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这是傲家的人!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这是傲家的人!

        楚阳目光含笑,称赞的看了罗克敌与纪墨一眼。

        “我来!”董无伤目光锁定对方激射而来的身形,身形一动,已经下马,站在地上,一手握住刀柄,大踏步的一步一步往前凝重的迎了上去!

        “让他开花吧!”罗克敌跳脚大吼,口沫四溅:“四哥威武!让他黄的白的红的绿的黑的一起出来!”

        纪墨大呼小叫:“对!让他知道知道,刀皇不仅可以用刀,也可以用枪的!”

        身旁众人顿时笑得打跌;呼延傲波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用手指头掐着纪墨腰间一小块肉,狠狠转了一圈。

        纪墨惨叫一声,无限悲催。

        谈昙还在想心事,消化着自己这段时间里断断续续接收的记忆,见众人大笑,茫然抬头,问身边的谢丹凤:“发生了么事?”

        谢丹凤嘴唇抽搐,表情怪异,怒道:“没你的事。”

        谈昙哦了一声,道:“大家笑得真欢乐…”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摆出来一幅‘震惊’的表情,“震惊”的重新问了一句道:“你们在笑什么?”

        “滚!”被谢丹凤一巴掌在马上拍了个趔趄。

        楚阳强忍住笑意,看向不断接近的两个人。

        对方虽然在盛怒之下,有些失去理智,但一身实力,却是非同小可!

        一阵狂风闪电一般飞掠而来,速度之快,让他的身子变成了一团模糊地青影。随着前进,身子与空气摩擦,发出啪啪的音爆!

        董无伤却是凝重的一步一步迎上去,如同脚下有千斤重,连带着整个大地山川同时前进!

        对方快到了极致,董无伤却是慢到了极致!

        一快一慢,鲜明对比!

        “皇级六品!”意念中,剑灵给出了评价。

        楚阳缓缓点头,心中顿时稍微放松。

        皇级六品,按照修为来说,已经比董无伤高出了很多;甚至,不止一倍!但,对方却是普通皇级,而董无伤,则是狂霸天下的刀皇!

        而且,董无伤又有五百七十斤的墨刀相助,更加无限的缩短双方的差距!

        所以这一战,有惊无险。

        说时迟,那时快。

        那人一声长啸,身子从半空中乌云一般扑下来,青袍鼓风而起,便如一只巨大的苍鹰。狠狠地向着董无伤攫食而下!

        董无伤猛然抬头,满头长发,纷扬的向脑后飞舞,墨刀猛的往前挺出!

        呜的一声,墨刀带起一整片实质一般的黑色刀芒,董无伤丝毫没有避让,完完全全用一种一往无回的决然姿态,正面迎上了对方蓄势已久的进攻!

        剑光一闪!

        一柄雪亮的长剑与墨刀狠狠碰撞在一起!

        双方都没有留手!

        轰的一声巨响,董无伤身体四周的泥土猛的翻扬而起,呈放射状向着四周猛的喷发出去。

        一片炸弹开花一般的正中间,董无伤黑发飘扬,双目如电,嘴唇紧紧抿着,两条腿深深地陷进了路面,但身子只是晃了一晃,却是没有后退一步。

        空中那人一声狂喝,身子一个往后翻腾,旋风一般连续翻了七八个跟头,落在地上,抬起头来,面带惊容看着董无伤,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少年刀皇的实力,竟然已经强横到了这般地步!

        众人终于看清楚,此人乃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年人,看面相,有五六十岁的样子。此刻,花白的胡子,正在下颌微微颤抖。

        董无伤大吼一声,雄壮的身子猛的一挺,从土地里拔了出来,泥土飞扬之中,墨刀随即就化作了一道黑色闪电,劈头盖脸的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一百零八刀。

        那人连声狂喝,不断地出剑抵挡,两人翻翻滚滚打成一团,只见一道白光一道黑气缠绕在一起,渐渐地不分彼此,成了一团黑白的龙卷风。

        楚阳和顾独行站在最前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打斗。

        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对方对自己这些人怀有敌意,那是肯定的了。

        对面的队伍缓缓压了过来,在距离战圈之外的二十多丈处静静地观战,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楚阳和顾独行对望一眼,都是谨慎了起来。

        一般像这种强者的战斗,就算是王座之下,也要最少退在三十丈之外才能避免误伤;尤其是刀皇的刀气,更加是致命的东西。

        但这些人就隔得这么近,却没有一个人脸上有担心的神色。

        甚至,当先的几个人的脸上,表现出的竟然是兴致盎然的样子,居然有些跃跃欲试。

        由此便可看出,这些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一时间,刀剑相撞的声音爆豆一般响起,越来越响,震耳欲聋。

        楚阳皱皱眉:这是一个极为反常的现象;一般像这种级别的高手对战,很少有像现在这般如同打铁一般的密集碰撞声音;但这两人显然都是违反了常规。

        由此可知,双方都是差不多的战斗风格,而对方,也肯定握有一柄世间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否则,绝对不敢如此硬拼,就算敢,也早已折断,不会到现在还在发出碰撞巨响!

