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在何方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在何方

        夜惘然与萧震心中打鼓。

        风尊者的这位弟子国色天香,不要说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就算是两人也不由得觉得惊艳。若是被家族之中纨绔子弟看到,什么歪念头或者是口花花调戏两句,那可是绝对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若是因为这种事就要家族老祖宗亲自去谢罪……一来,这……这也忒冤了些……二来,估计老祖宗谢罪回来,整个家族都要掉一层皮。尤其是那位惹祸的……应该从此变成了整个家族上上下下数十辈祖宗的出气筒了……这辈子甭想有半点翻身,而且……死都死不了。

        “我们两人回去之后,一定严令家族,杜绝这种情况出现!”两人一头冷汗。同时想到了一件事情:若是某位胆大包天者乃是自己的直系后人……再想到老祖宗严苛的家法,顿时就是激灵灵的寒颤不已。

        “嗯。”风雨柔静静的点点头,道:“这段时间,我们带着徒弟在东南玩玩……你们两家不要闹得这么大,多好的风景,都被你们破坏了,那我们就没得看了。”

        “是,是。不打了,不打了。”两人连连点头,额头上冷汗涔涔。

        “就比如这黑松林……哎,以后怎么游玩?”风雨柔秀眉微微蹙起,道:“我这人喜欢风景,山川灵秀,大地雄奇,水流清澈,花草葱葱……若是没了游兴,我不高兴还在其次,也就这么罢了,可是他……要是不高兴的话,那你们两大家族可就有点儿难受。”

        两人连连点头。

        心道,其实月聆雪不高兴还在其次,因为他不高兴也就是一个人;但是你不高兴却是更恐怖,因为你若是不高兴,月聆雪会比他自己不高兴还要不高兴,那就是你俩一起不高兴,那才真的惨了……风雨柔皱皱眉:“都走吧,这里的味道,也忒难闻了些。”转头道;“倩倩,跟我走。”

        白衣飘飘,就这么静静的飞了起来,凌波仙子一般飞了出去。

        身后,乌倩倩一身黑衣,也跟了上去,两道窈窕身影,转眼间消失了。

        两位至尊同时松了口气,几乎坐在了地上。

        “真悬。”夜惘然道。

        “是呀,真悬。”萧震抹了一把汗。

        “幸亏来的是风雨柔……不是月聆雪。”夜惘然心有余悸:“风雨柔出了名的脾气好,温柔。”

        “不过她这个徒弟可不温柔,一身的杀气,虽然修为这么低,但却自然的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势,颐指气使,有一种看空天下的味道,若是成长起来,必然是另一个月聆雪。甚至更强……月聆雪与风雨柔合力教导弟子……我的天,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萧震叹了口气。

        两人同时叹息。

        然后突然醒过神来,夜惘然一个箭步跳了出去,怒道:“萧震!你我今天的仇,来日必然与你清算!”

        萧震喝道:“夜惘然,今日便看在风尊者面子上,放过了你!”

        说着,两人都是有些讪讪然。

        随即都是重重哼了一声,一个往东,一个向西,分道扬镳。

        夜家与萧家算是暂时打不起来了,而萧家与黄家因为这段时间风雨柔和月聆雪就在东南,也是只能暂息干戈。

        但在这里打不起来,并不代表在别的地方也打不起来。山不转水转,人,终究是会到处走的。

        风雨柔的突然出现,将楚阳筹备了好久,才掀起了的风云一手熄灭!

        表面上看来,风雨柔这一出手,楚阳长期以来所有的策划顿时成了无用功。

        但这谁能说得清楚,这对于楚阳来说,究竟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明枪转成了暗箭,明火变成了暗焰,埋在了地下……一旦有风云吹动,便可再次燎原。

        无论如何,今日死去的人,都已经不可能复活!

        那么,仇恨的种子,终究是种下了。

        而且,正如剑灵先前所言:就算你现在搞起来了九重天无可挽回的大乱,那么,以你现在的实力,又能做什么呢?

        …………另一边,风雨柔带着乌倩倩,在山林间漫步而行,乌倩倩跟在她的身后,目光中,有些振奋,有些茫然。

        跟着这样强大的师父,当然是一片坦途。但自己的未来,却注定了责任重大!

        但她又同时对自己的前途,有些茫然。

        越是跟着强大地师父,责任越重。因为,师门荣誉,就在拜师的那一刻,与自己的血脉融在了一体。

        乌倩倩可以败,可以死;但,月聆雪和风雨柔的徒弟不能败,不能死!

        强大起来!

        必须要强大起来,才能维护师门荣誉。只有强大起来,才能真正的帮助到……楚阳!

