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 亡命湖畔论英雄!

第三百零九章 亡命湖畔论英雄!

        在四千里之外,一男一女正在拼命地飞掠,流星一般掠过夜空!

        正是楚飞凌与杨若兰夫妇!

        夫妻二人心急如焚,现实换马骑马赶路,但,健马的力量毕竟不足万里跋涉。所以他们在驱马奔驰数百里之后,马力已乏。

        每当这种时候,若是附近有城镇,就立即高价买马,接着赶路。若是身处荒原野岭,就舍弃了马匹,以绝顶轻功疯狂飞奔!

        三天里,两人赶出了六千里!

        距离天剑峰亡命湖,还有四千里!这种速度,相比于他们的修为来说,已经是惊世骇俗!

        但两人几乎已经筋疲力竭!

        杨若兰还在拼命催促,不惜体力的往前飞奔。

        他们明知道,现在赶去,恐怕已经不足以影响战局,就算赶到了还没打完,恐怕夫妻二人也已经没有了出手的力量。

        但两人都是憋着一股气,非要赶过去不可!

        一路走,杨若兰心潮起伏。想着乌倩倩的话。

        “他是一个孤儿,或者说是一个弃儿。”

        “别人都有父母,他没有。”

        “在天外楼的时候,他平时很沉默,不怎么说话。在那之前,根本不引人注意。”

        “后来听父亲说,楚阳很奇怪。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笑过。就算笑,也是冷笑,讥笑,自嘲。就算面对一门至尊,也是如此,谁也不知道,当他笑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但他这一生,真正开怀的日子,恐怕真的没几次。”

        “我来到铁云城,也是如此。”

        “他的脸,就是一块铁。”

        “或者只有短暂的几天,那是在黑魔家族的人前来的时候,他笑过。我听得很清楚,他笑的时候,就像是个无拘无束的孩子。可惜笑容却隐藏在面具之后。我看不到。”

        “然后黑魔走,他随之就去了大赵,关山万里,血战盈途。恐怕……就更不会笑了……”

        “就算后来灭了大赵,剿灭金马骑士堂,我也只见他舒了一口气,并没有笑。”

        “我想让他笑。”

        “却将自己沉迷了进去。呵呵……”

        “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狠心父母,才能将这样的孩子抛弃……”

        …………这是乌倩倩的话。现在乌倩倩恐怕已经在上三天。

        但杨若兰每次想起这番话,总是热泪盈眶。

        别人都有父母,他没有。

        他很少笑。

        他就是一块铁。

        他这一生,真正开怀的日子,恐怕真的没几次。

        唯一的一次笑,隐藏在面具后面。

        我想让他笑。

        ……杨若兰心如刀割。她现在唯一只想,将自己的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补偿给他,这二十年的亏欠!

        但她却又在害怕,忐忑:这个孩子如此坚强,独立,当自己敞开胸怀的时候,他,未必就接受!

        但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母亲的怀抱,总是对儿子敞开的!

        “好像我那几天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少见他笑。有客套的笑,欲言又止的笑,腼腆的笑,冷笑讥笑嘲笑……却真的没见过几次真心的笑,开怀的笑。”

        这是楚飞凌回忆的时候,说的话。

        每次说到这里,夫妻二人相对无言,唯有一颗心,碎裂成八瓣。

        我该如何补偿你,我的儿子!

        …………另一个方向,蔚公子黑衣蒙面,幽灵一般掠过大地,向着前方的人影追过去……前面,是厉家的人。

        当然,还有其他家族的人。若只有厉家,蔚公子早已完成任务,可惜,心怀叵测的人,不止一伙……所以就算武功高强如蔚公子,也只有等待机会!对上这群人,打不过,无论如何都逃得掉,但关键是,若是暴露了真实身份,那可就是一切完蛋!

        楚阳和莫天机将这份任务交给他,若是还办不好……蔚座觉得自己也就只能回家抱孩子了………………天剑峰,亡命湖畔,帐篷之中。

        楚阳正在说话。

        “表面上看来,纪墨机变百出,剑锋锐利,一剑所指,势不可挡!罗克敌下手狠辣,剑出无情。傲邪云深谋远虑,一剑出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数十种应变,从容将敌人斩于剑下!谢丹琼琼花飞舞,见之夺命,眼神冷酷不变,足见定力高超!”

        楚阳沉缓的说道,将众人的优点,都说了一遍。

        众人凝神听着,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但,远远不足!差的太远!我只能说,你们这几块料,若是一旦到了上三天,给人提鞋都不配!几天之内,就能够遍地浮尸,死无葬身之地!”

        楚阳眼神一厉,从几个人脸上锐利的扫过去,目光冷厉:“你们,差的太远!”

