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一把剑!”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一把剑!”

        第五轻柔走出去的时候,四个白衣老者都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但第五轻柔还是微笑着行了一礼,道:“幸不辱命。”

        四个人都没有说话。

        然后第五轻柔就走了出去,消失在门口。

        四个人在他走出去之后,都是不约而同睁开眼睛,对望一眼,居中的白衣人轻声的道:“此人可用。只可惜,不姓诸葛。”

        四人又是一起闭上了眼睛。

        第五轻柔衣袂飘飘走出去,已经是天色微微发亮。

        第五轻柔漫步在路上,仰望残星尚存的天空,看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微笑着,低低地又说了一句:“幸不辱命!”

        然后他就加快了脚步,一路回到自己的小院,坐进了书房,才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喘了几口气,只觉得情绪完全的平复,然后缓缓走到墙上挂着的一张大地图的前面,皱眉凝目看了好久。

        然后他在诸葛家族在地图上的位置上,轻轻的点了一下,虚空的画了一把刀的形状。微微地笑了起来。

        诸葛家族在地图上的形状,恰如一个小小的葫芦。

        而第五轻柔虚虚画的这一刀,正是斩在了这个葫芦的脖颈处,若是这个葫芦是人,那么,就是脖子上悬上一把钢刀!

        致命威胁!

        然后第五轻柔就皱着眉头沉思着,心中默默的计算。

        这一次自己先使手段,与借着三星圣族兴起,整个诸葛家族出兵应对;然后自己秘密联系三星圣族高层,本意只是想要借势,却没有想到对方的条件,竟然是这样子……设局,出动诸葛家族高层,将三星圣族这位基本是心甘情愿的踏入陷阱的三长老擒住,然后布下一个大局!

        将自己平常最看不顺眼的,也是最是看自己不顺眼的诸葛长风推出去送死;顺便完成这一份约定。

        一来,自己也能多一个臂助,二来,等于是为诸葛家族树立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对手!

        第五轻柔想着,不由微笑起来。如此一来,只等时机一到,诸葛家族如何能不灭亡?

        诸葛家族灭亡,上三天就没有了智慧家族,那么……除了我第五家族,还有谁,堪当大任?

        如此,便也算是报了第五家族这数万年的仇恨……更顺势崛起……这样想着,第五轻柔终于还是叹息一声。

        想起圣族三长老这段时间里受的苦处,还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钦佩的同时,大为忌惮。

        堂堂一位圣级八品高手,谁肯承受被俘之耻?、若是他自己不愿意,恐怕就是两位至尊围攻于他,他逃不掉,也可以从容自杀,怎么可能被俘?

        更不要说,被俘之后,还要遭受那种惨绝人寰的酷刑!而且还非得要给人一种实在坚持不住才招供的印象……以此来麻痹!

        这位三长老,可以说将自己的一切,包括尊严都牺牲掉!

        而这一切,竟然只是为了送一种适合觉醒的东西过去……如此忠心耿耿,如此牺牲……就只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

        这是什么心态?若是有一天,与这样的敌人为敌……第五轻柔叹了口气。

        忍不住就有些好奇,那位觉醒者,究竟是一位什么人呢?诸葛家族这次如此严重的得罪了那位觉醒者……应该后果……想到这里,第五轻柔微笑起来。

        心想道:这九重天还是真够乱的,九劫剑主的风波方兴未艾,又出了一位圣族的觉醒者。真是风雨欲来。

        只可惜第五轻柔不知道,诸葛家族这一次;得罪的根本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觉醒者,而是一位正在觉醒的魔王!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诸葛家族不仅是得罪了魔王,得罪了三星圣族,而且还严重的得罪了九劫剑主!

        若是第五轻柔知道的话,那就算他定力再高,恐怕也会举杯一醉。

        看着天色渐渐地亮起来,第五轻柔神色深沉,一种有些寂寥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由得轻轻叹息一声:“真是寂寞啊。”

        刹那间,竟然有些想念楚阎王。

        第五轻柔生平智计超人,未尝一败。

        就算是下三天的皇朝争霸,若是他最后不是那样卖人情,而且为第五家族增加血色气运的话,全力放手一搏,铁云纵然能胜,恐怕也是两败俱伤之后的惨胜!

        而且第五轻柔还有高于六成的把握,可以取胜!

        他之所以放弃,乃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自己的一个虚无缥缈漫无根据而且至今尚未证实也不敢去证实的一个猜测:楚阳……会不会就是那位神秘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第五轻柔一生之中,在智计上能够与他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而且能够屡屡让第五轻柔吃亏的,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人。

        就是楚阎王!

        第五轻柔特别的怀念那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如今,在诸葛家族,自己虽然是地位并不算高,但耍起手段和智计阴谋,却是所向披靡,一切,都太顺利。

        顺利的让第五轻柔感觉不到半点乐趣和成功算计的快感!

