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贵姓谈,大名昙

第三百四十九章 贵姓谈,大名昙

        就在这时,三星圣族那方面突然发出一声怪异的长啸,还剩下的八十多头铁皮狮子兽潮水一般撤退。

        其中那三个三星圣族的人神情凝重的向着这边看了几眼,目光隐隐都集中在谈昙的身上,似乎在打量着谈昙那十分的‘与众不同’的容貌,尤其是那一个戳天,一个插地的眉毛;眼中神色很是奇怪……尤其当谈昙说话的时候,他们三个就保持着那种似乎是‘不经意’的态度,暗中却是竖直了耳朵,无比认真的听着谈昙的声音……良久之后,居中一人突然一挥手,口中发出尖锐的声音,随即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三个人带着一大批铁皮狮子兽,潮水一般消失了。

        一直隐在一边保护的孟超然关心之下,清晰地觉得那几个人的目光在谈昙脸上转了好几圈。似乎,面对着如云高手,这几个三星圣族的人却只是注意到了武宗修为的谈昙!

        这是为何?

        孟超然一双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他沉思着,突然从心底深处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

        他突然感觉到,貌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所以孟超然在这一刻立即下了决定:马上带着谈昙离开!哪怕是付出一些什么,也要即刻离开!

        刻不容缓!

        “咦?怎么跑了?”罗克敌瞪大了眼睛。

        各大世家对战三星圣族和灵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战而退……这是怎么回事?这可不符合他们那种凶悍的风格啊……“谢丹凤!你给我过来!”谢丹琼松了口气,随即怒气就涌了上来。

        “你吼什么吼?!”谢丹凤本来很心虚,但被哥哥这么一吼,心中的反感登时冒了起来,毫不示弱的回敬一句。

        “这是你哥哥?”谈昙在她身边歪眉斜眼的问道。

        “嗯。”谢丹凤哼了一声,点点头。

        “不得不说……”谈昙啧啧有声的道:“你哥哥居然比你还漂亮……”

        “谈昙!”谢丹凤顿时抓狂。

        同时抓狂的还有另一个人:谢丹琼!

        漂亮……这俩字只能用来形容女子。若是用来形容一个男人,那就有些……咳咳咳了。尤其是谢丹琼一向心高气傲,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说自己长得像女子,此刻听到谈昙这句话,眼珠子几乎气得发了蓝。

        随即谢丹凤才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凑在谢丹琼跟前,不时的向着谈昙指指点点;意思是这一路上谈昙如何照顾自己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救了自己……谢丹凤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就是将谈昙的有点疑虑的夸大了十倍的往上累积。

        但她越说,谢丹琼的脸就越来越是矛盾。

        “这位兄台……”谢丹琼向着谈昙一拱手,和悦的道:“敢问贵姓大名?”

        “我贵姓谈,大名昙。”谈昙昂然,随即想到了自己应该‘震惊’才能给未来的大舅子留下一个好印象,于是马上‘震惊’的道:“是那个昙花的昙。怎么样,你看我是不是就像一朵昙花一样,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清雅帅气?”

        “咳咳咳……”谢丹琼狼狈的咳嗽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语塞。他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但听到面前这个歪瓜裂枣居然自称自己‘如昙花一般清雅帅气’,顿时浑身的寒毛一炸,想说的话都忘了。

        罗克敌在一边,嘴巴都笑歪了。

        “原来是谈兄。”谢丹琼得了鼻炎一样揉了揉鼻子:“请问谈兄……乃是……是什么来历?”

        “我的来历?”谈昙急忙笑了笑,他也知道眼前这家伙乃是自己的大舅子,哪里敢怠慢,急忙堆出一脸自以为的‘真诚’的笑,‘震惊的笑’道:“我是从下三天来的……”

        谢丹琼挠了挠头,头痛起来。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

        类似于挠头这种幼稚的动作,谢丹琼几乎从七八岁就从来没有做过了,但今天却是破天荒的将自己的整齐的头发挠的跟鸡窝一般。

        原来是下三天的……哼。谢丹琼顿时断定:这家伙根本没有配得上自己妹妹的家世!再看到对方一脸保持着一份夸张的震惊的神色,更是哭笑不得。

        你说你跟我好好的说话就行了……你震惊什么?搞得我一个劲的以为是我自己的相貌让你直接震惊了,几乎要找一面镜子来照照……我不就是长得帅了点吗?

        谢丹琼神色之间有些为难,但还是说了出来:“多谢谈兄侠肝义胆,救了舍妹;这份恩情,我谢家必有厚报!”

