,绝对会被小麓姑娘直接赶出去。但现在这样的开个玩笑,却让小麓姑娘咬着嘴唇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忍俊不住的扑哧一笑,嗔道:“死相!”

        “嘿嘿……我可是听说这里既有好酒,也有好菜……还有好茶,还有……哇哈哈……”楚阳哼了哼,斜睨着眼,阴阳怪气的道:“我说小丫头哇,你就想凭着一张巧嘴将哥哥我的所有底牌都掏了去?这……忒过分了吧?”

        “好好好……”小麓姑娘用一种无奈的口气,笑着道:“楚大爷,那我就好好的伺候伺候您……”

        “别!千万别!”楚阳惊恐地摇着手:“我我……我还没找媳妇……”

        “死样!你想的美!”小麓姑娘气的跺了跺脚,一扭头,气哼哼的走了,走出两步,又转过头:“你等着,我给你沏好茶去。顺便,再给您这位大少爷弄点酒菜,好不好呀?”

        “这才像话!”楚阳鼻孔朝天,不可一世的道。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气氛顿时融洽之极!

        小麓姑娘笑弯了腰,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样高兴过了,嘟着嘴佯装嗔怒的嘟囔着:“比人家还小,却厚着脸皮自称哥哥……真不要脸。”

        走了出去。

        不大一会,香茶酒菜陆续而上,异常精致的八个小碟子,一小壶精致之极的酒,楚阳食指大动。毫不客气,连吃带喝,如同风卷残云。

        小麓姑娘还未来得及动筷子,桌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得后来,这位楚御座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举酒壶,干脆又将筷子扔在一边,直接端起小碟子往嘴里倒;‘啾’的一声,酒壶里的酒已经是涓滴不剩;随即端起茶壶,嘴对嘴一阵狂饮!

        乓的放下,抹了把嘴,满足的叹息道:“过瘾啊……不愧我连早饭都没吃,就等这一顿呢……”

        小麓姑娘看着面前八个空空的碟子,实在是比细心的洗刷之后还要干净;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这时候,她手中的筷子居然还没有动一下!

        也就是说,她一口都没吃,酒也没了,菜也没了,茶也没了……这速度……“我说……御座大人,莫非陛下都不管你吃饭的?”小麓姑娘瞠目结舌的叫了起来。

        “哎,这等官家饭,怎么比得上自己小妹的好吃?”楚阳感叹一句,道:“看来以后我要常来,反正我现在已经是贵宾了。”

        “别……您千万别,您要是常来,我们这绝色楼非得被你吃的关门大吉不可。”小麓姑娘举起手,做个投降的姿势。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彼此都觉得,已经相识了数十年一般的熟稔。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哎,既然也吃了也喝了,拍拍屁股就走那可就有些说不过去。”楚阳装模作样的叹口气:“这第三个问题嘛……”

        “嗯?”

        “这第三个问题嘛……啊麓啊,你现在给我弹一曲《相见欢》如何?”楚阳咧嘴一笑。

        “那有什么不可以。”小麓姑娘欢乐的跳了起来,带着满脸的笑,做到琴案面前,娇俏的笑道:“你可听好了喔。”声音里,有一种小女孩在自己大哥哥面前卖弄的意思。

        “嗯。”

        琴音欢快的响起,正是《相见欢》!

        琴音流畅,透露出无比的欢快,似乎正有一对知己好友久别重逢,都有说不完的话,高兴得都不能遏制的样子……在弹奏的过程之中,小麓姑娘甚至闭上眼睛,嘴角含着甜甜的笑,完全的放松,一双手指灵活的跳动,身体也随之欢快的摇曳……一曲终了……“好一曲《相见欢》!”楚阳鼓掌赞叹。

        “怎么样?”小麓姑娘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嗯,非常好!这是我所听过的,最棒的一曲!”楚阳含有深意的笑了笑:“这一曲里面,是完整的!琴音、琴艺、手感、心乐、魂音!都是充盈饱满!”

        他呵呵笑了笑,道:“丫头,现在你知道,什么是魂音了么?”

        小麓姑娘怔住,闭上眼睛,细细的回想了一遍,若有所悟的道:“原来如此……”

        “你是音乐大师,你能把你的心投入进去;这固然对一般琴师来说已经是登峰造极!但对你这位琴绝来说,却还远远不够!”楚阳慢慢的道:“啊麓,你要先感动自己……”

        “我明白了!”小麓姑娘欢喜的跳了一下,兴奋得两眼发光,道:“楚阳哥哥,谢谢你!”

