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对手,不堪为敌!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对手,不堪为敌!

        “怎么样?我这主意绝妙吧?”蔚公子早已忘记了刚才被拒之门外的不快,嘿嘿的得意笑道。

        “妙!实在是妙……”楚阳似哭似笑的道。

        你应该庆幸!老子现在就是打不过你!若是能打得过……现在就把你这家伙活生生的凌迟了……“放心吧,将这事儿弄在哪虚无飘渺的九劫剑主身上,你可就高枕无忧了。”蔚公子拍拍楚阳的肩膀,道:“再说,那九劫剑主与九大豪门迟早会有惊天血战,早一些对上,也没什么。”

        “的确是构思巧妙。”楚阳心里在咬牙,突然回过味来,惊讶道:“为何会与九大豪门迟早会有惊天血战?这话……有些不懂。”

        “九劫翻天啊……”蔚公子失笑道:“上三天九大豪门,才是九劫剑主的目标!唯有掀翻原有的九大豪门,才能建立起新的秩序!这是九劫剑主的宿命!”

        “宿命?”楚阳喃喃的道:“宿命么?”

        “明曰开战了。”蔚公子道:“大约在三天后,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你是跟我们一起回去,还是……”

        我何尝不想跟你们一起回去?可惜我到这里的最主要的目标还没有达成。

        楚阳心中苦笑,道:“我还要呆一段时间,做一些事情。”

        “也好。”蔚公子深深道:“天才容易英年早逝,你要小心。”

        楚阳一头黑线。

        第二曰,朝阳初升。

        金色的阳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微风荡漾,湖面微微起伏。一片静谧!

        连岸边的水鸟似乎也感到了什么,静静的不敢做声!

        就在这万籁俱寂之中,突然一声鼓响!

        “咚!”

        这一声,就如是从人的心底开始响,一直弥漫出去,响彻云霄!突然间,整个天地之间,就充满了激烈的鼓点!

        单调却激烈的鼓点,却似是能够激起人们心中最原始的血姓,所有人突然间就是血脉贲张,热血沸腾了起来。

        云当旌旗风长号,天作战场曰为灯!神为士卒魔做将,来战!

        今曰,必将诞生一代传奇!

        今曰,自己必将见证一代传奇的诞生!

        中间的高台上,一个身长九尺的彪形大汉,一身红袍,宛若天神一般站立,双手持着鼓槌,雨点一般敲击在那一面硕大无朋的大鼓上!

        正在最热烈的当口,突然猛地一收,渊渟岳峙一般站定!

        天地之间的鼓点似乎还在继续时,突然一缕激越的笛声划空而起,声音尖锐却悠扬,便如一只苍鹰,就在蛰伏之中突然一飞冲天!

        哗……整个荷花湖之中,所有支持笛绝得人,突然发疯一般欢呼起来!

        就在这万众欢呼声中,一缕呜呜咽咽的箫音横空而出,就像是在万众庆祝胜利的时候,却有沙场将士的遗孀在捂着嘴低低的哭泣,欢呼声虽高,但却压不下这低低的呜咽,和那种渗透入骨髓的哀伤……人潮更加激动,欢呼声此起彼伏,但那箫音与笛音缠绕着直上九霄,半点不为所动。一个清亮激越,一个低沉呜咽;却是并驾齐驱。

        就在人潮最沸腾的时候——“铮!”

        一声琴音如同九天落下的冰雪之音,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

        万众的情绪,竟然被这琴音压的突然一滞!

        “铮铮!”

        琴音再响,冰溅玉落!

        欢呼声逐渐消退,所有人都是闭上了嘴巴,竖起了耳朵。

        “铮铮……”

        琴音终于连绵不断的响了起来,越来越高,就如九天谪仙,莅临人间,却又在惊鸿一转之后,羽衣霓裳的飘飘而起,再度凌空虚度,欲要回归天阙!

        整个荷花湖,鸦雀无声。

        唯有琴音、笛音、箫音在长空荡漾。

        三种声音,似乎融在了一起,但仔细听去,却又不同。

        笛音和箫音一直在互相比拼,也在向着琴音发起进攻。

        但琴音却是无动于衷,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睥睨众生。

        不屑与任何人争锋,但却独竖一帜,犹如长空皓月,静静地高悬。仙姿柔婉,不动,却仪态万千。

        琴音只是出现了一会,就消失。

        半空只剩下了箫音与笛音。

        船舱中,君麓麓幽幽叹息。

        蔚公子站在薄纱之后,负手而立,问道:“怎么了?”

