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此仇不共戴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此仇不共戴天!

        在这样的心态下,两人的彼此处境也是同样的危险,打到现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又添了十几道新的伤痕,深可见骨!

        但两人丝毫不敢松懈,依然是一边嘲笑一边战斗,对方不死,战斗决不罢休!

        但看这样子发展下去,两人就只有同归于尽这一条路……“这样子可不行!”楚阳看着这形势不对,皱起了眉头:“他俩不能死啊,死了这矛盾怎么起来?”

        “这有什么不行?他俩都死了,只要属下还活着,回去一个禀告,两家不就是立即漫天战火?这比两个人都活着强吧?若是不死人,不死主要人物,怎么算得上大仇?”剑灵有些不解。

        “不然!”楚阳沉重的道:“所谓主辱臣死!若是主死臣还在……会如何?我敢打赌!若是夜无波与萧七同归于尽,这现在正在战斗的几个人绝对会立即罢手,然后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归隐山林,因为他们就算将消息带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剑灵凝眉沉吟:“这话,也有些道理。”

        “不是有道理,而是事实!主子还在,奴才们自然拼命搏杀!但若是主子不在了,拼命给谁看?为谁拼命?尤其是……拼命到最后还是一死!不是拼死,就是被老主子杀死……谁会回去送死?”

        楚阳道:“所以他们两个人,可以重伤,却绝不能死!”

        剑灵眨眨眼,道:“若是那种不可恢复的重伤,那就更妙了……”

        楚阳精神一震,骂道:“丫的,你比我还损……好吧,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剑灵愕然。

        楚阳补充道:“那几个人可以死!”

        剑灵持续愕然。

        场中,双方已经打红了眼,脑海中除了杀死对方这个念头,再也没有了别的。

        云山云海两人浑身浴血,并肩高呼酣战!夜无波的三名护卫高手更加咬牙切齿,拼命进攻!连趴在自己兄弟背上的山羊胡子牛老大,居然也在提聚力量放暗器……双方已经是不共戴天而且是互相鄙视!

        萧家的人觉得这几个夜家人实在是太卑鄙,太不讲理了。

        夜家的人觉着萧家的人实在是太无耻,太不要脸了,敢做居然不敢当……战况已经进入白热化!

        就在这时,云山一柄剑刺出,本意本是照顾兄弟空门,哪想到居然莫名其妙的偏了一偏,对面一剑如风,闪电般从这个一瞬即逝的空门中刺入了云海的小肚子!

        云海大声惨叫,身子一别,竟然用肉掌将刺入自己肚子的剑别住,手中剑狠狠扎入了那人的胸膛!

        两柄剑附着的劲气同时在对方体内爆炸开!

        一个胸膛炸裂,一个小腹炸开了一个脸盆大的血窟窿!两人却各不后退,纵然如此,依然彼此锁着,用除了吃奶的力气互相摧残!

        只听见啪啪啪爆豆一般的声响,两人身上的骨头纷纷被对方拧的碎裂,都是抓住那里拧哪里,用尽全身的力量,咬牙切齿互相瞪着眼,最后终于两人的眸子同时凝结,化作两摊烂泥倒在一起。

        两个人的脊椎肋骨肩骨都是已经被对方捏得粉碎……“云海……”云山嘶声大叫!

        刚才那一剑莫名其妙的偏了一偏,导致了兄弟的身亡,但他身前的那位背着一个人的君座也是同样的,身体莫名其妙的趔趄了一下。

        云山那本是已经偏离了方向的一剑,竟然无巧不巧的从这人的左胸刺了进去,一剑如串糖葫芦,将牛老四和背上的牛老大两个人同时刺穿!

        疯狂的剑气和玄功修为在这两人体内爆发,一声惨叫,山羊胡子牛老大被强烈的劲气猛然爆炸炸的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居然已经是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

        云山疯狂拔剑,疯狂劈落,血肉纷飞!

        对方仅剩的一人长声怒吼,拼命扑来!

        云山一声狞笑,不闪不避,就以自己的胸膛迎上对方的大刀。在厚背大刀劈开自己胸膛的同时,一剑刺穿了对方的咽喉……萧七与夜无波同时摧心摧肝的悲愤大叫!

        两个人都没想到,刚才还好好的打生打死,就只是这么眨眨眼的时间里,两个人合共六名属下居然死了三对!

        两人悲愤至极!

        能够跟着两人到处跑的,那一个不是想出了多少年的铁杆老兄弟?千山万水身经百战,不知道并肩闯过了多少风雨!

        今日一下子全部葬送在这里,纵然两人再是冷血,也是心中剧烈疼痛,被刺激得发狂了!

        “萧七!我夜无波与你不共戴天!”

        “夜无波!我萧七从此与你势不两立!”

        “这斑斑血债,你萧家死绝了也不会罢休!”

        “哈哈哈……你夜家祖坟都填上也不能消我心头之恨!”

