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多情剑客无情剑!

        “呵呵呵……”楚阳强迫着自己笑了两声,想要强迫自己清醒过来,镇定下来。但声音却像是嗓子里面塞着一块烧红了的木炭一般。

        他能听得出来,谈昙绝不是开玩笑。

        ‘若有那种时候,我若还清醒,就会自己离开,不要找我!’

        ‘若有那种时候,我若不清醒,那你就……杀了我!’

        ‘若真有那一天,求求你,杀我!’

        然后是谈昙磕头的砰砰的声音。

        楚阳一瞬间似乎失去了意识,心中回荡着这几句话,和那砰砰砰的声音,神思都恍惚了起来。

        头晕目眩的呆了一会,终于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可以杀人,我可以杀尽天下人!

        但惟独对我的兄弟,我的亲人,我如何能下手?

        “杀你……呵呵……”楚阳感觉自己飘了起来,无依无靠的那种无力,飘渺的道:“谈昙……若你是我,我是你,咱们两个人对掉个位置,你会杀我么?”

        谈昙怔住:“我怎么可以杀你?”

        “同理!我怎么可以杀你!”楚阳伸出手将师弟抱进怀里,叹息的道:“你是我的兄弟,我怎么能够杀你?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提出的要求对我来说有多残忍!”

        谈昙怅然良久,道:“可是我……真会伤害你的。这一点,我有感觉。有时候我看到你……会从心里升起来一种强烈地想要杀你的那种冲动……我拼命地想要压制,却压制不下去!……”

        “不要说了!”楚阳冷静地,斩钉截铁的道:“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心道,若真有那一天,也是宁可我伤,也不要你伤!

        我是哥哥,若要承受,也只能我来承受!但你不要有事!

        谈昙听着楚阳斩钉截铁的话,心中不由得稍稍心安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怔忡,想要说什么,他想说那天突然冒出来三个人称呼自己‘王’的事情,但脑海中突然隐隐的又开始痛了起来,那些零碎的画面不断地冒了出来,不由皱了皱眉……“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这就像是一个噩梦,醒了就好了!”楚阳正在心乱如麻,没有注意到谈昙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这几天,要紧的是吃饱,睡好!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练功。免得在这种心魔入侵的时候练功走进了歪路。”

        谈昙嗯了一声,低下头没有说话;他正在全力的抗拒脑海之中的剧痛,他低着头,不想让师兄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唯恐楚阳为自己担心。

        楚阳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遥望星空,默默的问道:“师父,若是您遇到这种事,您会如何?”

        想着想着,不由又叹一口气。

        以孟超然的淡然,若是遇到这种事,恐怕会对他自己的生死根本不放在心上,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就算是真有那一天事到临头,也不过是眼睛一闭万事皆休。

        这就是孟超然的性格,淡然到了消极的程度。

        但楚阳却不同,楚阳却是洒脱中带着执拗,他既然提前知道,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去阻止,就算发生了,也只会想着去挽回,而决不会什么都不做!

        场中刀皇剑帝的斗争已经到了尾声。

        顾独行和董无伤为了让观战的兄弟们更好的领悟自己现在的意境,刻意的将一些掺杂了大道领悟的招式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进行对战,用激荡的劲气,和氤氲的道境,来让罗克敌纪墨等人去借鉴,去突破……终于,当的一声大响,中间猛然爆出一团刺目的光球,突然散去。

        顾独行黑衣飘飘,长剑在鞘,静静而立。

        董无伤墨刀负在背上,脚下均匀站立,两条长腿,似乎要将他的身体整个的撑往星空一般。

        两人身上都是大汗淋漓!但眼中却全是欣悦,相对而笑。

        经此一战,两人彻底的稳定了自己的一品皇级的修为!

        毕竟,有哪一位刀皇刚刚突破的时候,就能有一位刚刚突破的剑帝来给他喂招?同理,有哪一位剑帝突破的时候会这么凑巧的身边就有一位刚刚同时突破的刀皇?

        这简直是奇迹并发的夜晚!

        纪墨和罗克敌还有芮不通心中早就没有了不服,在观看这场战斗的同时,也是获益良多,早已经闭着眼睛坐了下来,全心全意的参悟刚刚的领悟。

        “你的刀很奇怪。”

        “你的剑很奇怪。”

        顾独行和董无伤调匀了呼吸,同时开口,却又同时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随即就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你先说。”顾独行道。

        “嗯,你的剑,我能感觉到,充满了孤独,那是剑客应有的一种孤傲!也是属于剑地骄傲,这一点我懂。但最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何却是同时充满了热切?”董无伤有一些疑惑:“若只是孤傲清高的剑术,我不会抵挡的这么狼狈。但加上这另一种热切之后,却竟然让剑地层次提高了一筹!这是怎么回事?”

