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九九齐聚

第十八章 九九齐聚

        几个小兄弟一个个上来见礼,楚阳也是含笑接见;随即,便是两个小萝莉一路走了过来。

        “这是你三叔的女儿,乐儿。那是你四叔的女儿,叫小小。”杨若兰眼神中有着悲悯之色。

        楚阳一看,只见这个楚乐儿也就是十一二岁,而那个楚小小才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楚小小粉妆玉琢,天真可爱。接过楚阳的红包,乐得一蹦那么高,一双大眼睛,也眯成了月牙儿。

        而楚乐儿……楚阳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个妹妹头发有些发黄,两眼无神,瘦的吓人。白皙的皮肤上,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短短的几步路,竟然走了一会,还累得直喘气。

        刚弯了弯腰,就几乎要晕过去。

        楚阳急忙一把扶住,道:“乐儿免礼。”随即问道:“乐儿妹妹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楚乐儿惨淡的笑了笑,道:“我没事……大哥放心。”

        楚阳还待要问,杨若兰偷偷给他打了一个眼色。楚阳只好将问题咽进了肚子里。

        出来一个中年美妇,将楚乐儿小心的搀了回去。一脸的悲苦。

        楚阳看着楚乐儿的背影,有些出神。

        这个楚乐儿年纪虽小,但,眼神之中,已经有些万念俱灰的那种味道。而且,不管是神态,还是气韵,都与前世莫轻舞被自己拒绝的那段时间的神态非常相似。

        那是一种彻底的死心绝望,黯然**。

        楚阳心中不由得隐隐的一痛。

        回去的路上,杨若兰叹了口气,道:“乐儿这丫头,命也忒苦,本事多么招人喜爱的小丫头,却得了这种怪病。”

        “怪病?”楚阳问道。

        “是啊。”杨若兰道:“在你三婶怀着乐儿的时候,路遇截杀,曾经与人动手,伤了胎气,当时大家也没觉得怎样,但乐儿出生之后,就是高烧不退,整夜的哭,到后来请人一看,才知道胎儿终于受了影响。”

        “先天不足。”杨若兰沉默了一会,才说出了这几个字。

        “可是若是单纯的先天不足,根本不会这么严重的。”楚阳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努力的消化第一代九劫剑主的记忆,其中便有医术这一项;再加上他对医术也并非不了解,自从得了杜世情的传授医书之后,早就造诣不凡。自然一听就听了出来,杨若兰说的话之中还有隐瞒。

        “先天不足……是的,她在娘胎里就受了震荡,不知怎么回事,伤到了脑袋。天天头痛,痛起来浑身抽搐,疼得打滚。有时候,也会突然间就陷入长时间的晕厥,平常也很嗜睡……好好的小姑娘,被这怪病折腾的,哎……”

        杨若兰长叹一口气。

        “那么多的‘神医’,就没有办法么?”楚阳皱了皱眉头。

        “束手无策!”杨若兰有些恼怒的道:“那帮庸医,连病因也没查出来,只能看着孩子疼痛,却没有半点办法,竟然连替孩子减轻痛苦的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痛苦下去。哎,你三叔为了这孩子的病,常年在外面寻找灵药,找到了才会回家一次。你三婶……今年比我还小,看起来,已经比我大得多了……”

        “她就算是病情没有发作的时候,也是头痛的。发作的时候,只是加剧数十倍而已。也就是说……乐儿她……今年十一岁,这十一年,几乎就是无时无刻的不身处痛苦之中。”

        “原来如此。”楚阳哦了一声,皱起眉头。

        难怪楚乐儿会有那种表情,原来她无时无刻的都在承受这种痛苦。生命有多长,她就已经承受了多长时间!

        楚阳心中深深的叹息。这种苦痛,岂是一个花朵一般的小姑娘能够承受的?可是楚乐儿不但承受了,而且已经承受了十一年之久!

        这十一年的时间,她怎么熬过来的?

        不知道这种病,九重丹可能管用?

        “一般的九重丹不管用。”剑灵在意识之中说道:“这种病,乃是先天造成。经络先天不通,而且是先天性的扭曲经络,头脑之中,还有细微到了极点的那种破损。一般药,根本无用。”

        “一般药无用?”楚阳沉思道:“那就是还有办法?”

        “不错,不过这办法,也挺难的。需要九九齐聚,才能治疗。”剑灵道。

        “九九齐聚?”楚阳问道。

        “九九齐聚,就是,九绝藤,九色莲,九叶一枝花,九瓣玉灵芝,九命穿山甲,九死无生水,九天玉灵液,九地阴魂参,再加上九重丹的材料,抛出去九大奇药,炼制三颗特殊的不完全版九重丹,每隔一个月服用一颗,才能彻底根治!”

        剑灵的这一番话,让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八味药材,且不说好找不好找,只说其中的药力,就足够令人触目惊心:除了九瓣玉灵芝与九天玉灵液之外,其他的全是剧毒!而且全是天下一等一的剧毒!

