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初见楚飞凌

第六章 初见楚飞凌

        嗯,这个莫氏家族的高手突然出现的消息,一定要向家族汇报。看来,莫氏家族已经开始向我黑魔动手了哇……李文德狼狈的爬起来,心惊胆颤的逃之夭夭,连手下们的尸体也不管了…而此刻,那被人‘引’走的楚阳正若无其事的在山林间一处山坡上盘膝坐着,引领天地灵气入体修炼。

        那里有什么人‘引’他走?这家伙只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这是一招很简单的挑拨;而且手段很拙劣,至于黑魔中计还是不中计……干我鸟事?

        两家本来就有仇,不挑拨也会打得死去活来。只不过我这是给他们制造一个出手的借口而已。至于他们动不动那就无所谓了,区区一位二品王座,随时遇上随时杀,没啥大不了的,放过也不可惜。当然,若是因此而引起两大家族大战,那就更好……“这位小兄弟,和莫家有仇?”一个声音清雅的响了起来,似乎就在楚阳的耳边。

        楚阳大吃一惊,顿时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声音毫无征兆的出现,自己在事先竟然没有半点察觉。就算是九品王座,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但此人却做到了!

        那岂不是就说明:此人功力远远的在自己之上?

        正在打坐的楚阳心中大惊,几乎要跳了起来;但却是控制住自己,淡淡地道:“是谁在装神弄鬼?”

        一声淡淡的笑声,空气之中一阵氤氲,一个青袍人现出身来,就在楚阳面前不到三丈的距离,饶有兴趣的看着楚阳。

        “小兄弟的剑法当真是不错。”青袍人见他脸色平淡丝毫不吃惊的样子,不由有些嘉许的道。

        “是你。”楚阳的眸子在暗夜之中闪亮了一下。

        “你记得我?”青衣人有些意外。

        “我在酒楼之中探听消息的时候,你在我身后一刻钟出现;你进来的时候正有人在谈论八大公子。”楚阳静静的道:“你进来之后,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要了两个青菜,一碟花生,还有一盘牛肉;一壶酒。自始至终,每说一句话。但你却只吃了几粒花生,牛肉只吃了三片,酒,也只喝了半壶。而在你进来之后,整间酒楼,就被我包了……也没有人再进来。”

        楚阳哼了一声。他的记忆力可说是天下无双,又是在这等步步危机、弱肉强食的中三天,岂能不更加留意。青衣人的行为,被他一点也不错的说了出来。

        “小兄弟的记忆力真是令人叹服!你说的一点都不错。”青衣人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他能够记得自己并不值得奇怪,奇怪的是,他连自己的酒菜吃喝了多少居然也能说出来,这却是不容易的多了。道:“竟然能在那么多人之中,清晰的记住我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楚阳盘坐未动,淡淡地道:“这并不算什么;问题是……你现在来,可是要报答我的一饭之恩?”他微笑的抬起头:“你在酒楼中吃的那一顿饭,可是我付的钱!我以为,你是来还我的人情。”

        “小兄弟记忆力超人,没想到这份定力更是令人叹为观止!”青衣人叹息一声:“见到小兄弟,我倒是油然而起一股爱才之心。”

        “说说你的来意;你应该不是来找我聊天的。”楚阳淡淡的笑了笑;这个青衣人一出现,他就知道此人的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但却很奇怪的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应该不会伤害自己!

        这样的感觉,对楚阳来说还是两世为人第一遭!

        楚阳自己也是奇怪的要命:凭什么啊?凭什么你会认为人家不会伤害你?楚阳,你不会是脑残了吧?素昧平生的一个人,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你却一见面就确定对方不会伤害你?简直是神经病了啊!

        但不知怎地,内心中这一个清晰的感觉却是骗不了自己。

        所以,楚阳心中矛盾,立即唤醒了剑灵。

        自从九劫空间之中布好了那一个奇怪的阵势,剑灵就一直在里面练功。此刻听到楚阳呼唤,立即出来,却顿时吓了一跳:“你怎么招惹上这么一个怪物?”

        “怪物?”楚阳在意念之中诧异的问道。

        “的确是怪物!”剑灵很严肃:“这个人……对你来说,深不可测!”

        “对你来说呢?”楚阳哼了一声,问道:“他是什么修为?”

        “他隐藏了实力,就算是隐藏之后的实力,也是刀皇五品!若是他放开了隐藏,已经到了刀皇九品巅峰!即将突破刀君的地步!”剑灵很是慎重的道:“但你要注意,他的随身佩带兵器,却是剑!”