        这句话出来,虽然依然没有人反驳,但众人脸上疑惑与不服,却是显而易见。

        再怎么说,也不会如楚阳说得如此不堪吧。

        “别不服,你们看到今天来的各大公子了么?”楚阳冷笑一声,问道。

        “那几个人,咱们当然看到了,而且也是重点注意。”谢丹琼字斟字酌的,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大,说句话你别生气,在我看来,那几个人,其中当然有几个人物,不过大多还是仗了家族余萌。看起来让人厌烦得很。或者还有另外一面,不过,看他们的样子,纵然有隐藏,也到不了那里去。”

        这句话说出来,纪墨和罗克敌纷纷点头如鸡啄米。的确,其中几个人,简直不堪入目。

        如,人妖夜弑雨,骄横厉拔天,被莫天机引入沟里的石成玉,跋扈陈非尘。阴沉的萧绝尘……这些人无疑给人的第一印象都不好。顾独行扬扬眉,傲邪云皱皱眉,莫天机端着酒杯,脸色有些不虞,三人都想阻止谢丹琼三人说话,但却终究没有阻止。

        吃点苦头,比当头棒喝更好吧……楚阳脸色阴沉了下来:“你们这么想的?”

        “或者有什么我们还没看到……”谢丹琼补救了一句。

        “呵呵呵……”楚阳气的笑了起来:“若是罗克敌和纪墨说出这句话,我还不很意外,但你谢丹琼说出这句话,真让我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被浆糊塞住了!”

        楚阳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你们只看到,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脾气,但却没看到,他们都很知道进退,识大体,知取舍,懂远近;更可贵的,是每一个人都自信!”

        “也没有想到,既然有脾气,那么,在脾气之后支撑起他们这份脾气的,是什么?是实力!”

        楚阳怒道。

        “夜弑雨男生女态,引为笑柄;但你们可要知道,只要不是纯粹的女人,很少能够这样表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纵然一个男人心理变态,渴望做女人,但也会在平时注意自己的形象,自己的自尊。只会在无意识之中,才会表露一些异常,但夜弑雨却是如此肆无忌惮!”

        “为何?作为夜家公子,会这么恬不知耻么?”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其实是一种致命伪装?现在你们看到他这个样子,纵然他是夜家的人,也会感到不齿。感到看不起,轻视他!是也不是?”

        “可是你们若是这样想,就已经将自己的命,交到了自己手里。他只让你看到了人妖的一面,却没有让你看到他狠辣果决的那一面,而这一面,是世家公子不可或缺的,稍有点滴不足,就不可能在家族中立足!而夜弑雨,在夜家名列第三公子!”

        “他就等着你对他轻视。一旦真正对敌,纵然实力相伯仲,你也会因为这份轻视,而丧命在他手下!因为他既然牺牲了名誉才换取了这份隐约的优势,就决不会给你后悔扳回的机会!所以,在他的人妖外表下,必然会伴随着致命绝杀!”

        “若不如此,那他就不是夜弑雨!也不配是夜家三公子!”

        “纨绔子弟,每个家族都有!但每一个纨绔子弟,都不可能成为夜家这种大家族的三公子!九大家族万年底蕴,必须让我们考虑与他们相关的任何事情时候,都从最可怕的哪一方面去考虑!”

        众兄弟冷汗涔涔。

        的确,看到夜弑雨,人人都感觉好笑,轻视,还有些汗毛乍起的那种感觉;但惟独感受不到的,是可怕。

        但就是这份感受不到可怕,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凌寒雪,女流之辈。但,正因为如此,女流之辈能够代表凌家,却不只是武力。绝对靠的是智慧!”

        “但,我们看凌寒雪,如同一块万古不化的寒冰一般,一般这种冰心冷脸的人,给人的印象都是外冷内热,还有一种印象就是:没有多少心机!”

        “因为冷漠,是一层保护色。”

        “还有一点,冷漠,可以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尤其是一些位高权重自以为了不起的人……征服女人的最大的成就,就是征服这一类冰山。”

        “恰巧,九大家族每一位公子,不管表现的有多么礼贤下士,心中也是自命不凡的。那么,凌寒雪的冷漠,会不会是陷阱?”

        楚阳喘了一口气,道:“我非常不愿意将一个冷漠美丽的女子往那上面去想,或者她本人并不是因为如此,但我依然不得不去这样想。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将来的生死存亡!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么?”

        众人纷纷点头。

        “所以这个凌寒雪,绝对绝对不可小觑。”

        楚阳道:“你们见到凌寒雪的印象是什么?傲邪云谢丹琼,你们是欣赏一种美,爱美之心是一回事,但美丽之后必然伴随危险!就连蠢货的女人只要长了漂亮脸蛋,还能让男人为她打生打死!更何况世家贵女?”

        “傲邪云和谢丹琼虽然心地不是那么龌龊,却也根本没有真正意识到危险。而罗克敌纪墨,你们看她的时候,看的什么?你们这两个混蛋的眼睛,真该挖了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