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我要问楚阳哥哥……

第二十七章 我要问楚阳哥哥……

        马车一路前行,外面呼呼的刮起了风。

        车厢里三个女人,有大有小,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禀君座,给莫氏家族的三封信,已经送了出去。”外面传进来一个声音。

        君惜竹淡淡的点头,嗯了一声。

        半晌之后,君惜竹睁开眼睛,道:“啊麓,传令给蔚公子;让他将暗盘的赔率调一调,将纪墨的胜面压下去,赔率调到一赔五。”

        “啊?”君麓麓大吃一惊:“这么高?”

        “嗯。”君惜竹轻轻点头,又想了想,道:“将暗盘赔率调好之后,然后想办法,将暗盘转移成明标,蔚公子让出庄家;让傲邪云、欧独笑、莫天云和谢丹琼这四个冤大头做总庄。”

        又想了想,道:“让出庄家之后,并让他继续下压纪墨的胜面,总之,赔率越高越好!”

        君麓麓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纪墨等人的胜面本就不高;如今再一压,那就更加的不好收拾;若是真的败了,坐庄的人可就赚大了。姐姐为何要让出这么丰厚的利润?”

        君麓麓大惑不解,这可是集中了中三天所有世家的豪赌!利润之大,简直是不可想象,君惜竹居然要放弃?

        “让出这么丰厚的利润?”君惜竹哼了一声,道:“我会让么?你也这么肯定,纪墨等人就一定会败?”

        “这难道还有什么悬念么?”君麓麓额头有些冒汗:“高升那一边,全是货真价实的各大世家第一继承人!而纪墨那边,基本就是一群二公子;而且这些人基本都是在年轻一辈十大高手之中;谁胜谁负,简直是一目了然!”

        “呵呵……”君惜竹淡淡的一笑,道:“另外,再调集出五万万两白银,在赌局结束的最后一天,压纪墨赢!”

        君麓麓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姐,你疯了啊?”君麓麓惊叫。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君惜竹淡淡的一笑,道:“这是我们暗竹送给楚阎王的兄弟们的一份大礼!我看看他们,能不能接得住……”

        在这一刻,君惜竹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与楚阎王交好!

        但,君惜竹这么做,却要有一个前提:纪墨等人必胜才可以!若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纪墨等人依然败了,那就是鸡飞蛋打,不仅没有做好人,反而赔了老婆本而且成了仇人。

        一份大礼!君麓麓震惊到了不能说话的地步,姐姐从哪里来的这么强的信心?

        让出赌局庄家,再拿出五万万两白银;还要压低胜面……这一反一复,等于扔出去了十五亿!

        虽然知道姐姐一向有魄力,但这一次,魄力实在是大的有些离了谱。

        看到了妹妹的疑惑,君惜竹摇摇头,安慰一句:“放心,纪墨……必胜!”

        君麓麓瞠然。

        “这个……啊麓姐姐,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莫轻舞歪歪头,听到纪墨等人的名字,她早已经将自己的耳朵竖的尖尖的。

        “去你想去的地方。”君麓麓温柔的一笑:“你那几个哥哥,可都在那里。”

        “嗯。”莫轻舞的小脸兴奋的亮了起来。

        “小舞……不过,你要想清楚;若是你在他们那里,莫氏家族前去要人的话,他们……保不住你。”君惜竹皱了皱眉。

        “保不住我?”莫轻舞一门心思的跑出来,却没想到这一点。闻言不由得有些惘然。

        “不错,他们保不住你。”君麓麓也叹了口气:“你毕竟是莫家的女儿,莫家要人,占了大义,而且理所应当。他们不交,那就是犯了大忌。再说,那几个人都是二公子,在各自的家族,并没有实权,他们的家族不会为了他们,去得罪莫氏家族这样的庞大势力!”

        莫轻舞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这几句话,绝对是大实话!

        虽然莫轻舞相信,只要自己到了那里,几个哥哥们必然会不顾一切的保护自己,但自己家族出面的话,再加上各大家族的压力,几个哥哥恐怕是挡不住这样的压力的。

        那样,反而会是自己连累了他们……“留在我这里!”君惜竹淡淡地道:“就算中三天所有大家族前来找我要人,我也会送他们集体两个字:滚蛋!”

        莫轻舞踌躇起来。

        君惜竹说的虽然带有一定的目的性,但她却是一点也没有说错!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几个哥哥恐怕真的保不住自己,若是如此,能够保住自己的就只有……“我希望你在这里,一来,我们都是女子;我可以教你一些东西,也可以帮你历练江湖,还可以替你挡住所有风雨,更可以平安等到……你的楚阳哥哥!”君惜竹淡淡地道。

        自从听说了莫轻舞是被家族逼婚,她就打定了主意,要帮她一把。这无关于利益……至于三阴脉引起的猜测,也是后来的。

        “我要想一想。”莫轻舞蹙着眉头,有些拿不定主意。

        君惜竹淡淡的笑了笑,不再说话。她知道,这样的问题和选择摆在这样的小姑娘面前,的确是有些深奥,但君惜竹相信,莫轻舞能够懂。

        何去何从,自会有她的打算。否则,也不可能不满十一岁就能够独身遁逃四千里;这除了勇气之外,还需要智慧!

