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九劫剑,第三截!

第三百四十二章 九劫剑,第三截!

        “难道是……这家伙的内核?但……灵兽的内核岂不是都在脑袋里面吗?这只怎么在肚子里?”楚阳正在想着,却是突然天旋地转,身子剧烈震动,似乎这头毒龙蛟在亡命的奔驰翻滚起来……却说这毒龙蛟绝对没有想到,一口吞下去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生物,竟然会导致自己的肚子里面直接连续不断的爆炸起来。

        这一阵爆炸,几乎将它的体内的血肉全部炸空!在这种绝对致命的伤势之下,它竟然一时还没有死。疯狂的在水底急剧的翻滚乱窜起来!

        几乎就是在眨眨眼的时间里,就绕着水底盘旋了数周,刹那间,这个水底世界就被他搞成了一团糟。

        然后五十几丈长的身子如同潜龙升天一般向上窜去!

        一边疯狂挣命的奔驰,口中一边流出鲜血和碎肉来……那一双明珠一般的眼睛,已经变得黯淡绝望……但他冲上去不过两百丈,就突然间失去了生命!

        然后硕大的身子在即将冒出水面的时候,就这么突然停止了动作,圆睁着双眼,呼呼的往下沉了下去。

        但他那巨大的力量和身体带动的水流却是依旧汹涌澎湃的往上冲去………………阴无天生了半宿闷气。

        先是听着那位君王座鬼哭神嚎的嚎了半天,然后就没了动静。

        阴无天本想出一口恶气就算了。这小子在这等深夜,去哪里找九节莲藕?那不是开玩笑么?

        没人帮忙,更是什么都做不了!

        就看着他泡在水里半夜泡成白皮鸡也就好了。

        但自从最后一次听到叫声之后,一直到现在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水面上平静之极。阴无天心中就有些忐忑了……水底无法呼吸,就算是以阴无天的王座修为,深入水底的话,恐怕也撑不到半个时辰!这跟功力深浅关系并不大。是人,你总要喘气的。

        但这位君王座却是已经在水下面待了一个时辰了!

        阴王座慌了。

        妈的,这牛皮烘烘的家伙不会是活活的淹死了吧?

        虽然在这样平静的水中想要淹死一位王座等于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现在阴无天却不得不这样想了。

        一个时辰不出来,除了变成鱼之外,活人是根本做不到的。

        所以阴无天顿时忙了脚丫子:第五相爷可是严肃的交代过,要好好的招待好、保护好这位君王座的。这可关系到与中三天竹子的关系!

        自己看他不顺眼,晾他一下,斗斗气谁都是可以的。但若是让他死了……谁知道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

        所以阴无天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之后,就急了眼,叫起所有人来,大家都到湖边寻找。

        但找来找去,几乎每一株水草都找遍了,还是没有。

        这下子阴无天抓了瞎。自己这么多人守候在岸边,没有一个人见到这位爷爬上来。可……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跳进湖中就不见了?

        阴无天欲哭无泪,坑爹啊!心急火燎的调了几艘船,然后众人爬上小船,到水面上到处寻找。更发布命令:注意!若是湖面上有漂浮的死尸,一定要拉上来看一看……在阴四爷心里,这位君王座定然是淹死了,变成水鬼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道:“王座,湖心有动静!”

        不用他说,阴无天也看见了,因为这动静还不小。平静的水面突然间骤然翻腾起来。呼呼的往外冒,那一大片的水位就如是巨大的喷泉一样,高出了周围的水面几乎一丈高!

        阴无天脚踩小舟,催动元功,飞也似地赶了过去。

        但等到他赶过去,这水面却又骤然平息了。阴无天只好驾着小舟在这里徘徊;果然,过不多时,不远处又是一个喷泉升了起来。阴无天再赶去,又没了……前前后后好几次,阴无天头大如斗。

        这……这咋回事啊。

        正在纳闷,突然,阴无天感到脚下水面狂暴的起来。那是一股庞大到了不可想象的巨大力量,不由大惊失色,但躲之已经不及。

        庞大的水流力量从水底怒龙一般猛然冲上来。

        阴无天猝不及防之下,连人带船都被顶了起来,火箭一般升空,小船轰的一声破裂,那股水流就直接击打在阴无天的屁股上,阴无天怪叫一声,平平的躺在浪头上,凌空直上三十丈!

        然后那股水流吧唧一声就突然没了。于是阴四爷就如是空中飞人一般停在了半空,居然还停滞了短短的时间,才落下来。

        阴四爷怪叫着,他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水流打得浑身几乎麻木,不能动弹,活生生的看着自己就像是一张大饼一般,脸朝下平平的落了下来。

        啪!

        水花四溅!

        阴四爷直接在水面摔得鼻青脸肿,居然还摔出了鼻血。咕嘟嘟喝了几口水,身子才恢复了一点点活动的能力,勉强在水面冒出头来,凄惨叫道:“救命啊……”

        所有人同时石化……等把阴无天救上船,众人又围着这一片研究:这咋回事?

