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出乎预料

第九十四章 出乎预料

        “还有!”楚阳肯定的道:“而且,太多!”

        总执法大人淡淡道:“继续说。”

        楚阳呵呵一笑:“那我便再说一样,总执法大人脸色有些微黑,看起来,乃是正常肤色,不过,敢问总执法大人,在数十年之前,您的脸色可不是这般吧?”

        总执法眼睛看着楚阳,锐利依旧,却没有说话。

        “一般来说,武者在修炼过程之中,有几次洗筋伐髓,而在圣级之后,基本就能保持容颜不老,因为体内污垢,已经全部没有,一口气贯通天地之桥。若是愿意,甚至能够保持三四十岁的容颜,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圣级之后,至尊的对身体的改造,甚至可以返老还童。”楚阳微微一笑:“当然,到那时候,就是任凭各自的意愿了。而且,一般圣级之上的人,对自己的容貌也就没有了多大要求。”

        “但总执法大人的脸色,却绝不是正常。而应该是在圣级的洗筋伐髓之后,变成了嫩白。直到受了某一种伤患,才导致了脸色发黑。”

        楚阳侃侃而谈:“而这一种伤患,虽然只是表现为脸色发黑,但总执法大人体内的经脉,却必然有不通之处!”

        总执法脸色不动,眼色不动。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但空气中的杀气,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唯有那一股压抑,依旧。

        楚阳松了一口气,心道第一关终于度了过去,但第二关,却是真的考证真实水平了。

        果然,总执法大人沉沉说道:“果然有点本事,凭你这一份眼光,虽说独步九重天还嫌太过于言过其实,却也已经是算得上神医二字。不过,这些还不够!”

        “我知道这些对今天的总执法来说还不够。不过对于我来说,立足九重天,或者说在这平沙岭甚至整个东南混一口饭吃,却已经足够。”楚阳淡淡一笑。

        总执法闭了闭眼睛,道:“可是还不够。”

        楚阳儒雅的一笑,道:“既然不够,那就敢请总执法大人伸出手,容我为总执法大人诊一诊脉。”

        总执法大人看了他半晌,沉沉道:“你可知道,诊脉的后果?”

        楚阳昂然道:“若是总执法大人不是上来就扣大帽子,想要杀我。那么在下还真没兴趣为大人诊脉。”

        总执法目光一凝:“哦?”

        楚阳洒然一笑,道:“执法者固然主宰九重天,管尽人间不平事!不过……在下有一技防身,足可吃遍天下!与在下全无干系。”

        他嘿嘿一笑:“不过离间执法者内部,这个罪名我可担当不起,所以也只好赶鸭子上架。将这个罪名澄清再说。至于事实真相,在下不敢妄言。”

        总执法大人眼中露出微微的笑意,道:“哦?你的意思是?”

        楚阳直截了当的道:“只要我的医术能够得到认可……那么,你们执法者不要说什么内部矛盾有没有,就算你们执法者全部死光了,又干我鸟事?!”

        听到这一句难听到极点的话,总执法居然一怔,接着竟然哈哈大笑。

        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将正在为楚阳担心的沙心亮和秦宝善生生的吓了一跳,几乎寒毛为之倒竖!

        总执法大人悠然迈步,来到楚阳面前,道:“随我来。”

        三人跟在他身后,进入后面的小厅;总执法微笑,道:“坐,都坐。心亮,你去沏茶。”

        一笑之后,居然顿时雨过天晴。

        沙心亮和秦宝善顿时大喜。

        但楚阳知道,自己的危机,远远的还没有过去。

        总执法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虽然亲切,但转换突然,依然暧昧。

        但他心中却是有倚仗。楚阳的倚仗就是沙心亮曾经说过的一段话:十二年前,总执法大人追捕一位圣级修为大盗,历尽艰辛,最后虽然成功击杀大盗,但自己也是遍体鳞伤险些一命呜呼!

        这段话,大有文章可做!

        圣级高手,就有自我痊愈的修为了。一般的伤势,几天的功夫也就好了,就算是伤筋动骨,也是修为到处,无伤大雅。

        自己能够搞的遍体鳞伤险些一命呜呼……那可就是圣级修为也无能为力的伤势。

        既然如此严重,那就是伤及根本,既然伤及根本,岂能没有后患?

        越是不容易受伤的人,一旦受了自身不能调理的伤,那就越是严重!

