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黄金换馒头值不值?

第一百章 黄金换馒头值不值?

        “那件事之后,隔了不长时间,本公子就被围攻,我那位老哥为了帮我,还曾经身受重伤,连家族也几乎覆灭……”蔚公子神色之中有些缅怀,道:“这块紫晶玉髓,不算什么宝贝,但我却将之放在这里,就是因为……环顾九重天,当年就只有那一个人帮过我!”

        “我将它存在这里,便是存了一份情谊。”蔚公子缓缓地道。

        “原来如此。”楚阳喉咙干涩,他感觉自己今天似乎不会说别的了,翻来覆去的就只是这一句:原来如此。

        太意外了!

        太……惊奇了!

        太……太太太……巧合了!

        看着这家伙一脸的年轻,也就是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没想到居然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妈的,重外孙?

        那岂不是说这货在我面前居然是祖爷爷辈的?

        “额……蔚兄……”楚阳干笑一声。

        “嗯?”蔚公子看着他,眼中有不解:“你想要这个?”

        “不不不……蔚兄……咳咳蔚兄……蔚兄……”楚阳连连叫了几声蔚兄,心道,妈的,这称呼上也能占便宜哇……现在多叫几声,总比以后被人逼着叫蔚爷爷强吧?他奶奶滴,这算是什么事……“到底啥事?”蔚公子纳闷了。

        “咳咳……蔚兄,我的意思是说……蔚兄,难道你这么多年都没回去看过?”楚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

        “我想回去看看……可是我现在修为还不行。”蔚公子长叹一声:“我若是回去了,恐怕会真的连累了我那位老兄弟的家族覆灭了。我怎么敢回去!”

        “我这么多年变了容貌匿迹中三天,就是不想让他们跟我受到连累!上三天主宰家族之一啊,岂能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蔚公子有些怅然。

        “若是被他们知道,我被废到了如此地步,居然还能复原……这,可是那些主宰家族做梦也想得到的秘密!我若万一被人发现就是当年那人……嘿嘿……”

        “哦……原来如此。”楚阳了然,想不到蔚公子如此大咧咧的一个人,真的为别人考虑起来,思想却是如此慎密。

        “只可惜这些年见不到我那老哥哥,心中也的确有些想念。”蔚公子神游中。

        “我们、该看第三件宝物了。”楚阳听见他叫老哥哥就觉得浑身恶寒,摸着鼻子不是滋味的道。丫的,想要占我的便宜?没门儿……意念中,剑灵纵然现在很郁闷,也是忍不住为之发噱。

        “这是第三件宝物!”蔚公子看着第三朵莲花上,一片白色的雪花,声音中有炙热,道:“但这东西……你想要也不能给你,我有大用,要留着它,在到了我至尊瓶颈的时候,用这东西,一举突破到至尊!”

        他深深地看了这一片雪白的雪花一眼,道:“这是一片凌霄雪。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破关!”

        “那好吧……”楚阳摊摊手:“既然你不给……还说什么,下一个。”

        对于这凌霄雪,楚阳是真的没有兴趣。因为……这东西是突破至尊用的。自己的修为到至尊还有多久?别看这东西在蔚公子这里能保存,但到了自己手中,恐怕还来不及收进九劫空间,它就已经融合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而这东西能够帮助圣级九品突破到至尊,那得蕴含着多少的能量?只怕连剑灵都来不及抽取力量自己就接着爆体而死了……那样,自己可就成了史上第一位贪心到死的九劫剑主了。

        “第四件,是我真正为你准备的礼物。”蔚公子笑着,道:“这是一块日月膏!”他笑了笑,道:“本来我答应你的是紫晶心,但我这里真的没有那东西。想要用紫晶玉髓代替,虽然比紫晶心要珍贵的多,但却是我这藏宝库里最不值钱的;只是事到临头,却发现我还是舍不得给你……因为那是一份情。”

        蔚公子看着那块紫晶玉髓,眼中充满了深刻的感情,缓缓道:“所以只好便宜了你,给你这一块日月膏。”

        “这……我可是占了便宜了。”楚阳苦笑一声,对于这一份天上掉下来的大人情,觉得被砸的晕头转向。

        日月膏啊。丹田中九劫剑已经在兴奋得翻跟头了。

        “也算是报答你送我的玄玉冰晶和玄阳玉。”蔚公子笑了,道:“你的确是很会做生意,玄玉冰晶和玄阳玉若是论价值,比不上日月膏的万一,但我有日月膏却无用,而那两样东西,却正是我现在急需要却找不到的!”

        他哈哈一笑,道:“人在饥饿的时候,能够用一千斤黄金去换一口馒头,就看当时到了什么地步!一千斤黄金不能买命,一口馒头却能救命,就是这个道理了。”

        他歪了歪头,看着楚阳:“你说……用馒头换黄金值不值?”

