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伟大的行动:抓捕楚阎王!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伟大的行动:抓捕楚阎王!

        终于完事。

        兄弟两人都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呻吟着。

        “妈的,小兔崽子进步了不少!”纪铸纪大少嘶嘶的吸着凉气,用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自己脸上的淤青,不干不净的大骂:“居然敢打我?我可是你大哥,自古以来长兄如父,你这个欺师灭祖的混账……”

        这句话,让一边的芮不通直接肚子疼:就您这样的,也好意思说什么长兄如父?

        “打的就是你这个兔崽子!”纪墨纪二少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一只手努力的想要抚摸一下自己饱受蹂躏的屁股,却又丝丝的吸着冷气,嘴里面嘟嘟囔囔。

        “纪墨,等回到家族之后,我会将你的行为源源本本的禀报给父亲,让他老人家来定夺你的罪名!更要呈交长老会,商议一下对你的处罚……哎哟喂……”纪铸恶狠狠地数着手指头。

        “啊!哥!亲哥!”纪墨顿时如丧考妣的哭丧起脸:“你我可是一奶同胞,心连着心,血连着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啊,我可是你的亲兄弟啊……你你你,你不会这样的狠心吧……万一你若是禀报了家族,小弟我可就完了,最少要被关进黑暗洞三年啊……”

        “哼哼!”纪铸冷笑:“那关我鸟事!”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替我保密?”纪墨悲壮的仰起脸,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条件嘛……很简单!”纪铸得意的厄斜着他。

        “说吧,我受得住!”纪铸英勇的道,满脸满身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等回到家族之后,你就将这些事全加在我身上……狠狠告我一状,然后让家族免了我的家主继承人的位置,我代替你受罚,就行了!”纪铸眨着眼睛,英勇献身的道:“谁让我是你哥呢……这等滔天大祸,若是不替兄弟扛起来,我还算是当哥的么?”

        一直忐忑不安的在一边的芮不通听了这句话,彻底的凌乱了。

        这……这算是怎么个说法的?

        “不!”纪墨激动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怎么能够让我亲爱的哥哥来帮我承担这样的罪名?!我决定了!就算是去黑暗洞,我也认了!”

        “不!二弟,你还年轻!黑暗洞应该我去。”纪铸亲切地道:“家族就交给你了……”

        “不!哥哥你才是家族的顶梁柱!”纪墨很坚决。

        “他妈的!你做不做这个家主继承人?”纪铸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眉头皱的紧紧的,眼中满是憋屈的怒火,有些发狂的征兆。

        “万万不行!杀了我也不做!砍我头也不做!”纪墨慷慨激昂:“可下跪可磕头,二公子之位不能丢!头可断血可流,此身不可不自由!”

        “哇呜……”纪铸抓狂的扑上来,两手一下子卡住纪墨的脖子,用力摇晃,咬牙切齿:“你……做不做?!!”

        纪墨被掐的吐出了舌头,却还是英武不屈的艰难道:“就……是……不做!”

        芮不通傻了眼。见惯了听惯了别的家族为了家主之位,兄弟两人你死我活的斗来争去的桥段,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兄弟两人竟然在互相推脱……只不过当个家主而已,至于这样么?

        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看面前这两位都是能躺着决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货,让他们当家主……也实在是有些难为人了……这种情况,让芮不通一个劲的咂舌感叹:“这可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二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纪铸突然无力的松开了手,痛哭流涕:“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你看我这懒散的邋遢样子,像是做家主的料子么……我已经快要被父亲和长老们逼疯了……天天学那些狗屁礼仪……”

        纪墨放声大哭:“大哥,您就看在弟弟我还年幼的份上,饶了我吧……我年轻的心灵可经不起那样的摧残啊呜呜呜……”

        兄弟两人抱头痛哭……芮不通头晕目眩,咕咚一声摔倒在地,终于忍不住以头抢地,两手捶打着地面放声大哭:“你们哥俩就饶了我吧,可怜我都崩溃了……”

        …………一片闹剧之中。第五轻柔的金马骑士堂高手云集,已经包围了接天楼。

        景梦魂亲自带队,全副武装,全神戒备!

        这次行动,抓捕楚阎王!

        景梦魂完全相信,这将是最近几年来最大的一次壮举!这一次的行动,绝对可以载入史册!

        “目标还在吧?”景梦魂低声问。

        “目标一直在。”负责监控的是一位武尊,眼中露出喜色,强忍着兴奋地道:“属下一直紧密注视,透过窗帘看去,那人一直伏在书桌前面,似乎在看什么东西或者研究什么。没有移动过。”

        “确定?”

