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楚阳的打算

第十六章楚阳的打算

        上三天情况复杂,楚家偏安一隅,也是明里暗里争斗不断。

        楚家现在的实力,基本都是掌握在家主手中,高层的高手,基本是楚家上一辈的前辈力量,等闲无事都在闭关。

        平沙岭另外两大家族鲍家和廖家,实力虽然比楚家稍次一线,但也相差不多。两家实力异常雄厚。平常小摩擦小矛盾的天天不断。

        而这平沙岭,与出去平沙岭之后的整片东南,都是属于九大主宰家族之一萧家的地盘,盘龙卧虎,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帮派林立。便是在残酷的优胜劣汰之中,争夺生存的机会!

        “正东一片叶,东南一支萧;西方沉沉万里涛!”便是叶家,萧家,陈家。

        “西北惊天石,西南凌家傲,南方仙兰香飘飘!”便是石家,凌家,兰家。

        “北天刀剑厉,正南诸葛豪,独尊中心夜色高!”便是厉家、诸葛家,夜家!

        这便是三天九大主宰家族!

        九大家族各霸一方。

        自最近数千年,不断有某个家族冒出来,崭露头角,争权夺利,抢夺地盘,或者独立,不受九大世家管制,甚至,更有些想要取而代之。

        这些家族,无一例外的都被剿灭。但也看得出来,九大家族对上三天的掌控,已经不如以前了。

        上三天衍生数万年来,自然也不是全是有修为的人,普通人更多。

        所以,这里的衣食住行,依然用金银就可以解决!但,只要涉及到世家买卖,则就是另一种局面。

        在修炼者群体中,乃是用灵气开路,用晶石作为货币,才能买到或者是交换到你想要拥有的物品。

        而晶石,不仅仅是货币,还是一种修炼的灵气来源!

        紫晶,墨晶,红晶,蓝晶,白晶。

        其中一紫晶等于十块墨晶,一墨晶等于十红晶,以此类推。

        一块官面流通的紫晶,等于一万块白晶!

        便是这样的比例。

        楚阎王感觉自己就是个穷光蛋起来,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穷过!

        接受了蔚公子的白晶矿,自己除了吸取之外,还在自己的九劫空间里存了七八千块。本以为这是一笔好大好大的财富了,没想到,居然连一块紫晶也换不来?

        至于空间里还在堆积如山的黄金白银……楚阎王叹了口气,那些,过几天就捐给家族吧。让家族管事拿着去做普通人的买卖,自己实在是……用不着了……妈的,混了半辈子了,下三天人人对自己不是恐惧就是佩服,中三天自己也能叱咤一方,没想法今日到了上三天,居然成了小虾米,而且还是一个穷光蛋小虾米!

        前世,楚阳虽然到了上三天,却是小小的武尊修为,冒了好大的风险,才终于寻得了一条不为人知的渠道上得来,直奔风雷台。

        一路上风餐露宿,耗子一般东躲西藏,终于到了,却立即被莫天机带着人轰杀至渣。

        对上三天可说是一无所知。

        对于现在的楚阳来说,纵然他有两世的经验,但这个上三天,依然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尤其是……这其中,九大主宰家族主宰上三天,几乎在每一个家族的地盘之内,都有各自的规矩忌讳。

        如此一来,行走江湖发生冲突的机会可就是成百倍的增加!更何况除了九大家族之外,上三天如此广阔的区域之中,还有密如牛毛一般的各方势力!

        而这些实力,随便哪一个,也不是现在的楚阳能够惹得起的!

        一切的一切,与下三天中三天,截然不同!不管是风俗人情还是江湖世道,都是迥然有异!

        楚阳在刚刚听完,竟然有些懵了。

        他想起来蔚公子与第五轻柔都说过的一句话:其实这些,真的不算什么。

        现在想起来,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了!

        第五轻柔之所以如此轻易认败,送给自己一个大人情,而他自己得大气运;便是因为在他心中:这些真的不算什么!

        的确是不算什么。

        相比较起上三天的花花世界来说,中三天与下三天,简直就是小孩子把戏一般!

        至于中三天下三天所谓的强者,在上三天这个辽阔的世界里,更加是……连屁都不如!

        楚阳有一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穷光蛋,却来到了遍地都是千万富豪的世界里,最让他无语的是,自己眼中的那些千万富豪在这里也还是最底层……自己就像是一个乞丐,突然来到了国宴上!

        琳琅满目,却是掩不住满心茫然失措。

        我该如何?

        夜,楚阳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终于,他一咬牙,心道:我楚阳怕什么?

        我从天外楼岂不就是一介草民?我何惧之有?岂不还是成就了铁云霸业!?我初到中三天难道不是孑然一身赤手空拳?我最终还不是将整个中三天完全颠覆?

        上三天,不过是大了一些而已。

        仅此而已!

