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谈昙的变化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谈昙的变化

        孟超然顿时惨不忍睹的转过头去。

        楚阳挠挠头皮,奇道:“你震惊什么?”

        “少废话,看看我现在英俊么?”谈昙震惊的道。

        “帅!英俊!”楚阳很肯定,不容置疑的道:“我一向认为,谈昙是世上最帅的!最英俊的!”

        谈昙满足了,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一笑,就顿时从震惊的时候那还勉强可看的面容又重新变成了惨不忍睹,眉飞色舞的道:“比你帅吧?”

        “那是当然!”楚阳用了一种深度感叹的口气,道:“比我帅多了!”

        “啊哈哈哈……”谈昙得意的大笑,道:“还是楚阳你好啊,这问题我每一次问师傅,师傅总是不会正面回答。……”

        孟超然看着面前俩活宝,无力的叹息。

        明白了。

        完全的明白了。

        我算明白谈昙这性格哪来的了,完全就是楚阳惯出来的。

        看着谈昙满足快乐的样子,孟超然心中更是委屈:原来只需要一个肯定,这货就立即老实了……可是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过……要我昧着良心说他帅……真说不出口啊,要是说出来,良心有愧……谈昙很得瑟的笑着,突然一声惊叫:“我怎么不烧了?”

        随即一把抓住楚阳的手,一叠连声问道:“烫不烫?你烫不烫?”

        楚阳微笑:“不烫。”

        “啊呀呀……”谈昙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不烧了不烧了,这下子洞房可就没问题了……我一直在担心洞房的时候要是还那么烧,把新娘子烧熟了……哇哈哈……不烧了……寒冰甲不用做了……”

        孟超然额头上凝聚起一片黑线,喝道:“住口!”

        谈昙顿时噤若寒蝉。

        楚阳细细的打量着谈昙,突然发现这个师弟有些不一样了。

        他的脸上还是那样子,但他的两个眉梢,却呈现出一片淡金色;在他的额头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仿佛是残片一般的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只有黄豆大小!

        猛一看,就像是一个小小的伤疤那样子。

        胸口似乎也有变化,但却只能看到一点。

        “把衣服脱了。”楚阳道。

        “干什么?”谈昙惊恐的抓着自己的衣襟,很是有些瑟缩:“你要作甚?”

        孟超然显然也发现了谈昙的异常,喝道:“脱了衣服!”

        谈昙哀怨了,他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师傅和师兄,眼中慢慢的露出一股悲壮,终于低下头,颤抖着嘴唇道:“好吧……我我……我牺牲一回……”

        然后刷的一声,就将衣服脱了下来。谈昙的动作极为快速,他闭着眼睛,只不过是两下子,连衣服带裤子都脱的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大大方方的展现在两人面前。

        闭着眼睛,睫毛还在颤抖:“你们要快……要轻点……呜呜……我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孟超然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紫茄子!

        楚阳也是瞠目结舌;看着某人胯下晃来荡去的那话儿,不由得想要干呕一声。

        “穿上裤子!谁让你脱光的?孽障!你这个孽障!”孟超然满脸发黑,大声骂道。

        从未见过师父发火的楚阳又是愕然以对,只觉得这个世界要颠倒了过来;师傅不是一直是淡然超然潇洒闲逸的么?啥时候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过话?

        谈昙也怔住了,睁开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子,将裤子提着,提到腰胯之间,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你们不是要……”

        “要你个头!”孟超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在他头上来了个爆栗!

        “原来不是哦,吓死我了。”谈昙如释重负,一边迅速的提上裤子,一边嘿嘿的有些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发泄有些憋不住了……”

        噗!

        孟超然和楚阳同时飞出一脚,谈昙惨叫一声,飞了出去,成大字型贴在了贴在了山洞洞壁上。

        “别动!”楚阳和孟超然同时抢上去。

        两人刚才同时发现谈昙的胸前似乎有光芒一闪;不由都是一惊,凑了上去。

        只见在谈昙的胸膛中间位置,也出现了一块三角形那样的残缺的东西,这一块竟然隐隐的发出金光。

        楚阳用手一摸,感觉居然不像是人肉一般,硬邦邦的。不由道:“师傅你摸摸。”

        孟超然于是也摸了摸,纳闷道:“奇怪啊。”两人都对谈昙的身体了解的很,在此之前,绝对是没有这样的东西的,怎么现在却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个东西?