        “再战!”

        “杀!”

        两人两柄长剑同时出击,都是咬牙切齿,几乎在同一时间,夜无波长剑脱手,两手一扬,黑乎乎的铺天盖地的暗器黄蜂群一般纵横飞来。

        萧七却是强行提气,剑光一转,光柱璀璨夺目,凌空而起!

        显然,两个人也准备要拼命了!

        就在这时,打红了眼杀疯了心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两把细细小小的短剑悄然融进了夜无波的暗器大潮!

        随着两人之间的碰撞,那两柄短剑居然诡异的改变了方向,其中一柄将刺往萧七心脏的一柄飞刀截落,另一柄短剑却像是从夜无波手中冒出来一般,恰到好处的将萧七刺向夜无波咽喉的一剑击偏!

        两人同时大叫出声!

        夜无波漫天花雨一般的暗器,有二十几枚消失在萧七的身体里,而萧七的剑,一剑刺入了夜无波的左肩,砰地一声劲气爆炸!

        夜无波一条左手臂带着血雨纷飞,离体而走!

        夜无波长声惨叫,脸孔扭曲,踉跄的退出几步,歪歪斜斜的坐在地上,断臂之处,血如喷泉飞溅,浑身都痉挛了起来。

        咬着牙一边狂叫一边右手在断臂周围精准的点了几下,血流顿时减缓,随即掏出伤药整瓶的洒在伤口上,然后又掏出别的药一股脑儿塞进嘴里,口中一边呜呜痛叫一边咀嚼,一边疯狂咒骂!

        另一边,萧七从空中打着旋转落下,浑身就象是一个血囊被刺了几十个洞,都在往外喷血!

        一头栽倒在地上,翻了几个滚,哇哇哇接连喷出三口鲜血,想要站起来,但站起来一半却又梦的摔倒下去,随即就两手抱住右脚猛地凄惨的叫了起来:其中一枚暗器,好死不死的正好切断了他的右脚脚筋!

        随即,萧七就做出来与夜无波一样的动作:止血,敷药、吃药……咒骂!

        现在,两个人都没有了半点力气,除了咒骂,什么都做不了。两人相距不到二十丈,换做以往,以两人的修为,恐怕一式身法还未展开,就到了彼此身边!

        但在现在,让两人用尽全力,恐怕半个时辰也到不了!

        然后,似乎约好了一般,两人都是同时闭口!相隔二十丈,火光映照下,两人狠狠地对望!眼中,全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火光闪闪烁烁,照的两人脸上明明暗暗!

        两人的脸上都是血污,肌肉痉挛扭曲,咬牙格格作响,一片狰狞可怖!

        就像是两个直欲吞噬天下的恶魔厉鬼,在互相狠狠的瞪视!

        却是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开口!

        一片静默,唯有大火冲天,烧的噼噼啪啪直响。

        良久,两人同时一动。

        又同时颓然坐倒。

        又过了一段时间,萧七将已经坑坑窝窝的剑插进鞘里,另一边的夜无波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然后两个人就像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一般:都是用剑鞘支撑着身体当做拐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萧七一言不发,目光悲伤而留恋的看了看火场,看了看云山云海两个人的尸体,眼角落下一滴泪珠,然后他转过身,向东行去。

        夜无波也作出同样的动作,久久的凝视着四位属下惨不忍睹的尸体,眼中的鬼火,如在疯狂燃烧。

        然后他转过身,向西行去。

        两个人的脚步都是踉踉跄跄,一步三晃,身形即将没入昏暗夜色的一刹那,不约而同的同时转头。

        四道目光,隔着近百丈狠狠对视!

        这一刻,这四道目光之中的仇恨和怨毒,几乎凝成实质!

        彼此都没有说话,但彼此都知道,这,已经是解不开的深仇!今日之仇恨,唯有鲜血才能洗刷!

        这时候,再说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

        两个人对望一眼之后,同时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再不回头!

        火场之中,一片寂静。

        良久之后,一条黑影静静的出现,站在火场之中。

        “真……惨烈……”楚阳吸了一口气。

        “的确是惨烈!”剑灵舒了一口气。

        “这一战,就可以看得出来,萧家与夜家的底蕴是如何雄厚了。”楚阳脸色有些沉重,道:“萧七和夜无波,在各自的家族,都不算是核心人物!”

        “两个人都是倒数第二代的人物,一个只能排行第七,一个只能排行第十三!”

        “但这两人的强悍,却是有目共睹!”楚阳深深地道:“不知道这些家族之中的核心子弟,究竟会如何?”

        剑灵淡淡的一笑,道:“不管核心子弟如何,只要你一步一步地走,都是迟早会碰上他们的。”

        “回去吧。”楚阳心情沉重地一笑。

        他的心情沉重,并非是因为即将面对的这些庞大势力,而是因为,在萧七和夜无波的骂战之中,萧七说出来的那一个名字!

        夜初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