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恶奴,斩之!

第一百九十六章 恶奴,斩之!

        无数的剑气,同时发了出去。

        便像是柔柔的水中的水草藤蔓,在飘舞着,柔和的缠绕着,扑上了关谷的剑气。而楚阳本人,却轻飘飘没有重量一般的退了出去。

        一退十丈!

        紫邪情眼睛一亮:一进一退之间,楚阳竟然已经进入了道境!这正是此刻应对的最佳办法。

        对方分明乃是要以强横的力量,来强行破除楚阳的柔水一般的剑意。楚阳此刻后退,剑气尚在,但对方却已经攻击不到他。

        不过从这一点也看出来,楚阳根本没想久战。

        对方人多势众,高手太多。楚阳想要杀人,就必须创造一个那位跟在兰若云身边的高手来不及出手救援的机会。

        关谷长剑左右一劈,观战的众人此刻竟然能够清晰的见到青色的剑气在四处飘散。

        韩叔祖皱了皱眉头:“那小子的剑法太过于怪异,关谷怎么在第一个照面就已经陷入了被动之中?情形可有些不妙啊……”

        说着往前微微的踏了一步。

        便在此刻,关谷挣脱了楚阳的剑气,突然振臂直刺,拔身而起,剑化流光。人与剑,在这一刻变成了一条直线,与地面平行。

        这一刻,长剑竟然刺得身前的空气发出‘轰’的一声暴响!这一剑,竟然一剑就刺出了音爆!

        “夺风剑!”韩叔祖眉头皱得更紧:“这可是关谷的拼命招数,竟然在第二剑就用了出来……”

        关谷已经是有些恼羞成怒,信心满满的出来,信誓旦旦的保证。却在第一剑就被对方逼到了下风。

        而且,那股缠绕的剑气,还让他有些窒息般难受的感觉,面对对方,心底甚至产生了一丝恐惧。

        对方区区五品剑帝,居然能让我感到恐惧?

        关谷心中一怒,不管不顾的直接发出了自己的最强大的招式!

        势要将眼前敌人一剑斩杀!

        楚阳的后退之势已经截止!此刻,迎着对方闪电般的一剑,竟然也是拔身而起,人与剑同样在空中形成一道直线,与地面平行,剑光闪耀中,凌空飞射!

        关谷这样做,楚阳也这样做,看在观战众人眼中,都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这……分明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难道这才是第二招,就已经要同归于尽,以命换命?

        按照两人目前的距离、剑势,都已经不可能变招!

        这样的对决,唯有一个结果:你将长剑刺入我的脑门,我将长剑刺入你的脑门!

        绝对不会出现第二种结果!

        兰若云也是惊呼一声,随即眼中就露出一丝狠辣:关谷与这小子同归于尽也好,反正不管如何,这小子死了,那女人弄到我被窝里,就行!

        管谁死不死。

        ……两柄剑正面相对,寒光闪烁,彼此都是目光冷静。关谷的头发往后飘起,衣袂飒飒作响。整个人便如一根疾驰的标枪!

        楚阳目光冷凛,神色冷静,这一刻,战意如沸,杀气如潮,心中却是冰雪般静寂!

        在道境之中,他首次的达到了这样的剑境!

        他的浑身,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酷杀意。

        此人,非杀不可!

        不仅是他,今日在场的这些人,能杀的,楚阳一个都不会放过!

        恶少好色,也只是好色。毕竟好色之心,人皆有之。看到了美丽的女人,谁不想多看两眼?

        但发展到占有,强取豪夺,则与这些恶奴有很大的关系!

        若是没有这些人推波助澜,一个少年就算是天性再恶,又岂能自主养成恶少?看到兰若云在这些人面前毫不避讳,直接强抢民女,楚阳就知道,这样的事情,这些人已经司空见惯。

        也不知道这些混蛋已经帮兰若云做了多少次;所以兰若云在他们面前才会毫无避讳,肆无忌惮!

        多少本应该白头到老的恩爱夫妻,就毁在这些畜生的手里!

        恶少该杀!这些帮凶更该杀!

        楚阳心中杀机更盛!

        眼见两柄剑即将交错而过,各自插入对方的脑门,但双方都没有变招的意思;这一刻,就算是变招,也已经来不及!

        众人不由自主的都是摒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

        似乎血光在下一刻就会飞溅而起。

        关谷的眼中,终于露出来一丝懊悔和慌乱。在他想来,对面这小子只是虚张声势,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不想活的。

        再说这小子身边有这样的绝世美人,更加不会想死!

        这一战,比拼的无非就是一个胆气!谁能坚持到底,谁就赢了。

        所以他不闪不避,挺剑直刺。

        但一直到了即将接触的这一刻,对方居然比自己还要冷静!比自己还要视死如归!

