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这不应该啊……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这不应该啊……

        而对方虽然已经死了四个,剩下的人也已经受伤,但战力却依然比自己这边要雄厚!最主要的是:楚阳的身份不能泄露,更加不能死!

        但战斗的话,自己这边纵然最终能获胜,最少也要赔上两三条性命!

        所以孟超然在这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先把对方吓走!

        对方虽然进攻天外楼,与自己仇深似海,但无论什么事情,也要留住性命再说。

        孟超然的冷静,在这时刻发挥了最佳作用!

        对方四个人的确是已经心胆俱寒:两个领头的已经全部身死,自己等人又是全都受伤,现在的情况很明白:再打下去,只有一条路:同归于尽!

        “走!”恨恨的看了孟超然等人一眼,那位女武尊愤怒的挥挥手,连地上的同伴尸体也不收拾,掉头而去。

        孟超然淡淡道:“尚请回去转告第五相爷……今日的这笔账,天外楼记下了!”

        女武尊冷冷地哼了一声,并不回话,四个人,转眼间消失在风雪茫茫之中。这片血肉狼藉的战场上,就只剩下了五个人。

        孟超然看着对方身影消失,终于两腿一软,重重的摔倒下去,只来得及说一句:“楚阳,立刻!去断崖那边……”

        就昏了过去,脸如金纸,呼吸微弱。

        “楚阳?你是楚阳?”乌云凉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白发白眉的怪人,几乎不可置信。

        “我是楚阳。大师伯,别来无恙。”楚阳一手捂着小腹,从衣襟上撕下布条,将自己的伤口紧紧缠了起来。

        “原来真的是你……”乌云凉长长吐了一口气,一跤摔倒在地,艰难的笑道:“立即按你师傅说的做,我们快要不行了……”

        顾独行蹒跚地走过来,呛咳道:“九品武尊……真强!”他一直强撑着,但受伤的确不轻。

        孟超然等人固然是激烈战斗油尽灯枯,但楚阳和顾独行又何尝不是长途跋涉拼命赶来?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已经是最佳情况……在将楚阳和顾独行指引着带到那个隐秘的山洞之后,乌云凉心神完全放松,就顿时晕了过去。

        这个山洞在层层积雪之下,天空中大雪依然在纷纷扬扬,众人的足迹,刹那间就消失无踪。

        在众人离去之后不久,那几个金马骑士堂的武尊又带着一大批人赶来,但当然是扑了一个空。这些人,便是神刀阁和黑血盟两大门派围攻天外楼的人……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暂退,然后会和人手立即回来。在他们想来,这些人都受了重伤,就算逃……能逃多远?哪知道回去回来这么短暂的时间里,竟然已经鸿飞冥冥!

        四处搜寻了好久,始终没有任何发现,也只有恨恨收兵。

        雪层下,洞窟中。

        孟超然三人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楚阳为他们每人喝下了一瓶的生机泉水,性命已经无恙,但三人失血过多,尤其神魂损耗厉害,体力透支早已经达到了极点。这些却是需要慢慢修养的。

        而顾独行那对了一掌之后的内伤,在这两天之内也才将淤血逼了出来。至于楚阳的小腹就要恢复得快一些,不过也被剑灵好一阵埋怨。

        “有件事我始终想不通!”顾独行皱着眉头,盘膝坐着,百思不得其解的道:“同样是偷袭,同样是九品武尊,同样是刺中心脏!为何你那个就立即没气了,而我这个却竟然还能回国来打我一掌?这不应该啊!”

        楚阳咳嗽两声,道:“这个……这个……”

        “太不应该了。”顾独行说啥也想不通:“清清楚楚都是刺中了心脏!而且我还附上了无形剑气震荡,而且我的功力还比你高这么多的层次……为什么?”

        楚阳干咳一声,道:“或者是有些人长得比较怪,心脏生在了右边……”心中暗暗叫苦,心道,难道我要告诉你,我就是九劫剑主?我这柄剑有九劫剑的剑尖和剑锋在上面,已经相当于九劫剑的分身,岂能是你那凡铁所能相比?

        “我说的不是这个,难道我连刺没刺中心脏都不知道么?”顾独行郁闷道:“那是不一样的手感!我还没那样蠢!我是说他回过来打我一掌是应该的,但你那个直接就死了却是完全不应该的……”

        “为什么?”

        楚阳无力地看着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样子的顾独行,无奈地道:“这个……我咋知道?你应该去问他才对……”

        “草!”顾独行不吱声了。去问他?怎么问?那丫已经死了好的吧?