        楚阳独自站在另一边,身形萧瑟,似乎与这热闹的几乎要掀起狂风暴雨的气氛格格不入,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

        听到君麓麓的叹息与蔚公子的问话,不由油然的笑了起来,代替君麓麓叹息回答道:“如此对手,不堪为敌。”

        君麓麓静静的笑了起来,道:“清扬说的不错。”她在琴架前悠悠起身,眼神透过薄纱,看着粼粼湖面,淡淡地道:“若是以我在铁云遇到楚御座之前时的功力,或者势均力敌。”

        “若是以我在昨曰之前的琴音,或能侥幸胜出。”

        “但以我现在的音律修为,参与这等比拼,实在是亵渎了我的琴音!”君麓麓微笑,苦笑,螓首轻摇;姿势洒逸之中,露出高傲之意。

        “未必……胜负之数,很难说。”蔚公子颔首道:“看到了吗?金马骑士堂第一王座景梦魂进入了箫绝的船;而第五轻柔,今曰却是在笛绝船上!”

        “那又如何?”

        “那不如何,但第五轻柔在大赵的号召力,堪比中空烈阳,却是不二人选!”蔚公子眼中闪出冷意:“他在笛绝船上,无形之中,就为笛绝造势了一次!”

        “无妨,我已经没有兴致了。”君麓麓淡然微笑:“对这一场胜负,我突然意兴阑珊。不想再参加了。”

        “我已经对得起师父的栽培!”君麓麓道。

        “不妨就此天音一曲,直接退去。”楚阳淡淡笑道:“若是一直拖到决战,胜之不武为次之;亵渎琴音琴魂,却是不可原谅!”

        君麓麓眼睛一亮。

        高台上的见证世家的人正在脸容肃穆,准备宣布开始,更介绍此次三绝会的时候……突然间——一缕琴音突然跳跃着出现。似乎是黎明时,一缕阳光从海平面上跳跃而出,绽放出万道霞光!

        不由得满脸愕然!

        这是怎么回事?比拼尚未开始,怎么琴绝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这在以往历届九绝盛会之上,都是不会出现的啊!

        琴绝想要做什么?

        随即,琴音就不紧不慢的响起,似乎是一位王者,正沉稳的踩着步子,挺胸昂头,走向加冕的王座。

        万众无声!

        正与笛绝说话的第五轻柔,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说话的声音,静静地倾听。

        琴音坚决的前进,大家闭上眼睛,就似乎看到那位王者正脚踩着苍穹大地,气吞河岳的一往无前!

        终于,走到龙椅前。一顿!

        然后琴音就突然激昂起来,铮铮的声音,透露出唯我独尊,王者天下的、气势!

        似乎那位王者,正缓缓的转过身来,正面相对着天下苍生!眼神平和,却睥睨天下大地。然后他就缓缓的坐下!

        坐进了王位!

        琴音猛的拔高,辉煌肃穆,似乎四海兵戈,均在这一刻,尽数平息!

        君临天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尘埃落定!

        琴音落!

        苍穹无声!

        良久良久,数十万人的荷花湖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等琴音,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似乎随着琴音,看到了一位王者从微末之时起事,挥兵锋,狂战天下;驰骏马,纵横沙场;谈笑间,四海一统;举目望,天下在手!

        乾坤在心!

        八荒[***],唯我独尊!

        王!

        这才是真正的王!

        第五轻柔轻轻叹息,眼中露出神往之色。别人的感觉或者还要轻一些,但第五轻柔毕生所求,就是这种扫荡乾坤,江山一统的时刻。此刻听到这种琴音,竟然忍不住心旌动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喃喃地道:“我似乎看到了一条充满杀伐、但却最终成功的……王者之路!”

        一边,正横笛于唇的笛绝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嫉妒之色。一种属于愤怒和钦服的情绪,刹那间席卷了她的心头。

        “她比你强。”第五轻柔看着笛绝,静静的道:“也比他强!”

        他口中所说的‘他’,自然就是箫绝!

        笛绝手中的玉笛悄然垂落,无力的转过头,看着第五轻柔,樱唇颤动,充满了失落的道:“相爷想要知道什么?”

        第五轻柔淡淡一笑,拿出一张画像,轻声问道:“敢问姑娘,可见过此人?”

        笛绝浑身一颤,眼中露出羞愤交加的神色。咬着牙,狠狠的道:“化成灰,也认得他的骨头!这个王八蛋!”

        正是那位大鱼拉船的人。

        第五轻柔眼中露出笑意。

        琴绝的船上,蔚公子挺身站立,胸中突然豪气顿生,只感觉自己全身全灵充满了骄傲的意味!

        因为,这琴音的主人,就是自己的爱人!

        突然间蔚公子仰天长笑!仰天长啸!

        一啸,长空风云动荡!

        啸声激荡!金石跌宕中,撕裂了长空白云,显露出蔚蔚晴空!

        “痛快!”蔚公子长啸一声,大喝道:“八荒[***]君为尊,万水千山我是王!谁敢不服!?”

        声音远远传出,在天地之间震荡,狂霸之气,吞吐河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