        这就让关谷心神登时大乱。

        妈的,你他么跟我玩真的!这一刻,关谷心中在这样的喊。完了完了,老子这一次是陪着你小子一起上路了……可我的夺风剑才刚刚展开,只用了一招……老子亏大了。

        关谷眼中的表情变化,别人看不到,单证与她面对面的楚阳又如何看不到?

        楚阳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讥嘲。

        一抹剑尖闪着寒光在楚阳面前无限放大,道境之中的楚阳已经准确地捕捉到了对方的出剑轨迹,剑尖所向!

        下一刻!

        叮!

        一声轻响,将所有人的神经在这一刻同时凝固!所有观战的人,包括兰若云身边那一位至尊高手,都是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半空中,那画面似乎已经凝固在哪里。

        两柄剑,剑尖对着剑尖,竟然在空中定住!

        剑尖有多大?

        一柄剑的剑尖,绝对堪比针尖!甚至,这种身经百战饱饮鲜血的神剑,剑尖比针尖更加的细小!

        但,就是这样微笑地存在,却在如此急速的对战之中,如此恐怖的速度之下,两柄剑,竟然奇迹一般的在空中剑尖对剑尖,不仅对住,而且还发出了一声响声,清晰地传进了众人的耳朵!

        可见对战双方用力之大!

        关谷如释重负,只觉得汗湿重衣。他当即决定:再也不跟这小疯子拼命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一次,真的真的纯属运气……只要从空中落下,我就立即展开夺风剑法,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小子剁成肉酱。

        妈的,吓死老子了。

        但,下一刻,关谷已经如释重负的眼神突然变得恐惧,绝望,与不可置信!

        因为楚阳的剑尖竟然发出一种奇怪的力量。

        随即,关谷就发现这一柄已经伴随了自己一生的剑,在突然间被对方的剑从中间削开,就像一根新鲜的竹子,被对方用刀从中间劈开。

        关谷的剑刷的一下,就分成了两片。

        嗤的一声,就到了剑柄!

        而对方的剑,却是在两片剑的正中间急速奔进,势如破竹这个词语用在这里,乃是绝对的贴切!

        长剑割开了关谷的剑尖,分开了关谷的剑锋,裂开了关谷的剑柄,闪电般刺入了关谷的手臂,啪的一声响,关谷的手臂也如同竹片一般爆裂而开。

        下一刻。

        “夺!”的一声轻响。

        楚阳的长剑已经狠狠的刺进了关谷的额头,刺透了他的头骨,深入了他的脑髓,狂涛一般的剑气在这一刻从剑尖猛然迸发出去。

        剑尖继续前进,在关谷的后脑勺,露出来一届寒光,上面沾着鲜血,淋漓闪光。

        嗖的一声,楚阳收剑,入鞘。

        凌空一个翻身,一脚蹬在关谷脑袋上,将他的身体如同一个破麻袋一般踢飞出去,自己黑衣飘飘,凌空飞退。

        关谷前额这才猛地喷出一道血光,似乎是攻击楚阳一般紧随而来。

        但楚阳后退,血光前喷,竟然始终喷不到楚阳身上。

        楚阳落地,那一道喷溅而出的鲜血,也势尽落地,距离楚阳的脚边,一尺。

        关谷的身体直直的在空中后退,沿着他刚才飞身而来的轨迹又飞了回去,身体平平的,额头后脑,同时喷出鲜血,细细的,便像是空中突然出现了两道血色的喷泉。

        关谷已经失去了所有意识。

        楚阳在那一刻,在他惊震之中,剑气爆发在他脑海,瞬间沿着经脉一路崩溃,毁灭了他的丹田!

        将他的所有生机,所有意识,所有神念,在那一刻,尽数的,完完全全的毁灭!

        从死里逃生再到彻底死亡,关谷甚至没有来得及呻吟一声,说一句话!

        噗!

        关谷的身体飞了回去,软塌塌的扑倒在地上,竟然连抽搐一下都没有,就已经无声无息。

        兰家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鸡!

        看着关谷的尸体,大脑中一片空白。

        太多的想不到!

        谁也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

        首先,双方对刺,大家就没有想到,其次,剑尖对住,大家更加想不到;然后,关谷的长剑突然裂开,被对方抓住机会一击毙命,更加几乎是匪夷所思的无稽之谈!

        但,这三种以外的出现,却造成了一位半圣的身死!

        两招,杀半圣!

        对面这个看起来英俊潇洒的黑衣少年,竟然下手如此决绝老辣。

        隔了一会,所有人的目光才从关谷尸体上抬起,看向楚阳,目光之中,已经变了颜色。

        “小子,有几分本事!你手上的剑,本少爷也挺喜欢的。”兰若云嘿嘿的笑了笑,看也不看关谷的尸体,径直向楚阳说道:“你的剑,是什么剑?将剑和女人一起留下,你就可以走。我不追究你杀我属下的事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