        “剑是无情的,也是骄傲的!古往今来,剑为兵中君子,君子,虽然温煦有礼,但却永远会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为孤僻!”

        顾独行缓缓道:“但我是人,我不是剑;所以我有感情,我有兄弟,我有爱人;所以我是多情的。我将剑与人分开,剑是剑,我是我,以人御剑,所以才成就了这一套独特的剑术。”

        说到这里,不由心中有些心潮起伏。因为他突破的时候,还在想着顾妙龄的深情,兄弟们的情谊,带着这种深情突破进了皇级,更有楚阳一直给他灌输的‘人御剑不是剑御人’这样的观点。

        所以在突破剑帝之后,才会成就了他独一无二的孤傲之中的热切这种千古未见的剑术!

        剑中意境!

        顾独行沉沉的道:“我管这种剑法叫做——多情剑客无情剑!”

        “多情剑客无情剑?”董无伤喃喃自语,似乎若有所悟。

        “你的刀,也是很有不同,刀出之后,带着强烈的死亡气息!和一股直欲毁天灭地的狂暴霸气!这应该是你的刀和你的人合二为一,刀势与气势合二为一的效果;但这死亡气息之中,却又带着一股被控制的生机!就是这股生机,让你的刀如同活了过来……这种感觉很奇妙。”

        顾独行沉吟着说出他对董无伤的看法。

        “我这是无伤之刀!刀出无伤,唯死而已!”董无伤将他对楚阳说的话,源源本本的又说了一遍,最后道:“不过……我能感觉到,这不是我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在这种境界之上,还有很多。”

        他的眼睛闪着光,重复着说了一句:“很多!”

        …………深夜寂寂,楚阳仰首望天,在出神的想着什么,谈昙低着头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纪墨罗克敌和芮不通三人坐一会,领悟一会,然后站起来彼此之间打一场,然后又坐下,再次领悟……如此周而复始。

        顾独行和董无伤在一人在左,一人在右,为兄弟们护法。

        …………傲邪云疯狂的在山林之中穿梭,不顾一切的逃走。他从山顶一跃而下,两脚踩了几下,就揪住了一根伸出山壁的藤条,一荡,身子就到了绝崖对面,然后和衣一滚,骨碌碌顺着一个平缓的斜坡滚下去,合身一跃,进入了一片水中,进入水中之前,已经在手中掐了一管芦苇。

        运气一吹,芦苇管顿时通畅,含在嘴里,就在水下顺着水流往下游飘去。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转而向北之后,对方竟然依然是紧追不舍,而且追杀的声势,越来越是浩大!

        但他也同样明白:对方已经是骑虎难下,自己不死,他们绝不会罢手,万一被傲氏家族反应过来,他们的计划就会完全破产!

        他只有逃!

        唯有逃出去,留得命在,才能揭露这一场阴谋;为死去的人,讨回应有的代价!一旦死了,就将永远沉冤难雪,自己的尸体还会成为追杀自己的这些人的工具!

        他的眼中已经没有泪!

        当杜青云最后推了他一把将他送出那一场包围圈的时候,傲邪云就没有了泪。

        秦战在此之前一个半月,已经战死!自己与杜青云拼命带着秦战逃走的时候,秦战只说了一句话:“少主……一定……要活着!”

        然后就从杜青云的背上挣扎下来,冲向了敌人!

        哪怕他最后,只是阻挡了敌人还不到眨眨眼的时间,但那位老人,已经切切实实的,付出了他全部的所有!

        之后就是杜青云带着他逃走,一个月之内,杜青云只要一有闲暇,就传授自己逃命的经验,尤其是一个人逃命的经验,需要注意什么,需要留心什么,如何才能让敌人不能发现自己,如何才能利用身边的一草一木……那时候,杜青云似乎预感到了他不会活得太长久,只管拼命地、填鸭似地,将他毕生的经验全部传授给自己!然后一切就都让自己做主,带着他逃命!

        用自己的生命,来做傲邪云实验这些经验的道具!

        最终,这位可敬的老人身死的时候,是大笑着推了自己一把,用尽全身功力将自己推了出去,扔了出去之后,就豪迈的大笑着冲向蜂拥而来的敌人,他的最后一句话,响彻夜空:“哈哈……我放心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