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阴差阳错

第六十四章 阴差阳错

        “你真的是楚阳?楚阎王?”杨若兰看着这个斜敞着衣襟,有些流里流气的家伙,一看就是一个纨绔公子,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罗克敌嘿嘿一笑:“是不是很英俊?”

        “很好!”杨若兰目中怒火越来越炽,缓缓点头:“楚阳,你可还记得,你在下三天做下了什么好事?”

        “好事……呵呵呵,”罗克敌心中一动,果然是来寻仇的:“倒真是做过了不少,哎呀,我这人一般都是做好事不留名,高风亮节,从来不要求什么回报的……”

        杨若兰顿时气炸了肺:“你始乱终弃,污人清白,毫无良心!罪大恶极,丧尽天良!如今居然如此恬不知耻?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罗克敌顿时一怔,随即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胡说八道!”

        话音未落,只觉得白影一闪,面前的这个气度雍容的女人已经是一飘而近,心中一惊:好快!

        正要闪躲,却觉得后颈一紧,已经被狠狠捏住了脖子。

        罗克敌大叫一声,还未发出反应,啪啪啪啪连续十几计耳光,罗二少一个脑袋被打的左右摇摆,风中狂乱。

        噗!的一声巨响,已经被摁住脖子摁倒了地上,一脚又踢了起来,在空中竟不落地,连续被踢了几十脚,惨叫都来不及。

        噗的一声又被砸到了地上,一只脚狠狠的踩在了脖子上,罗克敌闷哼一声,一张脸和嘴都被踩到了土里面,顿时百哀齐至!

        四肢抽搐了一下,翻着唯一还露在外面的白眼,呜呜有声。两条腿乱蹬一气。

        “我让你没良心!”杨若兰气极,拳打脚踢。打一下骂一句。

        “前辈住手!有话好好说……”顾独行在一边看着,根本没想到就在这么兔起鹘落之间居然就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还来不及反应,这边就搞僵了;说着住手,有话好好说,却是拔剑而起,心急火燎的飞奔过来。

        虽然看这女人的身手自己绝对不是对手,但也不能眼看着兄弟被人欺负啊。

        杨若兰心中更怒:果然是一丘之貉!

        衣袖猛地挥出,这一挥,却是用上了皇级的力量,衣袖如同特大号钢板,啪的打了出去。

        嗤的一声,顾独行的长剑刺破了衣袖,但整个人觉得胸口一闷,就被一股无匹的力量打飞了出去!

        皇级强者与他现在的修为相比,无疑是日月比之荧光。远远的飞出数十丈,噗的一声落在地上,站起来时,浑身酸痛欲裂。

        但杨若兰却也心中暗吃一惊,这可是杨家的绝学‘流云铁袖’;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剑王一剑刺穿?感受到刚才那森森的剑意,也是心中一阵打鼓。

        顾氏家族十位王级高手同时赶来,从四面八方围住,就要动手。

        顾独行大惊,强忍身体不适,大叫道:“统统不准动手,前辈住手!这是一个误会……他……”

        他心里很清楚,若是真的惹恼了这个女人,恐怕今天在这里的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得性命!

        杨若兰冷哼了一声,这一声冷哼如同在众人心底突然响起一个巨雷,人人都是身体一震。顾独行将要说的话,也被强行打断,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

        “敢做,而不敢当!”杨若兰看着自己脚下的‘楚阎王’,无限失望的道:“我真的替我师妹不值!你这种男人,根本不配!”

        飞起一脚,将罗克敌踢了出去,一指点在他身上。身子飘飘后退:“今日且留你一条狗命,来日必然会有人亲自找你算账!”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身子在半空中一折,轻飘飘的飞出,突然加速,咻的一声,消失在众人面前。

        这次却是径自回转上三天去了。

        罗克敌惨叫着落在地上,扑通一声撞翻了一根拴马桩,整个人滚到了马屁股底下,随即叫苦连天的爬了出来,只觉得浑身没有一处地方不痛:“我这是做了哪门子孽啊……”

        顾独行一阵无语。

        这事情……怎么说好?对方分明是来找楚阳寻仇的,而且,极有可能是被挑拨的。

        无论如何,顾独行也不会相信楚阳会做出‘污人清白、始乱终弃’这样的事情!楚阳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罗克敌替他挡了灾,作为兄弟当然是应该的。只不过顾独行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件事,实在是有些阴差阳错;若是楚阳本身在这里,杨若兰只要来了,楚阳几句话之间就能知道这是自己母亲。

        而且,以杨若兰那种母子天性,也能感到楚阳的亲切……说不定也就早早的相认了;届时,既然知道是自己儿子,杨若兰又怎么会瞒着自己的儿子这么大的事情?

