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鬼音王座君清扬?

第三百三十五章 鬼音王座君清扬?

        等到所有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琴绝的船已经静静地退了出去,留下了好大的一个空。

        “这……君姑娘!君姑娘!”见证方傻了眼,连声呼叫着,就要追上去。

        船头传来君麓麓静静的声音,带着些淡然:“对不住了。这一次三绝盛会,琴退出。”

        大船悠悠缓缓的驰离,那人呆若木鸡!

        退……退出?

        “再办下去,还有意思?”第五轻柔哼了一声,道:“谁胜谁负,已经是一目了然!要你们这些见证世家又有什么用!至于三绝会,招惹数十万世俗人前来这里聚会,简直是俗不可耐!这跟争夺青楼的花魁还有什么区别?”

        见证世家的人一阵无语,对于这位大赵的第一权势人物的文化,根本不敢回话。

        “故作清高而已。”笛绝冷哼一声。

        “哦?难道你以为,你的笛绝之名,比她要强?”第五轻柔有些不满,他能够隐隐察觉到琴绝的心态:这种档次的争锋,已经不屑参加了!

        所以人家离去。

        但人家都走了,你还在唧唧歪歪,就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吧!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你拿什么不服气?

        “不敢,她确实比我强。”笛绝实话实说:“不过,这种姿态,太高高在上,让人不喜。”

        “若是你到了如此高度,你也会如此。”第五轻柔微微喟叹一声:“这就是另一种领域的……高处不胜寒了。”

        “琴绝这一走,这一次三绝盛会就这么无疾而终了!”笛绝恨恨的咬着嘴唇。

        “她跟你们,跟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第五轻柔淡淡道:“你应该庆幸。”

        笛绝叹了口气,道:“相爷,此番前来定是有吩咐吧?”她自然明白第五轻柔的意思。就这样结束,总比万众评出来之后要好。自己起码没有在明面上落败,但心中这一口气,却是根本咽不下去。

        “我想要知道这个人。”第五轻柔点着桌上的画像:“把你所知道的,一点一点……事无巨细的全部说出来。”

        他的声音里,透露着不容违拗的命令!

        “这个人……我了解也少;只是从他破坏了箫绝的出场才知道,从那时才开始了解,才知道这个人在这荷花湖上已经呆了很长时间。”笛绝回忆了一下,才慢慢的说了起来。

        “在荷花湖上已经呆了好长时间……”第五轻柔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眼中神色深邃如海。

        笛绝慢慢地说着。

        第五轻柔在心中不断地推算,推测,然后推翻,重设……刹那间已经纠合了数十个可能,然后在脑海之中一一排除。

        直到琴绝说完,第五轻柔已经在心中理出来了两条线。

        一条线:若是这个人是九劫剑主,那么……他此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何在荷花湖滞留这么长的时间?

        这个人,在荷花湖现身,与蔚公子战斗之后,又回到了这里……这其中定有原因。

        荷花湖,难道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另一条线:若不是九劫剑主,会如何?那会是谁?会不会是……楚阎王或者楚阎王的人?

        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这个荷花湖,应该就是重点。

        第五轻柔心中在激烈的思考着,脸上却是一片平静。

        笛绝说完之后,就一直忐忑不安的看着第五轻柔,不敢出声,生怕打搅了第五轻柔的思路。

        现在的第五轻柔,在笛绝眼中就像一座巍然无法攀登的高山,一动,就可以让她粉身碎骨!

        “罢了。”第五轻柔睁开眼睛,道:“还有么?”

        “一共就这些。”笛绝低头道。她可是将什么都说了出来,包括自己企图让那人去偷琴的事情。这种丢脸的事她本来不想说,但在第五轻柔的注视之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隐藏住什么!

        只能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嗯,看在你还算坦诚的份上,我送你一句话。”第五轻柔慢慢道:“若是想要保住你自己的姓命的话……立即隐姓埋名,退出中州,在最短的时间里,走得越远越好,越偏僻越好!”

        “为什么?”笛绝脸色顿时一阵惨白,刹那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她只是一个音乐世家的女孩子,如今有幸参与这三绝之会,就打定了主意,要不惜一切代价一举成名,从今以后能够留在中州,有机会与权贵交往,成就自己的一生盛名!

        万众瞩目,才是她之所求!

        为此,作为一个女子,除了自身努力之外,她也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隐姓埋名退出中州……那岂不是一生所学就这么荒废了?