        给自己鼓了鼓气,然后楚阳就开始打算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短时间内去寻找第五截九劫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自己只能现在家族立住脚跟,然后,将家族打造起来,满满的一步步往外发展。

        等到实力足够,也够了九劫剑第五节的标准,才能前去寻找到第五节九劫剑。

        而在此之前,万万不能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

        所以,以往所有的一切,都要抛弃!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我,现在就是一个穷光蛋,必须将自己处身在整个世界的最下层,然后再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只要有一点骄纵之意,恐怕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楚阳慢慢的打定了主意,心中也慢慢的平静。

        自己楚阎王这个身份,从此不能再提!自己就是父母好不容易从外面寻找回来的弃儿。至于来历……不妨费费脑筋。

        而楚阎王这个名字,在下三天固然烜赫一时,但在中三天,肯为此注意的人已经很少。在上三天这种巨大的世界里……估计,没有任何人会将楚阎王放在眼中……自己若要隐藏,大有机会。

        沉寂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再慢慢的出现,那就任何人都不会将九劫剑主联想到自己身上。

        这样一想,楚阳突然发现那位秋神医为自己诊断的‘修为被废’,放在此时此刻自己的处境之中,竟然是绝佳的护身符!

        嗯,老子被废了!

        老子从头练起!

        你他娘见过哪一个九劫剑主被废过?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有了这一层外衣笼罩,自己做什么,就不怎么引人注意了,自己暗暗的恢复实力,不仅可以保护自己,最关键是……还可以阴人……嘿嘿嘿……当然,这段时间里寻医问药是免不了的……虽然有些麻烦家族,不过现在是楚飞龙当家,这老货对自己一家三口一向是虎视眈眈……就他娘的让他去跑腿吧!

        当然,母亲也会担心,自己这段时间多陪陪她,多哄哄她,也就好了……等自己修为恢复,逐渐崛起的时候,就当是对她老人家的补偿了,母亲,总有一天,我要让您,为有我这么个儿子而骄傲的!

        欲襄外必先安内。

        楚家,是必须要在第一步打造成铁板一块的!要不然,有这么一个巨大的牵挂和拖累在这里,自己能够被九大家族玩死的……而家族崛起,靠的实力,财富!

        实力,就是武力。财富……就是她娘的晶石!

        楚御座咬牙切齿……老子就算是坑蒙拐骗偷……也要成为九重天第一大富豪!奶奶地!

        “你真阴险。”一个声音似乎有些疲倦的说道。

        楚阳一愣,神识进入意念空间,不由惊喜:“你醒了?”

        说话的,正是剑灵。

        “你的神魂,已经永固,我怎么能不醒?”剑灵苦笑一声:“到了上三天了?”

        “到了。”楚阳老老实实点头。

        “你现在的起点太弱。所以,你刚才的打算,都是完全可行的。”剑灵沉思了一会,道:“我基本同意你的做法和打算。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他顿了顿,提醒道:“我现在已经醒了,最多再过三天,我就能够恢复过来。再有半个月,就能有九劫剑第四截所具有的修为……而且,你现在神魂永固,我现在附体,对你的神魂,也已经没有什么损害。所以……只要你遇到绝对危险,或者是需要斩尽杀绝的时候,尽管叫我出来!”

        他狰狞的笑了笑:“时隔一万年,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上三天的强者如今都是什么样子了……”

        楚阳沉沉的笑了笑:“放心,有的是让你出手的机会!”

        剑灵会意的阴笑。

        一股杀气,在九劫空间里来回激荡,似乎是憋屈了九万年的恶魔,在露出狰狞的獠牙………………在楚阳心中打算的这一晚上,楚飞凌与杨若兰夫妇也是彻夜未眠。

        “你说……那事儿怎么办?”杨若兰皱着眉头。

        “不怎么办……”楚飞凌叹了口气,躺在妻子身边,有些神思不属。自从儿子失踪,他就被剥夺了同床共枕的权利,这几天终于皇恩浩荡,楚飞凌觉得自己苦尽甘来,一躺下就是心猿意马……“不怎么办?”杨若兰柳眉倒竖:“难道我孙子就这么在下三天不成?”

        “那你想怎样?”楚飞凌无辜的道:“一则,你师妹再三哀求,不要告诉他。这点我们要顾虑吧?万一闹翻了,人家直接连见孙子也不让你见……那才真正糟糕。”

        “第二,阳阳现在修为尽失,经脉被废,他虽然每天都是强颜欢笑,让我们开心,但我们都是武者,这种滋味如何不知道?这时候提起这事儿,岂不是除了让他难过,让他担心挂念,却什么都做不了?这岂不是折磨么?”

        “唉……”杨若兰叹了口气,心烦意乱,心乱如麻。

        楚飞凌说完,见妻子不再说话,于是心中大定,向着妻子身边靠了靠,温柔道:“咱们……睡吧?”

        杨若兰正是心中焦躁,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怒斥一声:“滚下去!”一脚跺了出来。

        咚的一声,楚飞凌飞出床外,结结实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欲哭无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