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千年恩怨只为情

第一百九十二章 千年恩怨只为情

        “高手很多?不会啊……师父住的地方,我是刻意的找了一个最隐蔽的所在,平常出入黑血丛林,也是从边沿绕路,不敢露了半点行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魏无颜讶异的说道。

        “高手很多。有七八人,不在你之下,还有三四人,远在你之上。”紫邪情皱眉倾听着,淡淡道:“而且……杀意很浓!”

        “杀意很浓?”魏无颜脸色一变:“不好!难道是……难道是他们追捕过来了么?”

        “执法者刑堂?”楚阳问道。

        “是。”魏无颜心急如焚,一展身形就要飞速前去。

        “慢着。”楚阳沉着的道:“魏兄,咱们先好好的打算一下。你也顺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说……咱们心中也好有个数。”

        魏无颜道:“好,我们边走边说。”

        楚阳默然点头,加快了速度。

        执法者刑堂,乃是执法者之中,除了元老执法者和长老会之外,最为强大的一个堂口!

        里面可是名符其实的高手如云。

        “我师父名叫洪无量,有个尊号叫做冰雪至尊。在一千年之前,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而执法者的刑堂总执法,叫做浪一郎,有个外号叫做‘狂浪滔天’!这个人,其实与我师父乃是同乡,当年,两人的感情曾经也很不错,年轻时候,曾经结伴闯荡江湖。”

        魏无颜一边赶路,一边解释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到后来,我师父与浪一郎同时遇见了一个正被贼寇追杀的女子,两人一起出手,将那女子救了下来……那女子长得很是美貌,我师父和浪一郎同时看上了她……”

        不用说也知道两人因为这女子反目了。楚阳仰天叹息:“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啊……”说着忍不住瞟了瞟紫邪情,对于魏无颜的师傅有些感同身受的同病相怜。

        紫邪情面无表情,横了他一眼,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淡淡的说道:“解决了魏无颜的师傅这件事,你的修为也需要提升一下了。”

        楚阳几乎流泪,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几个嘴巴子:早跟你说了不要嘴贱不要嘴贱你他么的又嘴贱了……“一女不能嫁二夫,那女子最终还是选择了我的师父,也是就成了我的师娘。”魏无颜一边狂奔,口中仍是条理分明:“浪一郎伤心而去……”

        “若只是如此,也没什么。浪一郎虽然伤心,却没有做什么下做的事情……”魏无颜苦笑一声:“我对浪一郎恨之入骨,但说起这件事,却也不愿意故意抹黑于他。浪一郎这个人虽然有些偏激,却也还算是一个性情中人。”

        楚阳点头道:“了解。”

        “过了几十年,我师母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却是血脉中的绝症;我师父多方求医,终于不能挽救,死在我师父怀中。”

        魏无颜的声音低沉下来:“浪一郎那时候已经是底层执法者,得到消息,万里迢迢赶来吊唁,在灵堂中情绪激荡,伤心欲绝,当场吐血昏厥。醒来后便与我师父翻脸,责怪我师父没有照顾好他心爱的人……我师父百般解释,他只是不听,众人劝解无效,当场与我师父划地绝交,并大打出手。”

        “当时众人都在,浪一郎没有得逞,被我师傅的一位兄弟打伤而去,临走时砍断自己手指对天发誓,终此一生,与我师父不死不休,发誓要我师父受尽人间最残酷的折磨而死……”

        魏无颜说到这里,楚阳和紫邪情都是深深叹息。

        对于这样的事情,两人实在没什么话好说。

        这个浪一郎,倒也算是个情种。心爱的人没有选择他,他伤心远去;再回来时,伊人已逝。时隔数十年之后,居然依然能够伤心欲绝,当场吐血昏迷……可见其用情之深。

        其一生孤独未娶,也足见当初的动心,乃是用尽了他一生的感情。

        只不过他痴心虽可悯,但其行却可恶。

        再怎么说,那女人已经嫁人,是人家的妻子。而且,乃是因为不可治疗的疾病才丧生,并非是受了夫家虐待而死,浪一郎这般闹法,可就大大的不对了。

        那洪无量也够了悲剧的。爱妻身死,本就伤心欲绝,却又冒出一位积年情敌来兴师问罪。而且在灵堂上就大打出手……他能够忍得住倒也真是不容易。

        楚阳心道:其实只需一句话:不管她是不是你心爱的人,但她是我老婆,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这件事?你用什么身份来问这件事?

        但想必这句话那位洪无量没有说得出口吧?