        楚阳!

        一想起这个名字,乌倩倩心中就是一阵绞痛,她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身上穿的黑袍的袍脚。

        那里,表面看起来,一片平滑,但用手一摸,却有轻轻微微的凸起。

        乌倩倩知道那里是什么。

        楚阳,倩倩喜欢你!

        这是自己为楚阳做的袍子;楚阳走了以后,楚阎王的袍子,都是乌倩倩亲手为自己所做,每次做一件袍子,她都忍不住,下意识的就用自己的秀发为针线,在那个位置,绣上相同的那几个字。

        唯有穿着这样的黑袍,她才能感觉到,自己与楚阳,还有联系。楚阳,还在自己身边。正如一年前,补天阁初创,楚阳与自己,就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

        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阴谋算计,不管是小局布置,还是天下大势;不管是人心观测,还是政治剖析,不管是山川河流,还是九重天阙……楚阳每一样,都与自己细说,解释。

        他似乎是不经意的再说,自己也似乎是不经意的在听。

        但她知道他是用心在说,他也知道她是用心在听。

        乌倩倩心中轻轻叹息一声,似乎面前又浮现起那一双锐利冷静的眸子。楚阳的眼睛,有时候很温柔,若秋水,有时候很冷酷,若兀鹰,有时候很锐利,如刀剑,有时候很痛苦,若深潭,有时候很激烈,如怒涛,有时候很茫然,很空洞……就是那一双眸子,经常在不经意的时候,从里面折射出千般情绪,万种神采;将乌倩倩慢慢的缠绕,包围,终至沉浸在里面,再也走不出来。

        芳心沦陷!

        楚阳走了,自己接掌了楚阎王的位子,每处理一件事情,也就更加觉得楚阳的出色:他已经打好了基础,自己做还是有些地方不妥当,瞻前顾后……那么,当时他处理同样的事情,是冒着多大的压力?是用什么样的魄力?需要耗费多少的心智……走到上三天,才知道楚阳当初的博学。

        所有一切,他都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包括现在九大主宰世家的情势形势,当时他都曾经开玩笑的提起过。

        “一山尚难容二虎,更何况九大主宰没有主尊?九大世家互相勾心斗角,那是绝对的肯定的。”

        九重天高手如云,穷极双目视听,没有尽头。

        楚阳当时也说过。

        “谁知道这世上究竟有多大,究竟有什么样的高手?什么样的高手才能够独尊天下?这都是一团迷雾,不到一定的地步,永远都不会知道以上的层次。”

        “下三天王级就是天;可是中三天又如何?真正汇聚所有精英的上三天,又如何?所谓传说中的君级圣级,又能如何?至尊,何如?至尊之上,焉知就无人也?天无尽头,那么,道,岂能有尽头?既然无尽头,那么终极乃是什么呢?”

        乌倩倩想着当初楚阳说的话,隐隐的竟然有些痴了。

        楚阳,你懂得真多。

        楚阳,倩倩好想你。

        楚阳,你在哪里?

        乌倩倩或者根本没有想到,就在她和风雨柔踏进黑松林的那一刻,楚阳的一袭黑衣,也正是无声无息的出了黑松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正是与楚阳……擦肩而过。

        她此去,乃是去往楚阳来的方向,或者会偏。

        但楚阳此去,却正是乌倩倩一路行走而来的这一路,绝无偏差!

        两人的路线完全重合,但方向,却是南辕北辙。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对于有情人来说,更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风雨柔静静的在前面行走,她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子,感觉到自己的徒弟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个弟子,天资之佳,超出了自己的预料;智慧之佳,也超出了月聆雪的期望;毅力与心性,更是超出了两人的预期。练功速度之快,也更加让两人大喜过望,直可说是九重天数万年来绝无仅有的奇才!

        而且,她身体内,那似乎是上天赋予的玄阴真气,更是意外之喜,狂喜。

        只可惜,这个弟子一颗心,却不在自己的胸膛里。已经牢牢的系在一个她不愿意说出名字的青年男子身上。

        越是这样的女子,一旦动情,就是终身。

        越是这样的女子,越是痴情不悔;越是痴情不悔,也就越容易是悲剧……以风雨柔的精神力量,她不用回头,不用眼睛看,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现在乌倩倩眼睛里面的,那深深的思念与哀愁。

        你的心,在何处飘零?

        风雨柔微微叹口气。

        “倩倩。”

        “师父,弟子在。”

        “又想起他了?”

        “……是。”

        “他到底是谁?”

        “……师父恕罪,弟子……不能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