        “嗯,这声道谢我是接受的。”楚阳哈哈一笑:“你要记住,投入,跟深层次投入是不同的,深层次投入,跟灵魂心灵一起全部投入,那又是不一样的!”

        “全部投入,你就是琴!”

        “是!全部投入,我就是琴!”小麓姑娘眼中发出了光。

        “全部投入之后的下一步……”楚阳缓缓的,一字一字的说道:“再超脱出来的话……那又是另一个境界了……”

        “再超脱……”小麓姑娘彻底地愣住了。

        “琴艺武艺,这世间不管是哪一个领域,都是永无止境的!”楚阳缓缓道:“在这世上,永远都没有真正的巅峰!”

        “永远没有真正的巅峰……”小麓姑娘仔细的咀嚼着这句话,竟然痴了。

        良久之后,小麓姑娘终于回过神来,轻轻坐下,神态恢复了镇静,轻声道:“楚阳哥哥,你今天前来绝色楼,是有事情吧?”

        楚阳点点头,坦然,道:“不错,的确是有事情,想请你帮一个忙。”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小麓姑娘平静地道:“不管你让我帮你什么,只管说。”

        “不!”楚阳摇摇头:“我没有帮你的忙!以你的悟性,你迟早会悟到这个道理。”他举手止住了小麓姑娘即将出口的话,沉沉道:“而且,就算我帮了你的忙,我也不会是来与你交换条件的。”

        “这样的交换,就算我帮了你的忙,也是对音乐的侮辱!也是对我的侮辱!”楚阳神色之间,露出一丝怅惘和凄迷,缓缓道:“这是我最亲近的一个人的观点,也不是我的;她不在这一世……,所以,我想要她的理论能够震动天下,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从这一点上来说,反而是你帮了我的忙!”楚阳苦涩地道。

        小麓姑娘为之动容,她能体会出楚阳说这句话的时候,是那样的无奈与悲伤,这种深沉的情感,甚至能让她感同身受!

        她相信,这绝对不是假话!没有人能够这样的说出假话!

        “这位朋友是你的……”

        “是我的……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楚阳苦涩的笑,涩涩的道:“我希望,这幅理论能够为你帮助,给你启发,祝你登上那天下第一的宝座!也等于是……完成了我的心愿!”

        “至于她的名字……”楚阳喃喃道:“只能在我心里。”

        小麓姑娘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良久,微笑道:“我一定能做到的!”声音坚决,斩钉截铁,似乎是许下了一个承诺。

        “多谢!”楚阳真挚的道。

        “呵呵……现在你该说了吧?”小麓姑娘轻轻笑了笑:“什么事情要我帮忙?我考虑一下,能不能帮。”

        “嗯,明年六月,你要去中州吧?”

        “是。”

        “或者,到那时候我才需要你的帮忙,但却需要你从现在就开始筹备。”楚阳慢慢的道:“到时候,我们会在中州相见;我需要你给我准备几个可以隐藏和利用的身份。”

        “没有问题!”小麓姑娘肯定的道:“我们虽然不准参与下三天的争霸;但替你打打掩护这样的事情,还是轻而易举!谅第五轻柔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楚阳一开口,她就知道了楚阳要做什么。

        “多谢!”楚阳郑重地道。国事,自然不能随便。绝色楼的支持,将关系到此行的成败!

        “不谢!”小麓姑娘沉稳的道,随即笑了笑:“我这可不是条件交换喔。”

        “哈哈……”楚阳笑了起来,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这丫头!”

        小麓姑娘充满温暖的笑了起来,心中的感觉,似乎真的有了一个呵护自己的亲哥哥,那是一种幸福的窝心的感觉。

        “嗯,我还真不知道,你的全名呢?”楚阳苦恼的挠挠头:“我这个当哥哥的真不称职,居然不知道妹妹叫什么。失败呀……”

        “哈,你就会作怪!”小麓姑娘欢快的笑了笑:“我叫君麓麓!你可记住了?”

        “君麓麓……额,好名字。”

        “我们是竹子……楚阳哥哥,你知道竹子么?”小麓姑娘俏皮地歪着头。

        “啊?!”楚阳顿时震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