        “超值!”楚阳坦然的一笑,道:“不管如何,今天是我占了便宜。”

        “这宝库之中,除了紫晶玉髓之外,其余四样,都是我的家产……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存在。”蔚公子哈哈一笑:“算是祖辈给我留下的礼物吧。如今送了人,也不知道那些死鬼会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找我算账!”

        说着就将日月膏取了下来,递给了楚阳。他倒是真的洒脱,连一点点不舍得的样子也没有,就像扔出来一块垃圾。

        楚阳也笑了,道:“既然如此,我的确需要,就不客气了。”将日月膏收了起来。

        日月膏,顾名思义,乃是天空日月精华在一个地方,交汇,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凝炼之后,形成的一种精纯的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气融合在一起的奇异能量!

        其软如绵,其轻如无;这种东西对于刀剑尤其有用处;任何刀剑之上,只要抹上一些之后,就能随着温养和血腥滋养,慢慢的产生神兵灵智,虽然这是一个长久的过程,但却是别的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绝世功能!

        一把具有自己灵智的兵器与一把普通神兵有什么区别?这简直是连比都不能比的。

        而且抹了日月膏的兵器便从此具备记忆功能,不管这兵器损毁到什么地步,都能自行恢复到最佳状态。

        而这正是九劫剑缺少的功能!只要将日月膏融进了九劫剑,那么,以后九劫剑制造出来的神兵利器,也就都有了这样的能力!

        不灭!

        丹田中剑灵长长吸了一口气,喃喃地道:“看来真是变天了……这好东西,前几任的九劫剑主都没得到过,但到了这小子这一届,却是任何好东西都争得打破头一般自动上门了……”

        “对你的承诺,我已经兑现了。而且看样子,你也很满意。”蔚公子笑了笑,道:“现在该轮到赌约了。”

        “天瓣兰!天瓣兰!天瓣兰啊啊天瓣兰!”意念中,剑灵疯狂的叫喊。

        “额,这个,其实还有一件事。”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意念之中剑灵的催促,终于还是做了一次试探:“你的那株天瓣兰……对我有大用!不知道蔚兄你……可否割爱?”

        楚阳想了很久,在心中转了好几个念头,终于还是决定单刀直入,直接摆明自己的目的。跟蔚公子这种人耍花腔,最后吃亏的,可是自己。

        “天瓣兰?”蔚公子霍然转身,锐利的眼神看在楚阳脸上:“你想要天瓣兰?”

        “是。”楚阳直视着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你既然知道天瓣兰,那就应该知道,这一株天瓣兰只有九万年!”蔚公子审视的看着他:“而九万年的天瓣兰,只是剧毒到了极点的毒药!完全没有半点应该有的用处,你要它做什么?”

        “至于做什么……我不能跟你说。”楚阳坦然的道:“不过,我的确是想要。而且有大用!”

        蔚公子冷笑一声,道:“我答应了你紫晶心,却给了你日月膏!你给我阴阳双玉,我给了你整整一座白晶矿!楚阎王,我现在根本不欠你的,凭什么要将天瓣兰给你?”

        “但不知你需要什么?若是我能拿出来,我可以与你交换!”楚阳字斟字酌。

        “哈哈哈……我需要什么?”蔚公子突然凄厉的大笑起来,笑声在这密封的空间里久久回荡。

        笑毕,他才双目寒芒闪闪的看着楚阳,道:“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可知道我的来历?你可知道这冰峰的来历?你可知道……这天瓣兰的来历?”

        “不知。”

        “你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想跟我要天瓣兰?”蔚公子大笑。

        “无知者无畏!正因为我不知,所以我才敢要。”楚阳淡淡地道:“若是真的知道了你所说的这些东西,我恐怕连张口的勇气都没有。蔚兄,你笑的声音太大了,让我的耳朵有些难受。”

        蔚公子目光一闪,哼了一声。他自然听得出来,楚阳这一句‘你笑的声音太大,让我耳朵有些难受’是什么意思。

        “九万年前……有一位盖世奇人,整合了九重天,却灭绝了五个种族!”蔚公子目中神光一闪,道:“这座冰峰……就是九万年前某一个种族在危机来临之时,为了不致于血统灭绝,竭尽整个种族的力量保留下来的唯一的遗产!这里面的宝贝,就是九万年前的残余,这一株天瓣兰,就是九万年前的幼株!”

        他重重的道:“而本公子,在九万年前……还只是这空间里面的一个胚胎!没有任何族人相助,只是凭着这一点点遗产的力量,历经了九万年的光阴,才化身成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