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一步计划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一步计划

        紫邪情回到自己房里,才想起来今天大战风月二尊者的事情没有跟楚阳说。

        心道,明天再说也无妨,这货也未必会在意。

        不过……风月的那个风月双心神功,想要有孩子……呵呵,楚阳,这算是我给你留下的礼物吧。希望你要好好地把握住才好。

        …………天还没亮,一道白影从紫邪情房中激射而出,一闪就消失在空中。

        正在打坐的楚阳耳中分明听到了一句话:“我先去看看第一步。”声音弱如游丝。

        楚阳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个细微的笑意。

        然后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心中思忖:这件事……若是第五轻柔知道就应该更妙了。因为,这符合第五家族的利益。

        第五轻柔自然会随之谋划。

        想到这里,楚阳有些后悔,不该那么早就借刀杀人,杀了第五轻云的,现在可倒好,连个传话的人都没了……楚阳皱着眉头,苦苦想着;如何才能让这件事,传到第五轻柔的耳朵里呢?

        ……白影如风,瞬间在天机城上空转了一圈,刷的一声落了下来。抖手一掌,震翻一面窗子,一道白光闪电般射入!

        房中,夜弑风和夜弑雨正在焦急的等待。

        “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夜弑风刚说完这句话,窗子就被震裂。一道白光“夺”的一声钉在屋梁上,却是一柄寒光闪烁的短剑,上面,还飘着一片雪白的字条。上面似乎用鲜血在写着字。

        夜弑雨纵身而起,拔了下来。上面只有殷红的四个字:“不自量力!”

        怒吼声连连响起,夜家的高手们纷纷纵上房顶,夜弑风兄弟二人,也赶紧出去。

        只见一道蒙面的白影遥遥而立,见到众人出来,发出轻蔑的一声笑,伸出一根手指,遥遥的对众人点了点,冷笑道:“夜家!夜家!等着……哈哈哈……”

        大笑声中,白影就变成了一道白线。向着远方飞逝……夜家几位至尊大怒,怒喝一声:“追!”

        数人流星般追了出去。但那道白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城中另一个地方。

        空中一道白影刷的落下,在落下的同时,一身白袍,却诡异的变成了黑色。

        黑夜的颜色。

        白影变成了黑影。

        但是现在,谁也看不出这个黑影是一个女人;浑身都变成了五短身材,胖悠悠的。流星闪电一般欺进一家客栈,丝毫没有犹豫,抖手一掌就拍了出去!

        轰的一声,一家客栈的几间上房被轰的粉碎。

        黑影低沉着声音道:“不知死活,就凭你们几个废物,也想来觊觎圣族宝藏!出来,老夫教训你们!识相的,赶紧滚!”

        话音未落,几个怒火万丈的人已经刷的一声跳了出来。

        凌家的几位至尊真是怒火冲天起,先是在路上,被一个女人狠狠羞辱,但是力不如人,只能忍下一口气。但一个个的心中,也已经憋的爆炸了。

        来到天机城,又得到了风月尊者的消息,更是有些压力山大。一行人昨夜之后,回来商讨到了半夜,刚要休息一会,突然连房子被人掀了……而且说的那些话,更是莫名其妙!

        我操!

        当我们凌家是泥巴捏的吗?谁想来欺负就来欺负欺负?麻痹没完了啊……白袍连闪,出现在客栈外面。

        对面那黑衣人似乎一怔,干笑两声:“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转身就走。

        认错人了?

        一听这句话,众人都是气爆了肚皮!

        你咋没将乞丐认成你爹呢?把房子都打烂了,你却来说一句认错人了?

        众人大怒之下,四位至尊同时出手,但黑衣人已经走得很远,四人哪里肯罢休,凌家的声威,岂能被人轻辱?

        这件事若是不讨一个说法,以后也不用混了!

        四个人吩咐一声,刷的一声追了过去。四个人都是胸膛也要气炸了……清晨的水月湖边。

        晨雾飘渺。

        夜弑风,夜弑雨与三个黑衣老者站在湖边,看着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脸色难看得很。众人追踪白衣人来到这里,对方却是鸿飞冥冥,不见踪影,却发现了这两具尸体!

        夜弑风当场出来一声惊呼。

        原来这人引自己等人到这里,就是来看看这两具尸体!换句话说,乃是示威!

        夜弑风与夜弑雨对方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懊悔和不可置信。

        两人都没有想到,以两位圣级八品的高手,来杀一个小小的楚阳,竟然会横死当场!

