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出来受死!”

第二百八十六章 “出来受死!”

        蔚公子挑了挑眉毛,道:“呀,居然还有人认得我!”

        楚阳苦笑,想不到蔚公子居然就这么大模大样的,极端高调的出场了!

        自己刚才还在想着,他会以什么方法隐藏身份然后前来……“蔚公子,你们暗竹……也参与这场中三天的战斗么?”田不悔只觉得嘴里有些发苦,若是暗竹大举前来,那么这一战连打都不用打。

        “暗竹是不会参与的,不过,本座是要参与的!”蔚公子道:“难道我就不是中三天的人么?我参加……你敢说不行?”

        田不悔瞪了瞪眼,叹了口气,道:“蔚兄能来参加,自然是最好不过。田某何德何能,敢说不行?”

        “既然你不敢说……那你还不闭嘴?”蔚公子斜着眼道:“张着你的嘴在放屁么?就这么凑上来跟我说话,难道我很喜欢你么?信不信本公子能将你的脸给你打成腚?”

        万万想不到对方乃是中三天有数的高手竟然张口就是这么一段!

        田不悔顿时一张脸扭曲着,又红又紫。

        “蔚兄……”楚阳哭笑不得。

        “不是我脾气不好,关键是这家伙欠收拾!”蔚公子风轻云淡彬彬有礼的道:“看他那一脸的倒霉样儿,估计还以为我来是帮他们的……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一旦缠了上来,那却是难办的事情。我这人,最大弱点就是忒好说话了。”

        楚阳苦笑:就您这喜怒无常的,谁敢缠上来?至于让你难办……更是绝对不敢啊!

        你这人忒好说话了?

        楚阳听见这句话,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抽筋。

        是啊,您忒好说话了,好说话到没人敢跟你说话了……显然蔚公子今日高调出场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这件事,因为下一刻他就叫唤了起来:“上三天萧家,是哪一个在这里?”

        高台之上,土包子二愣子一般的萧绝尘憨厚的笑了笑:“我是萧家的,但不知这位是……找我们萧家,有何贵干?”

        “我说你们这些混账怎么就人人都有一手张着嘴放屁的本事?你身边那两位当年就曾经参加过围攻老子!现在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认识?你真不认识我么?”

        蔚公子吊起眉毛,很是不爽的道。

        萧绝尘身边,其中一老者站了起来,冷笑道:“当年剑下游魂,今日也敢兴风作浪?”

        “回去告诉你们当家主事的,今日一战之后,本公子就要杀上上三天,找你们萧家理论理论!”

        蔚公子说完,便转过头,再也不理他们说什么,走到楚阳身边坐下,道:“怎么还不开始?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杀人的吗?大家都在这里瞪着眼,也实在是瞪不死人!”

        楚阳已经被他搞得几乎无语。

        莫天机终于放下心来,从容镇定,安排出战。

        随即,莫天机、田不悔两人,在阵势安排上做了一下调整,既然要执法者做仲裁,那么执法者岂能不知情?

        最终制定出来的决战规则,就连楚阳看了,也是直冒冷汗。

        这是一场疯狂的决战!

        一直打到对方彻底灭亡,或者是没有了任何反击之力,才算是结束。

        这一场战斗,共分为十一场。

        圣级一场,君级两场,皇级三场,王级四场!

        若是解释一下就是:王级高手战斗之中,绝对不能出现皇级高手!皇级高手之战,绝不能出现君级,圣级……不管你有多少王级高手,分成三队。领队也必须是王级高手,不得超过。

        三队各战一场,然后所有双方的幸存者,集中起来,再战最后一场!务必要让其中一方死光死绝。

        皇级分作两队,各站一场,幸存者再战生死。

        君级只有一队,混战一场,决战一场。

        圣级一战决胜负。

        最终,所有幸存剩下的人,不分级别,统一参与混战,败的一方,就这么扔进亡命湖里。胜的一方,便可下山,接掌对方所有势力!

        自然,开战之前,若是双方皆有兴趣单打独斗的,则可以事先提出挑战,先进行生死之战,了却宿怨。

        总而言之,所有的规则都指向了最残酷的一点:生,或者死!

        这是决战的规矩,更是在亡命湖决战的规矩!

        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

        白须老者站了起来,大声将这规则读了一遍。声音震耳欲聋,在上空久久回荡!

        下面,鸦雀无声,将近三千人,代表了整个中三天最顶端的武力,却是没有一个人发出半句话!

        死!

        死!死!死!

        在场三千人,最少有两千,甚至两千五以上,身体要被扔进这面湖水中!自己,是否就是那其中的一个?

        谁敢说,自己的身体,绝不会被扔进去!就连君级高手圣级高手,也绝对不敢这么说!

        一股惨烈的气氛,就这么油然而生!

