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谁言此生无憾事

第三百三十一章 谁言此生无憾事

        “消……消失了有……应该有……半月时间了……”那人哆哆嗦嗦的道:“连监控的人……也……也也一起消失了……”

        “混蛋!”景梦魂猛然站起,一脚踢飞了桌子,跳起脚来怒骂道:“一群废物!一群王八蛋!”

        他来回的在房中绕圈,急吼吼的,就像一头关进了笼子里的老虎,一脸的狰狞,一身的戾气。

        转了一圈回过头发现那家伙还在眼前,不由怒从心头起,啪的一巴掌甩了过去,骂道:“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膈应人?!还不滚!”

        话音没落,只见那人的脑袋直接骨碌碌的飞了出去,颈腔中咕嘟嘟冒出鲜血,却是他在狂怒之下出手不知轻重,竟然一巴掌直接把那人的脑袋打下来了……“草!”景梦魂狂龙一般冲了出去,一路怒骂不绝:“给老子查!狠狠地查!哪怕就是将这个大赵掘地三百丈,也要给老子将他找出来!”

        四周所有的人见到这位第一王座疯狂的样子,都是战战兢兢噤若寒蝉。哪一个也不敢多喘一口气。

        “查查查~~~~”景梦魂悲愤欲绝的仰天大吼一声:“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啊啊啊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啊啊啊……”

        这句话之中贯注了他几乎全身的元力,远远地传了出去,远近皆闻。

        声音之中,那种极度的憋屈、郁闷、悲愤和恨不得要吐血的那种竭斯底里,让所有听到的人均是忍不住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到底咋了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就算是牵到军队的战马棚中脱光了衣服给战马喂了春药然后轮换了一千匹之后也不能悲愤到这种地步吧?

        楚阳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化妆。君麓麓和蔚公子一左一右的看着他从现在的面貌一点一点的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且从身形脸型神态眼神任何方面都看不出破绽,不由的均是啧啧称奇。

        活脱脱的一个四旬左右的人站在面前,包括眉目发鬓之中的风霜折磨,也包括眼中历经的沧桑世故!那不经意之间流出的黯然,那回首之际表露出的对逝去岁月的淡淡的失落和怅惘……就算是君麓麓,猛然看到的话,也会认为这就是君清扬本人在自己面前了。

        至于那位正牌的‘君清扬’,则在楚阳完成易容之后,立即打扮成一个虬髯粗豪汉子,立即下船,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他的任务只是露一露面;接着就可以回到中三天了!现在的下三天,君清扬只有一个——不管真假,都是真的!

        三个人围坐在桌案前,摆酒相庆。

        “清扬,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蔚公子端着酒杯,似笑非笑地斜眼看着楚阳,道:“这眉宇之间的沧桑,是怎么假装出来的?你教教我。”

        “这很简单啊……”楚阳一杯酒下肚,苦涩地笑道:“只要你与心爱的人死别一次,心爱的人就死在你的怀里……然后,你再被自己最亲的兄弟出卖一次,命丧离恨天。然后带着记忆重新活一次这一世……我保证就算你是婴儿,你的眼中也会有沧桑感的。”

        “哈哈哈……”蔚公子笑出了眼泪,前仰后合:“死一次?重新活一次?哈哈……你可真逗,他奶奶滴,本公子还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会说笑话。”

        “但这样真的能体悟到人生的味道。”楚阳认真的表情只是惹起了蔚公子又一阵大笑。对于这样的事情,任是谁当否不会相信的。

        比如你我,突然有一天咱们一个朋友站在面前说:嘿,哥们,我是重生回来的!我记得你上辈子要饭去了……不知道你们什么反应,反正我当场就会抄起一本实体的傲世九重天一下子拍过去,连续拍直到拍死:草,你以为你是楚阳啊!……“蔚,此事可行啊。”君麓麓嫣然一笑,眼波盈盈的看着蔚公子,悠悠的道:“只不知道……若是真的这样子,死在你的怀中的,是谁呢?”

        “咳咳……”蔚公子狼狈的咳嗽了起来,站起身道:“我去拿酒……”

        君麓麓眼中露出一丝幽怨。

        蔚公子拿着一壶酒回来的时候,迎面碰上楚阳意味深长的目光,不由老脸一红,打着哈哈道:“怎么,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蔚兄,问你一个问题。”楚阳淡淡的道:“以你的修为,你能活多久?”

        蔚公子失笑道:“这小子,又来摸我的海底。”他端着酒杯沉吟了一会,道:“若是不受致命之伤,不死在别人手里……应该有个几百年上千年可活吧?”

        他用的是不确定的口气。

        楚阳就微笑起来,道:“若是在你死的时候,你还有遗憾……你有没有重新活一次去弥补的机会?”

        “……”蔚公子看着他,突然无语,沉吟了一会,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此生焉知来生事?”

