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要大开杀戒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要大开杀戒

        楚阳眼神很是复杂的看着这位孙大公子,心想,若是寒老哥亲身面对这种情况,会不会吐血?

        这家伙,就算没有几十岁也有几十斤吧?没有点儿见识也该有点儿常识吧?这种九重天普通人都能朗朗上口的常识……这货居然……不知道!

        而且这种身份玉牌,绝对无人敢仿制。听说有一次一位高手防止了一块,作威作福,只是两天,就败露了,普天之下的执法者视为公敌。法尊大人亲自下令:九大世家哪一家敢包庇,一概诛除!

        这种命令,可说是直接震动九重天!

        九大家族果然不肯为此事得罪法尊,于是三天之内,那人的脑袋就被砍了下来,用石灰浸泡保存之后,整个九重天游行示众。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敢这么做的。

        但孙家这位公子哥,居然不认识!

        此种超级脑残,饶是楚阎王两世为人,也是第一次见到!

        “只是一首诗?”楚阳表情怪异的问道。

        “是啊。”孙断墨诧异地看着他,随即醒悟,道:“难道是一首藏头诗?”说着又低下头研究起来,道:“藏头诗……苍、执、一、此?”

        突然勃然大怒:“小子你耍我是不是!这个‘苍执一此’是什么个鸟意思?”

        一边的孙残章提醒道:“大哥,说不定不是藏头诗,是藏尾诗。”

        孙断墨恍然大悟,急忙去看,念道:“寒、然、惧、天?寒然惧天??”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弟弟,惘然道:“啥意思?”

        孙残章挠挠头,冥思苦想,突然勃然大怒,道:“管他娘啥意思……先做了这小子!奶奶地,装神弄鬼,还以为多么大来头……”

        “慢……大少……这事儿,使不得……”众位公子中终于有位明白人,嘴唇哆嗦着说了出来:“这是东南执法者总执法寒潇然寒大人的身份玉牌。”

        “寒大人?”孙断墨皱眉:“哪位寒大人?什么寒大人?”

        这时,那客栈老板本来战战兢兢地跟上来旁听想要劝解,一听到这件事,脸色一白,叽里咕噜的跑了出去,解下一匹马,快马加鞭急忙往孙家赶。

        我的老天爷,这可是天大的祸事。

        东南总执法大人的身份玉牌在孙公子嘴里吟了诗了……天老爷啊,这件事情怎么的发生在了我的店里面……这两位孙公子可是给老子惹下大麻烦了……只盼望我通风报信的快,还来得及。

        这位掌柜也是聪明人,他知道自己上前劝解,那两位根本不知道寒大人为何物的公子哥儿不仅不会买账,还会将自己揍一顿。

        唯一能制止他们的,也就只有孙家人了。

        此刻,客栈内的孙断墨兄弟两人也终于知道了‘寒大人’是何方神圣,看着其他几位公子面色如土的样子,两人哈哈大笑:“执法者,原来是执法者……”

        “瞧你们这一点出息,你们不知道么?本公子最不怕的,就是执法者!本地执法堂的堂主周亚德,就是我姨夫!”孙断墨洋洋得意的道:“我亲姨夫!”

        其他几位公子都是有些怜悯的看着他,心道,你亲姨夫?你亲爹也不行了,这可是东南总执法寒潇然的身份玉牌。

        寒潇然是什么人,那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互相看了看,就有了退意。

        “怪不得这么牛,原来是有一位执法堂堂主做靠山。”楚阳冷笑道:“好大的官儿!”

        看着几个瑟缩的少年,楚阳身子一闪,堵住了门口,毫不留情的道:“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

        孙断墨眼中凶光一闪:“他们只是三个人,杀了他们,谁也不知道!执法者的规矩,我明白的多了,上上下下一遮掩,不就没事了么?”

        众位纨绔本来心中忐忑,此刻见楚阳居然不妨自己等人离开,登时也是群情激奋:“上!宰了他!”

        一声喊,七八个人同时冲上来。

        一直留在外面的侍卫们同时出击。

        楚阳一声冷笑:“不知死活!”

        两手一震,剑气四射而出。

        锵的一声,剑中帝君的威势磅礴而出,这几个人的长剑,便飞上了半空。

        紫邪情在里面静静地看着,道:“不必参悟什么道境,杀!尽快的杀!”

        楚阳淡淡道:“杀,要杀的痛快!这样杀,不痛快!”长剑如风,狂风暴雨一般击出,啪啪啪啪几声响,各种刀剑从这些人手中离手飞出,插进了门框,整齐的一排。

        纨绔们脸色苍白,发一声喊,转身就逃。

        楚阳岂能让他们逃走?长剑一点,几位公子哥儿连同随从,惨叫着倒在地上。

        楚阳喝道:“伙计!”