        到了第二天下午,乌云凉第一个醒过来,直到了第三天,孟超然才醒来。

        “你怎么来了?”孟超然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貌似很不满意的样子。

        “我是路过,咳咳……”楚阳嘿嘿一笑:“顺便上来看看。”

        “顺便?”孟超然狐疑的看着他,对他这句话分明不信,但终究再见到徒弟的喜悦冲没了心中的疑惑,慢慢的眉眼之间全是笑容起来,淡淡道:“刚才我还在想……你会怎么给我报仇,没想到,这仇却已经不用报了。”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如何能说不用报了?”楚阳哼了一声,道:“第五轻柔竟然敢如此做,我若是不让他付出代价,如何对得起师父十八年的养育之恩?”

        “没事就好。你的伤不要紧吧?”孟超然关切的看着徒弟。

        “我没事。”楚阳眯着眼睛笑道:“师傅你也没事。”

        孟超然这才发现不对劲,自己浑身的伤,内外伤均是严重之极,按说就算不当场死去,也是绝对的不死即残之伤,为何一醒过来就能如此的有精神?不由得大为诧异。

        乌云凉有些嫉妒的在一边看着这一对师徒,冷哼一声,道:“师徒俩人居然还黏黏糊糊,恶心……”

        “你这纯粹是嫉妒。”孟超然笑了起来,道:“这可不是一代掌门的风范。”乌云凉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师父别猜了,是因为这个。”楚阳献宝一般给孟超然递过去一个小巧的玉石水壶,里面哗啦啦的响。

        孟超然接过来,拔开玉塞,一阵清香传出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不由脱口惊呼:“生机泉?你那里来的这无价之宝?”

        “是机缘巧合得到的,师父果然见多识广,连这个也认识。”楚阳嘿嘿一笑:“这是徒弟孝敬师父的。”

        “那不行,你孤身在外正是最需要这个,给我这么多你自己咋办?”孟超然一瞪眼:“你自己收着,师傅我用不着。”

        “哎呀我还有,给您的您就收着吧。”楚阳咧了咧嘴:“师父,我能是那种自己一点也不预备的人吗……”

        孟超然还在犹豫,乌云凉已经伸过手来,眼中闪着艳慕的光:“小师弟,嘿嘿,反正你不要,不如给了我吧……”

        “你想的美!”孟超然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将水壶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这是我徒弟送给我的,你想要哇……找你那些徒弟去!”

        乌云凉一声长叹:“我要是能有一个这样出息的徒弟,本掌门就算立即死了,也算是含笑九泉了……”

        孟超然心中大畅,道:“虽然不能给你,但你需要的时候还是可以来喝点。”

        乌云凉愁眉苦脸的答应,心道,我这么拍马屁,还不就是为了这句话?老子也是堂堂天外楼的掌门,平常能是这种拍马屁的人么?

        “哇啊靠嗷……”谈昙悉悉索索的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楚阳,揉了揉眼睛才惊喜地叫出声来:“楚阳,你咋回来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声,你……一边盘坐的顾独行顿时皱了皱眉头,无奈的、无力的瞪了瞪眼,撕下一块衣襟,分作两片,将自己的耳朵堵了起来。实在是不堪忍受……以前罗克敌天天嗷呜嗷呜的叫,兄弟们就认为是难听之极。但现在跟这位谈昙一比,罗克敌的声音那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啊……接下来。

        “楚阳你看看,我这段时间是不是帅了?”谈昙一伸手在怀里一摸,突然惨叫起来:“嗷……那混蛋娘们,把我的镜子打碎了!”

        “镜子?!”楚阳瞪大了眼睛,浑身激灵灵一颤。

        乌云凉紧张的问道:“镜子碎了?那……吸灵圣鱼没事吧?”

        “吸灵圣鱼在我这里。”孟超然翻了翻白眼:“我怎么放心让这小子带着它战斗……”

        乌云凉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那边谈昙已经唧唧咕咕的拉住楚阳说起话来,转眼之间,已经从今天的袭击,说到了三月之前,从天上说到了地上,然后开始讨论自己的长相,滔滔不绝……孟超然脸色不变,岿然不动;对于这等情况,孟超然早已经习以为常,将神经磨练的无比大条,乌云凉在一边听着,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息……实在是佩服了自己的师弟:这么多年他对着这货,是怎么熬过来的……顾独行虽然捂住耳朵,但这声音却不能完全隔绝,听了一会只觉得心烦意乱,这比心魔还厉害,旁边有这声音,直接没法入定。长叹一声,眉头乱跳,回过头来:“楚阳,让你这师弟疗疗伤吧……他自从醒来就光说话了……”

        楚阳愕然看着顾独行,突然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拍拍谈昙的肩头:“兄弟,你太有本事了,能让这块木头加冰块这样的,整个九重天大陆你可是头一个……”

        “真滴么?”谈昙精神大振,将脸凑在了顾独行眼睛前面,就像是千古寂寞今日终于遇到了知音一般眉飞色舞喜不自胜:“这位大哥,你可是也为我风姿所迷?为我的英俊而倾倒?为我的帅气而……”

        顾独行惊恐地瞪大双眼,突然一声呻吟,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