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楚家内乱,逼宫

第六十九章 楚家内乱,逼宫

        不得不说,抢劫一次,再收一次诊费,其实来钱挺快的……但慢慢地,楚神医的黑心名头出去了,但高超医术也名传在外了,从第十**天上开始,居然不用出去打闷棍了……顾客多了起来。

        而且基本是陈年旧伤。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俗话说的好,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只要挨了刀,谁敢保证治得好?

        这一批上门的顾客,基本都是老人,而且是那种修为不是很高,但在各自的家族地位都很重要,有些实权的家族老人……这事儿,其实完全想得通,合情合理。修为高的,基本上有深厚修为压着,伤势暂时不要紧。地位低的,也付不起这里的巨额诊费啊。

        也就只有这些当年曾经受过伤,因为各种原因没有除根,进而发展成陈年痼疾的,而且这些人养尊处优,修为随着衰退,于是乎这些痼疾就都冒了头。

        而令所有的大夫都为之头痛的,恰恰就是这一类病症。

        都数十年前的伤了,谁敢说治得好?最多也就是舒缓一下,轻松一会罢了。这类病,要想除根,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除了这些人,还有或者是一些小家族的族长长老之类……当然,不是楚家这等家族。楚家在九重天不算大的,但在平沙岭……还算得上是很大很大滴。

        这等变化,让楚飞烟瞪大了眼睛。小萝莉楚乐儿也每天跑来跑去的格外带劲。

        楚神医现在很忙碌了,财源滚滚,但是……楚神医却又厌烦了起来。

        每天才一百两百的紫晶入账……这要赚到啥时候是个头啊!楚神医仰天长叹,无限郁闷。

        楚阳这句话若是说了出去,光是楚家人也能将他扁成猪头!要知道,楚家这么大的家族,每个月的收入,除去所有开支之外,也就剩余一百多点点的紫晶而已。

        如今,这家伙一天就收入一百两百……居然还嫌少了!

        于是楚神医痛定思痛,断然提高了门槛:想要看病,低于一百紫晶,不看!

        这一举动招来了一片骂声,但大家却是无可奈何。看楚老板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还真拿他没辙。

        平沙岭唯一能够治得了楚家的萧家分堂,已经被这位楚神医搞成了残疾,到现在没有下文。

        剩下的鲍家和廖家,更加不敢惹背后有楚家撑腰的楚神医。而且,在经过萧玉龙的事件之后,连阴招也不敢出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嚣张。

        虽然价码提高了五倍,但,每天看病的人治伤,还是不少。楚神医也就心安理得了起来,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样子。

        呼呼一个月过去,纯利润紫晶已经达到了八千有余!若是加上楚阳原本就有的那四千来块,紫晶数量突破了恐怖的一万!

        这一日,楚阳同时接到了两个消息。

        第一个消息,让楚阳做梦都想笑醒:萧家与厉家发生了冲突,目前双方摩擦严重,随时走火。对于这边的事情,萧家暂时顾不上——对于萧家来说,区区一个平沙岭的分堂,还真不算怎么回事。

        若是平常没事的时候,自然当做大事来办,但现在多事之秋,厉家可拥有了九劫之一啊……萧家距离厉家又不远……所以萧家当然知道取舍。

        对于分堂与执法者的冲突,萧家给与了足够的诚意来道歉:紫晶两万块!赔偿执法堂执法者的损失。

        并对执法堂处理萧玉龙一事,表示感谢:替我们清理了门户。

        当然,真实的想法究竟如何,则谁也不知道,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一团和气。

        萧家的紫晶很快交给了执法者,执法者总执法扣留一万块,拨下来一万块,给了平沙岭执法堂。

        沙心亮派人,给楚神医秘密送来了一千块紫晶,个中原因,自然是各自心知肚明……早在一个月之前,楚神医就告诫沙统领:无论如何,不能跟别人说,我为你们治过病,也就是说,在任何人面前,我们都是陌生人的关系。

        沙心亮满口答应,所以以后做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隐秘……得到萧家的答复之后,沙心亮手起刀落,将萧玉龙等人统一斩首示众,以儆效尤。于是萧家的事情告一段落。

        楚神医最感兴趣的厉家萧家冲突之事,则因为消息闭塞,无法流通,所知不详。除了这一点郁闷之外,楚神医对于这件事,感到了十二万分的满意。

        第二件事则是让楚神医梦中都想杀人。

        事情出在楚家。

        几位大管事见楚神医已经不能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一个月的利润居然超过了楚家偌大一个家族一年纯利润的**倍……顿时眼红了起来。

        大家都为楚家劳心劳力这么多年,你一个刚刚找到的儿子,地位在楚家还未稳固,居然就独吞了这么大一张馅饼……居然都没点儿表示?

