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什么是鸟尽弓藏?

第四百一十三章 什么是鸟尽弓藏?

        “武狂云!你……”龙傲悲愤欲绝的伸手指着武狂云,锥心泣血的叫道。却正看到了武狂云眼中那恶意的嘲笑。

        原来他一直没有打算真正劝降我!

        原来他一直在玩我!这个念头一升起来,龙傲就几乎要崩溃!自己自负一世聪明,竟然被人玩的这么惨!

        前方的敌军和后方的己军,同时爆发出的冲天的嘘声,让龙傲有一种拔剑自刎以谢天下大的念头。

        羞辱!奇耻大辱啊!

        龙傲一直心高气傲,而且战无不胜,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而且也是沉重的打击!自己这支部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现在唯一能够压住阵脚的,恐怕就是自己这位主将在长年累月之中堆砌起来的威望!但现在,自己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威望,在对方轻而易举的一场劝降之下,丧失殆尽!

        完了!

        龙傲气的摇摇晃晃的几乎在马背上坐不住,眼前一阵阵发黑,心中已是万念俱灰。他几乎就是下意识的拨转马头,向着自己的军阵跑去。

        原来,以往那些被自己打败并且羞辱的将领,他们心中的想法,是这样的。在这种时候,龙傲突然升起了这个念头……武狂云并没有追赶,他只是策马站在原地,满含着嘲讽的笑容,看着龙傲远去。心中想道:看来这个楚阎王教的办法还真管用,看这家伙,直接被气得半死不活了……真爽!

        龙傲驰回本阵,看到的,却是一大片的怀疑、质疑、与鄙视的眼神。三军无言,就这么看着他。

        他刚才在阵前,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话;分明是在哀求!但对方却没有压低声音啊。

        对方说龙傲叫人家亲爹,而这位龙大将军竟然连反驳也没有。对方逼着他发誓,他也只是吐了一口血。并没有发誓!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龙大将军在向人家讨饶,求一个投降后的好待遇,甚至卑躬屈膝叫人家亲爹,却被人家狠狠羞辱!

        这……这真的是我们的龙大帅吗?

        看着一大片慢慢的静默无声的怀疑眼神,龙傲心口如同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心如刀绞,刚想要说什么,却觉得眼前金星乱冒,一张口,却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突然间心灰意冷,一种死意涌上心头。

        他拨转马头,突然大吼道:“武狂云!我生不能食汝之肉,死定当追汝之魂!天上地下,我龙傲与你绝不共存!”

        一边大吼,口中一边淋漓的喷出鲜血。

        突然一伸手,抽出长剑,怒喝道:“武狂云,你等着我,晚上我的鬼魂就会来找你……”长剑一横,竟然就在马背上自刎而死!他的声音凄厉,似乎地狱的厉鬼突然冲了出来,带着无限的怨毒在狂叫,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是为之毛骨悚然。

        人虽死,血狂涌,但身不倒,一双眼睛依然是怒视着武狂云,愤怒憋屈,死鱼一般的眼睛,幽深之极,似乎直接连通到幽冥……这位一代名将,终于选择了自杀!

        “大帅!”亲兵放声大哭。

        “大帅!”数千人一起大吼,同时跪下,痛哭流涕。

        对面的武狂云打了一个寒颤,突然哈哈大笑:“他妈的,老子生平杀人,何止千万?想要找老子算账报仇的不知你一个!晚上来找老子?那你也得先排上队再说!他妈的,死都死了居然还吓人!”

        说完振臂大呼:“龙傲已死!尔……你们还不投降更待何时?”他本想说‘尔等’;但‘尔’了一下却觉得文绉绉的说不出嘴,只好又换成了‘你们’。

        城墙上,一袭黑衣迎风飘动,黑衣面罩之后,是一双冷锐无情的目光。正是楚阎王!

        “楚御座,这些人,我们招降还是……”铁补天目光闪动,问道。

        “主将已死,自然要招降!”楚阳淡淡地道:“招降之后,将龙傲亲兵处死,将几员领兵大将处死,剩余的将军监禁,队伍全盘打散,重新整编。就是一股新的力量。”

        “大将杀死或者监禁,朕倒是理解,但亲兵为何处死?”铁补天皱眉:“如此杀俘,恐怕……”

        “我们现在不是考虑仁慈的时候,而是考虑活下去。活下去之后,才是天下霸业!”楚阳冷冷地道:“陛下之所以不明白,乃是因为,陛下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亲兵!亲兵……这两个字,并不是白给的。”

        铁补天不好意思的一笑。旁边一员大将说道:“陛下不掌军,不明白也是无可厚非。不过,这些亲兵,我们能亲手杀掉的,也不会很多了。因为作为龙傲的亲兵,龙傲一死,他们大部分都是要自杀追随的!”

