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要去大赵!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要去大赵!

        “那……为何我们上三天不派人下去历练?”断眉老人急促问道。

        “因为九劫剑主是从上三天才开始纵横天下!”黑袍老人双手负后:“上三天下去历练,反而会搅乱了天机运行……令这九重天陷入永久乱世!”

        “所以,上三天不准参与。就算是历练,也只能在中三天历练,不得去下三天!若是有哪个家族违背,将被所有势力围攻,直至灭亡!这,是九重天无需约定的铁律!”

        “上三天,就只有唯一一个能够直达下三天的家族,不受这个制约,但没一次,却也只能下去一人……”黑袍人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深沉的说道。

        “那合乎条件的九个人,可有什么条件?”断眉老人不死心的问道。

        “一切皆是机缘!”黑袍老者一声长叹:“非人力可为!”

        良久之后,天际已经恢复了正常,黑袍老人悠悠道:“飞凌的儿子,还没找到?”

        “没有……”断眉老者叹了口气:“已经十七年了,依我看……有点悬了。”

        “混账!”黑袍老人怒喝一声:“杨家为了这个唯一的外孙儿,跟我们楚家闹的僵硬之极,十几年的摩擦,当年的盟友,几乎反目成仇!岂能轻易放弃?在这九劫剑主出世的关键时刻,若是拉不回杨家作为盟友,楚家孤掌难鸣,后果不堪设想!寻找之事,万万不可疏忽!”

        “是。”

        “只可惜……九劫剑主已经找到了第二截九劫剑,已经开始迅猛成长……就算找到了那个孩子,恐怕也是……”他越说越是生气:“楚雄成!你连自己的亲孙子都能丢了,你干么不将你自己丢了?”

        断眉老者神色一黯,苦着脸道:“我……”

        “你什么你!滚!”黑袍老者一声怒喝。随即化作一片黑云,骤然消失。他让人家滚,人家还没滚成,他自己倒是消失了……“哎,每次提到这件事,总是这样子……”断眉老者摸了摸自己的断眉:“难道老夫就真的愿意丢掉自己的亲孙子……真是不讲理。”

        叹了口气,终于身子一晃,也消失了……………在上三天极北之处,茫茫冰雪荒原之中。除了冰雪,就是黑暗。

        但这一刻,九劫剑冲天而起的气息,突然为这一片遗弃的世界,增加了点点乳白色的光明,似乎有一道门户,在悄然打开……风雪呼啸之中,一个声音在兴奋的狂叫:“来了来了!符合条件的,第一时间赶紧出去……”

        …………而楚阳现在,正将顾独行等人集中在一起,神神秘秘的叫进了自己的房中。

        “来来来,有好事。”

        “虾米好事?”

        楚阳微笑着,从怀中取出来一个玉瓶,拿了四个杯子,慢慢道:“我请你们喝水。”

        “喝水……”四人同时无语:我们没喝过水?

        楚阳拔开玉瓶瓶塞,倒满了四个酒杯,道:“请。”

        一股奇异的清香,突然在室中弥漫,闻到这股香气,四人都是感觉精神一振。四杯水,静静地摆在桌上,清亮如玉,而且,水中隐隐的有一种晶莹的绿色。

        顾独行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着这四杯奇异的水,在思索着什么,突然一声惊呼:“生机泉水?!”

        “什么?”罗克敌和纪墨同时大惊失色,谁也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见到这种无价之宝!

        生机泉水,固本培元,可增进世间一切动植物生机,对于受伤之后的恢复,更具奇效!而且,只要是外伤,效果更佳!对内伤,也有滋养的好处。

        而且,这东西对于培育灵药更具奇效!一滴生机泉水,可令濒死灵药瞬间复活,恢复生机;更可增进灵药一年的药力!

        传说之中,这种泉水,只有上三天的药神家族有,而且每年产量,不过数十滴,被药神家族看做传家宝,重兵把守……如今,这里居然出现了四个满杯!

        “不错,就是生机泉水。”楚阳笑道:“我已经喝过了,嗯,这泉水挺好的,喝过之后,起码以后再受伤,身上不会留疤了……”

        “留……疤……”四个人看怪物一般看着这位神奇的老大。这么珍贵的生机泉水,你让咱们喝下去,只是为了不留疤?