        这个看起来纤弱的女孩子,已经被她自己的家族磨练出来了骨子里的刚强!这一点,君惜竹很欣赏。她也很想看看,若是莫轻舞接受自己的教导,这个可爱的女孩子能走到哪一步?

        会不会比自己强呢?

        前面传来一片嘈杂,队伍似乎慢了下来。

        “君座,前面有黄家的人在赶路,不过有些慢。卑职已经派人前去通融,让他们让开道路。”外面一声音恭敬的禀报。

        “嗯;三息之内,不让路就统统杀了!”君惜竹眼皮也没抬一下,淡淡地道:“中三天,谁敢挡我的路?!这样的事情,还要来问?宋长武,你脑子坏掉了吧?!”

        “是。是!属下这就去办!”

        外面的声音迅速远去;远远地暴烈的响起来:“黄家的人听着,三息之内,若不让开道路,杀无赦!一~~二~~”

        随即一个声音惊惶尖锐的响起来:“啊……你们怎么不讲理……”

        一声狞笑:“我们就是道理!妈的,跟我们暗竹的人讲理……第一次遇到这种傻逼!三!让不让?”

        随即一阵杂乱的声音,似乎那些人都被赶到了沟里去;暗竹的队伍速度再次提升起来,呼啸着如狂龙飚过。

        莫轻舞忍不住掀开了一线车帘,向外看去;只见路两边就是悬崖,那些黄家的人一个个满脸愤怒和屈辱,挺着身子就站在悬崖边上,脚后跟甚至已经站到了悬崖外,站得笔直,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唯恐掉下去。

        暗竹的骑兵队伍就这么张扬的从他们脸前掠过,狂风刮起的大氅啪啪啪耳光一样不停打在这些人的身上脸上,毫无顾忌的狂笑而过!

        有几声惨叫响起,似乎是有几个人生生被这样打了下去,掉进了悬崖。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叫骂,敢反抗……莫轻舞放下车帘,一声叹息。

        君惜竹从闭目养神中睁开眼睛,看着莫轻舞,缓缓道:“看到了吧?莫要叹息,这就是江湖!大姐我这种地位,就是江湖人奋斗一生所要追求的境界!”

        她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头,道:“所以人人都想要实力,人人都想要变强!”

        “在这个世上,强者不需要同情,弱者不值得同情。”君惜竹慢慢的道:“所以同情这两个字,在这世上,根本无用!要么你让他他却变本加厉欺负你,要么你就欺负他让他服你害怕你。”

        “真是残酷……”莫轻舞轻轻地叹了口气,明媚的眼睛,有些沉思之意。

        “古人说,妇人之仁,难成大事!说的就是我们女人!”君惜竹冷淡的道:“但我君惜竹不服!为何女人就给人这样的印象?妇人之仁?简直是可笑!我们女子,难道天生就该被人看轻么?”

        “这是什么混账说法!世上好多男人,无谓的仁慈,所谓的大仁大义,都是男人编出来的!所谓的礼仪道德,也都是男人编出来的!凭什么就要女人承受这种恶名?”君惜竹冷冷地道:“我就要让天下男人看看,我们女人,同样可以让天下颤栗!”

        “所以我君惜竹,以女子之身,却偏就以铁腕慑服中三天;威压中三天黑道!暗竹令所到,群雄俯首称臣!”君惜竹眼中寒光一闪,道:“让这些臭男人看看,这就是我们这些所谓的‘弱女子’,但他们的膝盖,却跪在了我们的面前!”

        “女人,男人……”莫轻舞突然有些激动的颤栗。不得不说,君惜竹这些话,对女人的煽动力,无疑是极强的!简直是翻江倒海翻天覆地!

        “这个……”莫轻舞心里热血沸腾,真想说:我也想这么干!

        但想来想去,突然泄了气,眼珠转了一会,突然道:“关于这个……我要问我的楚阳哥哥……”

        君惜竹瞠目结舌。

        “还有刚才说的那些事,我都要问楚阳哥哥!”莫轻舞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君惜竹,坚决地道。

        君惜竹噗的一声,顿时呛了一下,连声咳嗽,险些被这两句话激出一口鲜血来。万万没有想到这小丫头慷慨激昂的变幻了一番表情,热血沸腾了好大一会之后,居然冒出来了这么软塌塌、没出息的一句话。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