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二百四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随着整齐的脚步声,一队人马从远方而来,刚刚拐过街角。就令人觉得天地一暗!

        黑衣,黑袍,黑马!

        恰在此时,天边的亮色也终于消失。无边的暮色,降临大地!

        在街角这边的人便生出来这样的一种感觉:随着夜家人的到来,这无边无尽地大地,也一下子进入了夜色之中。

        这夜色,竟然就像是这队人马带来的!

        楚阳心中也油然泛起一阵肃杀之意,夜家的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只看这份大气,霸气,就无愧九重天之首!

        正在想着,突然一个声音娇柔的响了起来:“二哥哟,你就让奴家玩一玩嘛,玩一玩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楚阳、紫邪情、楚乐儿三个人同一时间里,都是激灵灵的起了一身的疙瘩。

        毛骨悚然的转头看去,只见夜弑雨正在花枝乱颤无比幽怨的用两只手扳住一个魁梧大汉的手臂,居然在嘟着嘴,还在连连摇晃。

        这情形,让楚阳想起了莫轻舞,莫轻舞跟自己一路上极北荒原的时候。有时候就会晃着自己的胳膊,嘟着嘴说:“楚阳哥哥,我要这个嘛,这个嘛……这个嘛……”

        当时楚阳的心就酥了。

        但现在,楚阳的心也酥了。不过此‘酥’跟彼‘酥’,那可绝对不是一样的‘酥’啊。

        前者那是幸福满足的酥了,现在却是毛骨悚然的酥了……这人妖……真是绝了!

        转头一看,只见楚乐儿脸色煞白,小口微张,一脸的震惊过度;紫邪情不着痕迹的用左手在自己右手臂上轻轻挠着……嘴唇轻咬。

        一看就知道,这位大姐,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头再看,只见那魁梧的大汉已经忙不迭的在挥手:“躲开!你躲开!你你你……你起来一边去……我操……我打……”

        却见夜弑雨纵然在马上,也已经‘柔弱无骨’的将身子倾斜了过去,风情万种、楚楚可怜的眨着眼:“二~~~哥……”

        声音又软又糯又娇又甜……那魁梧大汉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一张黑脸全变了白,转头就叫:“救命啊……”

        夜弑雨‘花枝乱颤’的‘娇笑’着,一只手捂住了嘴巴,楚阳瞳孔顿时惊恐的一缩:这五个手指甲上,居然是涂抹的鲜红鲜红的,而且,每一根手指的指甲,都留了那么长……身后,一辆黑色的马车中,一个无奈的、却有些温柔的声音说道:“小雨!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夜弑雨低下了头:“不敢了嘛……”

        里面传出无奈的叹息:“你呀你呀……”

        随即就不再吭声。

        那魁梧大汉赶紧策马,距离夜弑雨远远的,大口的喘气。

        但夜弑雨已经不再理他了。

        夜弑雨已经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让他颇为感兴趣。

        楚阳感觉有些不妙,就要溜足……因为,夜弑雨的目光正好看到了他。楚阳可没有忘记,中三天亡命湖的时候,夜弑雨曾经邀请过自己。

        此番若是被他缠上,光是邀请,也能让自己头痛不已。更不要说他若是盘根问底,追问自己来路,以这位夜三公子的玲珑心肠,说不定就能够判断出什么蛛丝马迹。

        无论哪一方面,对楚阳来说都是极为不妙的。

        所以楚阳第一时间就想拔足开溜。

        但!已经是来不及了!

        夜弑雨好容易发现一个熟人,正是一路上闷得要命,岂能轻易放过?

        “楚兄?哎哟哟哟……这不是楚兄嘛,嘻嘻嘻……奴家真是太惊喜了哟,楚兄啊楚兄啊,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嘛……”

        夜弑雨一阵风一般飘了过来,似乎是突然间发现了新大陆,‘袅袅婷婷’的站在楚阳面前,挑眉弄眼,搔首弄姿,娇羞无限的说道:“楚兄哦,奴家在上三天等了你好久好久好久啊啊……”

        他在亡命湖见过楚阳,惊讶于楚阳的天赋,曾经发出过邀请,岂能不认得?

        楚阳顿时两眼发直,只感觉两条腿也有些发软的趋势,满头大汗就要下来。

        夜弑雨迈着春风俏步,兰花指一闪一闪,歪着头,扭着屁股就要走过来……那马上的魁梧大汉顿时如释重负,刹那间就要笑出声来,兴致盎然的看着这边,似乎在看笑话。

        连夜家的骑士们也都带着有趣的笑,看着自己家的三公子在捉弄人。

        楚阳心中一定,突然间想起了诸葛文,刹那间就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夜妹妹~~~~”楚阳柔情万种的叫道。

        夜弑雨顿时怔住,瞪大了眼睛看着楚阳。全身石化,兰花指定在空中,扭了一半的屁股也顿时凝住。整个人用一种极端的不和谐的姿势,定在了那里。

        “夜妹妹……你不知道我当初拒绝了你的邀请多么的后悔……”楚阳深情地道,大步走上前来,一把就把夜弑雨抱在了怀里:“夜妹妹……我好想你,我来上三天,就是为了找你……你知道么,我找你找得好苦。”

        夜弑雨呆呆的站着,两眼已经发了直。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红,刹那间两条腿也有战栗之势,只觉得突然间下半身前后俱急!