        “再拖延下去……药力就要散发了。”楚阳笑眯眯的提醒。

        “额……”四个人都是动作飞快。端起杯子就往口里灌。但顾独行刚要喝下去,突然停住,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巧的玉瓶,极为小心地将泉水往瓶里倒。

        “你干嘛?”楚阳奇怪的问道。

        “这个……这么喝,可惜了。”顾独行笑了笑,充满思念的道:“我给小妙姐留着……小妙姐是女孩子,平时最在乎自己的容貌了,单只是这个不留疤,就能令她开心好久了……”

        “傻瓜,我这里还有!给你的你就快喝!”楚阳又好气又好笑又是感动。

        “真的还有?”顾独行狐疑的看着楚阳,看到楚阳肯定的点了点头之后,才放心的笑了笑,将杯中泉水一饮而尽。

        这一次,纪墨和罗克敌却都罕见的沉默着,没有笑他;看着顾独行的眼光,居然充满了敬佩。

        一个在任何时刻都想着自己的爱人的男人,在这个崇尚妻妾如云的大陆上,何其难得!如此真情,谁敢嘲笑?

        “这个泉水并不是很多,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除了给小舞和董无伤留了一些,其他的也就还有几杯;大家喝过就好,不要说出去。”楚阳谨慎的提醒。

        虽然还有整整一口泉,但这些东西,物以稀为贵。

        不多,分出去才见真诚;若是多了……也就不稀罕了。自己兄弟要用,楚阳自然不会吝啬,但不相干的人……还是远远的吧。

        楚阳虽然留了些心眼,但这次的心机,却是为了这个团体。

        “是。”四个人同时严肃答应。这种泉水一旦泄露出去,必会引起轩然大波。以自己等这几个人的条件,还真保不住……解决了这件事情,四个兄弟就有些兴奋,纪墨提议出去搞艳遇,被其余三人严重鄙视;然后楚阳自己一个人去了补天阁,纪墨四个人勾肩搭背的也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刚刚让乌倩倩喝下去一杯生机泉,宫中来人,说是陛下有请。

        楚阳叹了口气:“每次我一有好东西,陛下就来请,这家伙的鼻子不会这么好吧?”乌倩倩咯咯娇笑;拿出一袭黑袍,道:“楚阳,你试试看,这件合身不?”

        “你做的?”楚阳眼神一凝。

        “嗯。”乌倩倩脸上一红,道:“我是仿着上次那件做的。”

        楚阳点点头,心中叹了口气,不忍拂逆其好意,笑道:“我试试看。”说完展开披在身上,大小刚刚合适。

        乌倩倩抿着嘴,站在他身前打量了一下,笑着说道:“还行呢;穿着吧。”

        “我怎么感觉有些地方不大对劲?”楚阳有些狐疑的看着身上的黑袍。

        “新衣服都这样。”乌倩倩脸上一红,催促道:“陛下找你,快去吧。”

        看着楚阳出门,乌倩倩拿起他先前穿的那件黑袍,放在鼻子前面,轻轻嗅了嗅,眼神中露出迷惘的色彩,轻轻地叹了口气。

        ……“第五轻柔来信?要求将唐心圣的家眷接回去?”楚阳愕然看着铁补天。

        “是。”铁补天身穿皇袍,依然是那样的宽松的罩在身上,眉目之间,有些疲倦。

        “陛下的意思是?”楚阳放下第五轻柔的信,问道。

        “给,也可;不给,亦可。”铁补天道:“关键是,看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是……给!”楚阳慢慢的道:“我最近正要去大赵一次。既然第五轻柔要请我过去,而且送来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如何会不给?况且,我们留着唐心圣的孤儿寡母也无用。”

        “你要去大赵?”铁补天猛的站了起来:“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第五轻柔能对付我们,我们为何不能给他捣乱?”楚阳冷静地道:“让大赵内部乱起来,才是我们的机会。”

        “太危险了!”铁补天缓缓坐下去,道:“在我们这边,就已经是危机四伏,更何况是去第五轻柔的大本营?那可是随时随地都充满了危机,而你的身份,又是如此敏感……”

        “正因为如此,才更要去!”楚阳淡淡地道:“一味的防守,最终会防不住的。”

        铁补天知道楚阳此意已决,不由得怅然若失:“你若去了大赵,补天阁怎么办?”

        “补天阁一切照旧;我去了大赵,楚阎王却不会去的。”楚阳轻轻道:“乌倩倩,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铁补天站了起来,缓缓的来回踱步:“不过……你要答应朕!一定……要活着回来!”

        楚阳哈哈一笑:“陛下放心,这普天之下,能要我的命的人……应该还是没有的!”

        对他这句笑话,铁补天并没有笑出来,而是深深地看着他,道:“去了那边……一切以安全为主!若是不可行,就尽早退回。机会没了,我们随时可以创造;但你若是没了……我……很难再找一个……一个补天阁的御座出来!

        感受着铁补天真挚的关切,楚阳轻轻道:“我会的。”

        心里也是颇有些无奈,并不是我非得要逞强,而是那九劫剑第三截……它在中州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