        每个人的呼吸都是粗重了起来,两眼之中,血丝密布!

        一片寂静之中,董无伤突然大喝一声,越众而出,大踏步走到正中间,墨刀一指,厉声道:“厉雄图!出来受死!”

        大战之前,董无伤便要单挑一阵!摆明了绝对不沾厉雄图的便宜。

        董无伤身材魁梧,一刀在手,便如是万马千军同时列阵!渊渟岳峙,锋芒毕露!

        最上面的白袍老者执法者脸色一凝,看向董无伤的眼神,微微变了变。

        但他身边的那枯瘦老者,却是替他说出了他心中的话:“好气魄!没想到这中三天,竟然会有如此人物!”

        厉拔天眼中露出沉思的忧虑。

        叶梦色看着董无伤,突然低低的叹息:“可惜如此人物,却是生在中三天。”

        一声爆裂的长啸,厉雄图飞身而出,魁梧的身躯轰的一声落在雪地上,白雪放射状飞出去,轰轰大笑:“董无伤,你若不提,我也要提!你我若无一战,纵死亦不瞑目!”

        董无伤哈哈大笑:“正有此意!厉雄图,看刀吧!”

        大喝一声,墨刀弹上半空,便突然出现了一道刀光组成的黑色银河,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更是惹人注目!

        董无伤似乎是赤手空拳往前急冲,但上空的刀光银河却随着他的身体,汹涌澎湃的前冲!

        连刀带人,包括整团空气,似乎都幻化作一座移动的刀山,越冲越快,声势也是越来越大,到后来已经是天崩地裂,刀光弥天!

        董无伤在这生死决战之中,那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战意,激发出了他在此之前从未使出来的一刀!

        这一刀,对于今日以前的董无伤,就是巅峰!

        但这巅峰的一刀,却成了今日一战的开场白!

        高台上,九大世家加上执法者,都是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

        陈非尘难以置信的低声惊呼出声:“刀皇!”

        这一声低声惊呼,便是叫出了所有观看九大家族中人的心思。董无伤未出手之前,大家都只是觉得这少年不凡,但也就是不凡而已。

        毕竟董无伤的修为,还不放在他们眼中。以他们的家族实力,资源,硬生生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强行提升成皇座,甚至皇座超过五品,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但……董无伤以他如此弱的修为,一刀出,竟然引动天地之威!让天地随之颤栗,而战斗!

        这却是刀皇才能有的修为!

        皇座不可怕,但一旦皇座之前加上某一种兵器,却就成了万里挑一!而那说的,还是枪皇,鞭皇!

        但眼前,却是刀皇!

        整个九重天,仅次于剑帝的第二皇座!

        但,剑乃是帝!不是皇!

        所以刀中称皇,便是九重天第一皇座!

        这样的刀皇,悟性努力执着压力……缺一不可!又岂能是单纯功力提升就能达到的一般皇座可以比拟!?

        如此人物,就算是上三天,也没有多少!

        而如董无伤这么年轻的,没有一个!

        所有人都是心中震动了一下:今日,可是真的看到了宝啊!

        厉雄图暴吼一声,本来就雄壮到极点的身体,似乎又涨大了一圈,沧浪一声响,一柄宽阔到无法形容的阔剑猛然出现在手中!、这柄剑,足有两尺宽,六尺长,厚度,竟然也有一尺,看其重量,绝不逊色于董无伤的墨刀!

        说时迟那时快,厉雄图双目圆睁,身体一旋,一座剑山旋转着,迎向董无伤的万刀风暴!

        呜的一声尖锐的声音,从厉雄图的身周猛地响起。

        剑刃割裂空气,竟然使得厉雄图身周三丈方圆全部变成了惨碧的颜色!

        只是这一出剑,高台上九大家族和执法者都是忍不住同声一叹:这两个少年,每一个都是天纵之才!

        今日不管哪一个身死,都是一种莫大的损失!

        厉雄图的剑,虽然还达不到剑帝的层次,但他有如此重量,一力降十会,就算是比起一位真正的剑帝,也不逊色什么!

        这两人的战斗风格,都是大开大合,奋不顾身,雄壮爆裂!

        看到这两人的战斗,顿时所有人都油然的了解了一件事:这,才是男人的战斗!只让人一看,就是热血猛然沸腾!

        也唯有这样的战斗,才配得起‘男人’这两个字!

        董无伤与厉雄图同时暴喝出口,接着刀山剑林猛的碰撞在一起!

        轰!隆隆!

        一股几乎不可想象的力量向着四周猛然迸发!

        董无伤与厉雄图两人都是纹丝不动,两个人七窍之中却同时喷出血丝!

        两人脚下,那神兵利器犹不能伤的坚比星辰铁的地面,啪啪啪几声响,竟然裂开了几条宽宽的地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