        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已经爬满了蚂蚁,密密麻麻,连蜘蛛,蜜蜂甚至还有些马蜂……等等昆虫,已经看不出那是一具尸体。

        另一具脑浆迸裂,僵卧在泥地里,脸容扭曲,脸上还残留着极度的惊惧。

        五个人看了好久,终究还是不能明白,是什么事情,能够让这么一位久经生死的圣级高手到死还是这么惊惧!

        千古艰难唯一死啊!

        三个黑衣老者中间一人,一直负手站立,面不改色。

        此刻,缓缓上前,细细的看了一眼,道:“既然他要咱们看,那便好好看看。”

        伸手一挥,衣袖忽的卷起,那挂在树上的尸体上的虫子蚂蚁顿时干干净净。

        众人看到这具尸体的狰狞样子,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翻腾了起来!

        太惨了!

        “是夜空和夜云。”这人缓步向前,眼睛目无表情的看了看,然后向着地上那人的尸体看了一眼,叹道:“好手段!这个下手的人,绝对是世间第一流的酷吏!不……”

        他沉吟了一下,眼中露出深思:“是超一流的酷吏,高手,而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典型的活阎王一类的刽子手!”

        他伸手一指,又叹了一声:“真是好手段!这人,对于高手心理的把握,也是世间一等。”

        夜弑风两人不解:“老祖宗的意思是?”

        这人淡淡的笑了笑,伸手一指,道:“他对夜空的下手,乃是先碎了下颌,再断绝了丹田,这样,夜空就只能任他施为。”

        “然后他的下一步就是干净利落的毁灭了夜空的下体,这一根树枝,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活生生的穿了头骨,钉在树上的!”

        他指着这根树枝。

        这个人的尸体,就靠着这一根并不算粗的树枝,被挂在树上,兀自站立。

        树枝末端在他前额,兀自绿叶葱葱。

        “然后,他应是一根一根的敲碎了夜空的全身骨头,又在全身割伤伤口,将伤口中先灌进了盐水,又涂满了盐粒,然后用蜂蜜,将盐粒封在了已经切开的肉里。”

        “夜空得死,是形神俱灭,魂飞魄散!是被硬生生折磨这个样子的。”

        这老者沉默了一下,道:“真是好手段。”

        “可是,就算是再深的仇,一刀杀了,也就算了,何必如此残酷折磨致死?”夜弑风义愤填膺,眼中有些泛红。

        这两人乃是他派出来的,可以说是因为他导致了这两人的死去。

        夜弑风现在心中当真不是滋味。

        “蠢货!”那老者低声怒斥一声,道:“你以为,他折磨夜空,就只是为了单纯的发泄,。折磨么?”

        “难道不是?”夜弑风愤怒的浑身颤抖:“这个杀千刀的刽子手……他都把夜空折磨得魂飞魄散了,还不是折磨夜空?”

        那老者轻叹一口气,道:“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利用夜空的残酷,来摧毁夜云的心理防线。”

        “夜空夜云都是八品圣级,若是两人一起受刑,就算比这个刑罚再残酷,两人也会挺到最后,什么都不会说。但他却只折磨夜空一个人,他甚至没有动夜云一根手指头。”

        “如此,夜云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在受刑,实则比自己受刑还要难受得多。因为你受刑的时候,痛到极致,就只想到了痛,想到了咬牙忍受,不会想到别的;所以,越是残酷的刑罚,反而越容易让一些骨头硬的人挺过去,挺到死。但在一边旁观的人,却是绝对不会!因为他的思想很灵活,所以,他自己在想象受刑的乃是自己会如何?这种想法,绝对是身不由主!”

        “所以,夜空一开始什么都没有说,到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这个人根本不必问;因为他知道夜空不会说,他的主要目的,乃是夜云。”

        “所以,夜空死的时候,夜云已经崩溃。否则,这人绝不舍得让夜空死!你们看看夜云死不瞑目的双眼,是否充满了恐惧?看他的脸上,是否还残留着害怕?就知道……这个人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

        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是刑讯多年的老手酷吏,绝对不会懂得这个办法。弑风,你们这一次,应该是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会不会是楚阳?”夜弑雨低着头,轻声的问道。

        “应该不会。”那老者眼神平淡,道:“听你们所说,那少年还不满二十岁,呵呵……如此年纪,纵然是九大家族子弟,也未必能有这等心机;更不要说……将两位八品圣级擒杀!”

        便在这时,远方一道黑影疾驰而来。

        身后竟然有数道白影在追赶。

        看这黑衣样子,竟然像是夜家的人。见到五个人站在这里,加速跑来。

        五人均是眉头一皱,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

        居然敢追杀我们夜家的人?

        …………

        (未完待续)