        他的脸色有些沉重,道:“就算没有追随死去的,也都抱着报仇之后再死的心念。”他长长地叹气:“陛下,这就是楚御座说的……亲兵的含义!”

        他顿了顿,道:“所谓亲兵,就是真正的铁杆!也就是‘忠义’这两个字的化身!往往,在战场上有一个不沉稳的规矩,那就是……衡量一位名将的基本条件,就是看,他的亲兵会不会为他去死!肯为他去死的人,又有多少。”

        铁补天怔住!

        果然,在龙傲身死之后,他的亲兵之中有一部分当场嚎啕大哭,横刀自刎。

        在铁云的招降开始之后,看着大势已去,士兵纷纷放下兵器,仅剩的亲兵队伍在愤怒的斩杀了不少的同僚之后,被自己的战友奋起反击,砍成肉酱!

        铁云军队一动没动,完全是大赵的普通士兵和亲兵们在血肉横飞的奋战,一个个亲兵满脸是泪,一边疯狂的砍杀一边疯狂的大喊:“大帅不是那种人!大帅绝对不是那种人!你们亵渎了大帅!你们……”

        这样惨烈的呼声,一直到三千人的亲兵队伍完全没埋没才消失。甚至,只剩下最后一人多的时候,那人在奋力的斩出最后一刀的时候,还在奋力大喊:“大帅不是……”

        这声音,。似乎是喊给已经长眠地下的大帅听的,为大帅澄清清白,为大帅维护身后的名声。皆起源于,那生前的无条件的信任!在所有人都误解的时候,亲兵们,用自己的生命,为自己效忠的人献上一曲最后的赞歌!

        大帅值得我们这么做!

        但他的声音就定格在这里!他的身子,也淹没在刀光剑影里。

        血气冲天,恰如他们的忠诚!

        铁补天看着那血肉横飞的场面,长长一叹:“可惜!如此名将,却如此憋屈致死!未免可叹。”

        楚阳淡淡地道:“陛下这是同情心泛滥!毫不可取!”他的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但铁补天却是一点也不生气,问道:“为何?”

        “所谓名将,都是百战余生,自然每一位将军,都有自己的死忠,每一位将军,身死之时,都有不少人殉葬!而这些人都是心甘情愿!这正是为将本人的魅力。”

        他淡淡地道:“若是没有,他就根本不配成为一个将军!战场之上,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平常。甚至,有的将军会有意的收拢一些流浪汉、孤儿、死囚,作为自己的嫡系;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一无所有,哪怕只是一个笑容,也能让他们为他赴死!更何况再造之恩?”

        “再说,这是两国之战,并不是本国内战,是不是?”铁补天微笑问道。

        “不错!”

        “朕明白!朕也不会股息,更不会放虎归山。但……只要见到这样的场面,还是忍不住会心有感触。”铁补天呵呵一笑,道:“只因为天下英雄何其多也,却不能尽为我所用!”

        楚阳沉默了一会,道:“等天下英雄都为君所用时,上位者,却只能将天下英雄都变作平庸之辈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虽然残酷,却也是统一之后的必然!”

        铁补天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不错。”

        这几句话,分明是贬义词,但铁补天和楚阳都知道,这才是治国之道!飞鸟尽时,良弓不藏,要射谁?狡兔已无,走狗若不烹之,只能为祸世人。最起码,也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为将者都知道战争是为了和平。但真正和平的时候,却是将军解甲归田的时候。军人,最大的价值就只能体现在残酷的战争之中,如此而已!

        战争要激扬士气,和平却要稳定和谐!这本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铁补天转过头来,看着楚阳,深深地道:“楚御座,想不到你对这治国之道竟然也是如此透彻!自古以来,世人都以鸟尽弓藏来谩骂掌权者,但今日从你口中说出来,朕才发现,这鸟尽弓藏虽然难听,竟然是一条真理的治国之道!”

        “只要不是鸟尽弓毁,就已经是帝王宽宏了。”楚阳沉默的道。

        铁补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字道:“绝对不会的!”这句话,近似于盟誓!

        两人之间的话题,有些凝重。这句话说完,两人都不再开口。

        良久,楚阳眉毛一挑,道:“可以开城纳降了。”

        铁补天吐出一口气,展颜笑道:“这边的战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他的脸上在笑,但心中却是在寻思:即将去主战场了,乌倩倩就在那边。这个……不知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