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楚阎王再次出手!

第二百三十一章 楚阎王再次出手!

        看着楚阳出去,君麓麓从楼上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个连凡雷倒也真是倒霉,在这等关键时刻招惹楚阎王,这不是自己找死么?本来楚阎王已经把人杀的差不多了,这段时间新皇登基,沉寂了一段时间算是给新皇面子,如今也过去了紧要关头,正在找人立威还找不到,或者说还不确定是找谁,他倒好,直接把脑袋送到了楚阎王的屠刀底下了。”

        “不错,楚阎王既然要去大赵中州,那么,为了迷惑第五轻柔,他就必然要先在铁云城掀起巨大的风波,让第五轻柔认为他还在铁云,那么,他在大赵的行动,就越安全!只是一个连家,还达不到这样的分量,定然还有别人。”

        另一个声音清雅低沉地道。

        “嗯,是的。”君麓麓转过身子,走回房中,道:“蔚公子,依你看来,这个楚阎王……如何?”

        “算得上是一号人物。”那位始终从未现身的‘蔚公子’声音低沉:“不过,这个人很危险!”

        “很危险?”君麓麓蹙起眉头。

        “在他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气息。”蔚公子淡淡地道:“不过,他现在实力低微,还威胁不到我们。”

        “关于去大赵中州的事?”君麓麓问道。

        “就为他准备三个人吧。”蔚公子轻描淡写的道:“三个青年乐师,两男一女,其中一个姓楚,就行了。另外两个姓名不露,需要时就用,不需要也就罢了。这算得上是什么事儿。”

        “好!”

        “不过我们绝色楼却不能白白的被他利用!等他回来,总要让他付出点儿什么。”蔚公子小声道:“听说他那里有几柄神兵,啊麓你不妨拿一把来玩玩。”

        “神兵……”君麓麓露出一个错愕之色,突然娇笑道:“蔚哥哥……你莫非以为……”自己只是顺手帮人家一个忙而已,就要人家珍若性命的神兵?蔚公子这话很奇怪啊。

        “咳咳……我要修炼了。”蔚公子没声音了。

        君麓麓脸上露出一股幽怨,喃喃道:“每次都这样,说到一定地步他就逃了……”

        …………连成贵大人身为户部尚书,这段时间可是忙得够呛;好不容易处理完公事,直了直腰,赶紧走出来坐着轿子往家赶。

        一路上皱着眉头,满怀心事。

        这户部的亏空可是一个大窟窿,虽然自己这些年来做的天衣无缝,但新皇刚刚登基,自己可要打起精神,万一被抓出来,可就全家完蛋了。

        幸好直到现在皇帝对自己还是信任有加,嗯,接下来这段时间,可要在账目上做做文章,再补漏一些,下面的人也要漏点好处给他们,以保万无一失,最好再做点儿政绩出来……回到家,屁股还未坐稳,自己儿子连凡雷就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一句话就将自己几乎噎死:“父亲,我想用几个暗卫!”

        “你想干什么?”连成贵一个趔趄,暗卫,那是随便动的吗?那可是保护国家金库的!

        “有一个不长眼的小子,我非得废了他!”连凡雷咬牙切齿。

        “有人惹了你?”连成贵气炸了肺,却还是忍住气,详细的问道。总得先知道,不管是谁得罪谁,这个人是谁吧?

        “是在绝色楼!一个姓楚的!……”连凡雷气的上蹿下跳,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连成贵几乎气得晕厥!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个草包,但却没想到草包到了这等地步!在青楼跟人争风吃醋也就罢了,居然还为这事儿要出动暗卫!

        老子现在日日自危,几乎就要吓得喘不过气来,唯恐那里出现漏洞被人抓住,自己可就成了新皇帝的立威对象。哪怕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儿子居然在外面招惹了这个又招惹那个不说,还逼着自己出动暗卫去帮他争风吃醋……“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连成贵怒不可遏的咆哮:“混账,谁让你去绝色楼了?你就不能安分一些?啊?”

        “父亲!”连凡雷捂着火辣辣的脸呆住了。做梦也想不到父亲会打自己,而且还打得这么重!这种事情以前也有过,父亲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反应啊!

        马蹄声滚滚响起,一声高亢的长啸:“补天阁办事!闲人回避!”

        听着马蹄声,居然像是向着自己这边而来?

        连成贵脸色一白,顾不得教训儿子,三步两步亲自冲出大门,顿时傻了眼!

        只见门前大街上,数十匹高头大马浑身漆黑,驮着数十名面无表情的黑衣人徐徐而来,最前面的一个,正是补天阁成子昂成堂主!

