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生死危机!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生死危机!

        紫竹林之中,紫竹依然在疯狂摇曳,紫色的竹叶依然是漫天飘飞如雨如梦,但孟超然和乌云凉两人,却已经无影无踪!

        场中,原本众人战斗的地方,地面血肉模糊,鲜血成片,静静地趴着两个人:黑血盟吴乘风吴承云兄弟两人!

        每个人都是咽喉中剑,一击毙命!剩下的十个人之中,孙剑和孙峰兄弟两人脸色惨白,嘴角挂血,另外还有两位金马骑士堂的武尊脸色煞白,头发散乱了下来,那位女武尊满脸通红,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双方的接触只有一瞬间!

        孟超然拼命突围,众人拼命拦截,乌云凉拼命阻挡;俱是拼命!在一个接触之下立即分开,竟然产生了这样的匪夷所思的战果!

        金马骑士堂的九品武尊瞪着眼看着孙剑,两眼如铜铃,几乎要活生生的一口吞了他:“你不是说……这个孟超然只有九品武宗的修为?!”

        “是九品武宗啊,我去年还曾经……”孙剑慌慌张张,心中也在纳闷:一个九品武宗,面对八位武尊的拦截,居然……能冲出去?这么猛?虽然占了地利,可也不应该啊……“放你妈的十八拐弯连环屁!去你娘的九品武宗!”金马骑士堂的九品武尊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一只手指着地上的狼藉,低声咆哮道:“你家的九品武宗这么猛?操你奶奶!九品武宗能够面对八位武尊四位武宗的围攻还能杀掉两人再与其他的几位硬拼成两败俱伤还能扬长而去?你这是屁眼啊还是眼啊?”

        孙剑被打的猛的手舞足蹈的转了一个圈,满天星斗闪烁,捂着嘴巴一个劲的嘟囔:“不能啊……不能啊……”

        “事实都摆在面前了还不能?”那位武尊高手飞起一脚,狠狠将他踢了出去:“废物!”

        “追!他们两人都受了伤,绝对逃不远!”金马骑士堂这位九品武尊高手一挥手,八个人刷的一声追进了紫竹林!

        有一句话这位武尊高手没说,在雪雾之中,仓促之间,他不知道是与乌云凉还是孟超然对了一掌,结果手腕几乎折断,到现在手掌还在发麻,胸口也是隐隐作痛!

        所以他才对情报不实如此震怒!

        他却不知道,这两个神刀阁的刀宗说的全是实话;孟超然在一年前,甚至在半年前都真真切切的是九品武宗!

        但在得了楚阳的那套炼体方法之后,孟超然发现自己的进步更快,而且似乎是永无止境一般的进步,竟然在短短的半年之中,提升了六品修为!这在以前,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现在的孟超然,已经是五品武尊,而且功力远远要比一般的同级武尊要精纯的多;连乌云凉也占了他的光,提升到了武尊八品!

        金马骑士堂这次行动乃是景梦魂调配,专门派出来两位九品武尊,六位三品以上武尊来执行这件任务,本着便是大山砸蚊子的原则,一击就要他粉身碎骨。但却绝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样的转变!

        但饶是如此,现在金马骑士堂这八个人的力量,依然是远远超过了孟超然和乌云凉。

        情形依然不容乐观!

        紫竹如海,白雪如沙漠。两道人影在这其中飞一般的奔驰。

        “你怎么样?”乌云凉一边飞速奔行一边低声问道。

        “受了点暗伤。”孟超然脸上一片潮红,眼神依然坚定。

        “我也是!”乌云凉哼了一声:“想不到这几个人如此难缠,如此的出乎意料之下往外冲,竟然还是让我们两人都受了伤!若是他们准备完全,恐怕我们两人今天就……小师弟,一会找到了稳妥地方,你藏在里面,万万不要出来!”

        乌云凉这句话的最主要的意思,就是最后一句话。

        他知道孟超然的脾气,也知道孟超然对天外楼的感情,若是万一一个冲动跳出来,可就真的完了。

        “我晓得轻重!”孟超然哼了一声:“可是你怎么办?”

        “天外楼经过此事,我就准备等到春暖花开,前往铁云了。”乌云凉道:“这件事,就让那些不坚定的,先散去吧。要不然,也是祸患,而且,现在我们也保不住他们。”

        “若是散去,那么,我们天外楼就只剩下了铁杆反对分子和死心塌地终忠于门派的人;这样岂不是……”孟超然脚下突然一个踉跄,随即稳住。

        刚才他在长剑出手偷袭杀掉两位武宗的时候,与那位九品武尊硬硬的对了一掌,五脏都受到震动,受伤着实不轻!

