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色令智昏

第一百九十四章 色令智昏

        紫邪情背着楚乐儿,与楚阳一路疾驰,两人的速度何等的快捷,只是不长时间,就已经来到了这被魏无颜命名为‘小青山’的山脚下。

        楚阳释放出神念一个感应,不由得吃了一惊。

        在这小青山周围,最少有三四十位高手在满山的搜索,不过看样子,还没有找到魏无颜的师父洪无量。

        若是找到了,恐怕这些人也早就收兵了。

        “魏无颜去了西南方向,他的动作很小心。”紫邪情皱眉听了一下,道:“看来,他的师父,就是被他安置在西南方。”

        楚阳点点头:“既然是隐居,不让人知道,那么,就算是在山里,也不会盖什么房屋……那样太惹眼。所以魏无颜与他师父住的,定然是非常隐秘的山洞。”

        “我们过去。”紫邪情笑了笑:“虽然我对他这样的师父很是看不顺眼,不过你既然要帮他,我也只好帮你。”

        楚阳打了个响指:“认识了这么久,你这句话最让我舒服。”

        紫邪情皱了皱眉,面含深意的看了看他,道:“三次。”

        楚阳泰然道:“三枚。”

        紫邪情说的是楚阳已经欠了她三次虐待,目前紧要关头暂且记下。而楚阳不慌不忙,反正我都是要提升实力的;你来虐待我?正好为我提升,而且我还可以从你那里赚灵药,嗯,一次一枚,三枚。

        “走吧。”紫邪情说道。

        “好。”楚阳精神一震:“咱们悄悄的过去。”

        “悄悄的过去?”紫邪情诧异地看着他:“为什么要悄悄的过去?光明正大的打过去!就这些人,真不够我一口气吹的……”

        楚阳满头瀑布汗。

        是不够您一口气吹的,可您却不会出手,唯一出手的只有我这位苦力……“有我在,不用怕!”

        紫邪情拍拍胸口,自信满满。

        楚阳苦着脸,跟着这位大姐大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踏步走了出去。

        刚走出十来步,就听见一个人说道:“是谁?”

        楚阳大摇大摆的道:“是我!”

        一个黑衣中年人在一棵树前现身,狐疑的看着楚阳:“你是谁?”

        楚阳哈哈一笑:“我就是我。”

        黑衣中年人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中露出嘲笑残忍:“你就是你?你算什么人?!”

        楚阳扭了扭脖子,嘻嘻笑道:“若是你没有看错的话,我算男人。”

        黑衣中年人脸色一变,暴怒道:“混账!”

        在一边的楚乐儿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三句问话三句答话,简直啼笑皆非。这人的问话中规中矩,楚阳的回答却纯粹的是神来之笔。

        黑衣中年人顺着笑声一看,一眼看到了跟楚乐儿站在一起的紫邪情。

        紫邪情白衣如雪,秀发如云,就这么站在那里,却似乎是站在了天上月光里。这片平凡的地方,被她站在这里,却陡然间充满了仙气一般,让人感到,这里根本不是人间,而应该是琼楼玉宇,高天楼阁。

        没有任何人可以描绘她的美丽,没有任何人可以具体描述她的面貌,总而言之,就是天上的仙女,突然谪落人间。

        她静静地站着,脸色冷淡冷漠,自然而然的充满了一种高不可攀的气质,高高在上,无与伦比,圣洁高贵,天下无双!

        那黑衣中年人本是满脸怒色,突然间却顿时变了。

        脸上怒容犹在,但却僵住了,眼神中,露出迷醉的神色。不自觉的死死盯着紫邪情,嘴巴张大,嘴角竟然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口水。

        楚阳心中叹气,妈的,老子早知道会这样!

        这个家伙在怎么说也是个君级六品的人物,最少也有上百岁的人了,看到美女居然这幅表情……可见紫邪情诱惑力之大,简直无法想像。

        察觉黑衣中年人很不礼貌的看着自己,紫邪情脸上眉毛不悦的一皱。

        只是这么一皱眉,却让人清清楚楚的察觉到:你这么看我,我很不乐意。……这样的意思。

        这黑衣中年人突然惊醒,‘啊’了一声,突然就有些手足无措,脸上居然红了起来,两只手这里抓抓,那里捏捏,居然表现出一副纯情少年突然见到了梦中情人那般模样来。

        楚阳纵然是心中郁闷无限,此刻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好笑。

        哥们你不知道吧,你眼中这位梦中情人,她的年纪足足可以做你的十八辈祖宗的祖奶奶的十八辈祖宗的祖奶奶的祖奶奶了……“这位姑娘贵姓?”这位黑衣中年人憋了半天,居然局促的问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楚阳满肚子郁闷,仍想捧腹大笑……您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难道还想泡妞不成?