        连成贵脑子里一片空白。

        来到连府门前,成子昂一挥手,补天阁众杀手哗的一声散开,将整个连府包围的水泄不通!

        成子昂飘身下马,走了过来,点点头:“连大人,真是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连成贵有些想哭。巧什么巧?整个京城之中最不愿意见的就是你!见到你成子昂绝对就没半点好事!

        “成……成大人……”连成贵声音有些颤抖,行了个礼,试探地问道:“这是……”

        “奉御座之命,带连大人合家老小,调查调查。”成子昂和气的道:“只是调查,还望连大人配合配合。”

        “调查……”连成贵只觉得天旋地转,成子昂抓那数十位官员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我犯了什么罪?”连成贵还在做最后努力:“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我是朝廷重臣,你们补天阁没有权利抓我!”

        “御座说,本来他的动手的目标并不是连大人您;只不过有一件事引起了御座的好奇……”成子昂叹了口气。

        “什么事?好奇?”连成贵纳闷了。我能有什么事引起楚阎王的好奇?我……我虽然是户部尚书,可也真的不认为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嗯,也没什么。”成子昂安详的道:“听说令公子在绝色楼一下子砸出十五万两白银,买美人一曲听听……连大人,就是这件事,让御座大人好奇了。”

        “不仅是御座,连在下也好奇了。连大人可真是财大气粗啊,啧啧,十五万两白银,只为听一曲……据我所知,连大人的月俸银子,乃是八十两!一年俸禄,一千两吧?”成子昂道:“连大人,令公子听一曲曲子,您居然要为之奋斗两百年……”

        “这是污蔑!”连成贵浑身冰凉,眼睛都模糊了,只是极力否认:“哪有这等事!”

        “连大人,令公子莫非没有告诉过您?……”成子昂神秘的眨着眼睛:“在绝色楼跟令公子争风吃醋的那个人……”他压低了声音,神秘的道:“……他姓楚!”

        “他姓楚……”连成贵喃喃地念叨着,突然想起来自己儿子刚说要出动暗卫去收拾的那个人:“一个姓楚的……”

        抱着万一的希望,连成贵抖抖索索的道:“难道就是……御座大人?”

        成子昂一副‘你很聪明’的赞许的样子,点了点头。

        “哦嗬嗬……呜呜……哦嗬嗬……”连成贵不知道是哭是笑的嘴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下一刻,连成贵大人双目一闭,身子仰天便倒,毫无争议的昏了过去……昏迷之前,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真是好笑!躲都躲不及的一个人,自己的儿子居然上赶着去跟人家争风吃醋,当着楚阎王的面,砸出十五万两银子听一曲?……这也忒好笑了!

        跟在他后面出来的连凡雷,呆怔怔的站着,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想到了什么……原来……原来那个人就是楚阎王!

        怪不得他带来的人对自己诋毁楚阎王那么不满……下一刻,连公子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叫:“我我……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呀……”

        “御座命令:将连家人统统带走!把户部账目,统统封掉!细细查账!”成子昂一声命令,震动了九城!户部账目封掉细细查账?那得有多少人倒霉啊?

        铁云城空间的震荡了起来!上一次,是查奸细,但这一次,却是查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请务必相信,不管是在什么朝代,贪官的数量都要比奸细的数量要多得多!至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自己想想吧。

        这些当官的,那个屁股上没沾着屎?

        刑部的大牢,再次被补天阁征用!前段时间新皇登基,天下大赦;九城的犯人都被放了出去;正是需要充实的时候……第二天早晨,铁补天上朝的时候,突然感觉不对劲。

        下面的文武百官,怎地少了这么多?原本朝堂上乃是好几百的人;现在看来,连半数也不到了。

        “怎么回事?难道全体休假了?”铁补天陛下有些不悦。

        “陛下救命啊!”就算是有人下令也没这么整齐,文武百官将近一多半全跪了下来,一个个长跪不起,一个个老泪纵横。

        这一跪,朝堂上站着的人,除了一些大佬之外,居然不超过三十个……但这剩下的人,不管是官大官小,此刻腰杆挺得倍儿直,脸上全是骄傲!

        淘尽黄沙始见金!虽然这金子的数量少了些……“怎么回事?其他人呢?”铁补天也惊诧了。

        众大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良久,跪在最前面的一个官员才抖抖索索的道:“其他人都……都被楚阎王抓走了……就连我们……也是,也是……陛下!呜……”这官员突然嚎啕大哭:“金殿之外还有补天阁的人在等着抓我们呢……”

        铁补天目瞪口呆,瞬间石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