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谈昙的威力!

第二百四十七章 谈昙的威力!

        孟超然眉头一皱,霍然抬头,眼神如剑:“原来是……金马骑士堂的人!”

        “孟先生果然神眼如炬。”其中一个白衣人冰寒的微笑:“只可惜,聪明人却都是活不长的。”

        “呵呵,想要我偿命,也要拿出点儿诚意。”孟超然淡然笑道:“只凭一张嘴,是不行的。”说着,他负手在后,施施然一步迈出,道:“吴乘风,吴承云,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还算是熟人,怎么,就不打算为我们介绍介绍么?”

        他叫出名字的这两个人,正是黑血盟两个身材瘦削的黑衣人,面貌颇为相像,乃是一对亲兄弟。

        “孟兄,我们也很不愿意与你为敌;更不愿意置你于死地;不过,奈何你那徒弟却是闹得太不像话了。”吴乘风捻着胡子,假惺惺的道。

        “孟兄,你也不必拖延时间等待援兵了,天外楼九峰一园,此刻已经尽数都受到攻击!”吴承云奸笑:“只不过对孟兄这里,有些特殊照顾罢了。”

        说完,兄弟两人就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乌云凉和孟超然,想要从他们两人脸上看到惊慌失措或者愤怒的神色。那将是自己等人的赏心悦事啊。

        但,孟超然神情恬淡,连眼神也没变一变,乌云凉依然满脸温和,眼神中似乎带着春水般的笑意,竟然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你们难道就不担心?”吴乘风诧异的道。

        “担心有用?”乌云凉轻松地笑了笑:“该死的人,终归要死,早死晚死,都是一死!担心也死,不担心也死。本宗主说的话,以你们的智慧,可听的明白?”

        “找死!”吴家兄弟两人同时怒喝一声。

        “果然不愧是天外楼的主要人物,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孙剑,这是我弟弟孙峰,神刀阁中人,俱为刀宗五品。”那红衣人手按刀柄,朗声说道。

        “两位孙……兄真是高手!”乌云凉拉长了‘孙’这个字,有些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孙剑和孙峰两张脸同时变成了他们衣服的颜色。

        “至于金马骑士堂这四位,就不必介绍了。”孟超然淡淡道:“四位都是武尊,倒真是看得起我们哥儿俩。”

        “错了。”一个声音轻轻笑道:“要对付楚阎王的师父,四位武尊怎么能够?最少,也得八位!”随着这个声音,又是四个白衣人施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三男一女。

        八位武尊,四位宗级高手!

        孟超然和乌云凉同时瞳孔收缩。

        若是只有这些人,两人还有把握逃走,但,最后出现的这四人之中,有两个人气息强横,竟然是巅峰武尊!

        两人中修为最高的乌云凉,也不过是八品武尊而已;比起对方,尚差了一筹。这一仗怎么打?

        “小师弟,你我兄弟二人多少年没有联手对敌了?”就在这时,乌云凉一声长笑,突然逸兴横飞。

        “怎么?莫非今日大师兄有些意动?”孟超然淡淡微笑。

        “今日我们兄弟联手,再战一番,如何?”乌云凉捋须微笑:“否则,未免可惜了小师弟拿出来的这许多美酒!”

        “也好!”孟超然轻笑着道:“大师兄可真是一个酒鬼;就这样好了,杀一人,喝一杯。如何?”

        兄弟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笑的轻松如意,笑的洒脱之极。

        面对强敌山岳一般的压力,两人竟然似乎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

        “上!干掉孟超然!”为首的黑袍九品武尊一挥手,眼中寒光迸射。

        就在这时,天外楼九峰同时隐隐传来喊杀的声音,主峰方向,竟然已经有滚滚黑烟冲天而起……孟超然和乌云凉两人并肩站立,脸色平淡,没有半点表情。

        乌云凉向孟超然使了一个眼色:你的徒弟呢?

        孟超然皱皱眉:还没出关。

        乌云凉左眉毛挑了挑:一打起来,你就快带着你徒弟逃!

        孟超然脸色岿然不动:好!

        师兄弟几十年,彼此都不用说话,就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乌云凉的意思,孟超然很明白:敌人目标是你,第五轻柔还要借助我完成什么计划,所以我不会有事。只要你逃了,我就安然无恙。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房中传来一声奇怪的声响,一股氤氲的气息突然飘散。

        孟超然乌云凉同时眉头大皱:这是突破的气息!

        谈昙就然在这要命的端口突破了!武者六品!

        若在平常,绝对是可喜可贺。但现在在八位武尊四位武宗的虎视眈眈之下,一个小小的武者的突破,绝对是不值一提,反而是空自惹来了杀身之祸!

        “嗯?还有一个人?居然在这端口突破了?”为首的白衣武尊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还真是好定力。”

        房门吱呀一声,谈昙推门而出,迷迷糊糊的就奔跑了过来:“师傅师傅,我又突破啦!”