        意思是……你也别奢望别的了,我会给你补偿的。

        “厚报?我要你们厚报干什么?”谈昙挠了挠头皮,道:“我喜欢谢丹凤才会救她的,我想让她做我的老婆啊。”

        谢丹琼脸色顿时成了锅底一般黑,侧头看看自己的这位一向彪悍的妹妹居然娇羞的垂下了头,不由得更是无语,强行忍住心头的邪火,道:“兄台说笑了。”

        从‘谈兄’到‘兄台’,却是将距离又拉远了一些。

        但面对谈昙,谢丹琼这翻心机全无用处。至于‘谈兄’和‘兄台’的区别,他根本什么都不会听出来。

        “怎么会是说笑?”谈昙瞪眼叫了起来:“这等婚姻大事,关系到我终身幸福和我儿子,怎么会说笑?”

        谢丹凤大窘,跺着脚嗔道:“谁要跟你生儿子?不要脸!哼!”

        “你啊……”谈昙理所当然的道:“你是我老婆怎么不给我生儿子?”

        “你这个坏蛋!”谢丹凤气鼓鼓的看着他,貌似很生气的样子。

        谢丹琼已经瞠目结舌了。自己还没说啥呢,这俩人居然就马上开始公然的打情骂俏了,一眨眼的功夫,居然都扯到儿子身上去了……良久,才晕头转向的怒喝一声:“住口!谢丹凤,你越来越是胆大妄为了!婚事……岂是你自己能够做的主的?一个大姑娘家说出这等话,简直是荒唐!”

        “什么荒唐!”罗克敌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无非就是以为人家谈兄没有配的上你妹妹的家世罢了,典型的就是狗眼看人低……”

        “罗克敌!这件事跟你们有半点关系!”谢丹琼冷声喝道,突然觉得一肚皮的邪火往上蹿。

        “怎么没关系?”罗克敌挺身而出:“这是我兄弟!你们谢家又如何?难道还算得上什么高门大族不成?居然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我呸!你说你丫已经成亲了,天天搂着老婆快活,非得让你妹妹打光棍啊?”

        罗克敌鄙视的道:“你这纯粹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妹妹……那啥……我靠,嗷呜……”

        他本想说:你妹妹那脾气有人要就不错了,就算烧了高香了,你应该庆幸才对。但话到嘴边却又想起来这话恐怕得罪了谈昙,急忙收住。

        谢丹琼七窍生烟,戟指喝道:“罗克敌!你想死我就成全你!”灵兽大兵压境又被人差点落井下石,又被自己妹妹吓了一跳,连惊带吓带紧张,谢丹琼压抑了很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

        “嗷呜……”罗克敌挺胸站上一步,两只手轻浮的来回哆嗦着,痉挛一般的挑战:“说的太对了,本少爷就是想死,太他妈想死了,来来来,谢丹琼,你他妈今天干不死我,你丫就是个兔儿爷!”

        “你!”‘兔儿爷’这三个字彻底的激起了谢丹琼的杀机!谢丹琼一声怒吼,突然周围一阵冰寒,两片琼花同时旋转着出现,为这刚刚经过杀戮的场地,凭空添上了一段梦幻一般的奇景。

        漫空杀气,实质一般凝结!

        “锵!”罗克敌长剑出鞘,弹剑长啸:“嗷呜~~”

        谈昙在一边抓着头皮,很是纳闷:貌似这是说的我的事吧……怎么说着说着他俩干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罗克敌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帮助自己,而且看这样子还会挺自己到底,但谈昙对罗克敌还是充满了好感。

        “住手!”

        “住手!”

        两声断喝同时响起。

        一个暴戾,一个温文尔雅。

        却是罗克武与孟超然同时赶到了。

        “谢丹琼,你想打我陪你!”罗克武哼了一声:“不要让别人说你谢丹琼只会欺负弱小,只会欺压自己的妹妹。”

        谢丹琼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再好的涵养也已经控制不住。

        “且慢。”孟超然踏前一步,深邃的眼神看着谢丹琼,明显感觉到了这少年的不凡,道:“谢家公子是吧?”

        “你是?”谢丹琼注意力转到孟超然身上。在第一眼看到孟超然的时候,谢丹琼就觉得这个人或者并不怎么强大,但身上那种淡然雅致的气质,却是自己平生仅见。

        只看到他温暖平和的笑容,就觉得自己的戾气似乎凭空消失了一半。

        “我是谈昙的师傅。”孟超然淡淡地道:“有几句话,不知道谢公子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请讲。”谢丹琼慢慢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两朵梦幻一般的琼花顿时消失。

        孟超然定定的看着他,目中神色,深邃淡然,良久良久。但谢丹琼却觉得,自己的心情随着他的注视,慢慢的平息了下来,慢慢的恢复了自己波澜不惊的状态。

        现在的心态,他能接受一切事情。

        “婚姻,是需要门当户对的。”孟超然负着双手,清清淡淡地道:“这一点,自古至今,便是如此。门不当户不对,便容易出现悲剧……”

        谢丹琼深深的思索,只觉得孟超然说的话,带着一种强烈的能够让人感同身受的认同感,不由点点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