        谈昙成大字型贴在石壁上,看到楚阳和师父竟然凑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竟然在自己身上摸了又摸,不由得浑身一麻,浑身一凉,菊花一紧,不顾一切的惨叫起来:“救命啊……强奸啊……”

        …………师父三人走在大雪中,孟超然在最前面,楚阳第二,后面,是被揍的跟包子一样的谈昙。

        这货一句强奸,惹来了师父和师兄的无情群殴!险些被打的断了气……楚阳和孟超然同样有些郁闷:谈昙的体质似乎是改变了。两人揍了一会,发现这家伙居然无关痛痒,才加大了力气,但到后来已经是用出了七八成的力量,谈昙居然若无其事!

        虽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但骨骼和内脏却是半点事情也没有。

        结束了之后,两人都是呼呼喘气,看着谈昙惊诧莫名:这混蛋,怎么变成了打不死的人?

        在谈昙穿上衣服之后,三人启程;楚阳和孟超然没有注意,谈昙自己也没有注意:他的额头上的半边残缺的三角形,在一闪一闪的微弱的发出光芒,两道眉毛的眉梢也在一闪一闪,胸口被衣衫遮住的那一块,更是在衣衫里面闪个不停……然后……谈昙浑身的青紫就这么慢慢的消失,慢慢的化成乌有……走出没有十几里地;他虽然还在惨绝人寰的叫痛,但身上却是一点点的伤痕也没有了……楚阳与孟超然发现之后,都是啧啧称奇!

        看着谈昙一脸的自恋加惫懒,楚阳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这个师弟,貌似不是常人啊……剑灵也被他叫了出来观察,一样是毫不知情:“从来没见过这种体质,从来没见过这样丑的人。”

        楚阳只好作罢,放弃了对谈昙究根结底的心思。

        这段时间里,剑灵也很憋屈,神魂之力恢复之后,就立即要求去往那片剑光传来的方向,却被楚阳以此为要挟,炼制一颗完全版的九重丹。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对于那颗不完全版的九重丹竟然能够提升孟超然的功力,剑灵嗤之以鼻。

        “这还不明白?你师父中了化脉手之后,经脉凝固,永远就那么大了;但他这是十几年里,却从未放弃过努力!一直在练功,所以他的体内,蕴含了太多的天地灵气。只是经脉,容纳不下,才会没有变成灵力。”

        “再加上他后来借助吸灵圣鱼练功,这种现象也就越来越明显。不完全版的九重丹不仅治疗好了他的伤势,对化脉手的效果,也进行了冲击,有一部分,已经被冲开了。虽然这是疗伤,而不是增加灵力;但冲开了禁锢他十年的经脉之后,灵力岂能不涌进去?这样子得提升,有什么值得诧异之处?”

        最后,剑灵用一句话来结尾,顺便打击报复楚阳的要挟:“你就是一个典型的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不知道这样的事也不足为奇。”

        妈的!楚阳揉着鼻子,苦笑着忍了。

        走了两天,终于在雪雾之中朦朦胧胧的看到前方一座直插入青天的冰峰!剑灵兴奋起来:就是这里!

        楚阳精神一振,往前飞奔。

        突然……“小心!”意念之中,剑灵一声提醒。

        只听见前方远远地传来一声愤怒的狂啸,整个空间似乎也颤抖了一下。

        “是九级灵兽!”剑灵道。

        话音未落,只见前方一片红光冲天,数声惨叫遥遥传来。

        一道红影,从遥远之处猛地飞了出来。

        “是九级灵兽火雷虎!”剑灵警告道:“不要惹它,这家伙分明已经生了气了……”

        楚阳与孟超然和谈昙打了一声招呼,三人寻了一个角落躲藏了起来。

        刚刚躲好,只见数百丈外一道火红色的硕大身影,猛的冲了出来;在十几丈的高空向外狂奔。

        “好威猛!”孟超然赞了一声。

        话音未落,突然从不远的地方一道身影御剑而起,轰隆隆的如同雷霆爆震,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白光,迎面、正面的冲向火雷虎!

        “皇座高手!”师徒三人同时身体一震,不解之极!

        纵然是皇座高手,也绝对不是火雷虎的敌手!为何会不自量力的拦截这头明显已经暴怒的火雷虎?而且还是孤身一人?难道这纯粹是送死?!

        然后师徒二人相对骇然:这位皇座分明将全身的精气神连同自己的灵魂都融进了这一剑!而且还采用了燃烧生命的做法!

        这是为何?

        荣华富贵的日子享受的太多了?非得跑到这极北荒原来送死?

        说时迟那时快,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已经在半空相撞!

        轰的一声,那位皇座大叫一声,身子猛的向后倒飞出去,飞出数十丈,四分五裂的化为漫天的血肉!

        楚阳怔怔而视,打了个哆嗦:我靠,真的是送死去的?

        谈昙瞪着眼,感叹:“这人自杀的方式真别致……而且很风骚……”

        孟超然喝道:“闭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