        坑人,也要坑一位有身份有脑筋的人才有快乐可言;坑一个傻子……得到的,只能是郁闷而已。

        看着窗外,第五轻柔喃喃的道:“楚阎王,这上三天,你也快要来了吧?若是你……那么我们就好好的,玩一玩!”

        “玩到最后……就将这整个九重天……倾覆了也罢!”

        阳光升起,第五轻柔的身影,在书房里被拉开,折射到墙壁上,弯曲了起来。

        …………在第五轻柔念叨楚阳的时候,楚阳已经站了起来,虽然依然是有些摇晃,但却是已经没有大碍,体力在逐渐的恢复。

        谈昙身上的金色光圈,依然在闪烁着,不见半点减弱。

        楚阳试着伸一根树枝进入光圈,结果还是那种剧毒,树枝接着腐蚀成了烟雾,腾腾消散。

        楚阳渐渐地纳闷了起来:既然诸葛家族处心积虑要对付谈昙,怎么会拿出这种怪异的剧毒?

        这完全不合情理!

        这剧毒已经持续了一夜了,而且看样子还将持续下去。究竟有几天,还真的很难说。就算诸葛家族成功了,他们如何能将谈昙带走?

        就这么一直等下去?

        这完全就是无法理解啊。

        再说,以谈昙平常的实力,哪里需要如此众多的高手前来对付他?

        诸葛家族这一次,这件事做得太怪异!

        楚阳想了好久,还是想不通。

        由于谈昙就在这里,楚阳自然不可能离开。但这个地方,却又的确是恶心了一些。于是楚阳就好说歹说,先让几大家族的人挪了地方,到另外的十几里路外扎营。

        不过众位兄弟却是留了下来。

        出乎预料的是,呼延傲波见纪墨留下,这位女子居然也坚决的留了下来。这让众兄弟大为羡慕,纪墨更加是有一种夫唱妇随的感觉,得意洋洋。于是乎经常小鸟依人一般,挽着呼延傲波,在众兄弟面前秀恩爱。

        这里要原谅我做一个现代的比喻:就像是潘长江减肥一百斤之后挽着一位女篮球运动员,还是外国的黑人的那种……而且两人都是落落大方!

        罗克敌本来还在羡慕,但见了这一幕之后,当场一翻白眼就躺在了地上,捂着眼睛死活不起来了,更是在一个劲的念叨:伤了眼了,伤了眼了……最后成功的让纪墨与呼延傲波联手打了这货一个狠的……楚阳在这段时间里,赶紧的将众人带的药物收了收,凑了紧缺的一味药材,炼出来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给谢丹凤服了下去。

        要不然,恐怕谈昙还未醒来,这个痴心的丫头就撑不住了。

        当然,众兄弟最担心的,还是楚阳;对此,楚阳只能笑着安慰,自己一点事儿也没有,只不过需要休息,就能恢复正常。

        有些事,做了是需要说的。但有些事,却是只能做,不能说。

        若是让兄弟们知道自己为了他们现在面临生命之险,恐怕他们绝对是要发疯的。

        不管这一次结果如何,自己一个人背负起来,也就是了。

        若能活下去,自然是好;若是不能活下去……那么何必还要为自己的兄弟增加心魔?

        一直到了三天后,谈昙身上的光环才慢慢的淡了下来。

        那张扬的长发又开始飘扬而起。

        包括楚阳第五轻柔和那些诸葛家族的人,都不知道的是:这所谓的“五大杀器”,效果,绝对能持续三天!

        而且这三天,任何人都不能接近!

        包括至尊!

        而且在三天之后,魔王成功吸收之后,光环化去的一刻,便是魔王回复短暂的清醒,然后能够爆发出绝对实力的时候。

        若不是有这一层把握,三星圣族又怎么会殚精竭虑的想出来这样的办法,来付诸实行?

        要知道,哪怕是让这些诸葛家族的人在那时候碰到王一根指头,也是整个族群不可磨灭的耻辱!更加不要说让王被人俘虏而去……所以诸葛家族只要执行这个计划,那么,不管派来的是什么人,都是必死无疑的!

        这是真真切切的一个送死计划!诸葛长风临死之前的觉悟,一点错误都没有。

        只可惜现在诸葛家族的人已经死光了,现在守在魔王面前的,却是九劫剑主!

        这种压力,无形中居然转移到了楚阳身上来。

        而楚御座现在对这件事,还一无所知!

        终于,光环完全消失。

        谈昙静静地坐着,突然一头长发忽的一声激扬而起,一双眼睛猛地睁开,射出一道几乎等同于太阳光线那样的、却是漆黑的目光。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楚阳!

        他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怪异的、阴森的笑容,无头无脑的、冷冷地、说道:“好一把剑!”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