        太不懂事了!

        而且还是利用我们这么多年辛苦打拼下来的基础……于是大家向楚老爷子提出意见:将这个医馆收回家族。或者说,让这个医馆将纯利润每个月上交九成半。

        此事,有人在暗中操纵,整个楚家,居然是人情鼎沸。群起不满!

        楚飞龙这些年里大肆扩充党羽,收纳家族势力,他手段高明,心机灵敏深沉,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大势已成!

        上百人一起逼宫,而且全是楚家各个行业的优秀人才,主管人才,其中不乏武道高手。

        楚老爷子勃然震怒!

        就在楚家大厅,老爷子脾气被激了上来,咆哮了一下午。但,上百人死板板的跪着,却是没有一人肯退。

        楚雄成气不打一处来,终于暴怒:“那是我孙子!而且,是我长孙!楚家嫡系传人!现在的楚家子弟,哪一个不是身兼要职?我的长孙只是掌管了一个药店,而且还是我长子出钱买下来转为个人财产,你们凭什么不高兴?”

        “别人自己有本事赚紫晶,你们就看着眼红了?你们为何不去赚?就只知道在这里眼红,觊觎别人的成就?一群混蛋!”

        楚老爷子跳脚大骂,这番话,骂是骂的爽了,但终于也激起了众怒。

        或者说,楚飞龙指使众人之所以如此做,就是为了逼出楚老爷子这句话来吧……一个面目阴鸷的中年人抬起头来:“家主,您的意思是……我们这许多人,乃是无理取闹?”

        楚雄成大怒道:“怎么地?难道不是?”

        那中年人悲怆的大笑一声,怆然道:“家主大人,小人自从加入楚家,至今也有三十三年,三十三年来,蒙家主大人不弃,小人也算是任劳任怨,从一介武士起步,逐渐成为小执事,成为副主管,成为主管,成为大执事……直到现在,在楚家虽不算是抵挡一面,但也多少尽了些心力。”

        “为了管理好自己的事物,不让家主您失望,小人甚至没有时间练功,全心埋在帐目之中,与数字打交道,开始钻营各种关系,只求能够让楚家富裕盈足起来。家主大人,或者您不知道,三十三年前,小人乃是王座八品,如今,乃是王座九品。”

        “呵呵,三十三年啊,就只升了一级。”这人大笑,无尽悲愤:“小人天资不好,但三十三年前,小人也就只有二十五岁。如今,五十八了……”

        “楚家一年的收入,最多一年只有两千三百块紫晶!但那时候大家已经非常满足。因为这些,也够家族培养高手,保护平安,发展实力,更加稳固。”

        “如今,分明有了一个让家族腾飞的机会!一个医馆,一个月的收入,八千紫晶!”中年人几乎是在放声疾呼:“家主大人,八千紫晶啊!这些,足够让我们楚家整体实力上升一阶!若是每月八千,持续两年,我们楚家,就能够全部改头换面!”

        “无数的陷入瓶颈的武士,有了这些紫晶能量,就能够突破!”

        中年人嘶声道:“小人如今负责外事,只是一个管事,不具备高深修为,这些紫晶,小人能享受多少?难道小人只是为了自己一己之私?”

        “如今,家主大人为了自己的亲孙子,居然不分青红皂白,一味偏袒,我们全心全意为了楚家,居然成了无理取闹!”

        他凄然道:“小人也明白,家主大人是觉得亏欠了自己的大孙子,想要有所补偿。所以才会这样做。而且,楚飞凌大少爷也的确将医馆买了下来,送给了自己的儿子,按道理说,的确是属于个人财产!”

        “可是……就算是家主大人的亲孙子,他也是姓楚的!就算他这个人,也应该属于楚家的财产!为何居然还有什么个人财产?”

        他转过身,面向众人:“我们做错了么?我说错了么?为何我们居然受到如此待遇?!”

        众人脸上都露出悲愤的神色。

        这人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着楚雄成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来,呈现一幅心灰意冷的神色,凛然道:“家主,小人年事已高,心力交瘁,不堪重任,还请家主大人,允准小人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