        “我师父痛失爱妻,自此潜心武道,数百年内修炼到圣级;而浪一郎矢志报仇,修为也是突飞猛进。”

        魏无颜道:“两人只要见面,就是生死之战;我师父修为高过了浪一郎,每次都是手下留情,不下杀手……但浪一郎非但不感念我师父一番苦心,反而越来越是变本加厉。”

        “他竟然将当初去吊唁的人之中,曾经与他交战的人一个个都记住了,以后使尽了各种手段报复,或者栽赃陷害,或者无中生有,利用执法者的权利,将这些人一个个抓起来,迫害致死……”

        “这样做就太不对了!”楚阳与紫邪情同时出声:“就算有恩怨,就算伤心不忿,可是也没必要对无辜的人下手!”

        “不错。”魏无颜说道:“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我师父与浪一郎真正的成了生死之仇!甚至,我师父主动踏遍三山五岳,去寻找浪一郎,为死去的兄弟们讨一个公道……但浪一郎却从此无影无踪,在这人世间消失了。”

        “数百年后出现,浪一郎已经成为执法者刑堂执事。两人大战数场,浪一郎党羽众多,我师父不敌,只能寻找机会;又是数百年过去,我师父进阶至尊。便想去找浪一郎算账;但那个时候,浪一郎却主动发来战书,邀请我师父公平一战。”

        魏无颜说到这里,楚阳与紫邪情已经全然明白。不由的都是心中长叹。

        只是为了当年的一份情意,让两个人一生纠缠不休,虽然说因此而成就了两位至尊;但两个人竟然一直到了至尊还为了这件事生死决战……可见当初的那段情意,是如何的让两个人魂牵梦萦刻骨铭心……“我师父只身前往,两人先是喝了一顿酒,作为生死之别。然后两人在山上大战,但关键时刻,我师父与浪一郎以伤换伤的时候,各自打了对方一掌,我师父才发现,浪一郎手臂变成了一整块紫晶玉心的颜色,他在这一刻使用的,竟然是紫晶手!”

        “紫晶手,中者倾家荡产。”魏无颜说道:“我师父心神大乱,便欲逃走;但浪一郎一路追杀,不惜以伤换伤,又在我师傅身上打了三掌。”

        “我师父重伤逃回,立即带我觅地隐居,只几天后,原本住的地方,就已经是一片灰烬。这些年来,我师父的紫晶手病症越来越严重,六百年前开始,他的紫晶积蓄已经告罄;我只身闯荡江湖,拼命赚取紫晶为师父延续寿命……直至如今。”

        魏无颜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中了紫晶手,中途决不能中断紫晶,若是有一天中断了紫晶供应,那么从第二日开始,所需的紫晶数目就会翻倍!如此类推……不说别的,这些年为了师父的伤,实在是已经将这位生平从不求人的无颜高手逼迫坏了。

        常人还能够做完一票任务之后,就歇息歇息,休养休养,换着法子享受放松一下;但魏无颜不管完成了多么艰难的任务,他的下一桩任务又已经接着到了手里。他一刻也不敢停!惟恐哪一天断了师父的紫晶所需,就再也延续不上……“确实是不容易。”紫邪情呵呵的笑了笑,随即脸色就冷峻了起来,修长的眉毛微微一蹙,就流露出了无边的杀机:“不过这件事情……还真是该杀!两个人都该杀!”

        “两个人都该杀?”魏无颜愕然。连楚阳也有一些不解。

        “浪一郎该杀!他喜欢一个女人是一回事,但这个女人嫁人了,他纵然不能放下,也应该藏在心里!在别人妻子的灵堂上大闹说别人没照顾好他心爱的人……简直可笑可鄙!只这一桩,就是死罪!因为他让死人的名节,还因为他而蒙羞!更不要说他后续还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更加死有余辜。”

        紫邪情冷肃的道:“或许你们男人会认为这是一种深情,值得嘉许;但我告诉你们,在女人心里,这种痴情,比罪恶滔天的仇人更加难以忍受!因为这种深情会随时破坏自己安宁幸福的生活。”

        “而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只要嫁了人,最重要的便是家庭丈夫和孩子。浪一郎的这种深情,却完全可以将这一切从女人的生命中轻易夺走;就算女人再忠贞,但只要她的丈夫心中起了一点点猜疑,那,就是永无宁日,直至悲剧收场!”

        “对于自己喜欢而亦喜欢自己的女子情深一往,是美德;但对自己喜欢却不喜欢自己的女子情深一往,却是折磨与摧残!这种男人,比淫贼更该杀!”

        紫邪情眸中杀意滔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