        紫邪情没有说话,只是妙目看了看楚阳。

        黑衣中年人顿时醒悟,转过头来看着楚阳,目中残忍之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事羡慕嫉妒恨,然后就是满脸都紫涨了起来,活像是跟楚阳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兀那小混蛋!”黑衣中年人暴怒的叫道:“小王八蛋!你居然有这么美……你居然……你居然敢耍弄老夫?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我也不管你是哪一家的,惹了老夫,算你命歹!”

        楚阳狂晕了一下。

        他岂能听不出来,这混蛋真正想说的是:你居然有这么美的老婆,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是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就算我有这么美的老婆,也不干你鸟事吧?

        楚阳有趣的看着这个**熏心的老头:“你想如何?”

        这才突然发现,这个黑衣中年人的衣领袖口,都绣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兰花。

        兰家的人?

        楚阳顿时一怔:不是执法者刑堂吗?怎么会是兰家的人?

        黑衣中年人已经气咻咻的怒道:“我想如何?哼!你若是现在乖乖的跪下,给爷爷我磕三个响头,再让你的……再让你的……”

        他连说了两句,突然面红耳赤的说道:“再让你的女人来为大爷赔不是,大爷就饶你一条小命。”

        说到后来,不仅壮着胆子说出了真实意图,居然还将自称‘老夫’改成了自称‘大爷’。想必这位君座也是猛然想起来,‘老夫’是不能与‘佳人’匹配的,‘大爷’就差不多了……楚阳有些发愁的看着他,就算你再被美色迷了眼睛,也不会看不出站在你面前的也是一位不低于你的君级高手吧?居然说出这么脑残的话来……“小子,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听从老……大爷的裁决?”黑衣中年人一边怒喝,一边偷偷地一眼又一眼的瞟着紫邪情,看这样子,哪里还管面前是君座还是至尊,早已经是心猿意马了……楚阳叹了口气:“我不愿意。”

        “你愿意?那就好……啥?你说你不愿意?”黑衣中年人暴怒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

        竟然气势汹汹的就大踏步冲了过来。

        居然就想动手了。

        楚阳郁闷的一叹,右手一抬。

        锵的一声,楚阳的剑还未出手,那黑衣中年人腰间剑鞘突然猛地震动了一下,一柄闪亮的长剑,刷的自动出鞘半尺,临风而立,寒光闪烁!

        黑衣中年人一声惊呼:“剑帝?!”

        突然停下脚步,又感觉不对劲,这才仔细打量楚阳,脸色终于黑了下来:“剑中帝君?”

        “你清醒了?”楚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黑衣中年人退后两步,脸色有些矛盾。他心里清楚,剑中帝君可不是自己能敌的,哪怕对方只是一品的剑中帝君,以自己的实力,恐怕也收拾不下来!

        但若是召集帮手到来,这个绝世的大美人儿……可就没自己的份儿了。尤其是七少爷那色中饿鬼……他有些不舍不甘心的又看了看紫邪情,懊丧的叹了口气,突然仰天长啸,声音带出几个奇怪的音节,袅袅划上长空。

        终究还是小命重要了一些。

        啸声刚出不久,一片风声飒然传来,四面八方过来了十几个人,一个声音沉稳中带着阴森:“出了什么事?”

        然后就是突然‘呃’的一声,似乎呆住了。

        随即相同的声音又发出不少,显然,这些人在见到紫邪情的这一刻,都被她的美色所震慑!

        楚阳注目看去,只见左边三人,右面三人,身后三人,身前两人,加上原本的那黑衣中年人,正好十二个人。

        其中六位君级,还有四个人看不出深浅,想必是圣级;一个锦衣长袍的年轻公子,手摇折扇,长身而立,风神如玉,风度翩翩。

        在这位年轻公子的旁边,有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随便一站,已经是渊渟岳峙高山峻岭一般不可动摇。

        这些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每个人的衣领袖口上,都有一朵刺绣的栩栩如生的兰花。

        众人都看着紫邪情,目不转睛。

        那年轻公子自从到来,一双桃花一般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在紫邪情的身上,越看越是目光火热。突然一声大笑:“古牧,你这一次可是给少爷我立了大功了,哈哈哈……等少爷这次回去,重重有赏!”

        先前那黑衣中年人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多谢少爷。”

        那少年那里还顾得上理他,已经急不可待的向着紫邪情走过去:“这位姑娘,在下兰若云,乃是兰家的人,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他眼中只有这超脱人间的美色,居然连眼角也没有看到楚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