        “这么说……此人隐藏修为的时间,应该会有很长的时间了。”楚阳闻弦歌而知雅意。

        “不错。”剑灵道:“你要小心应付;随时放开心神,若此人有恶意,必要时,必须由我接管身体逃命!”

        楚阳神色一凛。

        以剑灵的实力,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在之前就能够硬拼景梦魂数百高手全力一击;此刻又是在经过那个奇异的大阵提升之后,这样的修为居然在接管身体之后也要立即逃命,而不是杀敌?

        这个青衣人得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就在这心念一闪之中,对面的青衣人却是眉头一皱。

        就在刚才,他分明感觉到一股足以令自己恐惧的气息,古老而又苍凉,若有若无的扫过自己的身体;似乎自己所有的伪装,都在这股气息之下,无所遁形!

        虽然这股隐晦的气息只是一闪而逝,但他却是从心中由衷的提防了起来。

        “我自然不会找你聊天,但我却需要你的帮忙。”青衣人和善地笑着:“你就不好奇我的身份吗?”

        “好奇又有什么用?你既然易了容出现,你会说你的真实身份吗?”楚阳冷哼一声。

        “额?哈哈哈……眼光不错!”青衣人笑了起来,对面前这个少年越来越感兴趣。

        他自从在酒楼第一眼见到楚阳,不知怎地,就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年油然升起一股亲切的感觉,所以他才会在此时出现。

        一番接触下来,更是越来越欣赏,对方的记忆力、定力、胆量、谈吐、面对自己这种远远超过他的大高手还能不卑不亢,着实是令他欣赏。

        就算是自己,在这等年纪的时候……也不如他吧?

        青衣人突然想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少年,他的眉宇之间那种神态,实在是像极了自己的少年时候啊,嗯,面貌依稀跟自己也长得有些相像……这让青衣人心中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自主的心中一痛,一阵柔软。

        “你见到我,没有惊,没有慌,没有怕,没有逃;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青衣人微笑着,在楚阳面前也学着他的样子,盘膝坐了下来。

        “这还需要理由么?”楚阳心中一松,轻笑道:“若是你来杀我的,你我修为相差太大,我根本逃不了。所以不管是我惊慌还是害怕逃命,都只会给你增加一种快感,而你既然是来杀我的,那就是我的仇人,我为何要让你增加一种快感?”

        楚阳微笑:“就算杀人,杀一个不断挣扎的人,跟杀一个死到临头却面不改色的英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杀了英雄,心中会不是滋味。纵然仇恨再大,也是如此。这就是人的心理……我既然逃不了,那我就要你杀人也杀的不痛快,那才是对你的报复!为何要逃跑给你快感?”

        青衣人大笑,道:“不错!但我若不是来杀你的人呢?”

        “你若不是来杀我的,对我没有敌意,那我为何要惊慌害怕逃跑?”楚阳撇了撇嘴。

        青衣人顿时怔住!

        这少年的为人处世,倒是别具一格!

        “你今年多大了?”青衣人有些叹息的问道。心中却是不无苍凉的想道:若是我儿还在,想必也有这么大了;只不过决不会有他这样的成就……“快二十岁了。”楚阳挑挑眉毛;他这句话玩了心眼;他现在十八岁,但,就算整个九重天来说,在十八岁达到剑王的,也是绝无仅有!他可不想被人当做怪物。

        快二十岁,给人的错觉就是:十九岁多了,马上就要二十岁了。嗯,二十岁达到剑王虽然也是惊采绝艳的绝顶天才,但比起十八岁的冲击力却要小得多了……至少,上三天的家族之中的天才们也有人能够有这样的成就……就算是将来拆穿,也有理由辩解:我说快二十岁,可没有说十九岁半吧?难道十八岁就不是快二十岁?

        “还不到二十岁……如此年轻!”青衣人果然是这么想,叹息一声,眼中闪过失落之色:我的孩子此刻若是还活着,应该才只有十八岁吧?

        想到这里,看着楚阳的眼神,就越发的有些平和下来。

        这个青衣人,正是从上三天下来寻药的楚飞凌!他为了寻药方便,直接将下来的出口选在了沧澜战区最近的地方。但一下来之后,就感觉到不对劲,似乎……有人在对付自己。

        这种危险的感觉,让他在这等非常时期立即应变,这才找上了楚阳;他并不怕敌人,但却怕耽搁了寻药。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