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黑白剑,阴阳桥

第一百三十三章 黑白剑,阴阳桥

        另一人仗剑拼命来援,楚阳刚刚转身,这人已经冲到,铁壁铜墙战未休;这一招绝对的防御才展开了一般,两道剑光就已经在空中交汇!

        薄薄的长剑凌空交击,竟然发出大锤砸在金属上一般的震耳欲聋的大响!

        楚阳身子后飘,衣袂凌乱飞舞,直直的飞出了十几丈远,胸口起伏!

        这一次,可是实打实的与一位君级高手硬拼了一次,楚阳虽然还是借助剑法精妙抵消了一些威力,但毕竟不如对方修为浑厚。

        那人狞笑着冲上来:“小子,你就这点本事?”

        楚阳脸色一变,身子一晃,惊鸿云雪步一晃展开;用皇级实力展开惊鸿云雪步,真是矫若游龙,飘若惊鸿。

        那人连番攻击,却是连楚阳的影子都摸不到,不由得越打越是恐惧。

        若隐若现中,楚阳的剑芒开始迸发。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就突然的笼罩了这人的心头。

        剑气猛地爆发。

        楚阳守了几十招,终于找到机会转守为攻。哪知道刚刚要展开剑势,却见这家伙猛地飞身而退,向着另一方向疾奔而去!

        楚阳瞳孔一缩。

        在那边,楚乐儿正将小脑袋探出车外,而那人正是奔着她而去!

        暗中的魏无颜大喜。心道,这下子可算是轮到我出手了!

        正在这时,魏无颜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心神一震,悚然望去。

        只见楚阳那边的剑光已经变成了天空的烈阳!然后就化作了长空激射的长虹!

        楚阳情急之下,直接就是浑身解术!

        长剑在眨眨眼的时间里,从‘一点寒光万丈芒’直接到了‘我未亡时君无忧’!十六招如同山洪暴发!

        魏无颜就看到一股滚滚风暴迎面而来,风暴卷过那疾驰之中的那人,那人距离楚乐儿还有七八丈,连惨叫一声都没得,就变成了漫天碎屑。

        洪流滔滔,迎面向着魏无颜藏身的山林冲过去。

        魏无颜郁闷的叹口气,身子就这么伏着,嗖的一声沉进了地下十丈。

        剑气风暴轰隆隆的从树林席卷过去,直直的犁出来一条宽五丈,长有四五十丈的宽阔大路!

        所有树木,地上连一条树根都没了。一概的变成了粉末,密密麻麻的弥漫了整片天空,从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下来,刷刷刷如同下雪,半天还没落完。

        等魏无颜灰头土脸的从地里爬出来,却发现楚阳已经驾着马车早就走远了。

        远远的传来说话的声音。

        “大哥……你真厉害哦……”小萝莉崇拜的声音。

        “那是!”听到这俩字,就能想象出某人尾巴翘上天的样子。

        “那俩家伙你没问名字就杀了,真恐怖。”小萝莉说。

        “问死人的名字,没意义。”某人明显是享受着小萝莉的崇拜目光,有些臭屁的不可一世了。

        “嗯,怪不得你不让那个黑衣人保护咱们呢。”小萝莉‘恍然大悟’的说。

        “呵呵呵呵,有空我还得保护他呢。”某人大言不惭。

        ……魏无颜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鼓了起来。

        身子抖了抖,腾地一声将浑身灰尘抖落,脚边居然厚厚的一堆。

        魏无颜身子腾起,就要追上去。

        现在,他对这个楚阳,可是越来越是感兴趣了起来。

        魏无颜幼有奇遇,又有名师调教,年方弱冠,就已经是皇座高手,此后连番搏杀,在满天腥风血雨之中,一步步走上现在无人撼动的地位,既可说是一帆风顺,又可说是历尽艰辛。

        但他扪心自问,自己在楚阳这么岁数的时候,绝对没有楚阳这样的战力!

        但就在此刻,他眉头一皱,似乎察觉了什么,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前方不远处出现。

        这一次的目标!

        魏无颜疾风一般掠过。

        这一次魏无颜前来黑松林,可并不是为了黄家与萧家的战斗之中的悬赏,而是得到了消息,自己接下来已经半年的任务,终于出现在这一带。

        这才前来。

        魏无颜这一次要杀的人,便是‘阴阳桥’!九品圣级巅峰武者,东南第一大盗,万人杰!却被九重天武者统一送了个外号:万人截。

        传说中,万人杰荒淫无耻,修为高强,神出鬼没,无人能治,而且,他专截执法者和九大家族的货!

        只要是属于执法者与九大家族,就算是一粒米,他也要截!但其他的势力,他却不动。可算是一个奇人。

        魏无颜本不想对上万人杰,但这一次急需紫晶,万人杰的悬赏身价,从八千紫晶一路飙升,到了如今的七万紫晶。这个数字,让魏无颜怦然心动,才接了下来。

        但追捕半年,三次战斗,皆被万人杰逃脱。这一次,魏无颜做了充足准备,誓不让万人杰再一次逃出手掌心!

