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你站在哪一边?

第八十章 你站在哪一边?

        “第四,却是大哥早已经算准了,二伯不可能就此罢手!所以,大家看起来虽然分明是大哥给了二伯悔过的机会,但实际上,却不然。”

        “若是二伯以后再搞什么动作,或者陷害大哥的话,一旦被大哥抓住,大哥做什么,都不会引起非议。而且,大伯和爷爷的心里面的难受也能减轻很多:都已经给了你一次机会,你为何执迷不悟呢?”

        “又或者……你这样执迷不悟,又要闹到什么时候?那时候……或者就是二伯的死期了。而且根本引不起多少人同情了……你今天杀了最亲近的手下,明日又要加害自己的嫡亲侄儿……这样的人,活着做什么?”

        “到那时,大哥不仅不是薄情寡义,而且成了重情重义,迫不得已。一次又一次的饶恕,给机会,还不能证明这一点么?届时,大哥在家族的声望,必然会凌驾于二叔的全盛时期……对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还顾念情意,不忍下手……这样的主子,岂能不让人由衷的信赖?出家的凝聚力,也就真正的形成了!”

        楚乐儿看着楚飞烟,静静悄悄地笑了笑,道:“四叔,您是老实人,侄女劝您啊……对于这件事,还是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楚飞烟瞪着眼睛,只听得浑身冷汗涔涔而下,身上一片冰凉,心中无限恐惧。

        这一刻,他真正的了解了,什么叫做……权谋!

        楚乐儿的层层分析,将楚飞烟心中那一点美好的幻想,打击得支离破碎!现实,太残酷了。

        这样的残酷,让楚飞烟呆若木鸡。

        “四叔,大哥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楚乐儿道:“但大哥……却也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楚飞烟只觉得喉咙干涩,问道:“此话怎讲?”

        楚乐儿道:“大哥这个人,对于他在意的人也在意他的人来说,乃是一个比漫天神佛都好的人,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这些人幸福平安;但对于他的敌人来说,他却也是一个无比残暴,无比的卑鄙无耻,甚至是不择手段的人!他会用尽他能想到的所有的高尚的还是卑鄙的手段,来将敌人打击到万劫不复的地步……在大哥的心里,从来就不会有什么得放手时且放手……所以,他只要开始对付谁,那就会一直到那人死去为止,或者,到他自己死去为止!”

        楚飞烟干咽了几口唾沫,道:“说得有理。”

        楚乐儿皱了皱眉头,露出一丝不解,道:“但是……四叔,有一件事,我有些不明白……”

        楚飞烟闭了闭眼睛,似乎猜到了她要问什么,道:“什么?”

        “这一次的冲突,为何会这么剧烈?”楚乐儿真正纳闷的问道:“这件事情,让我不解。二伯执掌家族多年,已经形成了习惯;而大哥,我也看得出来,他并不是一个贪恋权势的人,大伯更不是……若是二伯不搞这些事情,将来大哥跟大伯都不会跟他抢。”

        “至于其他人,四叔您无意权势,我爹他这么多年不在家里,也是插不进手去……二伯,也是一个绝对聪明的人,为何会自己树立这般强敌?”

        楚乐儿迷惑的道:“而且,我听说是从大哥回家那一天就开始了,是二伯提出来要将大哥手指头掰断了也要验明正身……”

        “这我就更不明白了,作为一个弟弟,自己亲大哥失踪了十八年的孩子找到了,应该高兴的不得了才对啊!为何二叔的反应会是如此?”

        “还有后来谋夺紫晶回春堂这件事,明眼人一看就是二伯在背后操纵……他为何这样做?四叔,二伯他给我一种感觉,似乎有我大哥在一天,他就不会放心的样子……我是真的不明白了……”

        楚乐儿看着楚飞烟。

        楚飞烟只感觉这双清澈的目光,如同两支利箭一般,射在了自己脸上。一时间脸上肌肉竟然痉挛颤动了一下。

        “呃……这件事,我也只是模糊的猜一些……”楚飞烟有些呐呐的说道:“我猜着,可能是与你大哥十八年之前失踪的事情……多少有些关系……”

        楚乐儿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四叔您是说……”

        “嘘!”楚飞烟一把捂住了楚乐儿的小嘴,四下里看了看,道:“我也只是猜测……”

        楚乐儿呜呜两声,从他手中挣了出来,道:“可是那是你二哥啊……你若是没有深切的怀疑,岂能如此怀疑他?”

        楚飞烟脸上难看起来。当年的事情,不仅他有这样的猜测,楚老爷子,也同样有相同的猜测。但大家心照不宣,都不说而已。

        楚飞凌陪着老婆回娘家,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楚飞龙那时候行事,也远远不如现在稳健,最重要的是……楚飞凌一旦出什么事,最大的得益者,就是楚飞龙。

        但知道又如何?怀疑又怎样?