        九重天毒性最烈的十大剧毒,这里面居然占据了其六!

        这六种剧毒混合起来,恐怕连至尊也能毒得死,如今,居然要用来给一个花朵一般的小女孩儿治病?

        “九为数之极;九九为生,九九也主死,生死之间,才能起死回生!你这个妹妹,生机已经濒临绝灭。又是先天之病,更加难治,所以才需要九九齐聚!”剑灵道:“两年之内,若是不能治疗,恐怕就此……”

        “两年……”楚阳目光闪烁。

        这些药,有的应该可以买到的……“有没有办法,暂时的减轻她的痛苦?不要让她头痛?”楚阳问道。

        剑灵犹豫起来,道:“暂时……应该没有,除非……是我亲自以九万年神魂之力为她强行压制,不过,压一次也只能压制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就需要重新压制!”

        楚阳道:“那样最好不过!不如你就为她压制一下。”

        剑灵翻了翻白眼:“你可知道,若是两年之后,药材还未找齐的话,她就撑不下去了。而我若是那时候为她压制,就能为她再压两年,也就是说,凭空延长两年寿命!而我现在为她压制的话,时限最长,也只能压制两年,两年之后,药未齐,那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她了!”

        “为何只有两年?”楚阳纳闷道。

        “因为她的阳寿,就只有两年了!所以我只能压两年!我现在不压制,也要留下神魂之力,留待两年后生机绝灭的时候,生生延伸,压制!也就是说,自我见到她之后,就只有两年时间!”

        剑灵道:“到底怎么办,你拿主意。反正这个对我也没有什么损耗。就算压制,也使用不了多少神魂之力。再说你现在神魂永固,已经连带的让我也是神魂永固了。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

        楚阳矛盾起来。他当然不在乎什么神魂之力,在乎的是……万一两年找不齐药材……那怎么办?

        叹着气,一时拿不定主意。

        刚回到父母的小院,就被传报:四叔楚飞烟来访。

        楚阳精神一振:“快请!”

        楚飞烟贼头贼脑的窜了进来,干笑两声:“大哥,大嫂,大侄子,都在哈,嘿嘿嘿,桀桀桀桀……”

        楚飞凌皱起了眉头。

        杨若兰瞠目结舌。

        “老四!你没病吧?”楚飞凌皱着眉头,很不满地看着自己四弟:“你也老大不小有儿有女的人了,怎地在小辈面前如此没点儿庄重样子?”

        楚飞烟点头哈腰,一个劲的称是。心道,我他妈现在一身的罪孽都在你儿子手里攥着,他漏出一句话来,我就是立即就被打得皮开肉绽……还什么长辈样子……“大哥大嫂……你们是不是暂且回避……呃,回避一下?”楚飞烟嘿嘿笑着:“小弟与大侄子有事情商量……商量……”

        “你们以前认识?”杨若兰顿时狐疑地看着楚飞烟。

        顿时立即就出了一身冷汗,楚飞烟摇头若拨浪鼓:“补补补补……不认识!”

        “不认识你跟他谈什么?”杨若兰审视的看着他。

        “我谈……我弹弹弹……”楚飞烟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我跟他谈着玩还不行嘛?”

        楚飞凌与杨若兰一脸黑线。

        突然觉得自从儿子回来,一家人似乎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咋回事儿?

        “我跟你们儿子谈话,你们两口子在这里多不方便啊……”楚飞烟连拉带拽,将楚飞凌两人推出门去,随即啪的一声关上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楚御座乃是何等的玲珑心肠?一看就知道了,这货定然是不敢说以前见过自己。嗯,为什么不敢说呢?

        嗯,明白了,一家人找了十八年找得焦头烂额,他见到自己还跟踪了自己好久居然没跟家里说?

        不要说家族,只要说出来,只是自己老爸老妈也能活活的拆了他!

        一旦想通,楚御座顿时心中笃定,同时心中猛然一亮:这岂不就是一个极为得力的大大的助手?只要……哼哼哼,啥事儿也能让他老人家帮帮忙呢啊。

        看着回过头来的楚飞烟,楚阳似笑非笑的道:“原来你就是我四叔啊……真是久违了啊四叔。桀桀桀桀……”

        楚飞烟脸上一苦,低声下气的道:“大侄子,我来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唉……这个那个……你一定要帮我……”

        …………推荐一本新书:美女作者雁九大神历史巨著:《天官》,雁九妹妹大家都很熟悉了,她的《重生于康熙末年》写的脍炙人口,这本书,相信更不会让大家失望。喜欢历史的同学们,不妨去看看,加个收藏啊哈正德十三年,京城正德皇帝挂帅巡边,南昌宁王图谋造反,安陆兴王沉迷炼丹。

        安陆州外西山寺,现身一个小和尚,回到欲海沉浮中,诵起一部虚妄经。

        红尘摆渡,谁是唱戏人。

        简单的说,就是从小和尚到官居一品的故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