        “确定!”

        景梦魂放心了,直起身来,满意的笑道:“此次行动若是成功,必为你记上一大功!”

        “全靠王座提拔!”那位武尊笑容满面的行了个礼,只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如同腾云驾雾。

        “各小队注意!”景梦魂双目电闪,凌厉到了极点的目光从属下们脸上依次闪过,森然道:“这次行动,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有失!这可能影响到大赵的霸业!和第五相爷一统天下的宏伟蓝图!知道么?”

        “真的这么严重?”有位九品武尊狐疑的道。

        “不怕告诉你们,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景梦魂充满了顾忌的指了指那个窗口,压低了声音,却让人更加觉得森然:“……就是楚阎王!”

        “楚阎王!!”所有人大惊失色,有人甚至忍不住就要叫出声来!

        太震撼了!太意外了!太……竟然是楚阎王!啊啊啊啊!

        景梦魂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那位即将叫出声来的武宗的嘴,随即噼里啪啦就是一连串的耳光子甩了过去,声音极低的怒骂:“操逆娘!喊什么!万一打草惊蛇……”

        那位武宗被捂住了嘴,脑袋被打得左右摇晃,头发散过来散过去如海底藻类遭遇了海啸飓风;景梦魂一松开手,他就噗的一声吐出满嘴的血水和三颗牙齿,居然还兴奋地问道:“真滴是楚阎王?”

        景梦魂鄙视的看着他,再看看其他人,骂道:“看你们这不堪大用的熊样子,只是抓一个人而已,值得这么兴奋?我们抓过的人还少了?”

        所有人一齐点头如鸡啄米。却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眼中的兴奋。

        楚阎王哎……楚阎王嗳……景梦魂虽然在训斥他人,但这位一向冷静如冰雪,镇定如恒,已经在刀山剑林中打滚了一辈子老江湖,也已经忍不住激动地脸都红了。

        这……真的是楚阎王啊!

        景梦魂偷偷咽了一口唾沫,道:“注意!听我命令!”

        “在!”

        “一队二队三队!”景梦魂的声音低沉急促,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在!”气势昂扬。

        “严密封锁各个路口!行动一开始,就算是一只老鼠,也不能让它钻出去!”

        “明白!”

        “四队五队六队!”

        “在!”

        “严密封锁高空!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不能让它飞出去!”

        “明白!”

        “七队八队九队!”

        “在!”

        “统一协助!”

        “明白!”

        “无天!”

        “在!”阴无天上前一步。眼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楚阎王将他的大哥阴无法弄的残废,这可是不共戴天的血仇,如今,终于到了报复的时刻。

        “你亲自率领你的本部人马,从窗子强攻!”

        “明白!”

        “剩下所有人员,跟随我从正门入!”

        “是!”

        景梦魂指挥才能不容否认,领袖才能也是可圈可点,很快就全部安排得当,一应人等都已经安排到位!

        万事俱备!

        景梦魂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心脏激烈的跳动,似乎要从胸口蹦出来!呼吸急促,宛如一个个数十年的老处男在这一刻成了刚刚进入洞房的新郎发现了新娘那无比美妙的**就这么玉体横陈妙处皆露……跐溜……有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景梦魂,只等着他那手势一挥。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

        不动了。

        好漫长……终于,所有的小队都到达了指定的位置!

        景梦魂的眼中猛然发出了亮光!

        所有人都是呼吸猛然屏住!

        景梦魂的右手缓慢的举起——所有人的心脏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下一刻!

        景梦魂猛的一挥手,声音低沉却如同摄动了每一个人的灵魂那般,以至于众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晕眩了一下——“行~~~动!”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景梦魂甚至都有些头摇尾巴晃了……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王座的激动,就在景王座这句话发出的一瞬间,一道道人影利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之敏捷快速,绝对超过了他们的最高水平!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时刻突破了那样的亢奋!

        这次行动,将是金马骑士堂成立以来最完美的一次行动!

        逮捕楚阎王!

        景梦魂的身子闪电一般掠出,一马当先的到了前面,一股青烟一般掠过了数十丈的距离,化作一个有形无质的幽灵,进入了接天楼!

        下一刻,便如一缕游动的青烟,已经无声无息的贴着楼梯疾蹿而上!

        刷刷刷……终于!

        到了!

        面前紧闭的房门,就是楚阎王的住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