        “不错。”楚阳轻叹道,同样也是一杯酒灌入喉中,手指轻轻拍着大腿,轻声吟道:“此生焉知来生事?红颜芳华有几时?花开花谢幽谷里,谁言此生无憾事?”

        蔚公子浑身一颤,刚刚端起酒杯停在空中,酒水却突然溅了出来,啪啪滴在桌上,一一片酒渍。

        “就如这片酒渍……此刻还有酒味,慢慢的,就干涸了,只留下一片痕迹。但纵然千秋万古之后,这张桌子也不能否认,曾经有一片酒渍,就在自己身上消失了,死亡了。”楚阳轻叹道:“人亦如是!”

        蔚公子低下了头,默默的不语,似乎心中在做着一个艰难的选择,良久,一仰头,将手中还剩下的大半杯酒涓滴不剩的倒进口中,仔细的咽了下去,沉沉的道:“虽然浪费了不少,但毕竟我还是喝下了绝大部分的美酒。我的人生……不会有遗憾的。”

        楚阳哈哈大笑。端起酒壶,为自己满斟一杯,端起来一饮而尽,道:“如此美酒,就算浪费一滴也是遗憾啊……”

        蔚公子嘻嘻一笑,道:“不过以后都不会浪费了。啊麓,你说是不是?”后面一句话,却是涎着脸向着君麓麓说的。

        君麓麓俏脸飞霞,手足无措,一代琴绝,此刻就如同小女儿一般娇羞,手忙脚乱的狼狈嗔道:“我才不明白你们在说的什么东西……两个大男人喝醉了酒说胡话……也不知羞……”

        “嗯嗯,我承认我喝醉了……说的是胡话。”楚阳嘿嘿一笑:“蔚兄,我再敬你一杯。这酒好喝啊。”

        “那是,那是。”蔚公子笑吟吟的道:“这可是本公子的酒!不好喝还像话?”

        “哈哈哈……”两人推杯论盏,喝的热闹之极。

        君麓麓终于受不了两人越说越露骨,娇嗔的哼了一声,掩面站了起来,又羞又喜又是慌张又是狼狈的骂道:“真受不了你们……哼!”

        纤腰一扭,留下一阵香风,消失了。

        “奇怪了……我们喝酒喝的好好的,她怎么就突然害羞了?”楚阳高声笑道。

        “哈哈……她怕我今天晚上偷着喝酒……”蔚公子手舞足蹈,哈哈大笑。突然嗖的一声,一只鞋子从另一边纱幕之后飞了出来,正正的打在他头上。里面隐隐的传出来一声娇嗔的‘哼!’

        两人大乐。

        琴音响起,这一次的琴音,缺少了以往的那种高高在上,变得缠缠绵绵,似乎是一对情深意重的男女好事终谐;透露着少女的娇羞喜悦满足,还有一点点期盼之中的……喜气洋洋。

        楚阳哈哈大笑,推杯站起;道:“哎,你有酒喝,我没有,回去睡觉了。”蔚公子乐不可支的指着他骂道:“你这个贫嘴,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改改,莫要把你的酒弄洒了……”

        “我的酒,不会撒的。”楚阳一笑,转身出门。

        琴音一变,悠扬而起,带着深深的感激。楚阳凝神倾听,却是一曲《谢君恩》。

        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哈哈大笑道:“我可不是皇帝。不过……真的要谢我的话……”

        他向着蔚公子挤挤眼:“你又欠了我一次,过一段时间,我会去中三天找你要的。”

        蔚公子挑了挑眉毛,道:“若是你带你的好酒去……我更加的不会吝啬。”

        “一定一定。”楚阳大笑着,扬长而去。这次是真的回去睡觉了。

        蔚公子静静地坐在桌子前面,嘴角含着微笑,喃喃地道:“若是在你死的时候,你还有遗憾……你有没有重新活一次去弥补的机会??”

        突然摇了摇头,曼声吟道:“此生焉知来生事?红颜芳华有几时?花开花谢幽谷里,谁言此生无憾事?好诗,好诗。楚阳,我现在真的有些欣赏你了。”

        说完,站了起来,低声道:“这里的酒喝完了,可那杯酒让不让喝?”皱着眉头踱了两步,道:“不让喝也得喝!”

        就往里冲了进去。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和缓的响起:“蔚兄可在?第五轻柔求见!”

        蔚公子顿时止住脚步,木偶一般愣住。良久,才恨恨的吐了口唾沫,骂道:“这混蛋来得真不是时候,本公子刚想着去喝酒……正憋得难受,他就来了……”

        噗!一个枕头从里面飞了出来,砸在他脸上,君麓麓羞窘的声音道:“人家来找你,你还不快去?”

        蔚公子长叹一声,转身往外走去;心中暗暗发狠:“第五轻柔,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一步一步重重的去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