        客栈伙计战战兢兢的前来,牙齿打颤:“客官……您您……有何吩咐?”

        “准备一根长长的绳子,要结实一些,准备几匹马!快去!半刻钟之内找不来,我连你们整家客栈屠了!”

        楚阳凶神恶煞的道。

        对这家客栈,楚阳也是火大,刚才一干纨绔前来抢人,客栈之中,连掌柜带伙计,居然没有一个人说半句话。

        这可是诸葛家族钦定的迎客的客栈,居然如此行径。楚阎王这一刻,几乎有一种冲动,将这家客栈也烧成白地。

        但想了想,终究还是忍下了这个想法。

        “是是是……”伙计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今天,老子就在正南,为诸葛家族游游街!”楚阳淡淡的道:“顺便,在这里开开杀戒!倒要看看这小小的地方,有几个人可供我杀!”

        杀气铺天盖地的一般奔涌而出。

        几位公子哥儿脸色煞白,看着这位杀神,心中早已经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没想到美女旁边的,居然是如此的一个凶神恶煞。

        不光背景惹不起,连人家个人,也惹不起哇………………孙家。

        客厅中,孙家家主孙成才正与两个人对坐喝茶,而这两人,正是本地执法堂的正副堂主。

        “两位大驾光临,务必要多盘桓一时,在下稍尽地主之谊,待会儿,咱们不醉不休。我家地窖中,可是有珍藏的美酒。”孙成才是一个瘦削的中年人,此刻爽朗的大笑着,殷勤奉茶。

        庞大的周亚德呵呵一笑,神情沉重,道:“孙兄,妹夫,今天此来,自然是要来喝酒的,不过,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孙成才见他说的郑重,不由感兴趣的问道:“什么事?”

        “今年乃是九重天千年一次的万药大典,诸葛家族主办,重视之极!咱们这地方,放在以往,乃是接近三不管的边缘地区,无论你怎么弄都行,但是现在,却成了诸葛世家的门户。孙兄你一切都要小心为上。这段时间来,我看你也并没有什么动静,千万不可大意啊。”

        周亚德说道。

        孙成才呵呵笑道:“无妨,咱们这边虽然成了门户,但是,也只是个过路而已。一般人来到这里,根本不会停留,也就直接走了……老夫已经谨慎安排下去,想必也出不了什么事情。”

        周亚德点点头,道:“一些事情,在以往,我能帮忙的也都顺手抹了;毕竟咱们是亲戚,那些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过,这段时间里,只要来的人,咱们可都惹不起……这一点你心中要有数。”

        孙成才点点头:“这一点我当然晓得。”

        周亚德沉吟着,道:“还有一件事,想必你也听说了,从东南方向,过来了一个人,带着一个美貌女子,这一路杀的尸山血海,号称‘纨绔克星’,‘色中杀手’。一千里外的沈家,实力虽然比不上你家,但也相差不远。因为举家出动为儿子抢美人,被这位色中杀手直接杀进家里,上下三百多人,鸡犬不留一个!”

        孙成才一凛,道:“不错,是有这件事。”

        “现在那个人,正在往这边而来,估计,一两天之内,就进入了这里了。”周亚德大有深意的看了看孙成才。

        孙成才脸色一白,连连点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一定严格管教那两个小畜生,免得惹出来祸事。”

        “可不是祸事这么简单的。”周亚德淡淡道:“听说此人虽然年纪轻轻,却是接近剑中圣君的修为!就算你们孙家倾巢而上,也未必是别人的对手。他的女伴国色天香,嘿嘿,要是两位侄儿看上了人家……”

        孙成才毛骨悚然,道:“我即刻安排!”

        “凡事小心就好。”周亚德微微一笑。

        就在这时,突然有下人急匆匆的来报:“禀报家主,天福客栈的大掌柜飞马前来,说是有与少爷有关的重大事情禀报家主。”

        “天福客栈?”周亚德一皱眉:“那不是诸葛家族钦定的此处迎接万药大典的药师所住的地方么??”

        孙成才脸上冷汗冒了出来,急忙道:“让他快滚进来。”

        喃喃道:“不会那两个小畜生惹出来了什么麻烦吧?”说着说着,脸上的冷汗就变成了黄豆大小,涔涔的落下来。

        “恐怕这一次麻烦不算小……”周亚德皱着眉:“那里只要住下了客人,就是各大家族或者执法者的药师,再有就是药谷的药师……不管哪一方面,都是难惹得很。就算是一些闲散的药师,身边也无不有高手卫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