        正研究,就有人发现了不寻常,惊呼一声:“看!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水面上漂浮着一层奇形怪状的细细的小蛇的尸体……众人面面相觑。

        众人之间不乏见识广博之辈,但这种奇怪的蛇,大家却都是从来没有见过!

        “选几个水性好的,下水查查。”阴无天揉着自己肚子,一边往外吐水一边吩咐。

        …………现在,楚阳正在水底检点这一次的收获。

        毒龙蛟冲上去余势未尽,就已经失去一切生机,落了下来。依然是落在那最深的地方,巨大的身体,横在水底,其形势颇为壮观。

        楚阳顶着一身血污,用剑支撑着,一点点往外爬,才从毒龙蛟嘴里又爬了出来。看着这硕大的身体,不自禁的也是倒抽凉气。

        太……大了!

        一万斤……恐怕也是只多不少!

        这种活了无数年的猛兽,可说浑身是宝。楚阳哪里还会客气?

        先是长剑一旋,毫不客气的先将两颗眼珠挖了出来。

        擦尽上面的血污,乃是两颗硕大无朋的雪白珍珠!发出乳白色的光芒。足足跟海碗那么大,通体浑圆。

        这样大的珍珠,楚阳敢打赌,就算在整个九重天大陆,恐怕也只有这两颗了。

        “毒龙眼……”剑灵喟叹一声,道:“竟然是阴阳毒龙眼,这可是无价之宝。”

        “嗯?这毒龙眼有什么好处?”楚阳谦虚问道。

        “好处么,并不是很大。不过,这阴阳毒龙眼单以珍珠来论的话,也已经是价值连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由于这毒龙眼乃是阴阳互补;只要凑在一起,可解世间万毒!可说是无毒不解!”剑灵淡淡地道。

        “无毒不解?”楚阳眼睛一亮。

        “用处还有不少,不过,需要你以后自己去慢慢的摸索。我只能说,这东西乃是绝对的宝物,千万不要随意处置了。”剑灵道。

        “那是当然。”楚阳立即收了一颗进入九劫空间,另一颗放在毒龙蛟身上,以作照明之用。往手上吐了口唾沫,高举长剑,狠狠地向着毒龙蛟的头颅劈落。

        毒龙蛟的外皮的结实楚阳可是见识过了,这一次当然是用尽了全力,唯恐劈不开。

        哪知道这一剑下去,竟然应手而开,刷的一声,从上到下,分成了两截!楚阳用力过猛,竟然带的自己身体一个踉跄。

        “咦,怎么这么软了?它,它不是挺结实的吗?”楚阳惊呼一声。

        “它已经失去了生命力,当然是要软的。你以为还能刀枪不入?”剑灵不屑的道。对这家伙的大惊小怪很是看不惯:“就比如一个人,活着的时候一身皮肤挺紧的,但变成了死尸难道还那么水生生的?”

        “草!你这算什么比方!”楚阳无语;有点郁闷,他原本还打算着,这头毒龙蛟这么大的个儿,而且一身鳞甲这么结实,自己弄几片下来,做几身软甲,兄弟几个穿上,这生命岂不就多了几分保障?

        楚阳自从连九劫剑都劈不坏这丫就开始打主意。没想到却是想来想去想了一个空……在毒龙蛟的头颅里,有一颗拳头大小的闪亮晶体,呈三角形,三个角都很尖锐,中间却是一个椭圆形。

        “这就是毒龙蛟的内核了。”剑灵道:“这样的内核,在上三天也不算很多见,而且能够辅助练功……尤其是那种柔水属性的功夫,若是发现了你这颗内核,恐怕打破了头也是要来抢的!好好地留着吧,就别给九劫剑吞噬了。我有一种预感,等到了上天天,这颗毒龙蛟的内核,将会给你打来想象不到的好处。”

        剑灵神秘的笑了笑。

        “额?这是内核?那这是什么?”楚阳拿出自己在毒龙蛟肚子里的时候砸在自己头上的那颗圆溜溜的珠子问道。

        “这……更是无价之宝!”剑灵叹了口气:“只可惜,你现在的修为太低,还用不到。”他似乎是有些羡慕的口气,道:“这……可是浓缩的、纯正的天地之精华呀。”

        “原来如此。”楚阳早就在奇怪,为何自己明明感觉到其中海量的灵气,却半点也吸收不到。

        楚阳一路往回游,已经到了那面矮墙前面,那颗罕见珍珠依然在上面嵌着。

        “夜明珠!纯正的夜明珠!”剑灵吸了一口气:“就这颗珠子,在上三天拍卖的话,拍卖所得足足能买下下三天一座城!”

        他嘿嘿一笑:“至于中三天和下三天,没人买得起。”

        楚阳对这种财富倒是不放眼中,随手摘下来,就扔进了九劫空间。正要越过矮墙,突然砰地一声,整片矮墙断裂开来,接着就泡沫一般消失不见。

        在原本矮墙的位置,发出一阵刺目的白光,一阵凶煞之气汹涌澎湃的冒了出来,带着一种久别重逢的惊喜。

        一截闪亮的断剑,赫然出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