        如今,终于出现了万人杰独有的气息,魏无颜心中顿时大喜。

        说起来,这还得感谢楚阳。若不是他这种强横的剑气引起了万人杰的好奇心,还真的很难说,自己到什么时候才能堵住这个家伙。

        魏无颜的身子如同一道黑色流光,一闪而逝。

        一路前行的楚阳骑在马上,有一搭无一搭的玉楚乐儿说着话,引诱魏无颜追上来。

        突然,楚阳浑身一震,脸色一变。

        在精神感应中,前方出现了三道强大的气息!

        这三道气息,每一道,几乎都不逊于寒潇然!

        楚阳大吃一惊:在这样的荒山野岭,哪里来的这样三位绝世高手?

        这三道气息,其中一道很是明显,但另外两道,却很隐秘;只是从气息的分布强弱,楚阳就可以分析出来:这是一个陷阱!

        定然是其中一人现身作为诱饵,引诱敌人进攻,而另外两人则是埋伏在一旁,准备伏击!

        楚阳心中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里到了夜家与萧家的主战场不成?可是……就算是到了两家的主战场,也不可能同时出动这么三位盖世高手啊!

        现在的战况,分明还没有到出动这种高手的层次。

        心神感应中,后方的魏无颜突然加速,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追上来,刹那间就越过了马车,进入了前方的密林之中!

        楚阳心中一震:魏无颜?!

        对方的目标,是魏无颜?

        但,什么人如此神通广大,竟然能够掌握魏无颜的行踪?

        但不管如何,此事都是值得奇怪!

        楚阳一勒缰绳,骏马止步。眼看已经是下午,楚阳沉默了一会,终于下马,道:“乐儿,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前面看看。前方,应该是出现了大事。”

        楚乐儿乖巧的点头:“大哥,你去吧,我不怕的。”

        楚阳呵呵一笑,将马车停下,然后在马车侧后方两棵大树之间无声无息的打出来一个大洞,让楚乐儿藏身其中,用千幻神功为楚乐儿推宫过血,停留在她体内。

        这样一来,只要楚乐儿不爬出来,任何人都无法发现她的藏身之处。

        再将上面巧妙遮掩,撒上一层浮土,这里变成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藏身之处。就算有人发现了马车,也不会发现楚乐儿。

        马车可以丢,但乐儿不能丢。楚阳心道。

        “乐儿,你在这里千万不要动,我很快就回来。”楚阳叮嘱道。楚乐儿乖巧点头。

        前面明显有四位高手在准备决战,若是带着楚乐儿前去,楚阳根本没把握能够护得她周全。

        但前方却又是必经之路!

        所以楚阳只能在这里停下。以他的神魂感应能够感觉到,这里,乃是攻击范围之外。绝对的万无一失。

        楚阳身子嗖的一声掠出密林,在意念空间之中道:“剑灵,这次恐怕害得你附体。我自己的力量,恐怕不到中心圈子,就被他们发觉了。”

        剑灵呵呵一笑,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身体,剑灵主控身体,剑灵的神魂力与楚阳的神魂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无匹强大的精神力量,刹那间黑色身影就化作了流光。

        射向前方。

        魏无颜一路前行,走出七八里路,突然停下。

        在前方路边,一个青衣人正负手而立,向自己颔首微笑。风度飒然,脸上棱角凸出,两眼锐利如剑,身姿挺拔,只是这么一站,便如同高山峻岭不可撼动。

        正是万人杰。

        魏无颜身子从急速的奔驰猛地停下,便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丝毫不带半点勉强,眼光一下子变得危险锐利:“等我?”

        万人杰缓缓转身:“魏无颜,久违了。”

        魏无颜不似笑的一笑:“万人杰,你这是为我送紫晶来了?”

        万人杰淡淡的道:“只要你能拿的去,就由万某这颗脑袋,为魏兄赚几块紫晶,也是荣幸之极。”

        他两眼一翻,道:“怕只怕魏兄弄巧成拙,却要在这里,在万某手上,踏上阴阳桥!”

        魏无颜呵呵一笑:“阴阳桥,我已经见识过了,也不过如此。”

        万人杰背负身后的双手垂落,抬起,已在身前,一声轻鸣,他的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柄奇形怪状的兵器。

        这是一把剑,但却要比一般的剑要短上一半,宽出一倍。

        剑锋分两边,一边是白亮如雪,一边是黑色如墨。

        阴阳桥,既是万人杰的外号,更是这柄剑的名字!

        黑白剑,阴阳桥!

        魏无颜瞳孔收缩了一下,看着这柄奇特的剑,沉声道:“想必,这就是名震九重天的阴阳桥了!前几次交手,一直未见。今日,却终于看到了,果然是人间凶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