        总不能就在那个时候,不仅丢了孙子还要处决儿子,让整个楚家分崩离析吧?

        “原来还有如此原因……那就怪不得了……”楚乐儿喃喃的说道:“若然如此,那就是……不仅二伯有意要对付大哥,而大哥也早已经有心要对付二伯了。这说明,大哥对这件事,也早已经心中有数,因为他刚刚醒来,就给了二伯一个下马威……这同样不是久别重逢的叔侄之间能做出来的事情……”

        楚飞烟想了想,不由悚然。

        楚乐儿这句话,简直是一针见血!

        是的,这事情很明显。楚飞龙对付楚阳不像是叔侄之间能做出来的事情,但楚阳的反应,也绝对的不像一对久别重逢的叔侄!

        但众人当时都在考虑楚阳乃是无奈反击……但就算是无奈反击,一个刚刚回家的侄子,怎么会对自己的嫡亲二叔下手如此不留余地?

        这么多人的认知,居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看得明白!楚飞烟惭愧无地。

        “若是如此,那么,大哥与二伯之间,恐怕迟早免不了是要你死我活的。”楚乐儿小脸上忧虑起来。

        楚飞烟黯然垂下头,只觉得心口如同被大石头压住了,骨肉相残,兄弟阋墙这几个字涌进他的心中,让他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四叔,若是大哥和二伯真的你死我活起来,您站在哪一边?”楚乐儿微微侧着头,看着楚飞烟,小小年幼的脸上,竟然是一片意味深长。

        “我站在哪一边?”楚飞烟茫然了。

        一边是自己的一奶同胞的二哥,一边是自己最欣赏的侄子,最尊敬的大哥的儿子。我能站在哪一边?

        楚飞烟呆若木鸡,良久,干涩的道:“真要有那时候……我……我干脆先死了算了,就算是死,也不想看到骨肉相残的那一幕。”

        “可是……就算你死,那一幕也不可避免的!”楚乐儿清澈的眼神看着楚飞烟,竟然有些咄咄逼人。

        “那你站在哪一边?”楚飞烟问道。

        “我?……”楚乐儿笑了笑:“从利益上来说,二叔曾经克扣过为我买药的紫晶,大哥却治好了我的病。”

        楚飞烟木然以对。

        “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从小除了我父亲母亲之外,连我的两个嫡亲哥哥都对我敬而远之,二伯从我懂事开始,就从来没有抱过我,而大哥却时常将我抱在怀里。二伯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用钱财填不满的无底洞,但大哥看我时候的眼睛,就像我父亲的眼神一样的温暖怜爱,让我沉溺在其中,能够感觉到依靠和幸福。”

        楚乐儿转过头,轻轻的道:“四叔,您猜我会站在哪一边呢?”

        楚飞烟不用猜,因为这个答案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

        “大哥若是想要上刀山,我就垫着他上去。大哥若是想要做强盗,我就为他砍倒树拦住路。大哥若是变成恶魔,那我肯定就会是一个魔女。”楚乐儿微笑:“这与感恩无关,与兄妹之情无关,与我的病无关,因为,大哥是除了父母之外,唯一一个对我真心的好的人。四叔您也对我很好,可是您有顾忌,大哥对我好,却是全无顾忌!所以我对他好,也是全无顾忌!”

        楚飞烟脸一红,又一白,怅然站立,良久无语。只感觉这吹面而过的人间的风,也带上了一丝萧瑟的秋凉。

        秋天了。

        当天下午,楚阳还没有回来。楚飞龙终于忍不住,他知道楚阳在等着自己的消息,自己不对那三人的家人下手,楚阳恐怕是不会带着自己儿子回来的。

        在老婆的催促下,楚飞龙红着眼连续喝了三碗烈酒,拎起大刀就出了门。

        但却在下手的时候,被楚飞凌很是‘巧合’的撞见了。从楚飞龙的屠刀之下,将那三家无辜的家人救了出来。

        楚飞龙几乎被气疯了!

        因为楚飞凌说了一句话,就让整件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二弟,你已经杀了他们三人,难道还要真的斩尽杀绝么?”

        这句话,是杨若兰教给楚飞凌的。而且下了死命令:若是不说,以后永远都别想到床上来了……她知道,以楚飞凌的憨厚和重情,不逼到一定地步是做不出这种事,说不出这种话的。

        看着那三家人用充满仇恨的吃人的目光看着自己,被楚飞凌救走,楚飞龙感觉胸腹之间一阵剧烈的难受,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浑身颤抖,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的低声说了一句:我一定……一定要将你们全家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一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