        楚阳脸上淡淡的浮起一阵焦虑。此人实力虽然只是六品皇座,但这样的彪悍风格与手中的神兵利器,已经不逊色于八品皇座。

        董无伤定然是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身后马蹄声起,一匹马越众而前;蒙面的傲邪云来到楚阳身边。

        “嗯?”楚阳转头,疑问的看着他。

        “是我家的人。”傲邪云的声音很苦涩。

        “是你家的人……还是你那几个叔叔伯伯的人?”楚阳谨慎的问道。

        “我家的人!”傲邪云的声音很肯定。

        楚阳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皱皱眉:“你父亲傲家主,是不是失去了对家族的掌控?”

        “绝对不是。”傲邪云道:“父亲向来主管家族所有事物,只不过这些年来,随着傲氏家族的势力越来越大,家主的权力也是越来越大,叔伯们都是蠢蠢欲动,暗中搞一些小动作……但总体来说,家族还是安稳的。”

        “这等安稳,可真是让我惊喜。”楚阳嘿嘿一笑。

        傲邪云笑得很苦涩:“一个家族的复杂,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一个地位已经稳固的家族的复杂,更是别人根本无法体会的。”

        “傲氏家族千年前创业的时候,先祖有兄弟五人,被称为‘傲天五虎’;另有结拜兄弟三人,都是当世人杰。兄弟八人同心协力打下了江山,在中三天站稳脚跟。他们曾经共患难同生死,甚至,每一个人都曾经为了对方奋不顾身,毫不顾息自己的生命。”

        傲邪云在这等时刻,竟然讲述起傲氏家族历史,这让楚阳有些意外。但他还是认真的听了下去。

        傲邪云也是一代人杰,绝不会无目的的扯出一番废话,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楚阳一边听,一边考虑着傲邪云的用意。

        “但,基业创下之后,却是矛盾越来越大;先是三个外姓的兄弟开始造反,因为他们不甘于做家臣,甚至是供奉,也不愿意。人人都知道,供奉虽然好听,但供奉的后代子孙,就是家臣!甚至,一旦有所不肖,就会沦为家奴,所以他们不愿。但傲家的家主,却只能有一个。”

        “家族的成立,权力一定要集中!要不然,还是一团散沙。但这样的集中,却是代表了长幼尊卑,代表了主从关系正式划分明确。”

        “所以,三位外姓兄弟终于开始造反,兄弟之间,也终于开始相残,最终被剿灭,傲氏家族也是元气大伤。那一次战斗,傲天五虎也陨灭一人。”

        “等到那三人被剿灭,傲氏家族平稳发展了几年之后,又有两位兄弟感到不平。因为他们的孩子后代,从那时候出生起,就不是嫡系;只有家主那一脉,才算是嫡系子孙;所以久而久之,恐怕三代之后,就从兄弟变成了奴仆臣属,因此……这差别又是巨大的。所以傲家再次大乱。”

        “最终只剩下兄弟两人,还是不可避免的又产生了最后一次分裂!”

        “所以傲家,就只剩下了我们这一支。先祖赢了所有的战争,但也失去了所有的兄弟,成为孤家寡人。他伤心至极,就在完全胜利的那一刻,用滴血的剑,挥剑在一块石碑上刻下几个字:剑冷刃寒心更寒,待要出声却忘言;试看寒刃犹滴血,滴滴全是兄弟残。”

        “先祖将这一首诗刻在石碑上,竖立在家族大堂;本是作为家训,警醒后人;但谁想到,这非但没有成为祖训让后人警醒,反而成了诅咒一般的东西!”

        “到了第二代傲家先祖的时候,兄弟十三人,再次开始这样的争战。各不服输……如此一代又一代的传下来,傲氏家族发展了千年,实际上,就是家族内部斗争了一千年!”

        傲邪云苦涩的抿着嘴,长长叹息。

        “实际上不仅仅是傲氏家族,其他家族,同样如此。”傲邪云道:“一个家族想要逐渐强大,就必须不断的忍受这种骨肉残杀!”

        “这是定律!”

        楚阳缓缓点头,似乎在想着什么,道:“的确是……残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