        “没事,我自有办法。”乌云凉一皱眉:“你还逞能!”从他怀中将谈昙接了过来,抱着飞奔!

        身后,已经听见隐隐的呼喝声;追兵越来越近。

        “这是什么东西?”乌云凉感觉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在谈昙怀中。

        “一个鱼缸。”孟超然低沉道:“谈昙养的鱼。”

        “养的鱼……”乌云凉几乎要破口大骂!如此紧急逃命的要紧时刻,居然还抱着一个鱼缸?这岂不是作死么?

        伸手就要拿出来扔掉。

        “这是吸灵圣鱼!”孟超然翻了翻眼皮:“你扔?”

        乌云凉的手触电一般的缩了回来,纵然在迎着凛冽的寒风奔驰,两眼也大睁成了圆圆的形状:“吸灵圣鱼?!……竟然是这宝贝?”

        “要不然你以为,我跟谈昙师徒凭什么在这半年之中提升这么快?”孟超然哼了一声。

        “怪不得!怪不得!”乌云凉连连叹息:“原来是有这么一个宝贝……不错不错,在那种时候居然还……”他突然咦了一声,道:“难道这小家伙走出来吓人是故意的?要不然怎么会带着吸灵圣鱼出来?”

        “你以为我徒弟真的傻呀?”孟超然无力地叹口气。这位掌门师兄的脑袋,实在是该踹一脚了,都已经糊涂到这种地步……身后发出急剧的破空声音,衣袂与空气摩擦,竟然发出啪啪的爆音!显然已经有人追了上来!

        “我挡住他!你快走!”乌云凉低喝一声,突然用力,将谈昙的身体抛了出去,腾云驾雾一般往前方直飞,边急促的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楚阳因为你受心创!要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他还没有说完,就猛地停止,脚尖一旋,猛的又旋起漫天雪雾,身子狂飙一般往后扑去。

        孟超然头也不回,身形直冲,足不点地一般飞出,在谈昙的身子即将落下的时候,一把抄在手里,随即身子一折,向着断崖那边急速的奔了过去。

        此刻他来不及和乌云凉说什么,但孰轻孰重,两人心头都是清清楚楚!

        天外楼的基业可以不要!两人的性命也可以不要;但,楚阳却不能因为孟超然受心创!

        心创的后果,足以让楚阳在对抗第五轻柔的战斗之中全面惨败!

        第五轻柔派人来杀孟超然,绝不会只是因为泄愤而已!一个人若是让仇恨蒙蔽了心智,就算是平常判断,也会失却平常心!

        这对于楚阎王来说,将是致命的!

        楚阳一败,则代表着天外楼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铁云六万万民众,也等于是沦落于铁蹄之下!

        所以孟超然虽然不怕死,但他现在却只能逃!

        整个天外楼九峰一园烽烟四起,孟超然却绝不能往这些方向任何一个去!

        这一次,金马骑士堂做主力攻杀孟超然,而黑血盟和神刀阁则是倾巢而出,围攻天外楼另外的几处基地!

        身后乌云凉怒喝战斗的声音越来越远,衣袂飘风之声却隐隐从四面八方传来……距离断崖,却似乎还有遥不可及的距离……“师父,放下我;你自己跑得快一些。”谈昙不敢挣扎,却是急促的出言哀求:“放下我吧!放下我吧!师父,求您了……”

        孟超然一掌拍在他后颈,谈昙顿时晕了过去。孟超然一边奔驰,眼中发出决然的神色,心中默默的道:“我孟超然若是连自己的弟子也抛弃了,那我还是孟超然么?”

        心中这么一想,顿时一股傲气从胸中直冲上来,这一刻,速度竟然加快了许多。

        但后方的敌人,却也发现了他的踪影。

        “他在那边!快追!”

        “只要杀了孟超然,在相爷那里就是大功一件!”

        “将孟超然的脑袋切下来,给楚阎王看看,这就是他跟我们金马骑士堂作对的下场!”

        “哈哈……不知道楚阎王那时候的表情是什么样子?我想一定很有趣。”

        …………孟超然冷哼一声,对这些故意扰乱自己心神的声音充耳不闻,只是埋头狂奔!但他虽然尽了最大的力量,却也知道,恐怕自己到不了断崖,就会被追上!

        后面追着的这几个人,每一个都不比自己弱!一对一,或者自己不怕,一对二,或者也能支持,但一对这么多……自己绝对没有半点侥幸的把握!

        难道今日最终还是要……死在这里?

        孟超然长啸一声,不再隐藏身形,身子如箭离弦,狂飙疾飞;极力运功之下,嘴角的鲜血逐渐渗出,一滴滴落在谈昙脸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