        但……偏偏来了却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这岂能不说是天意……如今杨若兰恨恨而去,更加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顾二哥……呜呜……”罗克敌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检查着自己,险些嚎啕大哭:“我的肋骨断了两根……两个脚踝也扭了筋,肩膀被卸了下来,脖子不能动了……呜呜,我的屁股也麻了,脸上也肿了……”

        “吓!这么惨!”顾独行震惊了。

        “二哥救命……”罗克敌很悲惨:“我我……我这是替老大做出了替死的贡献啊,二哥,等老大回来,你可要替我邀功啊……哎哟喂……”

        顾独行摇头叹气,心道等楚阳回来再说吧。将罗克敌小心翼翼的抱了进去疗伤不提。

        …………此刻,楚阳与董无伤和纪墨正有了新的发现。

        茫茫荒原本无路。

        但三人在抢劫了不少人之后,本来打算打道回府,却意外的发现在另一个方向竟然有人在偷偷的向这边行进,而且速度很快!这些人有二十来人,人人都是高手!

        楚阳无意中发现,顿时心中疑虑大起。

        所有这一路的人,基本都是去极北之地,大家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目标本来就一致,鬼鬼祟祟也就失去了意义。

        但这队人马是怎么回事?看这样子,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用害怕任何人啊;何必要摸黑赶路?

        于是三人打了个招呼,悄悄腾起,摸了过去。

        借着林木的掩护,二十二人一掠而过。楚阳三人悄悄的跟在了后面;二十多位王座高手!领头的两个,分明更加深不可测,这样的队伍,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楚阳董无伤纪墨三个人都没有提出打劫的要求……这真要是跳出去劫道,被劫的一定会是自己三人,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些人一路沉默,竟然一句话也不说,连续奔出二十多里,除了刷刷的脚步声,竟然没有任何别的声响!

        楚阳心中都有些诧异了:什么样的队伍?到底有何等重大任务?居然如此谨慎!

        眼看又要经过一个拐弯,为首的一人嗖的一声贴过去,伸出头看了看,一挥手,所有人都伏下了身子,只听这人低声道:“前面已经没有人了;除了暗竹之外,咱们已经赶到了所有人的前面。可以稍稍松一口气,就在这里休息一下。不等天亮立即赶路!”

        其他人一言不发,五个人为一组围成一圈圈坐下,剩下的两个人都自发到后面去警戒。

        董无伤把耳朵凑在楚阳的耳朵边上,低声道:“梦家的人……”

        楚阳一怔,缓缓点头。

        梦落的家族?

        楚阳顿时明白了,梦落的家族被自己揭穿了邪功,成为众矢之的;却又还是想要得到九级灵兽,碰碰运气,只好脱离大队。

        他们现在的情况,居然还是自己造成的。

        正想着,只听见那人低声愤恨的道:“这一次真是晦气,若不是那个叫什么楚阳的小王八蛋,我等大可以与其他世家一路,何至于这般狼狈!”

        另一人却是有些疑惑道:“不过这事情透着蹊跷;家族发现这门残缺不全的功法,已经有数百年。从未有人练成过,若是这么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中三天这功法从未出现过,不应该有人认识啊!为何少爷只是第一次用,竟然就被识出?而且那人还知道破解方法?”

        他沉思着,以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声,继续道:“就连我们梦家,也不知道怎么破解……他怎么知道的?这事儿,里面可供琢磨的不少啊。”

        “等这次完事后,将那个小子抓来好好审问。”另一人阴沉沉的道:“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这一次围剿……难说得很。”先前那人叹了口气,道:“这可是中三天从未出现过的九级灵兽,人人都想得到……高手如云,我等就算是拼了命,也实在没有把握一定能够得到什么!”

        “可听说这九级灵兽不止一只啊。”另一人不以为然的道:“再怎么说,也能得到一些吧?只要我们提前四五天时间赶到,后面的各大世家还到不了,趁着这段时间里,大捞一把,也就够了。”

        众人纷纷说是。

        楚阳无声的打了一个手势,三人悄悄地退了回来。

        走出一段路,楚阳才停了下来,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梦落分明就在里面。

        梦家的人打的如意算盘是不错的,不惜昼夜赶路,也要提前好几天到达先获得好处……哼哼,可你们既然让我知道了,本阎王如何能让你们如意?

        你梦落居然还敢打莫轻舞的主意,若是让你们轻松了……那我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