        木偶一般的被楚阳抱着,居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滴滴的冷汗,从鼻子尖上冒了出来。

        楚阳一手在夜弑雨背上轻轻抚摸,柔情万种的道:“夜妹妹,你不知道,那天你走了之后,我对月独酌,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人生难得一知己啊!尤其是我们这样的人,更是太难了……”

        夜弑雨猛地哆嗦了一下,呐呐道:“我……我这个我……我……”

        “你什么你呀?”楚阳‘嗔怪’的白了他一眼,继续肉麻:“我犹豫过,我彷徨过,我失落过,但是现在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前来找你……”

        “啊~~~~我的天呐……”夜弑雨撕心裂肺的大吼起来。猛的使劲,挣出来楚阳的怀抱,一路跌跌撞撞不辨方向,转了三圈才发现自己的队伍,如同见了鬼一般的就窜了进去,没有丝毫犹豫的就钻进了马车,只听见他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天呐,天呐……我的天哪……姑姑,你救救我,你救救我……我完了,我完了……呕~~”

        随即又把头从马车里伸出来,一阵摧心摧肝的狂吐,只吐得吐黄水……楚阳上前一步,关切的问道:“夜兄,夜兄,小雨……你怎么了?”

        见他上前一步,夜氏家族如此雄壮的队伍,居然整齐的退后了一步!

        连战马也后退了一步!

        一个个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他,马尾巴上的毛也竖了起来。

        马上的高手们更加是嘴歪眼斜,茫然不知所以。如同打摆子一般,激灵灵的一个又一个的打寒颤。

        夜弑雨喜欢搞这一套,大家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什么,再说大家都知道,夜三公子只是半真半假的开玩笑,仅此而已。

        但是此刻在眼前,却是活生生的一个背背!

        这岂能不让人毛骨悚然。

        “你走……你走……你快走……”夜弑雨狂吐着,一边大叫。

        楚阳哀怨的道:“可是……你是在等我的……你不是要邀请我的么?”

        “我邀请你个大头鬼!谁邀请你谁是王八蛋!”夜弑雨脸色惨白,一抬头又看到了他:“你走哇!你走哇……”

        楚阳关心的道:“我还想迎娶于你……”

        “呕!呕呕呕~~~”一句话未完,夜弑雨又是汹涌澎湃的狂吐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马车车帘打开,一个人影露了出来,带着黑色的面纱,只是这么一露面,便似乎带出来了一股莫名的忧愁。

        一种压抑,就散了出来。

        清冷的眸子看着楚阳:“这位公子,莫要跟我们开玩笑了。”

        楚阳一怔,道:“不敢。”心道,这可能就是夜初晨了吧?

        这时,那魁梧少年已经大踏步走过来,伸手一推:“你走走走走……搞什么乱呢!一边去一边去。”

        楚阳顺水推舟的急忙转身离开。

        只听见身后的夜弑雨兀自狂吐不绝。

        谁也没有想到,作为一代人妖的夜弑雨,最害怕的居然是他最擅长的人妖手段!

        楚阳是见过诸葛文对付夜弑雨的,自然知道夜弑雨最大的软肋是什么。但夜弑雨却怎么能够想得到?

        见到楚阳走远了,那魁梧大汉才抹了一把汗,转身心有余悸的走回来。

        走了几步,突然哈哈大笑:“哈哈哈……我只见到老三捉弄人,把人吓得吐,没有想到老三居然也有今日……哈哈哈……好了,别吐了,他走远了。”

        夜弑雨小心的转头,还有些哆嗦:“他……真走了?”

        “真走了。”魁梧大汉肯定的点头。

        夜弑雨终于转回头,一只手后怕的拍着胸膛:“妈妈啊……这世上真的有人妖……”

        楚阳走了几步,感觉身边气氛不对劲,一看紫邪情和楚乐儿都离得自己远远的,不由道:“怎么了?”

        就要走过去。

        “你别过来!”两女同时叫了起来。

        紫邪情毛骨悚然的看着他:“滚一边!等会再说话。”

        楚阳苦笑:“那是一种手段……而已。”

        紫邪情闭上眼睛,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审视的看了看他,抱起楚乐儿,就在前面走,一言不发。

        楚阳苦笑着跟在后面。

        来到兰香园门口,只见一个青衣武士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封请柬,恭恭敬敬的道:“楚特使,总执法大人已经到来,明天晚上我们诸葛家族在水月楼特意摆下宴席,为各位接风洗尘,请楚特使务必赏光。”

        楚阳接过请柬,沉思道:“现在已经到来的,明天都要去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