        “没有为什么。”第五轻柔安然道:“这是你自己惹得祸,自己要承受!若不走,姓命难保。纵然是现在走……你能不能保得住姓命……也很难说!”

        说完,第五轻柔就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还请相爷指一条明路!”笛绝立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有些人,不是你能够得罪的!”第五轻柔道:“哪怕只是还没有实施的一个想法,但在有些人眼中,也是必杀之罪!”

        “相爷是说……偷琴之事?”笛绝脸色惨白的问道。

        “不错……”第五轻柔缓缓道:“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够得罪得起的!行走江湖,最要紧的就是眼色,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下场都不会很好的。”

        说完,第五轻柔下船而去。

        笛绝怔怔的退后两步,突然跌坐在椅子上,全身无力,似乎再也站不起来。她万万想不到,同属三绝的琴绝,竟然是自己连想都不能想的那种超级势力?

        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能这么大么?

        第五轻柔刚刚下船,就看到了蔚公子,正往这面而来。心中叹了口气,迎了上去,道:“蔚兄竟然没有离去。”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办。”蔚公子淡淡地道:“与你无关。”

        “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是么?”第五轻柔淡淡道。

        “其心可诛!”蔚公子停住了脚步,突然沉默了下来,道:“你要保她?”

        “不是。”第五轻柔道:“刚刚问了她一些事,也算是帮了我一句话。不过蔚兄若要下手,我不会阻拦。”

        在他们这种人眼中,笛绝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一千个,那也是无关痛痒。不过就是一句话之间的事情而已。

        蔚公子哼了一声,道:“第五轻柔,我不杀她就是,不过是一个吹笛子的,就给你这个面子也无妨。不过……我们竹子有个人要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照顾?”第五轻柔顿时笑了:“竹子的人,还需要我照顾么?”

        蔚公子笑了:“这里是大赵,你第五轻柔的地盘。这句话,你说过的。”

        第五轻柔也难得的笑了起来。

        笑声中,一个人已经走到面前。

        “他叫君清扬。”蔚公子很是轻松随便的道:“第五兄,多给予方便吧。哈哈……”

        第五轻柔也笑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这个君清扬,四十来岁,头发稍有些风霜,目中神色和手眼以及皮肤肤色,都看得出来,这个人曾经经历过一些故事。

        一些惨痛!

        甚至眼中的那份浑浊,也能让人升起一种人生的感悟一般。

        这个人,应该在竹子之中地位不低。第五轻柔心头升起这样的想法,礼貌的点点头。心中却还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个人似乎很熟悉……“这位君兄……我们是否见过?”第五轻柔谨慎的问道。

        “第五相爷这话说的,我还是第一次到这下三天来。”君清扬的声音很奇怪,有一种金属的摩擦的声音,很是怪异。

        “难怪,原来是君王座。”第五轻柔顿时释然。

        君清扬,竹子的重要人物;王座高手。此人年轻时曾经受过重伤,咽喉被割裂过,虽然命大没死,但声道却被整个的破坏,伤好以后说话声音却怪异的很,让人一听就毛骨悚然。

        被中三天黑道誉为:鬼音王座!

        第五轻柔知道此人,但却从没见过。此刻听到这声音,顿时认了出来。因为这种声音,恐怕普天之下也不会找出第二个!

        “相爷可以直接叫我鬼音的。”君清扬笑了笑,道:“反正被人也这样骂了几十年了……”

        “哈哈……”第五轻柔一笑。心中疑虑顿时却也消失了,道:“君王座亲身到此,还需要什么照顾!”

        “他现在受了伤,修为有些受损……”蔚公子皱眉道:“所以……第五兄……”

        “蔚兄放心就是。”第五轻柔爽快地道:“别的不敢夸口,不过……在这大赵若是被人伤害了我第五轻柔的客人……那也就真成笑话了。”

        蔚公子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这话,我信。”

        那位君清扬也轻轻地笑了起来,眼神闪烁了一下,道:“那就麻烦相爷了。稍停,我还要去荷花湖一次,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得到九节莲藕。若是不能,就离开中州,去别处找寻……呵呵……”

        第五轻柔明白了。九节莲藕有一个天下人共知的特姓,那就是治疗声音的创伤。看来这位鬼音王座嘴上虽然不说,但对自己的声音还是很在意的……“无妨,我会派人大力协助的!”第五轻柔微笑。

        三人相对而笑;但各自的笑容背后蕴含了什么……却是都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