        突然站住,愣怔怔的道:“额,来客人啦?”

        乌云凉嘴眼抽搐:这混账,出来的真不是时候!你这一突破,可真的有可能将你师父的一条命也突破在这里!奶奶滴,这里都开始拼命了,你居然还叫唤什么来客人啦……没眼力价也不能到这程度……但孟超然却是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徒弟的威力,暗赞一声:好徒弟,出来的真是时候!

        果然,十二个人同时转头看来,这一看,顿时个个都是两眼一直!

        我真大爷的,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等丑鬼!只见此人,年龄不大,一脸稚气,上身穿着红花绿叶白褂子,下身穿着紫幽幽的一条短裤,如此冷的天气,居然露出两条小腿上杂草丛生一般的汗毛。

        头上戴着一顶文质彬彬的儒生帽子;至于相貌,正是,有诗云:一个耳朵大,一个耳朵小,一个耳朵往前扇风,一个耳朵往后拉扯;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一个眼睛若铜铃,一个眼睛三角形;一根眉毛粗,一根眉毛细;一根眉毛插天阙,一根眉毛拄着地,鼻梁如冲天玉柱,将两只眼睛完全隔开,一张脸,赛银盘,樱桃小嘴真诱人!

        至于声音,更是绕梁三日,袅袅不绝:犹如饿极了的狼在强暴一只公鸭子,而且还是鸡奸,公鸭子扯着嗓子没命的凄惨叫唤,饿狼也在**一般的嚎叫……十二个人同时打了一个哆嗦!这天下之间,竟然会有如此奇葩!

        看到这么多人瞪着眼睛看自己,这丫的居然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第一个动作居然是刷的一声,从怀里抽出来一面镜子,左照照右照照,乐滋滋的道:“怪不得你们这么爱慕地看着我,原来又帅了……咕嘟一声,十四个人同时咽了一口唾沫;那位唯一的女武尊险些呕吐出来,颤抖着手指着这个怪物:“你你你……”

        “很帅是不是?”谈昙举起一只手,很有韵味的撩了撩头发,挤挤眼,道:“美女,可惜你年纪大了些,否则我还真的有可能,嘿嘿,你懂得……”

        这位女武尊气得两眼发黑,终于一跺脚:“孽障!”

        但在这时,一直站立不动的孟超然突然发动,白袍一闪,闪电一般从人群之中一冲而出!惊鸿云雪步全力展开!

        积雪云端,惊鸿在天,若进若退,若往若还!

        尤其现在十二个人同时愣了一愣的这一刹那,更是给了孟超然极好的机会!在孟超然发动的这一刻,乌云凉身子一旋,漫天雪雾噗的一声弥漫开来,却是将身周积雪同时击散于空中,这一下,倾注了全身功力,方圆三四十丈,顿时对面不见人!

        十二位高手同时怒骂一声,向孟超然追了过去!无限后悔,刚才为何居然会愣了愣。

        这实在是怪不得他们,主要是谈昙长得太……出乎意料!真的,十二个人同时在心里赌咒发誓:就算是走夜路见了鬼,自己也不会楞一愣神眨一眨眼;但眼前这位……没晕过去已经是定力相当不错了。

        众人同时意识到:原来不仅长得漂亮会成为一种武器,长得丑,也同样可以!而且,照样是倾国倾城!

        人影翻飞呼喝声之中,孟超然如流星一闪而逝,左手一手抓住谈昙的腰,一停不停,立即转头,迎面对着那冲来的十二个人,向紫竹林之中冲去!

        与此同时,冰霜一般的寒意一闪,一柄长剑赫然在手,依然是惊鸿云雪步!

        这一来,大出众人预料之外!

        大家本以为孟超然是要带着徒弟立即退走,都在倾尽全力施展身法追击,谁想得到他居然冲了回来?

        剑光在雪雾之中惊虹掣电一般的一闪,两声惨叫顿时响彻天空,血花鲜艳的在雾气之中飘散开来,砰砰两声爆响,孟超然一声闷哼,夹着谈昙,连人带剑,闯进了紫竹林!

        哗啦啦声音响起,紫竹倾倒折断一片!

        “走!”乌云凉一声低喝,突然雪雾之中霹雳一般响起了几声对掌击打的声音,超过了五个人同时闷哼一声,紧接着,紫竹林之中的积雪如同雪崩一般的飞射出来。

        夹杂着如梦如幻一般的紫竹叶!

        咻咻的声音一连串的响起,却是紫竹的竹竿被瞬间折断,标枪一般的投射出来。

        “放肆!”那位九品武尊一声怒吼如晴空惊雷,突然一股庞然大力猛然震开,漫空雪雾,如同遭遇飓风,忽的一声,飞起。

        场中一片清明。

        众人一看,不由的皆是睚眦欲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