        不多时,沙心亮沏了茶上来,一人一杯,茶香袅袅升起,顿时显得融洽了起来。

        总执法大人一手端起茶杯,脸上的线条就显得柔和了起来,道:“楚神医,请。”

        楚阳道:“大人不必客气。”也端起了一杯。

        总执法有些感慨的嗅了嗅茶香,道:“好茶。”喝了一口,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道:“楚神医或者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做寒潇然。这个名字有些柔,所以我轻易不会提起。但却绝不会忘,因为这是当年我的母亲,为我取的名字。”

        他的脸,在水汽蒸腾中,似乎有些短暂的模糊。

        楚阳轻声道:“大人的母亲,定然是一代才女。”

        总执法寒潇然有些缅怀的一笑,长长吐了一口气,怅然的道:“天高地厚父母恩……家母已经离开我……一千三百余年了,可每次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总会想起来,当年,母亲握着我的手,教我写自己名字那时候的情景,也就心中突然间柔软了起来。”

        “所以我多年执法,虽然铁面无私。但对于一些侍母尽孝、因孝而罪的人,也总是网开一面,宽大处理。”

        “律法无情,但……人,有情!”寒潇然喟然长叹:“谁无父母妻儿?我们执法者不怕手下血债累累,但这一颗良心,却一定要放的正!若有一日魂归九重天,临死之时,莫要愧悔。”

        他说着,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沙心亮。显然,这句话之中颇有警示之意。

        楚阳心中有些肃然起敬。寒潇然这番话,楚阳能够听得出来,绝对的发自肺腑。难怪在这东南,他的威信如此之高。

        良心一定要放的正!若有一日魂归九重天,临死之时,莫要愧悔。

        这句话,实在是说到了楚阳的心里。

        沙心亮也是悚然一震,起身肃立,道:“卑职一定谨记总执法大人的教诲!”

        寒潇然淡淡点头,手掌下压,示意他坐下,有些怅然的道:“只可惜,这数千年,执法者越来越是声势浩大,但现在,能够秉承良心做事的,又有几人?放眼天下,尽是一片乌烟瘴气……”

        他深深地叹息一声,道:“本座执掌东南,职责所在。也唯有尽心尽力,打造东南。至于其他……则……呵呵……”

        他笑了笑,道:“话题有些扯远了,嗯,那童无心……当年由石家三爷石破天推荐给我。童无心自幼丧父,寡母将他养育成人,而他自己,虽然多有不堪,也曾经有过‘毒心手’的恶名,但对他的母亲,却是尽心尽力,孝顺无以复加。本座,便是因为他的孝心,而且也确有高强医术,才将他接收东南。”

        他眼睛静静的看着楚阳:“楚神医,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楚阳想了一想,道:“在下愚钝,未曾完全明白。”

        寒潇然对他的坦率很是欣赏,笑了笑,道:“执法者内部,有自己的医师,而且,全部是执法者家眷;经由总部选拔,送往药谷学医,艺成归来,分派各地。所以,执法堂之中,是不会允许有外来的医师的。”

        楚阳愕然:“那为何?……”

        寒潇然一笑:“当年医师紧张,东南这边发生了乱子,执法者伤亡惨重。本座同时对阵两位圣级高手,分身无暇,石破天推荐,也就应了下来。到我自己重伤回返,也是童无心极力救治……而且……呵呵,也就留了下来。”

        “一来是本座也想过,会不会……所以静观其变,二来,也是故意的欠了石破天一个人情……嗯,不过这么多年来,有些心思,也已经淡了。”寒潇然看着楚阳:“现在你明白了?”

        他说的很是隐晦,但楚阳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对童无心,并非没有怀疑。或者说,他对石家,并非没有防范。

        而他现在说这一番话,也并非就是对自己推心置腹,而是进一步对自己施加压力。但楚阳虽然明白,却依然不解这一次的压力乃是出自何方。

        只是隐隐听出,这个童无心,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寒潇然淡淡的看着楚阳,半晌,伸出手腕,道:“请神医诊脉。”

        不知为何,楚阳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寒潇然这一条胳膊,竟然觉得心情沉重起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小可就勉力探查一番。”

        伸出手指,搭上寒潇然的腕脉,闭上眼睛,脸色沉肃。

        剑灵的力量,就在这瞬间对寒潇然身体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探查。

        楚阳的脸色慢慢地变得沉重难看起来。

        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诊脉,竟然会诊断出如此一个结果!

        寒潇然看着他的脸色,微笑道:“楚神医?”

        楚阳吐出一口气,道:“好巧妙的手段。”

        寒潇然呵呵一笑:“本座与药谷大长老,乃是至交。”

        闻弦歌而知雅意,楚阳沉默了片刻,道:“原来总执法大人,自己也知道一些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